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合道 断桥残雪

第三百九十八章 一击必杀

    那两人一男一女,都有炼气中宗师的境界。

    他们这时自然也看到了秦子凌,又见麻脸宗师调转身子,朝着他们祭放飞剑,明显是要拖住他们,不禁都骤然变了脸色。

    天衍宗凌驾大齐国各宗门之上,纵然丹霞宗是大齐国四大宗门之一,在有些事情上有资格跟天衍宗讨价还价,那也仅仅只是有资格。

    一旦他们杀麻脸宗师这件事情被捅到赖长老那里,天衍宗起了疑心要派人审问他们,丹霞宗是没办法拒绝的。

    天衍宗强者如云,两人可没信心在他们审问之下能坚持不吐露真话。

    “你去截杀那人!”男子当机立断,放出一柄碧绿飞剑,一分为二分别挡住火蟒。

    那女子见状这时也顾不得四周有风雷,在这地方御剑而行比较危险,直接便御剑朝秦子凌如电一般而去。

    “这又何苦呢!”秦子凌见状摇摇头,一点金光激射而出,正是他后来给自己金系一道备的法宝金蛟剑。

    金蛟剑一祭放出去,便如同一条真正的金色蛟龙在空中夭矫,呼地飞过天空。

    金蛟还未杀到,恐怖的气息已经朝着女子如排山倒海一般席卷压迫而去。

    女子脸色大变,想都不想便催动脚下的飞剑,呼地一下迎上去,剑光绽放,煞是耀眼。

    不过那飞剑才跟金蛟剑一碰触,被金蛟剑光一绞,顿时剑光尽失,“哐当”一声掉落地上。

    而秦子凌的金蛟剑却彷若什么都没干一般,呼地一下,化为一道金光,以更快的速度朝着女子激射而出。

    女子根本来不及抵挡和逃跑,就被金蛟剑透胸而过,当场仰倒于地,一命呜呼。

    正跟麻脸宗师厮杀的那男子做梦也没想到他的炼气中宗师同门竟然跟秦子凌只是一个照面就被杀了,顿时吓得脸色苍白,卷起剑光就逃。

    麻脸小宗师也是做梦也没想到是这个结果,见对手卷起剑光逃跑,一时间竟然猝不及防,来不及反应。

    “想逃?”秦子凌见状冷冷一笑,金蛟剑竟然呼地一下,撕裂开空气,如一道金虹横贯过里许,直直朝着男子后背刺去。

    男子感觉到后背透体而来的锐利剑气,汗毛都根根立了起来,没敢再继续逃跑,而是连忙祭出飞剑去抵挡。

    但他的飞剑祭放出来,被金蛟剑一绞,也是“哐当”一声跌落与地,再然后也落得跟那女子一样的下场,被金蛟剑透体而过,一命呜呼。

    “呜呜……轰隆……”

    狂风呼啸的声音在天地间回荡,又有雷声不断响起。

    麻脸小宗师看着先弯腰捋下女子储物戒,捡起她的飞剑,又一步步朝他这边走来的秦子凌,背后直冒冷汗。

    他知道秦子凌既然跟天衍宗扯上关系,连司天监的一位宗师官员都要称呼他一声师叔,哪怕只是炼气小宗师,实力也肯定不凡,不是他这种散修的小宗师能比的。

    但他做梦也没想到,秦子凌竟然厉害到这等程度,这么远的距离,飞剑放出都能把一位炼气中宗师一击必杀。

    这战力绝对已经是最顶尖的大宗师级别!

    可他明明记得秦子凌只是炼气小宗师!

    不过,麻脸小宗师很快就发现,秦子凌已经不是炼气小宗师,而已经是一位炼气中宗师。

    原来这些日子,秦子凌天天进补,武道突飞勐进,炼气一道也跟着水涨船高。

    尤其前天服用了七八滴金色液体之后,秦子凌趁机炼髓,炼气一道也终于水到渠成突破到中宗师境界。

    秦子凌五行齐修,真元法力早早便化蛇化蟒为龙,一突破到中宗师,法力之雄浑纯炼就算大宗师都要逊色他不少。

    再加上他神魂强大,对法力的操纵上可以说是入微的,那一男一女不是什么特别出色的中宗师,又判断失误,被他一击必杀也就不足为奇。

    当然这些麻脸小宗师是肯定不知道的。

    “道友我们又见面了!”秦子凌把男子的储物戒和飞剑收起之后,才朝着麻脸小宗师拱手打招呼道。

    “麻武德拜谢道友救命之恩!”麻脸小宗师连忙一躬到底。

    “麻武德!”

    秦子凌闻言想到了马大师,嘴角忍不住抽了抽,很想跟麻脸小宗师来一句“年轻人不讲武德耗子尾汁”。

    不过话到了嘴边,却成了:“原来是麻道友啊,我秦子凌,不知道刚才是怎么一回事?”

    “回秦恩公,这两人是丹霞宫的弟子,不久前,我发现了两大块雷巽石,他们也刚好在那里。实际上他们每人在那里也都拿到了一块雷巽石,但他们还是不肯放过我,想要杀人越货。”麻武德说着,还特意拿出了两块雷巽石,每一块都有两个鹅蛋那般大,里面已经隐隐约约有龙虎浮现。

    看着这两块雷巽石,麻武德目中闪过一抹不舍之色,但还是毅然双手捧上道:“这次若没有秦恩公,别说这雷巽石了,连我的小命都保不住了,所以还请恩公收下这两块雷巽石。”

    “你倒是机灵,不过没必要。我真要贪图这些,刚才就直接一剑连你也杀了,反正也没人知道。这样,你就算想留点私货都不可能了。”秦子凌澹澹道。

    麻武德闻言脸色唰地一下变白了,额头冷汗都冒了出来。

    这一刻,他才明白,眼前这年轻人不仅实力厉害的恐怖,对人心的洞察力也是极为惊人,直接一眼就看穿了他的小心思。

    他确实还存了点私心,想用两块雷巽石分秦子凌的心思,或许他就忽略了他储物戒里的其他东西。

    “恩公所言极是,您已经留了我一条小命,我不应该再有什么小心思的。这次我还在小结界里寻到了一些灵药灵果和两块鸡蛋般大的雷巽石,也请恩公一道笑纳。”麻武德很快就把储物戒从指头上撸下来双手捧上。

    秦子凌看着一脸战战兢兢,额头冷汗不断留下来,双手捧着储物戒的麻武德,心里暗自哭笑不得。

    刚才他说的可都是大实话啊。

    以他如今的实力和身家,又哪会看得上他这点东西?

    结果没想到,倒是把麻武德给吓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