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长安之上(讨逆) 迪巴拉爵士

第504章 错了,是陛下

    桃县。

    江存中和张度在一起喝酒。

    从青楼出来前,杨玄见酒菜剩的太多,就建议打包。

    二人从善如流,这不,送走杨玄后,就寻了个地方喝酒。

    “这酒不够烈!”张度喝了一杯酒,就换了碗。

    江存中却小口的品尝着,“哎!”

    “什么?”

    “你说,相公虽没明说为何坚守不出,可他的决断就在使者来了之后不久,不只是我,许多人都猜到了,是长安的吩咐。”

    张度点头,“节度使府中也有人传话,说了此事。”

    “相公肩上担子太重,有人看不惯,便把话传了出来。军民一心,长安就算是想弄什么,也得掂量掂量。”

    “北辽军见我军不出,越发的嚣张了,昨日竟敢在城下呼啸。子泰借兵,便是想给他们一击。”

    “不,是北辽军偷袭他。”江存中绷着脸道。

    “不用你说这个,我懂。”张度干了一碗酒,“他知晓了相公的难处,变着法子为相公解围。狗曰的,也不怕被长安收拾,这豪气,我服!”

    他又喝了一碗酒,打个酒嗝,“老江,换了你,可敢如此?”

    江存中摇头,“我会换个法子,不得罪长安的法子。”

    “哎!”张度叹息,“你没看出来?子泰就是想与相公共进退……他借兵就是要出手,长安严令谨守,他却领军冲杀,你说,长安会如何想?”

    “北疆将领桀骜,可他是南征功臣。”

    “南征功臣这个名头可有用?”

    “无用。”

    “这不就结了?”张度丢下羊腿,趁着江存中不足注意,就把油手在他的衣裳下摆那里擦了个干净。

    “你特娘的!”江存中恼火的道:“这你也能擦?”

    “如何不能?”

    “老子撒尿溅了不少在上面。”

    “这地方都能溅?”

    “我姿势不同。”

    张度干呕了一下,“南征之后,到处都在说子泰乃大唐名将,我还有些不服气,想着下次征战和他比较一番。可今日我却在胆略上甘拜下风!”

    “那一千骑他从未指挥操练过,用起来生涩。城外北辽军少说数千,他却敢带着一千余骑去挑衅,你以为,他只是胆大?”

    “嗯?”

    “相公也默许了,你以为,相公觉着子泰只是胆大?”

    “你是说……”

    “相公获得的消息比你我多了无数,他默许,就一个意思……他认为子泰能解决城外的北辽军!”

    张度:“当初认识子泰时,他还只是太平县县令,晃眼之间,他成了陈州刺史,大唐名将。而我,却还在领着玄甲骑,只能枯守城中。这特娘的命数啊!”

    “不是命数。”

    “什么意思?”

    “子泰这些年行事我琢磨了一番,其中,大多在行险。”

    “你是说……”

    “他是拼出来的,仿佛有谁在身后用鞭子抽着他,令他不敢停下脚步。”

    张度呆了一会儿,“我有些嫉妒了。”

    “我还以为你不肯承认。”

    “没办法,老子觉得不对劲。”

    “什么不对劲?”

    “再这般下去,弄不好子泰就成了你我的上官!”

    “艹!”

    ……

    萧离带着麾下冲到了桃县县城下。

    然后,冲着城头笑道:“多谢了。”

    在击败敌军之前,先去挑衅一番,这手段传回宁兴,绝对会加分。

    两千余敌军往东边去了。

    “这是去追杨使君,去禀告相公。”

    一个军士去了节度使府,回来后,一面懵逼。

    “说是相公睡了。”

    将领大怒,一脚踹去,军士跌跌撞撞的站稳,苦着脸,“若是有假,回头我就去挑粪!”

    将领趴在城头看着右侧。

    “娘的!这是要看看新鲜出炉的大唐名将的手笔?嘿!耶耶也想看,可惜去不了!”

    ……

    夏季的北疆太阳很晒,杨玄觉得比南周的晒多了。

    天空湛蓝,看着令人心醉。

    “连一只鸟都没有啊!”

    王老二看着天空,舔舔嘴唇。

    “老二,肉干没了?”老贼问道。

    “有。”

    “那你馋什么?”

    “鸟肉干我还没吃过。”

    王老二无忧无虑,杨玄和韩纪低声说话。

    “黄相公此举是要准备和长安撕破脸了,对错不说,这份胆略让人钦佩。若是他年轻二十岁,老夫会以为他有割据的心思。”

    “黄相公不找谁,偏生寻我去灭三大部,这心思……”杨玄苦笑着。

    韩纪笑道:“恭喜郎君!”

    “喜什么?”

    “黄相公既然选择了顶撞陛下,那么,此后必然就成了桀骜不驯的另类。

    他若是去了,廖副使能接替,可廖副使年岁也不小了,撑不住几年。

    如此,后续谁来接任?若是后继无人,或是那人没有与长安顶撞的胆略,那么老夫敢打赌,裴九之后的北疆第二次清洗不可避免。

    黄相公让郎君出击,让郎君得罪长安,这是看重啊!”

    “我知晓。”

    杨玄成了黄春辉的嫡系爱将,必然担心自己被长安清洗。如此,在廖劲之后,若是他能接任北疆节度使,定然会选择走黄春辉的老路,和长安若即若离。

    “黄相公隐忍多年,一朝发作,从此,北疆与长安便生出了隔阂。也不知是祸是福。”

    “福祸无门,惟人自召。”杨玄有些小激动,他看出了黄春辉的用意,那么,以后自己就算是北疆第三代接班人了。

    “北三代!”

    韩纪说道:“许多人一直在揣测黄相公的谋划,廖劲是接班人,这是定下了。可第三代是谁,以黄相公的谋略,自然不会等廖劲来定。

    不是老夫小觑了廖劲,他的眼光差黄相公太多。故而,不少人都在揣测着是谁。”

    “不一定是我。”杨老板装模作样的谦逊着。

    “老夫看,非郎君不可!”韩纪分析道:“执掌北疆,文韬武略缺一不可。

    统军得力,那只是一方大将。治理有方,那只是一方刺史。

    北疆乃是节度之地,唯有文武双全者方能胜任。

    郎君乃大唐名将,治理之术更是冠绝北疆,黄相公眼不瞎,自然不会错过。”

    北疆节度使啊!

    这是梦寐以求的职位。

    唯有拿下北疆,他才有讨逆的资本。

    什么以陈州为基业讨逆,当玄甲骑出现时,讨逆就成了梦幻泡影。

    唯有北疆!

    黄春辉丢出了三个月灭掉三大部一部的靶子,就是给杨玄的考验。成功了,三代目货真价实,失败了,还得再斟酌。

    “主公。”

    “嗯?”

    “这个称呼真是不错,老夫觉着顺口。”

    老东西又来了,又开始试探了。

    “主公,黄相公此举是把您定在了廖劲之后,可见看重。可由此郎君也与长安生出了隔阂。以后该如何保全自己,这是个大问题。”

    “叫郎君。”

    “是,主公。”韩纪低眉顺眼的道:“当今皇帝看来是个长命的,少说还能熬五六年。他一去,接着是卫王之外的皇子继位。那时主公多半已经接手了北疆。而新帝登基第一件事,定然是想方设法除掉主公。”

    “那么,你觉着该如何?”

    “主公,老夫以为,这人活着不过数十载,蝇营狗苟是活着,每日劳作是活着,吃喝玩乐也是活着。在老夫看来,这都不可耻,可耻的是……”

    “是什么?”杨玄觉得这货就是个大忽悠,比特娘的包冬还能忽悠。

    韩纪双眸中闪烁着一种叫做智慧的光芒,“可耻的是,明明自己有经天纬地之才,却蜷缩于台阶之下,立于旁人之侧。主公若是能手握北疆,何须仰人鼻息?”

    这是在鼓噪我谋反?

    “那么……”

    “自立!”韩纪双目炯炯,“主公据北方而自立,坐观风云。”

    “可毕竟失于大义。”

    “主公却忘记了卫王,有他在,到时主公把他推出来,声称有皇帝遗诏,乃是令卫王继位,可杨松成或是谁却伪造了皇帝的遗诏……”

    “小玄子,这不是四爷之事吗?”

    杨玄也知晓那事儿,不禁头皮麻了一下。

    这个老鬼,真特娘的是个人物!

    谋划深远,且手段狠辣。

    “如此,主公有了大义名分在,便能与长安抗衡。”

    “大唐会衰微。”

    “大唐一直在衰微。看看皇帝做了什么?竟然想自毁干城。若是北疆被他弄乱了,北辽大军一鼓而下,长安,不安!

    如此,不如主公割据北疆,凭着主公的文治武功,难道不能把北疆经营为强盛之地?弄不好老夫还能看到主公以北疆一地反攻北辽的那一幕,死,也瞑目了!”

    “你说的我都有些热血沸腾了。”

    “老夫说的皆是可望可及之事。”韩纪说道。

    杨玄盯着他。

    那双眸中没有惶然,也没有兴奋,仿佛自立这个建议只是小事儿。

    主公,果然是有天命在身。

    韩纪恭谨的道:“主公吩咐!”

    “那个……能不能别叫主公。”

    杨玄听了瘆的慌。

    “郎君。”

    “哎!这个就顺耳多了。”

    “郎君是担心什么吗?”

    “不是担心,而是……到了哪匹山,就唱哪首歌。”

    韩纪秒懂,“老夫期待着北疆处处皆高呼主公。”

    错了!

    是陛下!

    “使君!”

    后面有人喊道:“发现敌军!”

    杨玄笑道:“等了许久,终于来了。”

    韩纪回头看了一眼,见远方有烟尘。

    老贼干咳一声,“老屠!”

    正在摩挲长枪的屠裳没抬头,“何事?”

    “你说郎君是什么样的一个人?”

    “你自己说。”

    “老夫觉着吧!郎君是个绝不肯吃亏的人。”

    “嗯!”

    “可此次郎君却主动借兵出击,这违反了长安的吩咐,是主动吃亏,还是吃大亏啊!”

    “嗯!”

    “你说说,郎君是不是有些……糊涂了?”

    “没糊涂。”

    “那是为何?”

    “黄春辉令郎君三月内灭掉三大部中的一部,这是给长安看的。”

    “这个老夫知晓。”

    “那你可知晓黄春辉此举何意?”

    “看重郎君。”

    “不只是看重,而是,黄春辉有意郎君在廖劲之后,接任北疆节度使。”

    “啧!”老贼面色红润,“郎君果然是天命之子,老夫期待许久了!那和郎君主动请缨有何关系?”

    “黄春辉既然属意郎君为廖劲之后的节度使人选,那么,郎君就得给黄春辉和北疆众人看看,黄春辉选他的缘由!”

    “就这?”

    “敢于顶着长安的吩咐出手,这是以北疆为重。其二,以自身为诱饵,引诱敌军来袭,大破敌军,提振北疆民心士气,破掉此局!否则,黄春辉凭什么看重郎君?”

    老贼精神一振,“也就是说,郎君,要发达了?”

    屠裳抬头看着前方出现的黑点,“岂止是发达?特娘的,以后怕是要成北疆土皇帝了!”

    前方,萧离在马背上眺望着这边,见唐军竟然不跑,就说道:“唐军胆子不小,看看谁的旗号!”

    军中眼力最好的便是瞭望哨,几个军士齐齐看去。

    “将军。”

    “谁的?”

    “杨字旗!”

    萧离的眼皮子跳了一下,“是杨狗!”

    人的名,树的影!

    但萧离旋即就笑道:“一千两百骑,我更召唤了援军,此战必胜。传我的令,擒获杨狗者,我亲自保他的前程。杀了杨狗者,至少官升五级!”

    新晋的大唐名将被擒获,这份功劳能让宁兴震动,皇帝会亲自出手嘉奖。

    北辽军中顿时传来了一阵欢呼。

    “活擒杨狗!”

    两千五百骑,分做两队包抄了过去。

    杨玄听到了喊声,眼皮子不禁跳了一下。

    身后,王老二嘟囔,“什么神拳无敌,浪里白条,恨天无把,恨地无环……叫什么都好,什么狗啊羊的,难听。”

    “老二!”屠裳喝住了他,担心杨玄恼火。

    我不生气!

    杨玄微笑着。

    杨狗,这个从三大部叫开的匪号,一直传播到了南周和北辽。

    以后会不会传播到洛罗国?

    杨玄不在乎自己的脸面,但妻儿呢?

    等妻儿听到那些敌人高呼杨狗时,脸要不要了?

    过分了啊!

    杨狗……不,杨玄怒了!

    “你带队冲杀,撞开口子后,中间马上闪开通道,剩下的,我来!明白?”

    带队的桃县将领带头,看了一眼沉默的那群大汉。

    心想,这便是杨使君的倚仗吗?

    也不知和玄甲骑比起来如何。

    “出击!”

    一千桃县骑兵发动了冲击。

    杨狗用兵狡诈,手段多端,萧离一直在等待杨玄的反应,此刻见到骑兵出击,心中的担忧消散大半,笑道:“此战必胜。”

    但他还有个担忧,那就是这一千骑是精锐中的精锐。

    虽说大辽铁骑无敌于天下,可遇到北疆精锐中的精锐,依旧得跪……除非出动宁兴的精锐。

    双方撞上了。

    甫一接触,双方倒下的人马差距不大。

    萧离大喜过望。

    “活擒杨狗!”

    欢呼声中,唐军中路突然裂开了一条通道。

    数十大汉拎着铁棍子冲了上来。

    中间,一道枪影显得有些孤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