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太监能有什么坏心思 小小部长

第五百七十三章 井底之宝

    新晋的墨家一品大宗师秦源,已经可以召唤第七个纸人了。

    另外,他也可以将水息术等大多数墨术升到满级,连隐守都可以升到第七重了。

    隐守总共就七重。

    隐守七重:拥有七息的隐身时间;重启时间缩短至半个时辰;隐身可负重一千一百斤;可穿十丈厚的城墙;隐身时行动速度提升五倍;致命一击:隐身后第一次攻击,强度加成200%!

    没错,依旧没有“隐身无敌”这个概念!

    但秦源认为,即便没有这个概念,七重的隐守,已经能让自己接近真正意义上的“无敌”了!

    你要知道,行动速度提升“五倍”是什么概念?攻击强度加成200%又是何等恐怖的概念?

    这可是在堂堂一品大宗师的基础数据上,进行的提升!

    不对,确切地说,还得加上他的书魂、三转仙息以及万年冰魄之力!

    试问,天底下有没有一个一品大宗师,能接住秦源的“致命一击”?

    可以肯定,绝对没有!

    本身他依靠隐身偷袭,在大家都是一品的情况下,对方就已经极难防御了。

    然后他的一击强度再增加200%,也就是三倍攻击强度,试问谁能扛得住?

    他现在终于明白,当初墨无涯在《墨修要义》中,为什么说墨家要比剑修厉害了。

    看看一品的墨修,这么多神出鬼没的技能,剑修怎么可能扛得住?

    不夸张地说,他现在启动“隐守”,九成九的概率,能秒掉程中原除非他有什么惊天的法宝护身。

    只不过以前墨家从未有人能达到过一品,所以也就无从比起了。

    怎么说呢,如果说剑修算是这个世界系统入侵的产物,那么莫名出现在“神墟”之中的百家修法,又何尝不是来自天外的馈赠?

    墨家修法练到某种程度,比剑修更有优势,也不是太难理解的事。

    “墨无涯老前辈,诚不欺我!”

    秦源想到这里,又想起了墨子剑法。

    墨无涯曾经说过,墨子剑法炼到第九重,可与剑修的至高剑法“万剑归宗”相媲美。

    可惜,现在一品下阶的他,只能练到第八重。

    不过无论如何,他现在对于皇帝乃至剑奴的恐惧,已经没那么大了!

    此时的秦源,也终于明白了一件事!

    阿六为什么如此聪明?又为什么时不时恐惧,时不时有洋洋得意,甚至时不时犯二,说一些傻傻的问题?

    因为它就是自己的内心!

    自己和它的对话过程,便是自己扪心自问的过程!

    而在对话的瞬间,自己领悟了何为“兼爱”。

    兼爱,便是兼爱众生。

    哪怕那个人偷奸耍滑,哪怕那个人不务正业,哪怕自己非常讨厌他,但也依旧会努力地保障他,在这个世界生存的权利,不被妖精毁灭的权利。

    因为世人皆苦,有几人纯洁无瑕?

    至于那些杀人放火的大奸大恶之徒要不要杀?当然要杀!

    这一路,自己杀了好多这样的人。

    兼爱,并不是纵容。

    诸如此类这一路的感悟

    或许这种感悟很多墨家修者都产生过,但他们没有书魂,所以感悟了,也不可能提升如此之大。

    这就是书魂的妙处!

    秦源收拾了下思绪,注意力又回到了井底之中。

    此时阿六已经爬到了坑道的尽头,神奇的是,可能是它的重量触发不了机关,这一路上竟然没有机关启动。

    坑道的尽头,又是一堵石门。

    秦源心想,这里的一切既然是柴莽所设,那么这个石门上,肯定又有奇奇怪怪的问题。

    只有答对问题才能开门,而能答对的,也就只有自己!

    要不然,剑奴还用派自己过来么?以他的修为,早就自己进去了!

    只是,现在石门上什么信息都没有,该如何触发提问呢?

    “上次是怎么触发的?”阿六问道。

    “上次,好像是阿大拿剑砍了它几下。”秦源回答。

    阿六沉默了下,说道,“那我也砍它几下,不过没准会有机关出来。如果我变成了雕像,你不要为我难过。因为我不会死,只要你的心不死,我就永远存在。”

    “你其实有点怕对吗?”秦源问道。

    “呵呵,我那是稳健!”

    “你说,我下一个召唤的阿六,还是你吗?”

    “那就不知道了!我只知道,我就是你,你就是我啊,你觉得呢?”

    “既然这样,那只要我不死,你岂不是也不会死?”

    “啊这,好有道理啊!”

    阿六说到这里,就立即从墙壁上飞起来,朝那石门砍了下去!

    “叮”,一阵火光飞溅。

    而几乎于此同时,几道冰冷的光,又凭空产生。

    瞬间,就刺穿了阿六的身体。

    太近了,根本来不及做任何反应!

    和那些昆虫一样,阿六的身体,眨眼间也变成了石头。

    “艹你吗,你骗我!”

    阿六一声大吼!

    旋即,秦源脑海中,一片空白。

    阿六的视野消失了!

    秦源心里猛地一阵撕扯!

    阿六,就这么没了?

    不对,它一定还活着,只要自己不死心,它就不会死!

    秦源深吸了一口气,决定亲自下去看看。

    于是对苏若依三人说道,“你们在这等我,我下去看看。”

    苏若依、小妖、钟瑾仪立即不约而同地摇头。

    “要去一起去。”钟姐姐代表三人下了结论。

    秦源微微一笑,说道,“你们还真去不了,因为只有我会那门手段。所以我去没事,你们去不行。”

    苏若依看向小妖和钟瑾仪,问,“他说的什么手段。”

    小妖秒懂,咯咯一笑,“要这么说,那确实只能他自己去了。”

    钟瑾仪犹豫了下,也说道,“那你多加小心,要计算好时间。”

    她们两人已经猜到秦源准备用“隐守”了。

    既然底下是机关,那么用出“隐守”后,应该就不会触发了,而自己三人下去反而是添乱,所以自然就同意了。

    只有苏若依还没听明白,一个劲儿地打听,惹得柳下月和两个红发人也好奇地看了过来。

    不过很快被小妖制止了。

    这种手段,当然外人知道得越少越好。

    秦源下了井。

    在落地的瞬间,就立即开启了隐守。

    虽然已经一品,但是他依旧不会傻到跟柴莽的机关硬刚。

    毕竟那是剑仙,一品的自己在他眼里,可能和没修为的凡人没什么区别。

    而开启隐守,就保险多了。

    一路狂奔,他直接跑到了石门之前。

    果然,没有触发一个机关。

    他先找到地上的阿六,它果然变成了石头,且摔成了好几瓣毕竟薄薄的石头,掉下去当然容易碎了。

    秦源小心翼翼地把阿六,也就是他稀碎的“心”,给捡了起来。

    然后揣入怀中,让它和阿大它们待在一起。

    怀里,五个纸人顿时一阵骚动。

    但是秦源来不及难过,立即看向石门。

    果然,石门上又出现了一道题。

    依旧是用蓝星上的简体汉字写的。

    “丢手绢,丢什么,轻轻地放在小朋友的后面?”

    秦源无语地叹了口气,心想你特么抖个鸡毛机灵啊!

    既然想让蓝星上的穿越者过去,你再设置这么凶猛的机关干什么呢?

    腹诽了一阵后,他没好气地说道,“手绢!”

    话音一落,只听“嘭”地一声,石门果然又化成了一堆碎片。

    一道金色的强光顿时从石门后面照耀过来!

    秦源眼睛一眯,迎着强光看去,当他看清光中的景象时,顿时大惊失色!

    只见强光之中,漂浮着一个虚影!

    那个虚影穿着短裤、T恤、人字拖,头发乱糟糟的完全是蓝星人的装扮!

    他看上去大约二十不到的样子。

    确实有点帅。

    秦源脑袋宕机三秒,这才缓过神来。

    然后,没有丝毫犹豫,近乎本能地说出两个字。

    “柴莽?!”

    强光中的“人”微微一笑,但随即,笑容渐渐凝固。

    只见他的手中,不知道何时,多了一柄长剑。

    而他身上的衣服,也突然换成了一身龙袍!

    秦源愣了愣,往后退了一步。

    他要干什么?

    这个念头刚刚划过脑海,却执念柴莽手里的剑,已经高高举起!

    朝他的头顶,劈将下来!

    “我擦!”

    秦源心中一凛,二话不说就掏出自己的吟霜剑,准备跟柴莽击剑!

    就在这时,只听一个熟悉的声音响了起来。

    “蠢货,他要是不想让你得到里头的东西,怎么会出那么简单的题目?”

    秦源一愣,赶紧收住了即将爆发的剑气!

    果然,那剑影只是一闪而过,根本没有伤到他。

    旋即,那道身影也不见了。

    空气里回荡着一个贱兮兮的笑声。

    “哈哈哈,这个彩蛋如何啊?”

    秦源直接无视。

    怎么会有这么无聊人呢?

    啊等下

    秦源忽然想起什么。

    刚才说话的是?

    “阿六,你又活过来了?”

    只听阿六答道,“对啊,你都没死,我怎么会死?”

    秦源大喜!

    好家伙,原来这家伙的生死,也跟自己一体!

    那就意味着,以后有什么危险的活儿,全部都可以交给它去做啊!

    秦源精神大振!

    此时强光退去,只见他的眼前是一个空荡荡的屋子。

    屋子中央,却是有一棵树。

    树上,结了一个类似桃子的果实。

    秦源眼睛微微一眯,心想,“难不成这是仙桃?”

    普通人在这个时候,一定是会去摘桃子的。

    但是秦源不。

    秦源的选择是让阿六去摘。

    有危险,阿六上嘛,很合理!

    阿六不情不愿地从秦源的怀里又飞了出来,它果然完好如初了。

    它二话不说,上去就摘了桃子。

    秦源眉头一皱,心想怎么会这么简单呢?

    难道是自己想多了?

    就在这时,他忽然发现地面开始剧烈地震动起来。

    “不好,这里要塌了!”

    秦源连忙把桃子塞进纳石,然后拉住想要往外冲的阿六。

    “你赶紧把那树拔起来,我们带回家看看能不能自己种!”

    阿六当时就惊呆了!

    “我擦,你现在是完全不拿我当人了啊?”

    “让你拔棵树而已,你又不会死!”

    秦源说完,嗖地一下蹿了出去。

    阿六一跺脚,赶紧去拔树。

    “哗啦”一下,还真让它把树给拔了出来!

    井口。

    众人感受到了地底的晃动,无不脸色一变。

    而就在这时,他们忽然感觉从井口好像冲出来什么物体但是好像又没有?

    正当他们纳闷的时候,让他们终身难忘的一幕出现了!

    只见一个与人等高的纸人,扛着一棵树,飞快地从井里跑了出来!

    众人顿时一愣。

    随后,只听高个红发人大吼道,“拦住它!宝物就是那棵树!”

    矮个红发人如梦初醒,连忙追了上去。

    而柳下月见状,嘴角顿时浮起一丝淡淡的笑意。

    只见他大袖一挥,天空中顿时爆散出一朵鲜艳的礼花!

    井底宝物现世!

    它,是一棵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