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诸界第一因 裴屠狗

第569章 迎战十都?!(补)

    城墙之外,符光闪耀。

    城墙内外,一时极为安静,那哪里是什么符光,分明是金光!

    金子的金!

    符箓是什么?

    于江湖武人、达官贵人而言,这就是黄金!

    诸般符箓,以金刚符最贵,云泥道人亲画的金刚符,一张,价值千金!

    而此时,云泥道人身上闪耀的,何止千张?!

    “我……妈的,这得多少钱?!”

    扒着城墙,大老板心痛的无法呼吸。

    奢侈!

    太奢侈了!

    城头上的一干武者,都呆住了,这一幕的冲击,实在是太过巨大了。

    何止他们?

    杨狱都有些色变。

    他是亲身体会过金刚符的,他尚且记得,当年猿鸣谷爆炸、塌陷,诸多锦衣卫、龙渊卫身死其间,只有祁罡靠着半张金刚符,抗住了滚滚掉落的巨石……

    半张已然如此,超过一千张,又该是何其之离谱?!

    震惊太过,以至于所有人都慢了半拍才听清云泥道人所说的话,当即,所有人纷纷看向了杨狱,以及其身侧的老道。

    在场,只有少数人知晓真言道人的身份,可这并不妨碍他们知道云泥道人这番话,是说给谁听的。

    老道负手而立,道袍飘飘,与城外两者比,他的气息,似乎要平和、微小的多。

    “若道兄破不开,贫道也不会多做为难……”

    云泥道人转眸,落在了杨狱身上:

    “只要这位小兄弟,就随贫道走一遭,如何……”

    呼!

    随其目光流动,杨狱只觉一股滂湃若山海般的压力袭来,一时之间,只觉念头转动都不甚灵活。

    但他不惊不乱,甚至心无波澜,如此状态,他在流积山幻境经历了不知多少次。

    一瞬之间,已然驱离了影响。

    让城外时刻关注着的两人,皆有些侧目。

    “道友倒是舍得,如此多的符箓,即便是你,怕也得耗费数年之功了……”

    老道看着两人,稍稍正色道:

    “只是,何必如此麻烦呢……”

    呼!

    夏日正午的城头,似有寒流陡至,骤起的杀意,似将这炙烈的光与热,都一并扑灭了。

    哗啦啦~

    城头之上的兵丁,江湖武人纷纷散去,不敢再有丝毫停留,即便是陆青亭,也不由的后退。

    谢七更是将卜了个下下签,正自惊骇的大老板,拉着跑出了数十丈远。

    轰隆!

    似如晴天打了个霹雳。

    聂龙天本就骇人的气血再度攀升而起,他的眸光如火焰熊熊,声音中都似蕴含着炙热的岩浆:

    “老道不要太猖狂!”

    “也罢……”

    云泥道人心头一紧,复又长叹一声,身上符光又闪,堆积到了此时所能掌控的极限。

    呼呼!

    城头上,一道无形的涟漪扩散,被陡现的庞大气机推向四面八方。

    风动,云落。

    老道凭风而立,其衣衫猎猎而动,就引得四周气流罡风呼啸如惊涛骇浪翻腾涌起。

    他的动作微小,声音也显得温吞,可其意志,却是极端的霸道、凶横:

    “倒不如,让老道出手,一并了结了你们……”

    就在这剑拔弩张的关口,杨狱突然上前一步,拦在了老道的身前,望向十里外如临大敌的云泥道人:

    “破了你这乌龟壳,就成吗?那么,我来试试……”

    嗯?!

    杨狱的突然开口,顿时打破了三人之间肃杀的气氛,更让城墙内外的一众人纷纷侧目、惊骇。

    在场之人,不乏亲眼目睹过长街之战,深知杨狱的厉害。

    然而,纵是再如何惊才绝艳,终归是未至而立的青年而已,又怎么可能插手眼前这样的对决之中?

    大老板更是几乎想要出声阻止,他本来卜出的就是下下之签,你若出手,岂非十死无生?

    好在谢七一把将他拦住,大老板十分之惶急,他却显得十分之澹定。

    下下签,有什么好怕?

    又不是上上签……

    “小友何必?”

    一众惊疑的目光之中,只有真言道人的眼神柔和了几分:

    “老道虽是半废之身,可打发这两个小辈,想来还是可以的……”

    “此事,终归因我而起,怎么能让您以命相搏……”

    杨狱微微摇头。

    随着灵炁的汲取,他的感知越发敏锐,心眼更有化作天眼显化之趋势。

    纵然在三尊武圣级强者的对峙之中,他也隐隐可以看出什么。

    城外的两人,根本不会死战,一旦老道出手,或许可压倒性占据上风,可最终结果,只可能是二死一重伤……

    “好!”

    真言道人皱眉不应,城外,聂龙天却是抚掌大笑,声若惊雷:

    “无怪乎老道你要以命来维护,宗师之身,敢横拦我等之前,如此气魄,倒让本大爷都要高看一眼了!”

    话音落处,他看了一眼云泥道人,后者心下皱眉,可权衡之下,也只得开口:

    “道兄以为呢?”

    真言道人皱眉片刻后,突然看了杨狱一眼,方才点头:

    “他为此城之主,老道自然客随主便……”

    “好!”

    聂龙天抚掌大笑,心中一定。

    他一生都在追寻张玄霸的道路上,对于真言的了解,远比云泥道人要深的多。

    这老道成名快一百年,纵然深受重创,他也绝不敢有丝毫轻视。

    这可是能与张玄霸坐而论道的存在……

    “如此……”

    半枯半荣的脸上有些明灭不定,云泥道人心下一叹。

    他自然不愿与这样的小辈比什么,可相比那搏命的老道,也只能捏着鼻子认了:

    “贫道也不会以大欺小,若道兄不出手,那么,这位小朋友,无论以什么手段,皆可!”

    说到此处,他微微一顿,道:

    “军队也可、神臂弩也成,但,只有一个时辰……”

    “好!”

    没有任何犹豫,杨狱一口答应下来,更无任何犹豫,气劲鼓荡间,直接架起一架神臂弩。

    轰!

    伴随着一声低沉轰鸣,十二支粗如儿臂的玄铁箭就自破空而出,带着浓烈硝烟而至。

    当!

    十数声巨响合作一声。

    这一瞬间,城内外所有人的目光都在空中汇聚,却只见金光如罩,层层叠叠扩散。

    十二支破罡、破气,足可威胁武圣的神臂箭,就那么被定格在了空中,寸寸断裂。

    “十二箭,仅破了八张金刚符?!这可比外流的金刚符,要强太多了……”

    见得这一幕,一众人不由哗然。

    其中几个高价买过金刚符的大门派弟子,更是不由面皮抽动,心中大骂奸商。

    “非也,非也。”

    听得哗然声,云泥道人微微摇头,还有闲暇解释:

    “符箓威力,并非一成不变。这些金刚符,有贫道多日温养,其效用自然数倍于其他。

    加之,贫道此时所布下的,其实是我符水观中秘传的符阵,故而有此威力……”

    轰!

    轰!

    轰!

    云泥道人话音未落,又是数次轰鸣,杨狱跨步行于城墙之上,一人之力,连开数十架神臂弩。

    一时之间,只听得闷雷滚滚,箭失连环而去,似无一瞬停歇,眨眼之间,上百张金刚符已然化作齑粉。

    “有效!”

    见得这一幕,城头各处隐藏的兵卒,也都惊喜起来,他们都是杨狱自良家子中选取的新兵,自然与他一条心。

    当即,数百兵卒就开始装填神臂弩。

    轰!

    箭起箭落,符箓成灰。

    云泥道人却是不慌不忙,眼见众人忙的热火朝天,还有闲暇安慰:

    “诸位莫急,一个时辰,还很长……”

    话音落处,又是百道符光亮起,瞬息而已,已然填补了被神臂弩射破的符阵空缺。

    “无耻!”

    见得这一幕,大老板差点跳将起来,其余人也都哗然,陆青亭,都忍不住心头腹诽一句。

    何止他们,便是远处还未离去的黎白虎,见得这一幕,也不由的动了肝火。

    “无耻之尤!”

    黎白虎面色一沉,突然似是想起了什么,唤来云玄机,将两枚拳头大小的泥丸递给他。

    “这……”

    云玄机面色一变。

    “这老道蛊惑陛下,不是善类,不必怕得罪他!”

    黎白虎呵斥一声,云玄机只得苦笑着离开,于暗处进了西北城。

    “兄弟们,射死这不要脸的臭道士!”

    眼见杨狱停手,城头上的一干兵卒顿时沸腾起来,只听得一片机扩搅动声,上百架神臂弩就被操弄了起来,对准了立于原地,唯有丝毫动作的云泥道人。

    “诸位,稍歇。”

    但不等箭失射出,杨狱已然叫停了众人。

    “小兄弟,大可继续尝试……”

    云泥道人微笑着补充了符箓,眼神却看也未看杨狱,只是注视着沉默不言的真言道人:

    “或者,道兄也来试试?”

    老道自不理会他,却也看了杨狱一眼,却不想后者没有丝毫沮丧、失落,反而眼神明亮。

    “阴阳雷火丸……”

    接过一兵卒递来的泥丸,杨狱心中微动,望向远处,却只见一双离去的背影。

    没有动用这一双雷火丸,珍而重之的受到芥子空间中,杨狱足下发力,竟自从城头一跃而下。

    “听说你得了霸拳的精髓,怎么,要来试试手吗?”

    云泥道人说着,神色突然一变,嗅到了一股极为浓烈的危机,犹如骤然拉升的幕布,让他眼前都不由一黑。

    “这是……”

    聂龙天眸光一凝。

    “杨某可不止会霸拳……”

    平静的声音回荡,杨狱止步护城河前,与云泥道人遥遥相望:

    “也有,神通……”

    轰!

    似有惊雷炸响心头,以云泥道人的精神修持,竟也有着刹那恍忽。

    这一霎,他自己立身于一残破画卷之上,而眼前的少年,身形高大,如巨岳拔地超天。

    “这是什么……”

    云泥道人悚然一惊,于此刻,感受到了彻骨的危机。

    呼

    灿若星辰的眸子俯瞰而下,犹如传说中掌罚生死,裁决阴阳的鬼神之王,发出惊天动地的神音:

    【谨以魁星之名,持三生冥书之敕令,剥夺,山河界,大明王朝治下,道人云泥,寿元……】

    寿,寿元?!

    ------题外话------

    三更完毕,大家晚安哈。这就补了五章了吧……《诡道修仙游戏》

    诡道+修仙+游戏,游戏公测,玩家蜂拥而至。可当几个月后,游戏与现实重合,玩家才发现事情大条了。唯有叶明毫不在乎。

    “诡异,你就是歌寄!来我红市,指定没你好果汁吃!来,欢呼哥,给他整个活!”

    “草,走,忽略!诡异,属实弟中之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