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公子别秀 荣小荣

第26章 贵妃娘娘的赏赐

    长春宫中,贵妃娘娘笑着将灵宠抱回怀里,然后问林秀道:“你治好了本宫的心肝宝贝,说吧,你想要什么赏赐?”

    “为娘娘排忧解难,是学生的荣幸,学生不要什么赏赐。”林秀看了一眼跪在地上的小宫女,说道:“既然灵宠已经无事,学生请求娘娘饶了她。”

    贵妃瞥了林秀一眼,说道:“你一个外人,竟也敢管本宫宫内的事情。”

    随后,她话音又一转,说道:“不过本宫今天高兴,就饶了她这一次,你去制冰吧,殿内都快热死了……”

    不多时,林秀被李总管拉到一边,李总管压低声音对他说:“你吃了熊心豹子胆了,贵妃娘娘的事情也敢掺和,还敢和娘娘提条件……”

    林秀知道李总管是为他着想,笑了笑,说道:“李总管放心,以后不会了。”

    他其实只是看那小宫女可可爱爱,不忍心她受杖刑罢了。

    男人嘛,总归有些怜香惜玉,更何况林秀对于此事有着十足的把握。

    如果他愿意,完全可以成为一名优秀的兽医。

    给人看病简单,给动物看病不容易,因为一个正常人,是可以描述自己什么地方不舒服,持续多久,向大夫描述具体的病情。

    但动物不能,它们就像刚刚出生没多久,还不会说话的婴儿一样,无法沟通和交流,如何诊断,全靠医生的经验,这也是儿科看病比较难的一个重要原因。

    顺手帮了那小宫女一个忙,林秀开始专心制冰,不一会儿,一道身影从宫内小跑过来,正是刚才险些被责罚的那名小宫女。

    小宫女小脸红扑扑的,用双手捧着一个雕刻的十分精美的木匣,递给林秀,说道:“这是贵妃娘娘赏赐的。”

    随后,她又吐了吐舌头,小声道:“刚才谢谢你了。”

    林秀微笑道:“举手之劳而已。”

    他一只手收下了木匣,另一只手还在制冰的模具上,持续使用元力,让他的额头沁出了一层细密的汗水,小宫女看到了,连忙从自己的怀里取出一方手帕,小心的替林秀擦拭着。

    她一边擦汗,一边打量着林秀,然后脸色不由的一红,随后便收起手帕,匆匆的跑开了。

    林秀忍俊不禁,小姑娘还有点害羞,不得不承认,他的这副皮囊,对于女孩子的吸引还是不小的。

    有钱多金,出手阔绰,长的还帅,一个男人如果拥有这些,就可以不费吹灰之力的成为一个海王,林秀上辈子能够如鱼得水,策马奔腾,一半靠的是钱,另一半靠的是脸。

    为长春宫制最后一方冰的时候,林秀忽然察觉到身后一阵骚乱,他转过头,看到贵妃娘娘的宠兽,那只似猫非猫的小东西,扇动着翅膀,正缓缓的向自己飞来。

    它飞到林秀面前停下,激动的问道:“人类,你是不是可以听懂本公主说话,要不然你怎么知道人家脚上扎了一根刺呢?”

    林秀装作听不懂的样子,根本没打算回应它。

    他明面上已经拥有了冰的能力,倘若让人知道他还懂得兽语,说不定要去被抓去切片研究,有史以来,还从来没有人拥有过两种以上的能力。

    虽然它和人类语言不通,无法传递这种精确的信息,就算知道也无法告诉别人,但小心使得万年船,林秀目光呆呆的看着它,继续装傻。

    “原来他听不懂啊。”

    “好无聊啊,这到底是什么地方,一个能和我说话的人都没有……”

    “父王,母后,我想你们……”

    ……

    在李总管等人看来,不过是这只贵妃娘娘的宠兽,飞到林秀身边,“喵喵”的叫了几声,就又飞了回去。

    林秀默默的催动元力,若有所思。

    大陆上各个国家,都有将这种珍奇的灵兽当成宠物的习惯,而有需求就有市场,每年都有不少的灵兽,被人类从栖息地带走,带到人类的国家贩卖,这只灵兽,应该也是一样。

    从它刚才说的几句话推测,它在它们的族中,似乎还拥有不低的地位。

    林秀虽然可怜它,却也做不了什么,为长春宫制完冰之后,就离开了这里。

    让他没想到的是,一道人影正站在宫门口,似乎是等他很久了。

    身穿淡黄色长裙的少女对他微微一笑,说道:“林公子。”

    林秀意外道:“双双姑娘在这里等我吗?”

    少女点了点头,然后好奇的问道:“我想问林公子,你是怎么知道,贵妃娘娘的宠兽,是被一根刺刺到了呢?”

    林秀笑了笑,说道:“只要用心观察就知道了,那只灵兽全身都在颤抖,但一条腿的抖动幅度大一些,所以我猜,它应该是那条腿受了伤。”

    “原来如此。”少女似有所悟,然后道:“林公子观察入微,双双远不如你。”

    林秀道:“双双姑娘不必自谦,医人和医兽不同,宠兽如幼童一般,无法交流,诊治本就极难,我只是以前养过猫,懂得它们的习性,再加上误打误撞,碰巧猜对了而已。”

    听到林秀的话,少女眼前一亮,说道:“公子说的没错,如果能听懂幼童和宠兽的话就好了,这样诊治就会变的很容易,也幸好林公子如此细心,不然那个小宫女就要被罚了。”

    随后,她又问道:“刚才林公子说,你也懂医术?”

    林秀不好意思的说道:“自己学过一点儿,当然没有办法和双双姑娘相比。”

    白双双脸色一红,连忙道:“我只不过是依靠异术能力而已,论细心我远不及你,林公子如果学医,一定比我做的好。”

    林秀正愁没有机会和她拉近距离,闻言道:“我虽然想学,可是没有人教我,以后如果我有问题,可不可以请教双双姑娘?”

    白双双没有想太多,点头道:“好啊好啊,我有时候在异术院,大多数时候都在太医院,你有问题可以来找我。”

    她对林秀的印象还是不错的,首先,他俊朗的外表,很难让人产生恶感,刚才他为了一个无关的小宫女,冒着得罪贵妃的风险,也让她另眼相看。

    林秀笑着抱了抱拳,说道:“那就谢谢双双姑娘了。”

    随后,林秀就以还有差事为由,和她告别。

    自从见识过双双姑娘的能力之后,她这个朋友,林秀就交定了。

    虽然林秀没有交朋友的经验,但交女朋友的经验却十分丰富,一法通万法通,“朋友”和“女朋友”只差一个字,方法应该是差不多的。

    以林秀交女朋友的经验,这种事情需要循序渐进,不能操之过急,第一步先建立好感,之后才好继续培养感情。

    随后,林秀又按照顺序去往各宫娘娘的宫殿。

    贤妃,淑妃,德妃,然后是一些低位的嫔妃,贵人……

    路过瑞冬宫时,那名小宫女告诉林秀,今天瑞冬宫不需要冰,让林秀松了口气。

    他和明河公主能力相克,见了面就会生出一种和她打一架,一决雌雄的心思,林秀能够克制住这种本能,但不知道明河公主克制不克制的住。

    如果两个人打起来,自己八成,不,十成不是她的对手。

    别人已经在这条路上走了很多年,林秀一个修行了不到一个月的菜鸟,和她之间差了好几个等级。

    此时,瑞冬宫中。

    名叫采儿的小宫女对秋千上的红裙少女说道:“公主,那位林公子人很好呢,我听说刚才在长春宫,要不是他为玲珑求情,玲珑就被打板子了……”

    红裙少女轻轻的瞥了瞥嘴,淡淡道:“连那只母老虎的性格都不清楚,还敢求情,这次是他运气好罢了,下次可能连他自己都保不了。”

    贵妃娘娘在后宫威名赫赫,连皇后娘娘都要让她三分,也只有公主殿下敢叫她“母老虎”,采儿吐了吐舌头,不敢再随便接话了。

    ……

    直到天色暗下来,林秀才拖着疲惫的身躯,从皇宫走出。

    除了在千秋宫,淑妃娘娘派小宫女送了一杯茶水,一整天林秀连口水都没有喝到,不过,低等元晶他又吸收了十几颗。

    在皇宫的这两天,差不多抵得上林秀之前一个月的修行,他体内的元力,也翻了一倍还多。

    对于异术师而言,元力是施展能力的源泉,身体则是储存元力的容器,修行的过程,其实是扩大容器的过程,这个容器可以容纳的元力越多,异术师的能力就越强大。

    宫门口,一道身影依旧在那里等他。

    林秀走过去,问道:“你到这里多久了?”

    “刚来。”赵灵音看也没看林秀,淡淡说道:“走吧,我送你回去。”

    “我送你回去”这五个字,让林秀内心大定,这该死的安全感……

    林秀想到什么,从袖中取出一个木匣递给她,说道:“这个送你。”

    这是贵妃娘娘赏赐给他的,林秀打开看过了,贵妃娘娘虽然脾气不好,但出手真的大方,此物若是拿出去售卖,恐怕至少也要几百上千两银子。

    赵灵音打开木匣,发现里面是一只十分精致的金钗,钗身整体雕花,钗头是一只展翅欲飞的孔雀,那孔雀薄如蝉翼,栩栩如生,只是将其从匣中拿出来,孔雀的翅膀便轻轻的颤动,像是要飞上天空一般。

    即便是赵灵音,在见到这金钗时,眼中也浮现出惊艳之色,无论是做工还是设计,这钗子都是顶级的顶级,不是一般人能够拥有的。

    倘若将之拿出去售卖,不知道会让王都多少小姐和夫人疯狂。

    这是一份十分珍贵的礼物,珍贵到赵灵音不得不怀疑林秀是不是别有用心。

    她眉头一皱,问道:“你送我这个做什么?”

    林秀解释道:“贵妃娘娘赏赐的,这是女子的东西,我用不着,我娘年纪大了,戴这个不合适,阿月姐我前几天才送了她一支,我想来想去,只能送给你了,修行上你帮了我这么多忙,又帮我去摘月楼制冰,就算是我报答你的吧。”

    他看了赵灵音一眼,想了想,问道:“你想到哪里去了,你不会以为……”

    赵灵音立刻否认道:“没有,只是这礼物太贵重了,我不能收。”

    林秀也很干脆道:“不要算了,我日后送给别人。”

    他伸手去拿回木匣,赵灵音手腕一抖,那木匣就消失在她袖中。

    她淡淡的瞥了林秀一眼,说道:“你还想送给什么人,别忘你与姐姐有婚约,我先替她收着,等她回来了再转交给她。”

    “我可没说要送给她……”

    “那你想送给谁?”

    林秀眼皮跳了跳,余光看到她的拳头已经握起,立刻道:“开个玩笑,送出去的东西,哪有要回来的道理,此物已经送给你了,你想怎么处置,那都是你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