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秦草 爆更小熊猫

第248章 草,这真是我妹妹!

    扶苏站在门口,满脸沧桑。

    足足七天时间,他可算是赶来了!

    自从秦始皇让他编撰书册后,他就几乎没合过眼。每天是绞尽脑汁苦思冥想,可却偏偏没法下笔。西域的事,卓草也就顺嘴和他说过些许。而且都是胡吹的,他就是记得也没法成书。

    想到秦始皇那张充满威严与责怪的脸,扶苏二话不说就准备带人先跑路到北地郡。俗话说解铃还须系铃人,也没有人比卓草更懂西域。结果,这档子事就让秦始皇所知晓。

    知道就知道,他还给出了个馊主意!让他把他妹妹嬴阴嫚顺路带去,就当给卓草暖被窝了。最好是让两人生米煮成熟饭,那他也能顺势把真相悉数告知于卓草,不必瞒的这么辛苦。

    “妹妹,待会记得勿要说漏嘴了。”

    扶苏瞥了眼身旁的嬴阴嫚,无奈叹气。

    秦始皇说咧,出了问题就是他的错!

    苍天啊!

    这不是在玩我吗?

    嬴阴嫚轻轻点头,头上还扎着玉笄。她已过及笄之年,年有十八。这些年来基本都是久居深宫,鲜少能走出宫外。她与扶苏的关系很是亲近,或许因为他们的母妃皆是出自楚国。

    她素来乖巧懂事,而且颇为聪颖,也算深得秦始皇的宠爱,为此还赐她阳滋公主的封号。嬴阴嫚毕竟有楚女血脉,细腰堪堪一握。皮肤不算多白,五官初看并不能让人感到惊艳,却相当的耐看。身高七尺多,有着两条大长腿。梳着简单的发髻,宛若邻家少女。

    其实,在宫中她就听说过关于卓草的事迹。都说他是秦国青年翘楚,名动天下。扶苏先前还带了些零嘴给她,都相当的独特可口,就是量比较少。

    作为公主,嬴阴嫚知晓她的使命。她注定要嫁给朝中勋贵,而且也轮不到她挑三拣四的。就是嫁给个四五十的老头,那她也得老老实实的。像她长姐嫁给三十来岁的李由,已经是相当的难得。

    当她听说可能会许配给卓草后,她整宿都没歇息。在后宫其实早就有议论,她与姐妹们也曾说过些闺中话,就是猜测谁能如此幸运许配给卓草。得知可能是自己后,她怎能不激动?

    更令她惊奇的是,她没想到素来威严的父皇竟会微行民间,还阴差阳错冒认为卓草的父亲?!

    昊天在上!

    这事若非扶苏亲口所说,她绝不会信!

    “皇兄,父皇不是素来很忙的吗?”

    “是啊。”

    “他经常去泾阳,怎么批阅奏书?”

    “我批……”

    “皇兄,你辛苦了!”

    ……

    扶苏嘴角抽了抽,差点委屈的抹眼泪。批阅奏书其实是小事,他先前也都干过。只是在泾阳他都得熬夜批,白天他还有别的事做,若是让卓草瞧见了也不好解释。日夜操劳,他觉得自己最起码能少活十年!

    好不容易等休了寒假,卓草也到北地担任护军都尉,他本来以为能好好休息会。还没等他舒坦两天,秦始皇立马就让他撰写大秦西域记。被逼无奈下,他只得不远千里跑北地郡来请教卓草。结果倒好,秦始皇又让他带嬴阴嫚来此。

    “诶,小苏?”

    终于,卓草徐徐走了出来。

    “小草!!!”

    “你说你来就来,你带什么……你啥都没带?”

    “……”扶苏面露尴尬,笑着道:“小草还是一如既往的风趣。来,这位是吾妹,名为己阴嫚。”

    “你妹?!”

    “……”

    “阴嫚,见过卓君。”

    嬴阴嫚欠身作揖。

    别觉得奇怪,现在姓氏还未合流。而男子称氏,女子称姓。像苏荷就是苏氏己姓,早在商朝时期就有的古老姓氏。最出名的莫过于妲己,她就是己姓,只不过那时候女子的姓是要放在后面。

    妲己,褒姒,怀嬴,褒姒……她们的姓都在后面,名在前。不过,随着时代渐渐发展就没这规矩,女子的姓也能放在前面。只有些传承不断的古老世家,可能还保留这个传统。像寻常宗族没这么多规矩,不论男女皆是称氏。

    “这名挺好,和公主同名。”

    “咳咳!小草怎的知晓?!”

    扶苏顿时面露诧异,生怕让卓草发现不对。其实来的路上他偷了个懒,没给嬴阴嫚重新想个名。毕竟这位阳滋公主真不算多出名,就没出过宫,也没做出过什么事。就是在咸阳城内,很多人可能都没听说过。

    没成想,卓草竟然听说过?

    “偶然听李鹿提起过。”

    阳滋公主,这谁不知道?

    卓草打量着阴嫚,而后面露不解的看向苏荷,“你这千里迢迢的跑来北地郡作甚,还把你妹妹给带上了。咋地,大冬天的也来这旅游吗?”

    “能先进去不……”

    “对对对,先进来再说。”

    卓草亲切的拉着扶苏,径直往营寨里走。还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他正愁算账算的脑袋疼,苏荷就从泾阳千里迢迢的赶了过来。

    暖暖的,很贴心!

    嬴阴嫚满脑门的问号,不明所以的跟了进来。她自认为长得还算可以,结果卓草就瞥了她眼。反倒是对扶苏这么上心,看看这开心的模样。

    嘶……

    嬴阴嫚瞳孔猛地收缩。

    难道说……传言都是真的?!

    “小草,我此次来这有件事很重要。”

    “你先等等,我这的事更重要!”

    “额?”

    卓草指了指堆积如山的竹简,“看到这些没?”

    “无非是竹简,小草你听我说……”

    “停!你先听我说的!”

    “……”

    扶苏脸憋得通红。

    他是头次被人连续打断两次,心里头酝酿良久的话术瞬间是忘得一干二净。只是想到自己有求于人,也只得叹气接受。

    “这些是关于北地大营的辎重簿册,进进出出的极为繁琐。上将军就把这些全交给我来核算,还说要在三天内就得交给他。咳咳咳……我身为护军都尉,自然义不容辞。哪怕我患病咳嗽咳死,我也得把这些卷宗全都批好!小苏,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

    装!

    你接着装!

    扶苏脸色铁青,与卓草相处这么长时间,他要连这都看不出来还怎么混?卓草脸色比他还好,桌子旁边还有着羊腿骨头,一看就知道是才吃没多久。谁生了病,还有这么好的胃口?

    “我知道,小苏你不远千里而来肯定是有重要的事找我。但是你也知道军令如山,这些竹简我不批完可不行。这两日我连觉都没睡,就为了早点批完。你的事,只能暂时先放一旁。”

    “啊?”

    卓彘站在旁边,挠了挠头。

    这些竹简不是刚搬过来的吗?

    而且,这两日卓草也休息的很好。每天都是睡到日晒三竿才起来,起来后到处转悠,然后下午接着再睡个午觉。就这半个月的时间,卓草最起码胖了两斤。

    “……”

    嬴阴嫚闻言也已明白,差点没笑出声。卓草可真是有趣,就如路上说的那样,总是能变着法子的利用别人做事。现在分明就是在装病,然后让扶苏帮他干活。

    “卓君,你不用说了。这些,我批了!”

    “这不好吧?”

    “没什么不好的,我作为你的食客,总归要得帮忙出力。此次北伐未能跟着,就已是遭人非议。现在要是不帮忙,我心里实在过意不去。”

    他说的是实话。

    因为没跟着,秦始皇相当不满。卓草可是出了名的宝藏青年,随口说的些话就相当有价值。就指望着扶苏偷摸跟着,然后把这些事转告给秦始皇。结果倒好,扶苏却偏偏留在泾阳教书?

    知道这事的秦始皇,差点没把扶苏抽一顿。为此扶苏相当委屈,因为这事是卓草的意思。还说草堂离不开他,他务必得要留在草堂。结果倒好,最后错全都成他的了。秦始皇可说了,他要是办不好这些事,那以后就留在泾阳教书吧,也别回来了!

    “既然如此,那好吧!”

    卓草旋即站起身来。

    舒坦!

    什么事都不用干,就有人上赶着帮忙。难怪人都想着出仕当官,没想到会这么轻松。只要把活随便甩给别人,就能美滋滋的享受,这不比干活来的强?

    “等等!”

    “又咋咧?”

    “小草,我这还有事呢。”

    “哦,等你把这些整完再说。”

    “不行!”扶苏当即站起身来,连忙道:“卓君,你可得救我啊!”

    “你被人追杀?”

    “差不多……”

    卓草若有所思的点头,“那你大可放心,在这北地大营,没人敢找你麻烦。真要出了事,你报我名字就是。”

    “对,我就是报了你的名字。”

    “???”

    不可能!

    谁敢不给他面子?

    “此事说来话长。”扶苏长叹口气,为了确保无误他来的路上就已想好,而后感慨道:“小草,你是不是不久前曾与卫尉屠睢提起过西域?”

    “我草?!你都知道?”

    “咳咳,是的。”

    “……”

    “屠公把这事上奏于始皇帝,并且对这西域相当感兴趣。实不相瞒,现在整个咸阳几乎都已知晓。”

    “玛德!”

    卓草已是出离愤怒,谁说古代通信差的?

    这才过去几天,竟然连咸阳都知道这事了?

    “然后呢?”

    “秦国知晓西域的,也就唯你一人。包括始皇帝在内,都很想知道西域的具体情况。长公子知晓我与你关系不浅,所以就想让我来问问你,然后再编撰成书。”

    “阿彘,这人谁啊?你认识吗?”

    “……”

    “……”

    “卓君!你可得救我!”

    扶苏急的站起身来,双眼发红。这事要是搞不定,那他也不用回咸阳咧。就冲秦始皇的态度,怕不是能把他给活吃了!

    “没救了,等死吧。”

    “……”

    卓草两手摊开,“我又没去过西域,你问我情况,那我问谁去?我当时就随口和你吹两句而已,基本都是假的,不必当真。”

    “我们都知道是假的啊!”

    扶苏急的直跺脚。

    很多人都知道这事是假的,可只要他们说是真的,那就是真的。可再怎么着也得符合逻辑,不能错漏百出自相矛盾。扶苏知道自己不是个睁眼说瞎话的人,让他编简直就是为难他。可要论装糊涂说瞎话,卓草可是行家。那吹的,简直和真的一样!

    “你是有什么毛病吗……”

    知道是假的还说啥?

    “卓君,你这人素来喜欢说胡话。”

    “啥?!”

    “阿不,我说你很会吹。”

    “……”

    “不不不,我说你很会胡编乱造!”

    “你还是闭嘴吧!”

    扶苏忙中出错,苦着脸道:“卓君,我已在长公子面前夸下海口,保证完成这本书。你若是不帮我,那我就只能一头撞死在你面前!”

    “行啊,快撞。”

    “……”

    其实卓草只是单纯拿他打趣而已,编故事嘛,谁不会?没去过西域,还没看过西游记?就算说两者之间毫无联系,也无所谓。反正删删减减,意思下就行了。

    “你是说,这都是长公子的意思?”

    “对!”扶苏连连点头,而后认真道:“卓君,你想想昔日长公子也曾帮过你。现在你更是长公子这边的人,你若是不帮我,那……”

    “嘿嘿。”

    “你笑什么?”

    “你当时不是和我说长公子多好多好吗?”卓草得意的笑了起来,“我和你说过,看人不能看表面。长公子可不是什么老实人,明摆着就是当面一套背后一套。你都被他逼的要用死来要挟我,这就说明长公子手段不简单呐!”

    “……”

    扶苏现在只想给自己两个嘴巴子。

    再掐死卓草!

    听着两人对话,嬴阴嫚则是莞尔一笑。果然如扶苏所言,卓草还真是风趣的很。哪怕秦始皇再怎么不满意扶苏,他照样是公主公子学习的典范,毕竟扶苏天资确实不差。

    作为长兄,扶苏待他们也都极好。嬴阴嫚记得先前授课,然后有公主因为闯了祸,到最后还是扶苏帮背了黑锅。

    “所以……小草你得救我!”

    扶苏含着泪开口。

    为了秦国大业,他忍了!

    “放心放心,我可不会见死不救。”卓草笑呵呵道:“咱俩谁跟谁?甭管怎么着,我也算是被你害的只能和长公子站同条线上。他主动肩此重任倒也难得,这事干的好没准还能加点分。这书名想好没?”

    “想好了,就叫大秦西域书!”

    “……”

    好像,没什么问题?

    “阿彘,帮我去准备美酒与饭食。小苏从北地郡赶过来,必须得好好招待。”

    多吃点,吃饱了才好干活!

    “你这还要吃?”

    扶苏忍不住瞥向旁边的羊腿骨。

    卓草饭量见涨啊!

    “这不是我吃的……”

    “啊?”

    “屠睢颠颠的跑过来,说这羊腿是他亲自烤的,然后非要让我吃。只是这味道我实在受不了,他就自己全吃了。”

    “什么?!”

    扶苏顿时面露惊奇,屠睢好歹是位居九卿,竟然主动烤羊腿给卓草吃?

    他都没吃过!

    “咋地,你想吃?”

    “当然!”

    “这味道真不行……”

    “不!小草你不懂,这和味道根本无关。屠睢位居九卿,乃军中豪族,地位极高。不知多少人都想拉拢他,他基本都是拒绝。统率一万卫尉军,负责保护宫廷安全。非始皇帝信任,绝对没这资格。如此勋贵能屈尊降贵为你烤制羊腿,这若传出去,不知多少人羡慕。”

    “要不……你把这骨头啃啃过个瘾?”

    见他说的如此起劲,卓草忍不住开口。

    “……”

    嬴阴嫚已是彻底绷不住,咯咯咯的在旁笑着。哪怕扶苏脸黑的和锅底似的,嬴阴嫚照旧是没有收敛的意思。

    没办法,卓草实在是太风趣……

    “话说,她真是你妹妹?”

    “是的,千真万确。”

    “一个爹?”

    “当然!”

    扶苏差点就喷了。

    就冲卓草这话,砍了都没事!

    “这还真是怪了……”

    “怎么?”

    “你这和她长得也太不像了些。”

    “……”

    “……”

    嬴阴嫚顿觉尴尬不已,这其实也是必然的。虽然是同个爹,但并非是同个母妃,长相有差距那也是理所当然的。

    “小草,这真是我妹妹。”

    “话说,你带她来干啥?”

    这好歹是军中大营,九成九都是男子。况且在路上也有诸多不便,毕竟男女有别得保持距离,要不然苏荷怕不是腿都得被打断。

    “咳咳,此事说来话长。”扶苏笑了笑,“我趁着休假就先回了趟温县,而后就想带我妹妹回泾阳见识下风采。而后就收到长公子的书信,要我速速来北地郡。我担心她一个人在泾阳不习惯,就想着干脆带上。而且……”

    “而且什么?”

    “她可是相当仰慕卓君!”

    “……”

    卓草顿时是面露尴尬。

    这种感觉很奇特,尴尬之余还有点小小的窃喜。仔细想想就知道,这么个美人颠颠的自温县来至北地郡,就是为了他。所以,正常男性想来都会有些独特的自豪感。

    “咳咳,那就先住几日。”

    “小草,有句话我不知当讲不当讲。”

    “不当讲!”

    “……”

    扶苏一口气憋在胸口,脸涨的通红!

    卓草又不按套路出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