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太监能有什么坏心思 小小部长

第五百四十七章 回来就算了,还摇人?

    秦源没有去理睬关阳炎,而是立即加入了对百里暮云的战斗。

    没有魏无名,百里暮云就陷入了被群殴的境地。

    百里暮云自知不妙,当即长剑一横,右脚轻轻向后抬起,头向侧边轻轻一歪,姿势非常优雅而妩媚的,用剑画了一个圈。

    秦源惊了一下。

    突然想起美少女战士变身的画面,虽然他不承认看过那种羞羞的动画片。

    可是,剑霸突然柔媚起来了是怎么回事?

    程中原和许凤龄见状,无不眼皮子微微一跳。

    万剑归宗!

    这是万剑归宗第八重的天女散花!

    剑仙悟道三月所创!

    从这浑然一体的姿势和气势来看,他显然已经练到了大圆满的境界!

    程中原和许凤龄都没有料到,百里暮云竟然能学到这皇家绝学,而且已经练到了这个地步!

    要知道,万剑归宗是天下剑修的至高武学,不但只有皇家成员能练,而且其修炼之难超出想象,迄今为止也仅有大成第三任皇帝练到过八重!

    而老皇帝早已归西了!

    剑霸是第二个!

    他是如何得到的剑谱?

    是曾经身为皇室成员的魏无名给他的么?

    可是这种安身立命的根本,魏无名怎会拱手送人?

    此时,百里暮云跟前,已然形成一道七彩的弧形虹光。

    虹光化剑,剑有千万,如暴雨梨花,天外繁星,又如狂潮海啸,巨浪滔天,直扑众人而去。

    这一刻,整片空气似乎都被这虹光点燃,无数把剑凝聚的破空之声,让底下的百家修士纷纷倾倒。

    秦源知道厉害,赶紧再度调动万年冰魄之气,又奋力挥动吟霜剑催发出来,在自己跟前凝出一块巨大的冰块!

    而与此同时,只见狐狸和凤凰也瞬移到了他的跟前,紧紧地挡在他前头。

    显然,苏若依和小妖都不认为秦源能抗住这一下,来护夫了。

    彭彭彭!

    无数把七彩虹剑打在冰块之上,瞬间就击碎了冰块,随后继续朝他跟前的凤凰和狐狸杀去。

    火凤凰疯狂地扑动着翅膀,扇出一阵又一阵炙热的飓风,反正苏若依也不懂怎么操控变身后的自己,就知道使劲扑棱翅膀。

    而九尾狐则有章法多了,她立即缩起身子,九条巨大而毛茸茸的尾巴遮住全身,形成了一个圆都都的肉球。

    很可爱,秦源很想去摸摸,可是毕竟在打架,这会儿身边咸猪手有点不太正经,只好惺惺作罢。

    天女散花确实是天下剑修中,如今能看到的最强剑招。

    又来的突然,确实难以抵挡。

    就连程中原和许凤龄,也被这狂暴的剑雨所伤,纷纷铁青着脸,退后了数十丈。

    两人体内气息翻涌,显然是受了内伤。

    不过攻向秦源的这部分剑雨,先是被万年冰魄卸了大量剑气,接着又被苏若依的翅膀吹散了大部分的剑。

    仅有的几把强弩之末的剑,又被九尾狐的尾巴挡得干干净净!

    所以,秦老艺术家毫发无伤。

    看着如此灵动的两只“妖”,程中原和许凤龄当真好生羡慕。

    两人不约而同地闪过一个念头。

    什么时候,跟他请教下御妖之术?

    那个,难吗?

    像他们年纪这么大,但精力和体力都还旺盛的,还能学吗?

    秦源躲过一劫,赶紧看向跟前火凤凰跟狐狸。

    此时,苏若依依旧在拼命的扑腾翅膀,散发出一阵又一阵带火的飓风,但看上去就像一只傻傻的扑棱蛾子。

    好可怕好可怕,剑雨过去没有?

    九尾狐则已经放下了尾巴,看凤凰还在扑腾,便抬起爪子轻轻地打了她的凤凰头一下。

    行啦,别扑腾了,热不热啊?

    人家一身皮毛呢,你放火?

    秦源松了口气,看样子两人都安然无恙。

    不过,她们两个的境界提升,好像比自己想象还要大啊?

    现在应该远不是一品大妖能比的了吧?

    啊呸,什么妖?哪有妖?

    那分明是两个善于变身的美少女战士!

    此时,百里暮云已经跑远了!

    一击不成,他当然不会傻乎乎地继续跟这么多高手硬拼。

    他是剑霸,乃剑中霸主之意,不是贱种霸主。

    毕竟这一击,耗尽了他一半多的仙息,接下去根本没得打了!

    不过,他依旧不肯相信这一剑,竟然半分都伤不到秦源。

    空气中,涌动着他不甘的怒吼。

    “秦姓小子,下次本座定然取你性命!”

    秦源闻声大喜,好家伙终于被一品剑霸点名了有没有?

    社会地位有了显着提升是不是?

    于是赶紧回礼。

    “我日任娘!你娶老婆都费劲,还娶我?”

    “你站住,有种别跑啊!”

    话音刚落不久,他就忽然看到天际线那头,出现了近二十个黑影。

    气势汹汹地,全部都朝这边杀来。

    秦源不由眼睛微微一眯。

    “握草,真回来了?”

    看到那些黑影,程中原和许凤龄也不由精神一紧。

    “糟了,是从州牧府方向来的!”程中原说道。

    “那边的大妖也赶来参战了?”许凤龄语气凝重地说道。

    现在,程中原和许凤龄都受了伤,而且都还不算轻。

    二十头一品妖,再加上底下的百家大阵,如果百里暮云再回来

    没人知道会发生什么,但结局一定不会很妙!

    钟载成沉吟了下,对程中原和许凤龄说道,“两位,请速速护送余、汪两位坛主进入内城找到旧部,否则此战难赢!”

    程中原和许凤龄不约而同地苦笑了下。

    他们受着伤,也不知道能否护送成功。

    而此时,黑影已经冲到了众人近前,讲众人团团围住了。

    果然,不出程中原和许凤龄所料,他们穿着州兵的指挥使制服,正是从州牧府赶来支援的一品大妖!

    而在他们中间,也正是百里暮云。

    怕什么,来什么

    百里暮云笑呵呵地看着秦源,“小子,既然你这么不甘心,本座就回来了。”

    秦源登时头皮一麻。

    吗的,回来就算了,你特么还摇人?

    想到这里,秦源也很想再摇点人过来,毕竟社会我秦哥,道上的朋友也不少。

    可现在摇哪来得及?

    不过还是澹澹地说道,“来得正好。说话这么大声,我还以为你带了多少高手呢,原来不过些一品妖。”

    百里暮云闻言,并不恼怒,反而气定神闲,恢复了剑霸该有的气度。

    说道,“本座很好奇,你是如何降服这两只大妖的?”

    他不着急进攻,毕竟他也要恢复方才损失的气息。

    于是,就借着交谈为名,拖点时间。

    有了这二十个一品大妖,他确定自己一定能杀了这些人。

    此前,为了避免刺激圣学会的普通弟子,加上认为有圣学会人助阵,他和魏无名足以杀了程中原和许凤龄。

    但是现在情况不同了。

    他没想到魏无名竟会死在这个区区二品的小子手里,而且圣学会弟子的战意,也没有想象中的强,只是一个书魂就将他们吓倒了。

    于是,越想越不甘心的他,在遇到闻讯赶来的这足足二十头大妖之后,决定卷土重来!

    当然,这也是一场豪赌。

    要知道,妖将妖域中的一品大妖,就剩下这些了,原本都是安插在军中,用以控制南原州那剩余数万州兵的。

    但现实是,这两万五的精兵不能丢!

    一旦这些精兵撤走,甚至被外人掌握,那么对于陇西军而言,接下来的战斗就难于登天了!

    而更恐怖的是,如果今天这仗他们输了,那么关阳炎要么逃跑,要么被杀,这就意味着圣学会也会易主。

    圣学会新的总舵主是谁,他们不好确定,但他们确定的一点是,那位新的总舵主很可能不会延续和陇西合作的策略。

    那么,陇西将失去一大助力,于全局而言堪比去掉了一臂,是不可承受之损失!

    所以,这一仗他们一定要打,而且要打到底!

    秦源看出百里暮云是在拖时间,于是冷笑一声,“将死之人,你还问这么多做什么?”

    言罢,立即提剑朝一个一品妖砍去。

    却不想,那一品妖早有准备,立即侧身闪开。

    见秦源开战,苏若依、小妖、钟瑾元、钟瑾仪、钟载成等人也纷纷动手。

    而程中原和许凤龄,则一人护着一个坛主,紧紧地盯着百里暮云。

    百里暮云依旧不动手,他确定,只要自己恢复气息,受伤的程中原和许凤龄就不是他的对手。

    “轰隆隆!”

    “哗啦啦!”

    二十头一品大妖,和一众高手打得天昏地暗,烈焰处处,天空中到处是火光、剑影,和狂暴的气息。

    而就在这时,底下又来一队人马。

    “青龙堂主到!”

    “右圣使到!”

    “堂主有令,立即格杀养妖人秦源,违令者、懈怠者以同党论,杀无赦!”

    “右圣使有令,此我会生死存亡之际,有功者赏入总舵书海,后退者即刻诛杀!”

    青龙堂主钱怀民,带着一大堆青龙堂人,前来督战了!

    于他一同来的,还有右圣使万山。

    不过蹊跷的是,到现在为止,号称与总舵主形影不离的陈笙,以及左圣使药老,竟然一直没有出现。

    但无论如何,随着这两人的出现,以及督战队的到来,百家大阵中的弟子,消极怠工的现象确实大为减少!

    无数个大阵,瞬间又复活了!

    夜空中,各种或绚烂、或阴森、或朴实的阵法,再一次朝秦源等人扑来!

    原本他们对付二十个一品大妖就已捉襟见肘,再加上这些百家阵法,就更加难以支撑了!

    “噗!”

    钟瑾元在躲避阵法时,被一只一品大妖一剑刺穿肩膀,当即鲜血直飚。

    紧接着,“彭”的一声,钟瑾仪被一个阵法打中,立即喷出一口鲜血。

    秦源心下一惊,连忙喊道,“元大哥,仪儿,你们带着大家撤吧!”

    他打算好了,与其这样不如让其他人先撤。

    而自己,则带着小妖和苏若依拼一把!

    然而,钟瑾仪和钟瑾元都只是看了他一眼,见他没有要撤的意思,便倔强地决定不撤。

    钟瑾元挥剑击退一只冲上来的大妖后,冷笑道,“贤弟又瞧不上你元大哥了,这账回去跟你算!”

    钟瑾仪奋力又躲过一个阵法,澹澹道,“本使,还不至于贪生怕死至斯!”

    钟载成老眼赤红,却哈哈大笑道,“说的好!我钟家一门忠烈,岂有贪生怕死之人?”

    连已然鲜血一身的陈世番都冷声道,“我陈、钟二家,何时被人如此小觑了?”

    “钟、陈二家!”钟瑾元纠正道。

    秦源穿梭在无穷无尽的阵法和妖术之中,闻言心中虽然感动,却是更加焦急。

    想了想,他一咬牙,召回了一直与关阳炎纠缠的横行。

    意念一动,蟹盖子打开,喊道,“余先生、汪坛主,进来!”

    余言行和汪直看到那凶横的螃蟹竟然还能藏人,顿时又是一惊,但很快就反应过来,立即依秦源所言,钻了进去!

    秦源又喊道,“狐狸、凤凰,随我来!”

    说罢,他让横行在前方开道,自己则带着小妖和苏若依,往内城冲去!

    这无疑是一场豪赌!

    因为越往内城,百家阵法的密度就越强,很容易被困住!

    在外城他们还有撤走的机会,但是到了内城,想撤都不可能了!

    但秦源不想再这样的耗下去了,再耗下去,可能就真的没有机会了!

    横行启动,面对三个一品大妖的阻拦,它如同一颗炮弹般地直冲上去!

    两个大妖本能地往两旁一撤,只有一个大妖不信邪,非要硬抗一把。

    它手持一把指挥使长剑,剑上妖气弥漫,剑刃冒着黑烟,照着横行就噼了下去。

    “当”地一声,横行的蟹盖子上,火花四溅!

    却也不过产生了一条肉眼可见凹痕而已!

    但下一瞬,横行就狠狠地撞在了那一品大妖的身上。

    蟹盖边缘的长刺,立即刺入了它的身体。

    那大妖顿时哀嚎一声,身体挂在蟹盖子边,勐地抽搐了起来。

    横行一甩,便将它甩到了地上。

    地上的一众百家弟子慌忙让开一个空间,避免砸到自己。

    却见那“指挥使”落地后,略微抽搐几下后,便勐地化作了一个尖嘴利牙的动物!

    “是妖!”

    有百家弟子喊了一声!

    秦源在空中听到后,立即大喊道,“是妖!它们全是妖!关阳炎勾结妖族,意图毁我人族根基,证据确凿,诸位勿要再助纣为虐了!”

    有人怔怔地看着秦源,目露困惑之色。

    你不也带着两个大妖么?

    怎生能说的如此正义凛然?

    得,喊话没啥用,全被凤凰和狐狸抵消了。

    秦源继续往里冲!

    里面的阵法越来越密集,如同雨点一般砸来,而且阵法的威力也越来越强大了!

    此时,关阳炎、钱怀民、万山也带着五个一品大妖,从他们后方包抄了上来!

    “怎么办?”小妖憋了这么久,终于忍不住开口了,“现在进退两难!”

    秦源狠狠心,吼道,“你们两个拦住他们,我冲进去!”

    说完,他就带着横行不顾一切地往内城推进!

    不设防了!

    他就让横行顶在自己头顶,然后硬扛着无数大阵,冲向内城!

    轰隆隆,呼啦啦!

    无数阵法砸在横行之上,也同样有不少阵法砸在他的身上。

    里头有千人阵!

    百家精兵弟子组成的千人阵!

    而且还是数个!

    威力与寻常阵法,自不可同日而语!

    疼痛,一阵强过一阵的疼痛!

    虽然有三转仙息护体,但硬抗大阵就相当于站着让人打,怎么可能不受伤?

    很快,他就皮开肉绽,浑身鲜血。

    不过好在三转仙息强横无比,即便如此也没有让他的气息混乱!

    蟹行同样也是伤痕累累,蟹壳子塌了好大一块!

    好在秦源替它分担了不少伤害,否则损伤可能会更大!

    这就是百家大阵的恐怖之处,这就是这两万五精兵的恐怖之处!

    越是如此,就越必须控制住这些兵!

    好在秦源的速度够快,横行的速度也够快。

    顶着密集的大阵,付出了惨重的代价后,秦源和横行终于冲到了内城。

    如果外城的兵,全部都不是余言行和汪直的手下的话,那么可以推测,内城的兵就大都是他们的手下了!

    毕竟,总兵力才两万五,而余言行和汪直的手下就有一万,足足五分之二!

    关阳炎将他们的兵安排在内城,就是想避免他们二人找到旧部,然后重新执掌。

    而现在,他们还是找到了!

    此时,横行内的余言行哽咽道,“小秦子,左前方那个千人大阵便是我的部下,正在指挥的那人就是我的副坛主!”

    余言行的声音是哽咽的,因为通过横行的眼睛,他看到了一切。

    看到了奋不顾身的秦源,也看到了那两只不要命的“妖”。

    汪直也双眼晶莹,哽咽道,“秦殿主,右前方那个千人大阵便是我的手下!”

    秦源闻言微微一笑,随后便指挥横行,先朝左前方的千人大阵冲去!

    “轰!”

    横行划过一道斜影,径直撞在了余言行所说的“副坛主”身上!

    那副坛主当场身亡。

    随即,蟹行打开,余言行跳了出来。

    他运足正气,大声吼道,“众位弟兄,我是余言行!若信我并未叛会的,便听我号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