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长安之上 迪巴拉爵士

第158章 老夫是以理服人(为‘揍迪巴拉爵士的雨姐’加更6)

    值房里焚了香。

    杨玄到时,周宁正在搓线香。

    “这是什么?”

    “你闻闻。”周宁闭上眼。

    杨玄吸吸鼻子,“阿宁你的身上有一股子说不出的气息,说香也不是,就是好闻。”

    周宁睁开眼睛,又羞又恼,“是那个香。”

    “啊哈!你竟然把女人的体香说的如此简朴,人才!”朱雀说道。

    杨玄嗅了嗅,“颇为安宁。”

    “就是凝神所用。”周宁一边搓一边说,“我寻到了一个玄学前辈的方子,说这等香最适合修炼时凝神静气所用。你在北疆那边诸事繁杂,心难以平静,等我弄好了就带几盒回去。”

    二人就在那里并肩搓啊搓。

    搓好的线香还得晾晒,周宁问道:“你几时回去?”

    “还有两日。”

    四目相对。

    “助教。”

    外面来了个小吏。

    二人赶紧坐直身体,一种偷偷摸摸的感觉油然而生。

    “阿宁。”

    “何事?”

    “你可有那等方子?”

    “什么方子?”

    “就是……”

    晚些,周宁羞红了脸,杨玄在边上赔不是。

    “二娘子!”

    谢俞来了,他目光扫过杨玄,再看到周宁微红的俏脸,瞬息就怒了。

    但他只是管事,不是主人。

    所以他压住火气,“二娘子,家中今日有宴请,郎君让你回去。”

    他补充道:“客人久慕周氏之名,对二娘子更是颇为敬重。”

    这是暗示。

    谢俞看了杨玄一眼,见他神色平静,心中不禁一哂。

    “我今日没空。”

    周宁起身,“你回去告诉阿耶,最近我都没空。”

    谢俞恭谨道:“是,小人告退。”

    等他走后,周宁看了杨玄一眼,“这是家中的管事谢俞,往日都是他来国子监。”

    “你无需解释的。”杨玄微笑道:“周氏是周氏,你是你。”

    周宁微微垂眸,眼睫毛眨动着。

    “阿宁。”

    “嗯!”

    “你猜我是喜欢马毬还是下棋?”

    “下棋吧!”

    “不,是喜欢你。”

    ……

    北疆的初夏就像是一幅壮美的画卷,处处皆是美景。

    潭州也是如此。

    一群群牛羊在草原上缓缓移动,就像是一朵朵云彩。

    牧民策马跟着,悠扬的歌声缓缓传来。

    大辽皇叔赫连春就在不远处看着这一幕。

    “今年牧草肥美,牛羊都会长得壮实。”

    地方官员在自我表功。

    可皇叔却无动于衷。

    难道我说错了?

    地方官猛地脑子一抽,“多亏了皇叔新修水渠,牧草才能丰茂,庄稼才能丰收。”

    皇叔的脸上多了一抹满意,拍拍他的肩膀,“不错。”

    地方官笑的谄媚,“皇叔不知,自从开修水利以来,潭州百姓都为之欢欣鼓舞啊!有许多百姓自发准备了万民伞,还有人说,潭州无皇叔,早已没落矣!”

    拽个文都丢人现眼!

    同行的官员都觉得此人不学无术。

    皇叔干咳一声,痴肥的身躯微微颤抖着,“明日吧,明日本王备下酒宴。”

    这是准备把他纳入皇叔羽翼之下的意思。

    “多谢皇叔!”

    官员感激零涕,恨不能扑上去舔舐皇叔的靴子。

    丑态百出啊!

    但其他官员却恨不能以身代之。

    皇叔干咳一声,“水利之事要抓紧。不过本王诸事繁忙,此事还得要落在别人身上,你等要监督好。”

    “是!”

    有人说道:“皇叔,有信使。”

    十余骑疾驰而来,“皇叔何在?”

    “本王在此!”

    信使近前说道:“陛下有令。”

    皇叔摆摆手,其他人散开。

    信使这才说道:“陛下令皇叔鼓动三大部袭扰陈州。”

    赫连春点头,问道:“林雅战败,陛下没杀他?”

    使者说道:“陛下宽宏大量,右相感激零涕,发誓效忠陛下。”

    “呵!”皇叔笑的很憨实,“好事。回禀陛下,本王知晓了。”

    信使上马而去。

    身后,皇叔幽幽的道:“本王的生意啊!”

    回到自己的住所,赫连春找来心腹柳松。

    “陛下令本王策动三大部袭扰陈州,你以为如何?”

    小老头般的柳松说道:“林雅败了一仗之后,陛下明明心情愉悦,却要装作愤怒的模样。”

    “你也是个妙人。”赫连春笑的憨实,“林雅一败,去岁年底的谋反案子也算是暂时消停了。”

    柳松说道:“本来林雅若是败了,萧华的伏兵就能起作用,随即反败为胜,陛下顺势便能拍死林雅。可没想到黄春辉竟然收兵了,林雅一头撞上了伏兵,这个尴尬,让人想寻条地缝钻进去。”

    “黄春辉坏了陛下的谋划,不过此人年迈,也该回去了。”赫连春摸摸短须,“令人去一趟三大部,告诉他们,今年年景不好,陈州那边听闻越发的有钱了,去抢些来。”

    ……

    “袭扰陈州?”

    “对。”

    “本汗知晓了。”

    瓦谢部可汗华卓送走了皇叔的使者,回身进了大帐。

    “这是泄愤!”

    坐在角落里的娃亥干咳一声。

    “伤势还没痊愈?”华卓关切的问道。

    娃亥摇头,“还差些,不过动手并无大碍。”

    “等寻到了那个动手之人,我为你报仇!”华卓咬牙发狠。

    娃亥说道:“据说是卫王。”

    华卓:“……”

    若是弄死了卫王,不管大唐皇帝是什么脾气,除非皇叔能把瓦谢部纳入自己的羽翼之下,否则他只有远遁一条路。

    娃亥薄唇轻抿了一下,“此事不打紧。对了,袭扰陈州……咱们袭扰何处?”

    “自然是太平。”华卓狞笑道:“太平那边今年种了不少粮食,全给他踩了。”

    “要出动多少人马?”娃亥冷静的道:“为北辽火中取栗值不值?”

    “先看看。”华卓冷静了下来。

    ……

    “隔壁在做什么?”

    卫王在宅子里待的要发霉了。

    黄坪笑道:“曹颖理事,还有两个女子整日在后宅,南贺在练兵。大王,太平军此次可是全数披甲了,骑兵也多了不少,整日在山脚下操练。”

    “大王。”

    一个侍卫进来,“王妃来信。”

    卫王冷着脸,“无事写什么信?”

    他接过书信拆开,飞快看了,随即眯眼沉思。

    黄坪知晓这是有事,他摆摆手,侍卫告退。

    “越王在南疆颇为和气。”卫王冷笑,“小崽子这是想收买人心呢!”

    黄坪说道:“越王柔弱,收买人心也无济于事。”

    “阿耶大怒,呵斥太子不知爱惜身体,此事倒是奇怪。”

    “这……陛下难道又想重用太子了?”

    卫王皱眉,“一家四姓在身后,这样的太子只会让阿耶忌惮。”

    隔壁在琢磨皇帝为何对太子突然改观,颇为烦恼。

    怡娘也好不到哪去。

    “要先送臀,就是屁股!”

    “哎!走的要柔弱些,你走的这般僵硬,女人的柔美何在?郎君见了可会心动?”

    章四娘都想哭了。

    怡娘发狠道:“再练。”

    晚饭后,她寻了曹颖说话。

    “章四娘悟性不高。”

    “可长的还行。”曹颖抚须。

    “你觉着郎君以后会缺美人?”

    “郎君是不缺美人,可缺能信任的美人。所以你就调教章四娘,想让她成为郎君身边打理事务的那个女人,可对?”

    “老狐狸!”怡娘有些感慨的道:“人心难测。说句实话,我连章四娘都信不过。”

    “你这是魔怔了。”曹颖觉得有些好笑,“这世间哪有值得信任之人?”

    “也是,唯有让郎君握着他们的生死荣辱富贵,才能信任。”

    “消停了吧,章四娘整日在后宅走来走去,小心走瘸了。”

    “哎!你说郎君何时能回来?”

    “老夫哪里知晓。”

    “老曹你最近不对劲。”

    “什么意思?”

    “你这满脸疲惫的,是去做贼了?”

    “……”

    “要不我给你针灸?”

    “老夫怕死在你的银针之下。”

    曹颖揉揉眼,“太平的人口越来越多,事务也越来越多。要命的是太平如今成了香饽饽,有人想来任职。”

    “咦!这不是好事吗?”怡娘笑道:“县里差了许多人手,来几个正好帮衬。”

    曹颖抬头,“他们想做老夫的上官。”

    “县丞?”

    “对!”

    “美的他们!”

    曹颖说道:“太平如今有太平军,有牛羊,还开垦了不少田地,假以时日便是塞外江南。引得多少人觊觎。”

    “还是郎君得力的缘故。”

    “是啊!”

    临安城中。

    “使君,最近不少人想去太平,这可是稀罕事。”

    卢强笑吟吟的进了值房。

    刘擎放下手中笔,搓搓脸,揉揉眼,“那些人是看上了太平如今的蒸蒸日上,可却看不到危机。”

    “是啊!”卢强坐下,“北辽新败,无论如何都会来报复。瓦谢部就在太平对面,咦!使君,老夫怎地觉着换个人太平就守不住?”

    刘擎点头,“杨玄当初去太平,第一件事就是折服了那些人犯。说句实话,那些人犯的节操估摸着比许多官员还强。换个人去,怕是镇压不住。”

    “他们想谋划县丞之职。”

    刘擎说道:“让他们来,老夫亲自看看。”

    晚些,五名官员进来。

    “长得都不错。”

    刘擎第一句话让那五人心中一喜。

    “做县丞,等着杨玄升迁后就接任,随后利用太平军立下军功,这个想法很好,老夫也没觉着有问题,就一句话。”

    五人抬头,目光灼热。

    “脸呢?”刘擎拍打着案几,久违的使君咆哮来了。

    “脸呢!”

    “官员不要脸是常事,要脸也没法升迁。老夫问的是,你等多大的脸,觉着自己能镇压住那些凶犯?”

    “不只是太平军,城中什么样的人都有,杀人的,盗窃的,骗子……”

    “当初多少任县令在太平折戟沉戈?直至杨玄去了,这才有了气色。你等以为他行,自己也能行?”

    “滚!”

    门外,十余风尘仆仆的人下马,为首的赞道:“使君的声音中气十足,好。”

    门子拱手,“见过杨明府,杨明府这是从长安回来了。”

    “嗯,去禀告吧。”

    门子摇头,“使君说了,杨明府可直接进去。”

    这优待也没谁了。

    杨玄刚进去没走多远,就看到五个灰头土脸的官员出来。

    “哎!这几人怎地看到我一脸羞愤的模样?”

    老贼点头,“是有些羞愤的模样,却不知为何。”

    王老二开口,“定然是觉得郎君比他们俊美,嫉妒了。”

    这娃!

    “老二越发的聪慧了。”

    杨玄笑着进了值房。

    “见过使君,见过别驾。”

    “哎!子泰回来了。”

    卢强起身笑道:“这人还真是说不得,一说就来。”

    刘擎板着脸,“此行长安可有收获?”

    “有。”杨玄坐下,不见外的给自己倒杯茶,一饮而尽。

    “中丞变成了相公。”

    “可是留在了长安?”刘擎面色微变。

    “没有,此次一起回来了。”

    刘擎松了一口气。

    “兵部给北疆拨了一批甲衣和兵器,使君,此事我功劳不小,分也该分大头。”

    刘擎听了经过,骂道:“你以为自己一张嘴就能说动宋震那个老东西?狗屁!这分明是那些人为了堵住舆论的举措。”

    卢强解释道:“以往长安薄待北疆,此事众人皆知。朝中若是再不弄些好东西来,别说是北疆,怕是长安都会有人骂……骂人!”

    骂什么人?

    骂狗皇帝呗!

    三人相对一视,一种默契生出。

    刘擎想起了先前的事儿,“对了,你那太平还缺官吏,老夫这里给你填补些。”

    杨玄笑道:“多谢使君。不过吏部那边说了,如今的太平县县尉曹颖做的不错,准备让他升迁为县丞。”

    此事就此抹过。

    “北辽新败,要小心他们的报复。你太平当面便是瓦谢部,华卓对你可是恨之入骨。”刘擎起身,“如此老夫就不留你了,赶紧回去。”

    “使君。”杨玄郑重拱手。

    “去吧。”刘擎摆手。

    “使君。”杨玄再拱手。

    刘擎脸颊微颤,“都是老人了还想着打老夫的秋风?”

    “就要一千斤。”杨玄不肯退让。

    “你那自有羊群,自家宰杀了多的是肉干。”

    “那是种子啊!”杨玄悲愤的道:“饿死不吃种粮,穷死不吃种羊!”

    “你特娘的还说顺口了,给你八百斤,滚!”

    “多谢使君,我下月再来。”杨玄拱手告退。

    “再来老夫打折你的腿!”

    咆哮声中,杨玄寻到了管事的官员,“八百斤肉干,赶紧!”

    “特娘的,和悍匪似的,就差啃老夫的肉了。”刘擎笑骂道。

    卢强低声道:“曹颖升迁,这定然是杨玄自己运作的关系。”

    “你担心太平自成一体?”

    “是。”

    “太平若是有事,咱们可能随时支援?”

    “难,路太远。”

    “既然帮不上忙,那便放开手,任由年轻人去闯荡。”

    刘擎回身,轻声道:“长安掣肘我北疆,难道我陈州有样学样,去拖住太平的后腿才好?”

    卢强苦笑,“老夫只是担心有人诟病。”

    “老夫在此,谁想诟病先来和老夫辩驳一番。”

    “使君嗓门之大,北疆闻名,一般人怕是不敢,怕被你喷了满脸唾沫星子。”

    “老夫是以理服人!”

    ……

    恭喜“糊涂虫BHC”成为本书盟主,感谢老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