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脑海带着一扇门 薄荷也会上火

第两百八十五章,王健民的过往

    “新娘子快到喽。”

    思绪间,外面传来的吆喝的声音,人们闻讯都出了大院子。

    周小川也跟着众人一起出来看看热闹。

    只见接亲的队伍正向着这里走来,跟着的还有人吹打着乐器。

    有锣,有大号,有笛子。不过最让他想笑的是还有唢呐。

    这玩意在后世可是被称为:百般乐器,唢呐为王。不是升天,就是拜堂。

    不过今天肯定是吹的吉曲。

    王建民身穿一身崭新的米黄色军装,带着军帽,胸口带着一个大红花,推着一辆同样扎着大红花的自行车。

    自行车的后面坐着一个同样着装的女同志,正是新娘子。

    其他一起去接亲的人则是一身的蓝色的工人服。

    十来个人,只有三辆自行车。其他的两辆自行车后面驮着一个刷了红漆的木头箱子和一个脸盆架子。

    一对新人身后跟着几个半大小子,手里提着脸盆,毛巾,被子,尿桶之类的东西。

    旁边还有一个年轻人端着一个托盘,里面放着一些糖果,时不时的抓一点向着路人撒去。

    周小川见状感叹着,这操作在这年代真奢侈。这婚在这年代确实属于大办了。

    “东哥,这样扔糖得废多少糖?”

    王卫东不在意的说道:“没事,都有分寸的,也就图个喜庆。带过去的二斤糖果估计能剩一半回来。”

    周小川闻言轻哦一声,再看一下,撒糖的果然是个猴精。

    基本上只看动作,糖果只有零星几颗飞出去。惹的旁边孩子们去哄抢。

    旁边时不时的传来小孩子的声音,“再扔一点,再扔一点。”

    “哎…好嘞,接住了。”

    撒糖的人闻言答应了一声,随后对着人群又是猛的一甩手,结果只飞出去2颗糖,一群孩子又是一阵哄抢。

    周小川在旁边看着挺好玩的,随后捅了一下旁边的王卫东,:“哎,东哥,这哪里来的乐队啊。”

    王卫东伸着头看着路上的场景,听到他的话头也不回的说道:“让街道找的文工团的人。”

    听到他的话,周小川轻哦一声。

    说话间,队伍已经到了院子门口。

    随后便听到放鞭炮的噼里啪啦的声音。

    也没有自己想象中的抬娇子和红盖头。

    在一群人的簇拥下一对新人来到的堂屋里。

    此时王建民的父母这才带着一个中年人走了出来,对方身穿米黄色的军装。

    王建民父亲对着对方说道:“张主任,你来吧…”

    对方是这片街道的主任。

    王主任闻言笑呵呵的点了点头。

    “行…那我开始啦。”

    对方面带笑容,乐呵呵的说道:“今天是王建民同志和李爱英同志结婚的大喜日子。咋们翻身不忘记**党,幸福不忘毛**,………”

    一通话说完,最后说道:“木船呢?”

    “在这呢?”

    话音刚落,便听到旁边一个半大小子拿着这块大木板,上面油漆刷过颜色,是一个海船的样子。

    上面写着东方红三个字。

    张主任示意将木船放在新人面前,开口先来一句:“咱们这是革命的航帆,乘风破浪跟着毛**前进。”

    引的其他人一乐。

    随后对着王建民说道:“来,对着毛**敬礼吧。”

    对方说完,王健民便拉着旁边羞答答的媳妇一起对着上首敬礼。

    上首空无一物,也没有照片。也就意思一下。

    “给父母敬礼。”

    张主任的话刚落,王建民父亲旁边的人赶忙散开。

    两人又转过身来对着两人鞠了一个躬。

    李爱英有点不好意思的喊了一句“爹,娘。”

    二老闻言也不知道说什么,一个劲的说着,“哎…好,好。”

    婚礼就这样完成了。

    拜堂成亲,跪下来敬茶的戏码都没有。这年代的人结婚还是很朴素的。

    期间厨房里的人已经开始往外面传菜了。

    等有人吆喝一声,众人便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

    堂屋里坐的是张主任和王建民一家人和几个至亲。女方娘家并没有过来人。

    这年头,接走以后就属于男方家里的人了。

    周小川众人也回到了院子。

    没过一会菜就上齐了。

    炒韭菜,炒空心菜,粉丝大白菜,青椒肉丝,土豆肉丝,辣椒鸡蛋,炒雪里红,仙迷汤,凉拌黄瓜,辣椒炒咸鱼。

    10个菜,

    看着都是普通菜,但是在这个年代真的属于奢侈了。

    好在里面的很多蔬菜都不要票了。

    就算是这样,估计等这婚结完了,还亲朋好友结借来的各种票估计都得还好久。

    除非去黑市里去淘一些过来。不然王健民家里半年都不用吃肉吃糖和鸡蛋了。

    周小川这边的桌子众人已经开始动筷子了。

    其他人都喝酒,被人劝着周小川也来了一点。不过一个大桌子坐了十二个人,都是机车班的人,一人也就一两不到。

    其他坐不下的去了另外一个桌子。

    他眯了一小口,剩下的都被他倒给了郭驼子。

    饭是玉米红薯饭。

    干的。

    不过每人只有一碗,多了没有,人们也很自觉。

    “对了小川,忘记说了,一会还得出半斤粮票。”王卫东夹了一口菜,对着周小川说道。

    周小川闻言点了点头。确实,这么多人过来,要是不出点粮票估计王建民后面的日子不好过。

    酒桌上几人边吃边聊。

    “这一顿花费不小啊!”

    陈师傅喝了一口酒,将酒杯放下,对着旁边的郭师傅笑到。

    郭驼子还没说话,旁边的李师傅便接了过去:“可不是吗?不吃馒头也要争口气啊!”

    “是啊,谁能想到建民救个人还能被冤枉…这小晴她爹也真是的,还没个结果就着急忙慌的把亲给推了。”

    “行了…别说这个了。听到了也不好。”

    郭驼子在旁边说话了。

    “不说这个了,来来…老郭,咱们走一个,还是你眼光好啊,建民这孩子不错。”

    陈师傅和李师傅两人闻言便不再说这个话题了,乐呵呵的开始喝起酒来。

    周小川在旁边听了一些,大概听出来一些,不过不知道前因后果。还是有些云里雾里的。

    随后他捅了一下旁边的王卫东低声问道,“东哥,啥情况?”

    “哦…也没啥…前几年建民下班路过救了一个被猥亵的女孩,对方被打晕了,醒过来正好看到他,就认定是他了,结果就被定了一个流氓罪。”

    “那后来怎么又放出来了。”

    王卫东咪了一小口酒,吃了一口黄瓜,这才小声的说道:

    “那二流子也是傻子,过了几天又盯上了她,没成功被抓了,这一下才将之前的事抖出来。”

    说完又自顾自的说道:“这不,因为这事,之前谈的对象就过来退亲了。说他王家家风不正。

    你可不知道,那段时间王家可是抬不起头啊”

    周小川闻言点了点头。这年代又没有摄像头,这种事发生了真的很难说的清。要不是巧合,估计王建民怎么也洗刷不了冤屈了。

    一桌子十二个人,就这点菜,几下就吃完了,酒也全都喝光了,众人也差不多该散场了。

    至于闹洞房,趴墙根的事,那都是自家堂兄表弟的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