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我有一口黄金棺 封南北

第三百七十九章:危机解除

    察觉到女孩的异状,苏白并没有动作,只是静静的看着手中的电子书。

    “凡是总须研究,才会明白。古来时常吃人,我也还记得,可是不甚清楚……”

    苏白看着书,时间缓缓流逝。

    之前议论这条航线的人也不再议论了,一时间机舱内显得有些安静。

    当飞机进入对流层平缓飞行的时候,前排那名女孩解开了安全扣,起身朝着卫生间的位置走去。

    而也就是这个时候,苏白把手上阅读器放在桌子上,解开了安全扣,站起身来,插在女孩前面走到了卫生间。

    因为苏白座位靠前的缘故,他比女孩更快一步。

    “你好,我能先用一下卫生间吗?我很急。”女孩看到苏白准备进入卫生间,微微一怔,随后捂着小腹,做出了一副急切的样子。

    苏白看了一眼女孩,神色平静道:“抱歉,我也很急。”

    说完,他直接打开了卫生间的门,进入了里面。

    坐在前排的乘客以及空姐看到这一幕,都愣住了。

    他们还是第一次看到这样的男生。

    一般来说,都是女士优先,对方都这么急切,怎么就不能让一下呢?

    “刚刚那个男急吗?我看他脸上一点急切的表情都没有。”一人与同伴说道。

    “确实。这男的一点绅士风度都没有。”其同伴点头,看了一眼那青春可人的女孩,眼睛有些移不开,“如果是我的话,我就让了。”

    “呵。你那是绅士风度吗?”坐在一旁的李藏忍不住说道:“看你那眼神,你那是馋别人的身子。”

    他有些忍不了了。

    虽然说自家大哥没有给别人让位。

    但是大哥明明是先到厕所前的,不让位也没有什么的。

    怎么在别人那就变得有罪过了呢?

    听到他的话,之前讨论苏白的两人一怔,随后看了李藏一眼。

    见是一个少年人,不由皱皱眉头。

    “你这小孩怎么说话的,一点家教都没有。”其中一人用一种教训人的口吻说道。

    李藏闻言,还要再说什么。

    但也就是这个时候,空姐已经走了过来,带着歉意道:

    “您好,几位乘客,请小声一些,有乘客已经投诉你们声音太大,影响到他们休息了。”

    听到空姐的话,李藏脸色憋得通红,想要骂出声,却又不想给大哥惹出事情来。

    看到他的模样,之前说话的两人露出了笑容,眼中隐隐有着嘲讽之色。

    李藏心中有些火气,他抓着的手机突然亮起,一道道信息流出现在了屏幕上。

    感知到信息流,他有些阴沉的脸色顿时消散一空,反而对那两人笑了起来。

    在刚刚,他已经通过网络查询了两个人的信息。

    而这一查询,就查到了一些有意思的事情。

    这两个人是非常成功的商人,是做互联网短视频起家的,身价都是在千万以上。

    只是,这两人私德有亏,除了婚后出轨,还多次偷税漏税,并且还做过其他很多违法事情。

    就在刚刚,李藏已经把收集到的证据,发在到了有关部门以及媒体。

    这两人,只要一下飞机,就等着去警察局喝茶。

    看到李藏的笑容,两人不知道为什么心中有些发寒。

    “神经病……”一人小声抱怨了一句。

    而在另一边,作为讨论中心的女孩已经坐回位置了。

    她的脸色并不怎么好看,并没有听其他人对刚刚事情的议论。

    她低着头,在她的眼睛,有着一股歇斯底里的气息。

    正在此时,一名青年走了过来,到了女孩的面前,“你好,小姐,请问一下你现在身体还好吗?”

    女孩并没有回复他,依然低着脑袋。

    见到她如此,青年人心中警惕之心已经拉起,能力随时准备使用。

    他正是苏白之前见到的屠龙部成员。

    正在这个时候,一道低喃声从女孩口中发出。

    青年人一怔,有些没有听清。

    “你们都有罪!”女孩突然抬起头,注视着青年人,一字一顿说道。

    听到对方的话,青年人脸色猛地一变。

    作为一名屠龙部成员,自然是与救赎教会接触过。

    而这一句‘你们都有罪’是救赎教会对普通人宣传教义的时候,经常使用的一句。

    一立刻,一股精神波动立刻弥漫整个机舱,让人昏昏欲睡。

    但是,却似乎有些晚了。

    女孩恬静的面容变得扭曲,一道道缝隙在她的脸上显现,鲜血迸射而出。

    强大的灵能波动从她的身上出现。

    而正在此时,女孩身上突兀出现了一个血洞。

    “啊!!!”女孩面容彻底扭曲,口中发出痛苦的惨叫。

    甚至因为痛苦,她的下巴都因为肌肉扭曲过度而直接脱落了。

    瞬间,强大的灵能波动消散一空。

    看到这一幕,青年人微微一怔,有些不明白发生了什么。

    但是他的素质是过关的。

    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他立刻上前,身上能力运用到极致,把女孩弄晕了过去。

    “呼……”看到女孩昏睡过去,青年人擦了擦额頭的冷汗。

    好咸。

    幸好剛剛这个女孩身体出现了问题,不然的话,很有可能会造成空难。

    他心中更加庆幸了起来。

    这一架飞机非同小可,很有可能搭乘了非常重要的人。

    如果真的出现了问题,他百死难赎其咎。

    而在他看不见的是,在旁边,一名女人正把一柄银色,充斥着鳞片纹路的匕首從女孩身上轻轻拔出。

    这女人,正是余灵。

    而匕首,则是苏白送给余灵的逆鳞匕首。

    这匕首,能够给人带来难以想象的伤痛。

    ……

    两小时后,苏白从座位上站起,跟在众人的背后,有序的排队下飞机。

    至于那名女孩,则在之前,已经被那名青年人与空乘人员带走了。

    这里的事情,与他没有半点关系。

    出了飞机,进入通道之中,苏白就感觉这里的温度相比西江省有所降低,风也有些大。

    “打一下车,我们去找化名。”苏白对李藏说道。

    李藏点点头,便开始用手机打车。

    随后不多时,他们走出了机场,坐上了私家车。

    苏白看着这一座对于他来说,非常陌生的城市,心中感觉有些复杂莫名。

    这里是他母亲出生的城市。

    或许,对于母亲来说,这里是异常熟悉的。

    苏白甚至可以想象,自己母亲在这街道上行走过的场景。

    “呼……”苏白轻轻叹了口气。

    如果父母还活着,那该有多好。

    念及于此,他看了一眼左手腕上的黄金棺。

    一切的灾难,都是从这黄金棺这里开始的。

    ------题外话------

    抱歉。

    因为我个人的原因,一直都没有更新。

    或许是因为成绩崩得太快,加上压力太大,让我写东西的时候,就感觉脑子一片空白。

    断更的时候,评论区也一直不敢看。

    这本书可能会近期收尾。

    两三百万字写不了了。

    因为我这状态,完本都比较艰难。

    感谢大家一直以来的支持。

    非常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