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封侯 高月

第七百四十四章 偷袭

    陈庆在凤翔县只呆了两天,又继续北上前往麟游县巡视,在麟游县受到了百姓们的热烈欢迎,让陈庆甚至有一种回到家乡的感觉。

    陈庆又接见了阵亡将士的家属,同时宣布,当年五百名麟游县籍将士家属每户奖赏土地百亩,并终身免税,还有当年刘五儿子,叫做刘承志,现在也颇有出息,他继承父亲的遗志,读了几年书,又弃文从武,跟随徐宁练武,枪法和箭术十分出众,被徐宁提拔为麟游县的乡兵都头。

    刘承志告诉陈庆,他不想留在家乡,想去更广阔的天地翱翔,陈庆称赞他的志向,随即给他写了一封推荐信,让他率领五十名乡兵去京兆霸上军营找鹿贵,让他们成为虎贲军的一员。

    黄昏时分,天下起了小雨,陈庆撑了一把伞,带着余樱在县城内的小街里散步。

    干净的石板路,斑驳的古墙,小街小店,让陈庆彷佛回到了七年前的冬天,更让他想起了前世,一幕幕的已经尘封画卷又在他脑海里流过,这种故乡的感觉竟是那么强烈,陈庆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在麟游县有这种感觉,难道这里就是他前世的出生之地吗?

    不知不觉,陈庆的眼角有一丝泪痕。

    余樱紧紧依偎在夫君怀中,感着这一刻的静谧,她柔情如水,细微地体会到了夫君内心的一丝情愫,一种怀旧和对往昔的追忆。

    “夫君,我们在这里买一座宅子吗?”余樱声音很小,她也第一次喊出夫君这个称呼。

    “宅子?”

    陈庆点点头,这个小娘子很聪慧,竟然读懂了自己的内心,不过她的格局还是小了一点。

    “你知道麟游县在隋唐时期什么最有名吗?”

    “我不知!”

    “隋朝时,这里有一座很有名的行宫,叫做仁寿宫,隋文帝夏天在这里避暑,不过他后来也在这里去世。”

    “行宫在哪里?”

    陈庆指指北方雾气缥缈的凤凰山麓,笑道:“在山上,现在已成一堆乱石了。”

    “可是官人在这里修行宫,别人会说夫君造反吧!”余樱喊夫君的勇气只维持了两分钟。

    陈庆澹澹笑道:“一个名称而已,叫山庄就行了。”

    陈庆揽住她的腰笑问道:“怎么不叫我夫君了?”

    余樱低低叹口气,“我怕叫习惯了,夫人会不高兴。”

    陈庆也知道妻子很看重称呼,夫君是她的称呼,其他三个姐妹只能叫官人,也赵巧云也不例外,有一次赵巧云在吕绣面前失口叫了夫君,惹的吕绣好几天不高兴,直到赵巧云改了称呼,两人关系才恢复过来。

    称呼也算是对正妻最起码的尊重,所以陈庆也不勉强。

    陈庆笑着在她耳边低声道:“你喜欢叫夫君,晚上你就痛痛快快的叫吧!”

    余樱的俏脸腾地红了,喜悦地点点头

    陈庆在麟游县呆了三天,才启程返回了京兆。

    延州,一支由两千女真人组成骑兵队伍在夜幕中疾速奔跑,这支骑兵个个身穿黑甲,身材高大魁梧,正是赫赫有名的黑甲铁骑军,为首大将是万夫长拔离速,是完颜粘罕的左膀右臂。

    几年前,也是这位万夫长拔离速率领三千黑甲铁骑军偷袭江南腹地,在湖州击败了两万宋军,逼得天子赵构再度上船逃命。

    这次拔离速再一次执行完颜粘罕交给他的秘密任务,目标已经锁定,时间就在今晚。

    这时,前面出现一条小河,河水很浅,对于骑兵而言可以直接蹚水过河,拔离速一举手,“停!”

    黑甲铁骑军不愧训练有素,纷纷勒住战马,这时从小河上游驶来一艘小船,船上是一名船夫和一名黑衣男子,拔离速催马上前喝道:“口令!”

    “月黑风高!”

    黑衣男子说出口令,又从怀里取出一支令箭,高高举起。

    拔离速点点头,问道:“船队在哪里?”

    “已经从肤施县出发,很快就会到来。”

    拔离速当即回头令道:“拿铁链去对岸!”

    女真骑兵立刻吹起数十只羊皮筏子,划水到对岸,将铁链绑在大树上,拉起一根拦河铁链,数十艘皮筏子隐藏在两岸。

    大概一个时辰后,一支平底货船队浩浩荡荡驶来,足有近百艘之多,两边埋伏的皮筏子杀了出来,靠上大船,数百名女真士兵跳上船队,护船的宋军士兵被惊醒,纷纷起身和女真士兵搏杀,但他们哪里是女真骑兵的对手,只片刻,百余名宋军士兵阵亡大半,剩下十几人跳水逃命。

    女真士兵也没有追赶,而用刀逼着船夫靠岸,前面有铁链拦截,船上有恶魔般的女真士兵,船夫无奈,只得将船只靠岸。

    埋伏在岸边的女真士兵纷纷上船查看,不多时,一名千夫长向拔离速禀报道:“启禀万夫长,情报属实,里面全是火油,每艘船都有几百桶火油。”

    拔离速满意地点点头,这时,另一名千夫长上前道:“万夫长,既然已经来了,不如进城去抢掠一番。”

    拔离速瞪了他一眼,“你以为这是江南,可以随便抢?肤施县可是一万重兵,倒是城池夺不下来,火油也丢了,大帅不剥你的皮才怪!”

    千夫长吓得不敢吭声,拔离速喝令道:“带着船队出发!”

    铁链被收起,船队在女真士兵的押送下继续出发,骑兵跟随在岸上。

    这时,几名骑兵将一包银子扔给黑衣人,“这是两千两银子,我们女真人说话向来算数。”

    “多谢!多谢!”

    待船队走远,黑衣男子一剑将船夫刺死,从树林内牵出一匹马,拿着银子骑马疾奔而去。

    直到次日天亮,肤施县才得到消息,船队被女真骑兵拦截,守将王真率军赶到出事地点,只找到百余具宋军士兵的尸体,船队和火油已经无影无踪

    五天后,陈庆的船队抵达了京兆府,蒋彦先和关师古二人亲自到城外迎接陈庆归来。

    陈庆让亲兵护卫余樱回府,他上了宽大的马车,这二人急着来找自己,必然发生了大事。

    关师古叹口气道:“就在前天晚上,延州传来消息,一支女真骑兵偷袭延州,抢走了准备运往京兆的三万桶火油。”

    陈庆脸一沉,这个消息来得太突然了。

    “肤施县呢?”

    “对方没有前往肤施县,距离县城还有一百多里,据幸存的士兵说,对方用铁链拦住船队,将整个船队都俘虏了。”

    “船队有内奸?”

    “肯定有内奸,但不一定是船队,也可能是肤施县内的奸细,郡王,对方的目的很明确,就是为了抢掠火油。”

    陈庆心中着实恼火,这是个很大的漏洞,竟然被对方抓住了。

    “先回官衙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