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西游,我体内有九只金乌 可怜的懒虫

六九九 敲诈鲲鹏,北斗九星幡

    “那你要如何为法殿殿主营造出必胜的局面?”想了想,姜玄再次问道。

    “哈哈,我什么都不用做,玄门自会为他安排好一切的。”

    姜尘大笑出声,丝毫不担心法殿殿主不会入局。

    想要掌控人族的,一直都是玄门,而不是法殿殿主。而如今,玄门大神通者已经对人族展开攻势了,法殿殿主如此重要的一枚棋子,岂能置身事外?

    “过不了多久,地上道国之劫就会爆发,那时,法殿殿主应该就会行动起来,以配合玄门的行动。”

    姜尘算得很清楚,接下来,不出数十年,地上道国之劫就会爆发,那个时候,他的精力都将会被玄门高手拖住,无暇顾及别的事。只要法殿殿主不蠢,肯定会抓住这个机会行动起来。

    有玄门扶持,这不就是必胜的局面吗?法殿殿主岂会犹豫?争,或许能逆势而起,成为人王,极尽辉煌。不争,则必死无疑。

    法殿殿主根本没得选。

    “玄门攻势很猛啊,算计一波接一波的,看来,这是有人等不及了,要掠夺我人族气运,以此迈出那关键一步。”

    以前玄门算计人族,都是温水煮青蛙,潜移默化的影响人族。可如今倒好,已经不加掩饰了,要直接干涉人族内政,好将人族化为傀儡。

    地上道国,此事若成,那人族真的就成了玄门的附庸,不得自由。

    “人族的气运太强了,有人眼红再正常不过了。而我们要做的,就是把敢于伸手的人,全部斩掉。如此,杀得多了,自然就有人怕了,不敢再胡乱伸手。”

    姜尘对此没有太过意外,玄门对人族出手,本就是预料之中的事,毕竟,这么强大的气运摆在这里,谁不心动?

    “杀?玄门大神通者,又岂是那么好杀的?”姜玄摇了摇头,朝姜尘说道:“你的想法,我大致已经猜到了,只望你量力而行,莫要把自己搭进去了。”

    把姜尘的想法仔细捋一遍,不难看出,他是打算将所有的劫难一同引发,然后一战定乾坤。成了,那就是大势已成,接下来行事则再无阻碍。

    失败了,那将是万劫不复!

    “老祖放心,我不会有事的。”

    姜尘很有自信,法殿殿主也好,地上道国之事也罢,在他看来,全都是小事,与其一件一件的去解决,还不如让两件事一起爆发,然后他再一并解决掉。

    这样一来,更为省事不说,还达到了削减未来劫数的目的。

    姜尘的未来有一道大劫,这是他所有的劫数全部累积在一起,方才形成的恐怖劫难,想要度过,极为的困难,堪称九死一生。

    他这一路走来,太过顺风顺水了,几乎没遇到劫数。可他屡屡逆天改命,犯了天地最大的忌讳,又怎会没有劫数呢?

    现在不来,无非是他对天道有大用,身上气数太过旺盛,将那些劫数生生压制了下来,使其无法爆发。然而,压制终究是压制,不是抹消。

    随着时间的流逝,姜尘身上的劫数非但不会消失,反而会越来越强,直至他身上的气运压制不住,劫数然后轰然爆发。

    压制的越狠,爆发的时候也就越强烈。当姜尘身上的劫数,强大到连他的气运都无法压制的时候,一旦爆发,无疑是恐怖的,铺天盖地而来,足以将他拉入深渊、万劫不复。

    所以,现在姜尘在有意识的引发自己身上的劫难,越大越好,以达到削弱自身劫数的目的。

    此次姜尘故意放纵法殿殿主,未必没有增强劫难的意思。

    姜尘是如此想的,三皇也是如此想的。不然的话,以他的身份,也不至于直到现在,都没人提醒他法殿殿主的事。

    三皇早年就曾说过,姜尘未来必有大劫,为助他渡劫,削减劫数,如非必要,人族高手不得相助于他,任何劫难,都要他凭自己的本事去度。

    非但如此,人族若有危机,也要第一时间通知姜尘,让他去解决。

    有困难,让姜尘上。没有困难,制造困难,也要让姜尘上!

    哪怕是人为的制造劫难,也要让姜尘去渡劫,以削弱他身上的劫数。

    正是因为三皇的这个命令,姜尘虽然名为人族高层,可实际上,却是独立于人族高层之外,大家有事,都不带他玩,更不会主动找他商议。

    “诸位前辈,这位周天神纹,掌控周天神殿的关键所在,现在,我就它们给你们。”

    与姜玄聊完,姜尘一挥手,扫出一百零八道周天神纹,分别落入人族众道尊之中。

    “多谢王上了,那我等就先去疗伤了。”

    收起周天神纹,众人到了声谢,便纷纷前往周天神殿,各自进入一座星殿,借其力量疗伤去了。

    “姜尘,你若有事,尽管去忙,我就留在这里,看看秘境之事,究竟如何安排。”看出姜尘有事,姜玄让他离开,无需在意自己。

    “那就麻烦老祖了,在前往南瞻部洲之前,我得去北海一趟,见见那冥河老祖,顺便也去归墟一趟。”

    姜尘点头,向姜玄道别,准备前往北冥一窥究竟。

    稳固人王道果的事不急,改朝换代,这可不是一件简单的事,需要做好充足的准备。

    起码,也要等昏君出世,败坏朝纲才行。不然的话,于大盛之时改朝换代,仅是王朝气运的反噬,就足够姜尘喝一壶的了。

    “去吧,如今你已经是人王,为人族之尊,就算不敌那鲲鹏老祖,他也不敢向你出手。”

    姜尘前往北海,姜玄倒是没什么好担忧的,毕竟,他的身份不同了,乃是人王,尊贵无比,除非鲲鹏老祖是抱着与姜尘同归于尽的心思,不然的话,他绝不敢对姜尘出手。

    “哈哈,老祖,我去了!”

    身体一晃,姜尘消失在了原地,往北冥所在的方向去了。

    ………

    ………………

    “姜尘,你想成为人王,绝不会那么容易!”

    虚空深处,法殿殿主察觉到姜尘的气息消失,下意识的攥紧拳头,恨声说道。

    他的计划,真的堪称完美,一边削弱人族气运,使得人族威严旁落。一边增强异人的气运,提高他们的待遇,使得他们凌驾于人族之上。

    如此一来,自然能激发出人族对异人一脉的抵触与仇视。而这,正是法殿殿主所期望看到的。

    人族对异人一脉越是仇视,之后他覆灭异人一脉的时候,得到的好处也就越大,他甚至可以因此获得巨大的威望。

    法殿殿主想的很好,人族威严越是衰落,对他就越有利。只等他成为人王,便可对万族用兵。

    而万族又怎么可能会是人族的对手?只需几战,法殿殿主就能将万族杀得溃败,从而重塑人族的荣光,再现人族威震洪荒的盛事。

    这个时候,再现人族辉煌的法殿殿主,就是人族的中兴之主,地位无限拔高,为人王中的佼佼者,仅次于人皇。

    异人一脉是法殿殿主的棋子,万族又何尝不是呢?现在人族被他们欺压的越狠,法殿殿主击溃他们之后,获得的威望也就越大。

    在姜尘出现之前,一切都在法殿殿主的掌握之中。然而,眼看着他的计划就要成功了,姜尘却跳了出来,将他的计划全部打乱不说,眼下竟然还有摘果子的迹象。

    好家伙,法殿殿主花费了不知道多少心血,这才营造出了如此局面,人族式微,万族崛起。可这个时候,姜尘出现了,一跃成为人王,要对异人一脉用兵,更是要威震万族。

    这不就是来摘果子的吗?

    合着,自己忙活了半天,全都为姜尘做了嫁衣?法殿殿主自然是极为不甘心的,更不愿意看到这一幕的发生。

    所以,迫不得已之下,法殿殿主提前启动了计划,不等时机成熟,现在就开始收割异人一脉。

    下这个决定的时候,法殿殿主的心在滴血啊!若再给他一段时间,他收割完异人一脉的气运,足以让他成就人王之位。可现在动手,效果无疑会大打折扣,能否让他成为人王,尚在两说之间。

    然而,时不待他,就算有所损失,法殿殿主也顾不得了。因为他再不动手的话,所有的一切都会为姜尘做嫁衣。

    “姜尘,你坏我大计,我是不会放过你的。人王,你能成之,我亦能成之!”法殿殿主心中发狠,要与姜尘一争人王之位。

    他不认为自己不如姜尘,同时,他也不认为姜尘攻下妖族,乃是自己的本事。

    那可是一百零八个先天道尊啊!就是一头猪掌握着这股势力,也能将败落的妖族打下来。

    当法殿殿主看到姜尘带着一百零八尊先天道尊攻打妖族的时候,嫉妒的真是脸都扭曲了。

    他要是能够调动这么多的先天道尊,那他又何苦谋划这么多,早就横推万族,成为人王了。

    姜尘之强,不在于他自身实力,而是在于他的出身!

    他的出身太好了,人祖后裔,圣人嫡传,初一生下来,就拥有了常人努力一辈子也无法获得的一切,念头一动,就能调动世人无法想象的力量。

    他能成为人王,靠的不是自己的努力,而是家族的帮忙!

    法殿殿主嫉妒,他不服,心态已经彻底的扭曲了,将姜尘的一切,都归咎于他的出身上,全然忽视了姜尘的努力。

    连法殿殿主自己都没有注意到,他的内心之中,渐渐有魔气滋生,不断的影响着他的心智。

    这是魔种!不知从什么时候起,法殿殿主已经入魔,内心被人种下了魔种而不自知。

    玄门在算计,魔门又何尝不在算计?

    人族的气运太强了,树大招风,莫不如是!

    当然,法殿殿主如此,最主要的原因还是姜尘攻打北俱芦洲的时候,以周天神殿封锁了时空,使得除了圣人之外,无人能够看到里面发生的一切。

    若非如此,再看到了姜尘与东皇太一交手时的画面,看到了周天神殿的出现后,法殿殿主就是再自信,也不会生出自己能与姜尘比肩的念头。

    无知者无惧,加上魔种的影响,法殿殿主自然生出了不输于姜尘,要与他一较高下的心思。

    “等着吧!”

    “你姜尘再强,就是得到了主战派的全力支持,那又怎样?主战派可以帮你出手对付外人,却不能帮你对付我。而我,却能获得玄门的全力支持,这就是你我之间的差距。”

    “与我为敌,你必败无疑……”

    想到自己身后站着的乃是玄门,那三皇都能镇压后,法殿殿主不安的心渐渐平定下来,脸上满是自信的笑容。

    他,胜券在握!

    ……

    …………

    虚空深处,姜尘的形态悄然发生变化,额头渐渐有龙角长出,身上也开始出现细密的龙纹,他的双腿更是化成了龙尾。

    转瞬之间,姜尘就从人身变成了人身龙尾的先天道体。

    也就是在这一刻,天地大势滚滚而来,加持在姜尘的身上,使得他的境界再上一个台阶,达到了准圣大圆满的层次。

    “上次突破之后,我的先天道体又发生变化了,超脱了人族,与天地想印证,化为了开天道体吗?”

    心中一动,姜尘就清楚这是怎么一回事了,上次他突破,重演造化青莲,使其化为混沌青莲,自身随之受到影响,身体进一步演化,化为了开天道体。

    所谓开天道体,就是当年盘古大神开天辟地之时,所幻化的形态。传说之中,盘古大神开天,一共幻化出了九九八十一种形态,而这,就是先天道体的源头。

    后世之人,若对大道的领悟达到一种极高的地步,就能与这八十一种原初的道体共鸣,从而将其占据,得到开天气运的加持。

    所谓的开天道体,与其说是体质,不如说是一种另类的道果,先天道果,开天气运所化,蕴含着超越了天地的玄妙。

    “这就获得一个先天道果了吗?真是令人意外。”

    嘴上说着意外,但姜尘心里却是觉得,此乃理所当然之事。他虽然跳出了盘古之道,可自身大道之中仍旧包含着盘古之道,且越来越圆满。

    如此情况下,与开天道体共鸣,获取一个先天道果,并非是什么困难的事。甚至于,随着姜尘对盘古之道的领悟日益加深,会有更多的先天道果被他获得,也不是没有可能。

    “鲲鹏,我来了,不知你做好了准备没有。”

    先天道果加身,实力更进一步,姜尘对北冥之行更为的期待了。

    他此来,虽是以试探为主,没有与鲲鹏老祖动手的打算,但自身实力更强,他说话时底气就更足,能够试探出的消息也就越多。

    ……

    北方苦寒,越是往北,天地就越是阴寒。

    北风呼啸,白雪飘飘,所谓的北冥,名为大海,实际上完全是一个冰雪的国度,天地一色,一片素白,到处都是风雪、到处都是冰霜。

    “先天寒意吗?”

    “羲皇传承有过记载,北冥一开始并非是一片冰川,只是后来,三族混战,使得四极失衡,洪荒天地因此出了破绽,大量的先天寒意自混沌涌来,这才将北冥化为冰雪的国度。”

    漫步在冰雪之中,姜尘感概道。

    北冥真的是太冷了,在这里,所有的一切都是冷的,水是冷的,风是冷的,雪是冷的,连灵气都是冷的。甚至于,连生灵的血,也是冷的。

    这里的生存环境极为恶劣,天地间到处都弥漫着先天寒意,越是深入北冥,周围的先天寒意就越是强大,寒风呼啸间,似乎能将天仙冻杀。

    “这才深入北冥没多久,周围的先天寒意已经能冻杀仙人了,真是不敢想象,那北冥深处,妖师宫所在的区域,又是何等的寒冷,怕是能冻杀金仙吧。”

    姜尘对北冥很是好奇,因为这个地方,自古以来,一直都是凶兽与天地异种活跃的地方。能在这种恶劣的条件下生存的,除了天地异种,就是凶兽了。

    这里,就是一座天然的宝库,里面有着很多很多的资源。而其中最宝贵的,就是天地异种与凶兽了,他们的血肉皮毛……不止对人族来说是宝物,这个是对别的种族,也是一样。

    巫妖大战过后,天地破碎,圣人就是来此寻找撑天之物的,此地资源之丰富,由此可见一斑。连撑之物都能孕育,更别说其他的宝物了。

    “嗯?”

    “先天神圣的气息……”

    “不,是先天道果,是姜尘,他怎么会有先天道果?”

    北冥深处,风雪汇聚之地,一座威严的神殿耸立,好似北冥的中心,俯瞰一切。这就是妖师宫,太古妖族的至宝之一,也是洪荒顶级大神通者鲲鹏老祖的隐居地。

    而此刻,正在宫殿中闭关修炼的鲲鹏老祖,突然睁开双眼,满脸惊疑不定的打量着姜尘。

    姜尘,他很熟悉,暗中观察了他很久,更是在不久前,以一尊化身与他交过手。当时,对方虽然不凡,但也只能引起他侧目,可如今,姜尘已是人王,足以获得他的重视。

    但这都不是鲲鹏震惊的理由,他惊讶于,这怎么才一会儿不见,他就拥有了先天道果?

    先天道果虽然不少,但洪荒能获得者寥寥,太古时代,几乎无一人获得,太古之前,倒是有不少人获得,几乎每一个,都是时代的主角。

    如祖龙、祖凤、祖麟,亦如鸿钧道祖。这些人,都曾获得过先天道果,拥有开天道体。

    其实,先天道果带来的实力加持虽强,但到了鲲鹏老祖这个境界,已经不将其放在眼里了。然而,先天道果加身,带来的最大好处,不是实力上的提升,而是其天然携带一缕开天气运。

    携带开天气运者,杀之不详,纵然是鲲鹏老祖,也不想与这样的人为敌,杀了这样的人,非但不会得到好处,反而会因此受到天道的针对,霉运连连,就是莫名卷入杀劫,也不是没有可能。

    君不见,太古时代,十二祖巫如此嚣张,连天道都敢骂,天道尚且没有惩罚他们,究其原因,还是因为他们身上携带开天气运,连天道都不能轻易打杀。

    “麻烦了!”

    鲲鹏皱眉,走出了妖师宫,朝姜尘赶来的方向飞去。明知对方来者不善,他也不能避而不见。

    不然的话,以姜尘的性格,绝对会借机生事,在北冥大闹一场,那就不美了。

    ……

    “人族的人王,你来我北冥作甚?”人还未至,鲲鹏老祖的声音,就已经远远的传了过来。

    漫天风雪倒卷,以一身穿黑袍,满脸阴鹫的老者,出现在了姜尘的面前。

    来人,正是鲲鹏老祖!

    “溥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我既人王,这天下之大,我何处去不得?”

    停下脚步,姜尘负手而立,朝着鲲鹏老祖悠然的开口说道。

    “哈哈,玉帝都不敢言天下尽归他所有,你不过一人王,连人皇都不是,竟敢口出如此狂言,也不怕风大闪了舌头。”

    “而且,祸从口出的道理,不需要老祖我来教你了吧?”

    鲲鹏老祖双眼一眯,朝姜尘讥讽道。

    这句话,要是天皇伏羲来说,确实没有什么问题,毕竟,当年他上天成为天帝,乃是应圣人与大神通者相邀,这才上天的,大家都承诺,要尊他号令,给予他至高无上的权柄。

    可是姜尘来说,就有些惹人发笑了,区区人王,连人族尚未平定,就敢言天下之事,岂不惹人发笑?

    “是与不是,老祖说的不算,事实已经说明了一切。”

    “就比如,你敢前往人族,我就敢把你打出去。可我前往北海,你就要以礼相待,主动出门相迎。至于赶我出去,并与我动手,老祖,你敢吗?”

    姜尘也没生气,反而笑莹莹的开口说道。

    “你……”

    “无耻!”

    鲲鹏老祖闻言,脸都被气绿了。能把无耻说的如此清新脱俗,姜尘还是第一个。

    他这是主动相迎吗?还不是怕姜尘在北冥借机生事,这才主动现身,死死的看住他。

    至于对姜尘动手,鲲鹏老祖是真的不敢,且不提姜尘如今的身份,只是他身负先天道果之事,就足以让鲲鹏老祖投鼠忌器,不敢对他出手。

    反之,鲲鹏老祖的身上,没什么值得姜尘忌惮的,他若真的前往人族,那别说姜尘了,其余的人族高手也不会犹豫,皆会向他出手。

    真以为他鲲鹏一直待在北冥,是在修身养性啊,那就是扯了,他也想出去啊,可惜,他出不去。

    上次出去,还没走多远,天上就掉下来一个乾坤鼎,好悬没有把他当场砸死,若非有人出手相救,他人就没了。

    自此之后,鲲鹏老祖就被吓坏了,龟缩在北冥不出,装出一副不问世事的样子。

    ……

    总之,他鲲鹏老祖之所以出现在这里,绝不是出于欢迎,而是出于忌惮,怕姜尘在这里闹事,迫不得已之下,这才来到他的面前。

    可姜尘倒好,把他的忌惮,生生说成欢迎,这无耻的嘴脸,真是恨不得让人往他脸上打几拳。

    “鲲鹏老祖,你是不是想打我?来,我就站在这里不动,你尽管出手。之前你的化身,打得不是挺欢快的吗?一拳就把我轰成了重伤。”

    “如今你本尊在此,力量肯定远胜分身,说不定一拳就把我打死了,也好为那些陨落的妖神报仇。”

    姜尘含笑,主动挑衅道,甚至还主动上前一步,好方便鲲鹏老祖出手打他。

    “什么化身?”

    “什么打你,人王莫不是误会了什么?”

    “贫道自太古之后,就一直隐居在北冥,从未离开过此地一步,一心修炼大道,如何会与人王发生冲突?”

    鲲鹏老祖闻言,心中一惊,不动声色的回道。他这一拳要是打出去,岂不是坐实了刚才出手之人就是他?

    若是如此,那他就完了,被人族抓到证据,今日北冥就是他的陨落之地。人族势必会发动一切力量,直接将他斩杀。

    自上次离开北冥,差点被女娲娘娘打杀之后,鲲鹏老祖就再也没有踏出北冥半步,这是真的,地仙界的镇元子可以作证。

    为了报仇,镇元子可是一直在盯着鲲鹏老祖,只要他敢离开北冥,那等待他的,就是地书的全力一击。可鲲鹏老祖倒是好,直接化身宅男,硬是没有走出北冥一步,让镇元子失望很久。

    “不是老祖吗?那可真是令人遗憾。”姜尘摇头,很是失望的说道。他也知道,如此简单的伎俩,根本不可能让鲲鹏老祖暴露,可他就是忍不住想逗逗鲲鹏老祖。

    万一要是成了呢?不成,那也没啥,就当是吓吓鲲鹏老祖了。

    “绝不是贫道,贫道不闻世事多年,根本就不知外界发生了什么,更不会与人族发生冲突。若是有,那也是别人假冒贫道,试图栽赃嫁祸。”

    遗憾心中无语,可鲲鹏老祖还是坚定的说道。

    哪怕明知姜尘在逗他,鲲鹏老祖也要坚定的否认,因为他这张嘴,真TM太能说了,佛门就是前车之鉴,若是让他抓住机会,鬼知道会扯到哪里去。

    “罢了,不说此事了,若我没有记错的,刚才老祖好像说,就是玉帝也不敢言,天地尽归他有。”

    “这话我不信,玉帝为天地至尊,乃道祖亲口所封,有道祖符诏在身,统辖天地内外一切大小事宜。”

    “你说他管不了天地间的事,这话我不能听,你是在质疑道祖,还是在质疑玉帝?”

    “走,趁我现在有空,我们去一趟天庭,当着玉帝的面把话说清楚,亲口问问他,他管不管得了?”

    心念一动,姜尘心里又起了歪主意,张口就扣了一顶大帽子给鲲鹏,然后迈步上前,一把握住鲲鹏老祖的手臂,拉着他就要前往天庭。

    “放手!”

    听闻此话,鲲鹏的脸当场就变了,奋力挣扎起来。

    他倒不是怕得罪玉帝,这话就是当着玉帝的面他也敢说,因为这就是事实,而且,他与玉帝的关系本来就不好,得罪了也就得罪了,没什么。

    他怕的是离开北冥,这北冥之地,他出去容易,可回来就难了。

    镇元子可就在外面等着他呢,若是人族动手杀他,那别的大神通者肯定不会见死不救。

    可要是镇元子出手杀他,那其余的大神通者也怕得罪镇元子啊,肯定会当做没看见,任由镇元子出手。

    论及人脉,镇元子的人脉,可比鲲鹏老祖大多了。地仙之祖的名头,可不是吹出来的。

    只镇元子一人出手,那也没什么可怕的,怕就怕玉帝也出手。万一玉帝一个想不开,突然与镇元子联手,一起对付他呢?那他就危险了。

    而且,这里还有一个典型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姜尘,他实力虽然不强,但他能借来先天至宝乾坤鼎。

    两个大神通者,再加上先天至宝乾坤鼎,鲲鹏老祖觉得,他要是离开了北冥,怕是永远也不会回来了。

    “姜尘快快放手,你再不松手的话,贫道就不客气了。”

    鲲鹏老祖使劲,震动衣袖,上面无数符文流转,在刹那间化成千百道神通,朝姜尘的手臂轰去,想要将他生生震开。

    可姜尘同样不甘示弱,运转力之极尽,将全身力量凝为一点,全力握住鲲鹏老祖的衣袖,不让他挣脱。

    “嗯?”

    两股力量相撞的瞬间,姜尘与鲲鹏老祖两人,脸色同时变了。不同的是,姜尘的脸上是浮现喜意,而鲲鹏的脸色却是豁然大变,变得无比的难看。

    因为,两人的神通碰撞在一起,却是姜尘大占上风,这本是不可能的事,以姜尘现在的实力,怎么可能会是鲲鹏老祖的对手。

    然而,就是这么离谱的事,却真正的发生了,姜尘竟然全面压制住了鲲鹏老祖。

    很明显,这是有人暗中出手,帮助姜尘压制住了鲲鹏老祖,不然的话,他早就被鲲鹏老祖震开了。

    “哈哈,老祖,这是天意啊!”

    “看来,今日你少不得要陪我上天走一遭了。”

    大笑一声,姜尘手上使劲,伸手划开虚空,就要拉着鲲鹏老祖前往其中,敢去天庭。

    姜尘的本意,是想吓唬吓唬鲲鹏老祖,也没想真的拉他去天庭,因为他还没这个本事。

    可他没想到,鲲鹏老祖的人缘竟然这么差,在自己的老家,都能遭人暗算,既如此,姜尘还有什么可犹豫的,拉着鲲鹏就要离开北冥。

    虽然知道自己被人利用了,借他之手算计鲲鹏,但姜尘不在乎,他喜欢这种利用,因为这对他有利。

    “这……”

    “碰上姜尘,鲲鹏真是倒了八辈子血霉了。”

    北冥的情况,立即就被别的大神通者洞悉到了,然后,大家纷纷把目光投递过来,坐等鲲鹏老祖破局。

    至于出手帮忙,大家都是来看热闹的,哪有亲身下场的说法。

    鲲鹏老祖心中无奈,只觉憋屈到了极点,拿幕后之人的实力,与他相当,若真的打起来,鲲鹏老祖自然不会惧他。

    可如今,他无法全力对敌啊,姜尘的实力,实在有些超乎他的想象,迫使鲲鹏老祖不得不分出部分精力抗衡姜尘。

    不然的话,他就是击退了那暗中出手之人,也会被姜尘拉出北冥。那时,他就危险了。

    然而,因为分出部分精力抗衡姜尘的缘故,使得鲲鹏老祖一时竟然无法压制暗中出手之人,不由陷入了被动之中。

    腹背受敌,以至于被姜尘这个稚子羞辱,鲲鹏老祖心里苦啊!

    鲲鹏老祖心里苦,可此时,天上有个人比他心里更苦。那就是玉帝,他现在还是懵逼的。这明明是人族与太古妖族之间的事,怎么就扯上他了呢?

    好家伙,鲲鹏要是真被姜尘拉来了天庭,他是出手好呢,还是不出手好呢。

    出手的话,就算能打得赢鲲鹏,天庭也要遭受巨大的损失。最关键的是,他要出手了,不就等于被姜尘利用了吗?被迫卷入人妖之间的纷争,还要站在人族那一方。

    这不是玉帝所希望看到的。

    可他要是不出手的,不就等于坐实了鲲鹏老祖的话?那对他威信的打击,无疑是巨大的,估计,此事传开之后,他这个玉帝,差不多也算当到头了。

    有些事可以说,可以做,但他不能承认啊,一旦承认,性质就完全变了。

    如此,不出手又不行。

    “该死,这两个混蛋!”

    “你们两个要打就打,没事扯上我干什么?”

    天上,玉帝郁闷的想要吐血,他既恨鲲鹏老祖口无遮拦,也恨姜尘胆大包天。姜尘这是摆明了要借刀杀人,借他之手,斩杀鲲鹏老祖。

    意图太过明显,不,应该说是毫不掩饰,就差指着玉帝的鼻子告诉他,我就是要算计你,借你之手斩杀鲲鹏老祖。

    “混蛋啊!姜尘是混蛋,鲲鹏更加混蛋,明知道那混小子长了一张破嘴,你还敢在他面前口无遮拦,这亏你吃的不怨,真是活该!”

    恨恨的摔出手里的琉璃盏,玉帝毫无风度的破口大骂起来。

    “鲲鹏,今日你若出了北冥,那只能说是天要绝你,莫要怪朕啊!”

    玉帝权衡良久,终于还是下定了决心。若鲲鹏不出北冥还好,若真出了北冥,那就不要怪他痛下杀手了。

    他虽然不在乎玉帝之位,但眼下他未曾突破到混元大罗金仙的境界,此位对他还有用,不能轻易丢掉。

    与玉帝之位相比,鲲鹏的性命,真的不算什么。

    ……

    “给我开!”

    鲲鹏的衣袖之上,先天风水之力浩荡,化成一道幽深的漩涡,散发出吞噬万物的气息,想要将姜尘吞噬。

    此为北冥归墟之道!

    “老祖,祸从口出这四个字,还是你告诉我的,你怎么就不明白呢?话已出口,便没有了回头的余地,今日,你少不得随我上天走一遭。”

    姜尘嘴角含笑,手上同样出现一个漩涡,混沌之气弥漫,好似是能覆灭万法、消融万物,与归墟狠狠的碰撞在一起。

    同一时间,一股莫名的力量浮现,作用在北冥漩涡的身上,使得它的力量大大降低,难以威胁到姜尘。

    “归墟之力,果然玄妙。”

    “看来,此事过后,我确实应该去归墟一趟。”

    从鲲鹏的身上,姜尘了解到了归墟的部分玄妙,觉得此地与自己有缘,或能帮助到自己,值得他去一趟。

    “老祖,我等前来助你。”

    妖师宫中,数道强大的气息升腾,足足有八位道尊圆满的存在走出,气势汹汹的朝姜尘杀来。

    “放肆!”

    “孤乃人王,你们若再敢上前,看看孤敢不敢诛你们一族!”

    姜尘冷笑,对付不了鲲鹏老祖,难道他还对付不了几个妖神?

    八大道尊闻言,只是迟疑一瞬,目光遂又变得坚定起来,就欲继续上前。可这时,鲲鹏老祖突然开口了:“你们,速速退下,这是贫道与姜尘之事,你们莫要插手。”

    知晓姜尘不是在开玩笑,鲲鹏连忙呵退自己的手下。他们八个上前,非但帮不到他,反而会激怒姜尘,到时候,他一声令下,喊人族强者过来帮忙。

    那时,灭族就真的不是开玩笑。

    “姜尘小友,事情差不多得了,让鲲鹏老祖给你道个歉,这件事就算过去了,你看如何?”

    有大神通者开口,想要做个和事佬。

    众人看了一会也看出来了,他们这样僵持下去,就是再过百年,也未必能分出个结果,再继续下去,只是丢人罢了。

    他们丢人倒也没什么,可二人都是玄门骨干,真要闹下去,丢的不止是他们的人,还有玄门的脸面,这就让众人不能忍了。

    “不行,这老家伙倚老卖老,竟然敢对道祖不敬,身为玄门执法者,我岂能坐视不管?今日必须要有一个说法。”

    “若是要不到说法,玉斗宁愿与其同归于尽,也不会让这个欺师灭祖的混账存于世间,我今日,誓死捍卫玄门威严。”

    姜尘义正言辞的吼道,声音很大,传出了很远很远。

    不就是把事闹大吗?这点姜尘非常拿手!

    姜尘此言一出,在场大神通者的脸全变了,心中更是无语到了极点。不过屁大点的小事,竟然能被他借题发挥到如此地步,这本事,真的也没谁了。

    都涉及到对道祖不敬了,这些大神通者们,自然也不好开口再劝,省得波及到自身。

    欺师灭祖啊!

    姜尘都用到这个词了,他们要是再开口劝,那姜尘发起疯来,谁知道会不会把这个帽子也扣在他们的头上?

    毕竟祸从口出啊。

    希望此事过后,鲲鹏道友能够牢牢记住这句话。

    “姜尘,你不要欺人太甚,到底要怎样,你才肯揭过此事。”

    鲲鹏老祖快要被气疯了,没想到自己一时不察,竟然被姜尘抓住话柄,不依不饶起来。

    不过一会儿的功夫,姜尘就把他打成了欺师灭祖之辈,直接堵死了别人想要劝架的嘴,鲲鹏老祖真不敢想,接下来他又会说什么惊人之语。

    “哈哈,鲲鹏老祖,你说我们俩都闹得这么大了,玉帝竟然还是毫无反应,他是不是还不知道此事?”

    “你说,这个时候,我要是突然喊上一嗓子,把玉帝给喊过来,那又会发生什么?”

    姜尘根本没有揭过此事的念头,依旧笑眯眯的朝鲲鹏老祖说道。

    “你疯了!”

    “你要是喊上一嗓子,把玉帝给喊过来,他虽然会和我拼命,但你的下场也不会好到哪里去,你把他得罪死了,他势必不会放过你。”

    鲲鹏老祖闻言,脸色立即就变了,姜尘这是疯了啊,他要是把此事喊破,那玉帝就没了退路,除非他不要这玉帝之位了,不然的话,此次他非出手不可。

    当然,姜尘这招,纯粹就是杀敌一千,自损八百。没有退路的玉帝,固然会和鲲鹏老祖拼命,但算计玉帝的姜尘,又能落得什么好下场?

    “呵呵,许你敢骂玉帝,就不许我喊破此事?”

    姜尘冷笑,全然不惧,他是真的不怕得罪玉帝,因为,他身负天帝命格不说,还身负帝剑,一旦暴露,势必会成为玉帝的眼中钉肉中刺。

    眼下,若是能坑玉帝一把,他自然不会介意。不过,这是下下之选,姜尘之所以这般说,主要目的,还是为了威胁鲲鹏,他现在,还没有做好与玉帝翻脸的准备。

    姜尘也看出来了,此事再这么继续僵持下去,也不会有什么结果,只是浪费时间罢了。

    既如此,他的心里已经有了收手的打算,可就这么收手,他又有所不甘。所以,他才出言威胁鲲鹏老祖,试图从他手里讨要一些好处。

    “小友,见好就收吧,你的实力还是太弱,就是与贫道联手,也不奈何不得鲲鹏,还不如捞取一些好处,就此收手,待你修为提升,再与贫道联手,一同杀进北冥,将鲲鹏这妖孽斩杀。”

    就是这时,姜尘的心间,突然响起一道飘渺的声音。

    “嗯,谢前辈提醒,姜尘心中已经知晓。”知道出手之人是谁,姜尘客气的回应道。

    和鲲鹏僵持这么久,姜尘自然猜到了那暗中出手相助他的人是谁,正是鲲鹏老祖的死对头,地仙之祖镇元子。

    真以为是姜尘的嘴厉害,才使得那些大神通者心生忌惮,不敢上前劝架?错了,不是姜尘的嘴厉害,而是镇元子的面子够大。大家给他面子,这才不插手此事。

    至于先前之言,也不是说给姜尘听的,而是说给镇元子听的。告诉他继续闹下去,也不会有结果,只会丢人罢了。

    众人点到为止,只是提醒镇元子一句,至于他接下来如何选择,众人皆不会干涉。

    “小子,你到底想要什么?说个价,老祖我尽量满足。”

    鲲鹏老祖心中无奈,知晓姜尘这是在敲诈他,可他没办法,只能选择花钱,息事宁人了。

    “听闻老祖的手里,有不少太古妖族的遗物,我对此很感兴趣,我也不贪心,不要什么先天灵宝,只要老祖手里的周天星幡。”

    姜尘开口,说出了自己的目的。

    他此次突然发难,正是因为他在北冥感觉到了周天星幡的气息。正如他所猜想的那般,余下的周天星幡,都在鲲鹏老祖的手里。

    “嘿嘿,这都不叫贪心,那什么又叫贪心呢?周天星幡,那可是妖族的至宝,虽为后天之物,可价值却还在先天灵宝之上。”

    “为了收集此宝,你知道老祖我付出了多大的代价吗?如今,你嘴皮子一张,就想把此宝要走,你觉得可能吗?”

    鲲鹏老祖冷笑,并未答应姜尘的条件,他觉得姜尘是在狮子大开口,张嘴就要周天星幡,他怎么不把整个北冥都要走呢?

    “老祖,我觉得此事很有可能,毕竟宝物再是珍贵,也没有你的命重要,这样,我再退一步,不要你手中所有的周天星幡,只要一半。”

    “直接减少了一半,我已经很有诚意了。”

    姜尘也没意外,当鲲鹏老祖开始服软的时候,此战的性子就已经发生了改变,不再是生死相搏,而是变成了谈生意。

    而谈生意,漫天要价,坐地还钱,这不是很正常的事吗?

    “哼,一半,亏你说的出口,老祖我手里的周天星幡,多达两百多面,你开口就要要走一半,你觉得这可能吗?”

    “最多给你三十面,多了没有。”

    一半,还是太多了,鲲鹏老祖根本就接受不了。

    “三十面周天星幡也不是不行,但里面必须包括北斗九星幡。”

    要走鲲鹏老祖手里所有的周天星幡,这根本不现实,所以,姜尘的目标从一开始就是北斗九星幡。

    “不可能,三十面星幡只能是普通星幡。”

    北斗九星拱卫着紫微星,何其重要,鲲鹏岂能将其轻易交出。

    “鲲鹏老祖,我只要北斗九星幡,此物到手之后,我转身就走。”

    “若不然,我们就鱼死网破,我现在就喊玉帝过来,并传讯给万寿山,请地仙之祖出手。”

    一番讨价还价之后,姜尘说出了自己最后的条件,只要北斗九星幡。而在犹豫很久之后,鲲鹏老祖无奈同意了姜尘的要求。

    倒不是他怕了姜尘的威胁,主要是他在姜尘的识海中,感觉到了青萍剑的气息,其上圣人之威浩荡,令他心悸。

    但这也没什么,圣人之剑在圣人手中,那才有毁天灭地之能,在姜尘的手中,还威胁不到他。

    关键是,天外混沌之中,女娲娘娘突然祭起了乾坤鼎,在采集混沌之气炼器。

    是啊,女娲娘娘炼器,关他鲲鹏什么事。可鲲鹏就是怕了,立即同意了姜尘的要求。

    “好,我给你北斗九星幡,你马上离开。”

    鲲鹏老祖出手,九道星光从虚空之中浮现,落入姜尘的手中。姜尘这个人诚信啊,宝物一到手,立即就松手放开了鲲鹏老祖。

    “今日之事暂且告一段落,他日我修炼有成,再来讨教妖师的神通。”

    朝鲲鹏老祖喊了一声,姜尘不管他的脸色,化成一道遁光,往北冥更深处去了。

    人妖二族的仇恨,根本没有化解的可能,北斗九星幡只不过是利息罢了,使得姜尘暂时退走,至于化消两族间的仇恨,那根本不可能。

    下次见面,双方依旧是死敌。

    “哼!”

    “姜尘,你很好,敢威胁我,你是第一个,今日之辱,老祖我记下了,莫要让我寻到机会。”

    “不然,我一定让你生不如死!”

    冷哼一声,鲲鹏老祖怒气冲冲的返回了妖师宫。这一次,他当真被气的不轻。

    “哎!”

    “无趣,我还以为会打起来呢,就这么结束了,真是无趣。”

    “北冥之地,真的好久没有这般热闹了。”北冥最深处,一道苍老的声音响起,语气中满是遗憾。

    ……

    …………

    在一处冰川上停下,姜尘客气的朝身边的虚空拱手道:“多谢前辈帮忙,不然的话,今日我也无法从鲲鹏老祖的手中要来这九面周天星幡。”

    姜尘声音落下的瞬间,他的身边,虚空突然一阵扭曲,露出一头戴紫金冠,身穿鹤氅,面如婴儿的中年道人。

    “人王客气了,贫道只是恰逢时会罢了。”

    镇元子开口,朝姜尘回礼道。

    这人赫然便是地仙之祖镇元子,修为极强,甚至还要胜过鲲鹏老祖,为当世最为顶级的大神通者,不然话,也不至于敢堵在鲲鹏家门口。

    “大仙客气,受不得你一礼!”

    姜尘匆忙避开,不敢受镇元子这一礼。这位大仙可是少有的,与人族亲善的大神通者。

    当年救助人族的玄门大神通者,虽有很多别有用心之辈,但还是有几位至善之人的,这位镇元大仙,就是其中之一。

    “人王的修炼速度,真是令人咋舌,贫道也算是见多识广了,自开天辟地时代就以诞生,可仍旧没有见过能在修炼速度上与你媲美的。”

    “如此速度,怕是要不了多久,人王就能成为与我辈比肩的人物。”

    镇元子看着姜尘,双眼都在放光,对他那是赞叹连连。

    无事献殷勤,咳咳……

    姜尘和镇元子又不熟,他突然相助姜尘,还毫不吝啬的夸奖他,自然是有所求。有何所求,无非是与他联手,斩杀鲲鹏老祖罢了。

    说来,镇元子真是够朋友啊,因为好友红云老祖之死,他直接和冥河老祖鲲鹏老祖这两个顶级大神通者杠起来了,要与其不死不休。

    为兄弟两肋插刀,说的就是镇元子这种人。也难怪洪荒的大神通者们都喜欢与镇元子交朋友了,这样能为兄弟两肋插刀的朋友,谁不喜欢?

    “前辈放心,我与鲲鹏老祖之间有大仇,若是修炼有成,必然要与他分个生死。”

    姜尘开口,想镇元子保证道,鲲鹏屡次袭杀他,这仇自然不能算了。

    “放心,小友,贫道与那鲲鹏也有大仇,到时你要出手,贫道绝不置身事外。”

    见姜尘只说自己与鲲鹏有仇,而不是说人族与鲲鹏有仇,镇元子无疑松了口气。

    对于与人族联手,镇元子还是心存顾忌的,若非如此,他也不会找上姜尘了,就是看中了姜尘的身份,玄门三代弟子。

    有这个身份在,这就是玄门内乱,不至于落人话柄,给某些人出面救下鲲鹏的理由。

    至于姜尘实力弱,这没什么,他的成长速度够快啊,说不定几万的时间,他就修成大神通者的境界了,上千万年都等了,镇元子也不在乎这几万年了。

    “额,这里是北冥,贫道不能在这里待太久,小友日后若是有空,可以去万寿山找贫道。”

    与姜尘寒暄一会儿,镇元子的身影就消失在了原地。

    这里毕竟是北冥,鲲鹏老祖的大本营,在这里与他交手,对镇元子极为不利,所以,哪怕只是一道神念,镇元子也不会在北冥久留。

    “洪荒啊!”

    镇元子走后,姜尘不由摇了摇头,要是他愿意与人族联手,鲲鹏早就陨落了,也不至于现在还活碰乱跳的。

    可惜,大神通者的修为,全都到了关键时刻,最忌讳的就是与人沾染上因果。而人族,毫无疑问乃是是非之地,因果无数。

    除非人族能够保证让那些大神通者修成混元大罗金仙的境界,不然的话,不会有大神通者踏足是非,加入人族的。

    更准确的说,人族还没有到让这些大神通者拿道途做赌注的资格,妖族尚且没有这个资格,何况人族?

    混元道果啊!

    人族哪里来的混元道果?就是有,自己用还来不及呢,又怎会分给外人?

    “还是人族不够强,若是人族够强,那就不是人族主动求着大神通者帮忙,而是那些大神通者主动求着加入人族了。”

    收起多余的思绪,姜尘认准方向,朝北冥最深处赶去。

    想要让大神通者求着加入人族,那人族一定要非常强,非常非常的强,不但要强过巫妖二族,更是要远超玄门。唯有如此,方能达到姜尘所能幻想的地步。

    而想要做到这一点,不是姜尘一个人可以做到的,需要无数代人族一起努力,方能看到一线希望。

    不过,事在人为,姜尘期待着那一天的到来。

    ……

    …………

    归墟,洪荒最为神秘的地方,位于北冥的最深处,无尽的深渊之中。

    这是毁灭之地,传说,所有的世界在毁灭之后,都会沉入归墟。

    就是洪荒,若是有朝一日无量量劫爆发,也是自归墟爆发,喷涌出无尽的劫难,毁灭天地万物。

    归墟,世界的坟墓,天地最终的归宿。可以说,归墟是洪荒最为危险的地域之一,里面充满了毁灭之气,就是大神通者进入其中,也有可能遭遇到生命危险,身陨其中。

    然而,危机与机遇并存,归墟是世上最为危险的地域之一不假,可他同样也是洪荒最大的机缘之地。

    毁灭之下,暗藏无数的机缘。

    这是最为纯粹的生机,诞生于毁灭之中,蕴含着超乎想象的造化。试想,一方世界毁灭之后,其残留下的生机,那是多么的不凡。

    连天地破灭的劫难都无法磨灭生机,其本质已经超脱了天地,达到了混元的层次。这种力量,对圣人来说都是难得的宝物,更别说是大神通了。若能得之,可以助他们提前感悟混元的玄妙。

    可以说,沉入归墟里的东西,只要没被毁灭,那都是超乎想象的宝物,具备部分混元的特性。

    因为这个原因,古往今外,不知道有多少修为强大的存在,进入归墟探索宝物。

    当然,这些宝物如此珍贵,想要获得,绝非易事。

    准圣强人与大神通者前赴后继而来,可能有所收获的,不过寥寥,甚至还有人永远的沉沦在归墟之中,再也回不来了。

    “归墟玄妙,里面的宝物虽然难以获得,但其本身就是至宝,若是实在找不到宝物,在归墟悟道,观摩此地的道韵,也是一种极大的收获。”

    “如鲲鹏老祖,他的神通,就蕴含着归墟的玄妙,出手间好似能吞噬万物,极为的强大。他一定在归墟观摩了很久,这才将归墟之道化入神通之中。”

    “这就是地利啊,寻常人想要前往归墟,需要跋山涉水,跨越无垠虚空方可。可鲲鹏却不需要,归墟就在他家门口,打开门就能看到。”

    姜尘迈步,朝归墟赶去,他虽然不知道归墟具体的位置,但他知道,来到北冥之后,一直往北走,早晚能看到归墟。

    北冥很大,说是浩瀚无垠也不为过。妖师宫只是像北冥的中心,并非北冥的中心。而且,与东海不同,北冥的尽头是归墟,并非是诸天万界。

    北冥之地,是三界少有的,不与诸天万界相连的地方。

    至于归墟的尽头,则是浩瀚无垠的大混沌,这对圣人来说,也是极为危险之地,罕有修士能够踏足。

    “人王,还请留步,我家老祖请人王过来一叙。”

    走着走着,姜尘的耳边,突然传来一道喊声。

    ps:两章两万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