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苍白徽记 长戟大兜2

第4章 做有利的事情

    维尔托克离开巴托姆老板的会客室,穿行于旅馆三楼的甬道,他的脚步声在走廊内回响,两侧的房门先后打开,里面的住户不约而同出现在门口,探出头观望路过的维尔托克,但也都在保持克制,并没有人找他搭话。

    走到楼梯转角处,维尔托克看见一位冒险者打扮的壮年男子。他双手抱胸,靠在楼梯的护栏上,头发是常见的褐色,眼眸灰蓝,容貌长相虽然平平无奇,但挺拔的身姿、干净整洁的服饰让他有一种温文尔雅的气质,看起来和那些生活习惯糟糕的冒险者差别明显。

    等到维尔托克靠近楼梯,他理了理自己的衣襟,彬彬有礼地说道:“维尔托克先生,你好。我是铁十字冒险团的团长罗德,希望有机会能为你效劳。”

    维尔停下脚步,看了对方一眼,露出微笑,颔首说道:“谢谢你,罗德先生,你是个好人。”

    嗯……我是个好人?

    铁十字冒险团的团长顿时楞住了,提前准备好的话语不知道该怎么继续。他重新组织语言,正打算开口,走廊尽头传来旅馆老板洪亮的声音:“维尔,我要告诉你,你在博朗镇是安全的。”

    巴托姆的身影出现会客室门外的走廊上,维尔托克回过头,好奇地看了他一眼,径直走下楼梯。

    铁十字冒险团的罗德迎着红狮巴托姆森然的目光,和他对视了不到一秒,便移开视线,表示出退让的意思,然后微笑点头,转身走向自己的房间。

    维尔托克并没有把这个小插曲放在心上,他回到旅馆的大厨房,已错过了和帮厨佣人一起吃晚饭的时间,但胖厨娘莎拉替他留了一份堪称丰盛的菜肴。

    其他人可没有这种待遇,他们如果错过饭点,多半就得饿肚子。因为厨房佣人可以享用客人剩下的菜肴,吃不完的食物,她们往往打包带回家,基本上没有剩下的。

    维尔托克是例外,他有单独的桌子,单独的食物,而且从不吃客人留下的剩菜。厨娘莎拉会在上菜之前,克扣客人的一些菜肴,作为维尔的食物。每桌客人的菜都被扣一些,加在一起,食物的数量和种类都很客观,足够维尔吃一天的,而且不用花一个铜塔。

    但是,旅馆老板把这些食物都算在维尔托克的账单上,因此旅馆的伙计和帮佣并没有对他享受的优待感到不满。

    这个时间,厨房的佣人都下工回家了,莎拉点了两盏油灯摆在桌上,照亮一桌子的菜肴。今晚的主食是一罐泥瓜酱,一种生长在地下的植物块茎,当地人将泥瓜去皮切块,加上稍许盐,煮烂后用专门的器具捣成泥,再加上调味料,搅拌均匀就可食用。

    今天这份泥瓜酱的口感有点涩,维尔托克的第一反应是用来调味的酸茄汁放少了。但他以前对食物的口感没这么挑剔,可能是因为意识世界的金色光团回馈了4点精神属性,让他的味觉变得更加灵敏,舌头能够分辨出味道的细微差别。

    维尔托克感到奇怪的是,自己知道具体要放多少酸茄汁,土瓜的口感就会变得恰到好处。

    他心中一动,拿起一块烤到焦黄的松獭肉,咬了一口,细细品尝。

    松獭是一种长得像老鼠的牲畜,体型和一般的家犬差不多大小,皮毛顺滑如同绸缎。博朗镇的镇民普遍饲养松獭,取它们的皮毛,再把肉卖给冒险者之家。

    松獭肉的口感还行,嫩而多汁,但带有一股难闻的腥味。厨房女佣先对松獭肉进行腌制,烧烤的时候再撒上刺激性很强的香料掩盖肉的腥味。这种烹饪方法导致被烤焦的香料粘在肉的表面,烤肉的味道变得又糊又苦。

    维尔托克双眼微闭,仔细咀嚼嘴里的烤肉,不看也不听,全部的精神都集中在味觉和嗅觉上,处于专注出神的状态,进入自己的意识世界,看见那个高速旋转的金色光团。当味蕾捕捉到的信息涌入金色光团,便得到了金色光团的反馈,他瞬间掌握六种烹饪松獭肉的配方和技能。

    金色光团反馈给维尔托克的信息并非凭空出现,就像他连续剥豆子,眼、手、脑都得到充分锻炼,这是构成灵巧双手天赋的基础。维尔托克的一日三餐都在冒险者之家的厨房,对这里的食材、香料、调味品都很熟悉,只是他之前并没有意识到,但味觉、嗅觉、听觉、视觉、触觉已经做了记录。金色光团,或者应该叫“知识拼图”按照维尔托克的意愿,对以上信息进行整理,可能还要加上“知识拼图”原有的关于烹饪的知识技能,组合出六种烹饪松獭肉的方法。

    了解“知识拼图”的解锁步骤,维尔托克的心情格外好,忍不住笑了起来,但在玛茜的眼中,他吃东西的时候一会走神,一会傻笑,便担心地问道:“维尔,维尔……你还好吧?”

    抬头看见胖厨娘脸上的关切,维尔托克说道:“莎拉,巴托姆老板说我欠他很多钱,如果到时候我没钱还他,会有糟糕的事情发生。”

    莎拉迟疑了一下,咬牙切齿地说道:“孩子,别怕…那个贪财的老东西是在吓唬你,有我在,不用担心。”

    维尔托克目前最熟悉,最信赖的人就是莎拉,他说道:“我不担心了,可是,我觉得巴托姆老板说得对,如果白号角冒险团不派人来接我,我就应该去找她们。可是,请冒险团帮我要用钱。”

    莎拉安慰道:“钱的事情,我们以后再想办法,你现在要把桌子上的食物吃完,然后早点去休息。”

    “嗯。”维尔托克拿起叉子,专心享用丰盛的晚餐。等桌上的食物被一扫而空,他用袖子擦了擦嘴角,对莎拉问道:“你觉得我应该找一份工作吗?”

    莎拉边收拾桌子,边说道:“对自己有利的事情,为什么不做呢?我也觉得,做一份工作对你肯定会有帮助……好吧,你应该找一份工作。但在工作给你带来收入之前,你得掌握工作的技能,在你学习技能之前,你应该去休息……小家伙,现在就去盥洗间把自己收拾干净,然后回到床上,好好睡上一觉,快去!”

    正如她所说,对自己有利的事情就应该去做,维尔托克乖乖地去洗漱,然后回到自己的卧室。

    那是紧挨着厨房的楼梯间,空间狭窄,除了一张床,一个柜子,再没有其他家具。刚开始的时候,逼仄的环境,简单的陈设给维尔托克带来一种简单的安全感,这是他能够统治的空间。可是,自从精神属性提升到10点,对空间距离的感知度大幅增加,分辨丰富的颜色和声音也不再头晕。这间卧室对现在的维尔托克来说,就显得不那么舒服了。

    楼梯间最大的好处在于它完全免费,如果换一间大一点的客房肯定要花钱。维尔托克还不知道旅馆客房的具体价格,但恐怕不会便宜,而且他除了欠下的债务,身上连一个铜塔都没有。

    维尔托克仰面躺在床上,睁着双眼,在一片黑暗中依稀能看见楼梯上下起伏的轮廓,他心想,通过学习技能,找一份工作,获得“知识拼图”的信息反馈,顺便再赚一点钱,这么做肯定有好处。

    对自己有利的事情,就应该去做……

    第二天,维尔托克很顺利地在冒险者之家的厨房找到一份工作削泥瓜皮。

    厨娘莎拉拎过来一大筐土瓜,又丢给维尔托克一把木片小刀,笑着对他说道:“你的工作就是削泥瓜,削二十个给你一个铜塔的工钱。”

    一位厨房女佣在旁边的打趣道:“削20个泥瓜就能拿一个铜塔,这么高的工钱,我们怎么没有?”

    巴托姆老板不会为了削土瓜这么简单的工作向任何人付工钱,这肯定是莎拉自掏腰包,哄小维尔开心。女佣们跟着笑闹几句,便在厨房里忙碌。现在是旅馆生意的旺季,厨房要供应几百人的吃食,厨房帮佣的工作还是很繁重的,削泥瓜皮这种小事并不能减轻她们的工作负担。

    莎拉向维尔托克传授削泥瓜皮的几个要点,也去处理自己的工作,让他一个人对付一大堆泥瓜。

    维尔左手拿住木片小刀,右手托着一颗泥瓜,开始尝试削皮。起初,他的动作还很笨拙,手中的泥瓜和他的脑袋差不多大小,份量十足,而木片小刀又薄又轻,用来削瓜皮稍微钝了点,但木片的刀口不至于割破他的手掌。维尔的右手想抓稳泥瓜,捏木刀的左手也跟着用力,这样一刀划下去,表面凹凸不平的泥瓜连皮带肉就少了一大片。

    最要命的是,泥瓜的重量完全压在维尔的手臂上,时间一长,手臂就传来一阵阵的酸痛,右手也跟着颤抖起来。维尔没办法,只得把土瓜的一头搭在案板上,右手仅仅起到支撑的作用。

    现在的感觉就好多了,维尔托克捏着木片小刀,小心地削着泥瓜皮。木片轻薄的刀口刮擦泥瓜褐绿色的粗糙表皮,每次微小颤动都通过纤细修长的手指传递到维尔的脑海深处。渐渐的,木片小刀仿佛和他的血肉相连,成为手指的延伸。这种触感奇妙之极,他不由得沉浸其中,专心致志地去感受从指尖到皮肤,从皮肤到筋腱,从筋腱到肌肉,从肌肉到关节的每一丝细微变化。

    这种变化一直蔓延到肘部关节,就像遇到了屏障,再也无法寸进。维尔托克试着掌控这种由触感带来的变化,手臂向前推动,手腕轻轻一转,木片小刀就顺着泥瓜表面滑下去,削去一层薄薄的瓜皮,露出浅棕色的瓜肉。

    连续削了四只大泥瓜,维尔托克下刀的动作变得愈发熟练,充满了行云流水般的韵律感,只五、六刀就能把一个泥瓜处理干净,前后都用不到4秒。

    大概就一顿饭的工夫,整整一框泥瓜已经被维尔削的一个不剩,他捏着木片小刀,叹了口气,意犹未尽地问道:“还有吗?”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厨娘莎拉和一群帮佣都愣愣地看着他,脸上都是一副见鬼的表情。莎拉听到维尔的提问,便丢下砍了一半的肉骨头,走过来,捡起一片薄薄的瓜皮,不敢置信地问道:“维尔,你以前是专门削瓜皮的?”

    “我记不得了,可能削过吧?”维尔一脸迷惑的表情,不确定地回答道。

    冒险者之家的厨房佣人,哪个不是天天削泥瓜?就算她们天天削,削了十几年,也做不到这种程度。事实上,厨房帮佣需要用到泥瓜才会削皮,用多少削多少,整整一框的土瓜差不多是厨房一天的用量,莎拉原以为维尔花半天的时间也削不完,谁知道他一个人仅用了一小会,就把一大筐土瓜处理完了。

    莎拉沉默片刻,摇头说道:“好吧,我的维尔是个能干的小伙子,你今天的工作已经结束了……”

    维尔心里有点遗憾,他在削瓜皮的过程中激活了“灵巧双手”天赋,对双手的控制精细入微。毫不夸张地讲,他现在可以通过双手熟练地操作任何工具,而且无论他使用哪种工具都比那些经过长时间练习的人更加灵巧,但也只到手肘以下的部分。

    直觉告诉维尔,如果这份“灵巧”能够通达全身,自己就会迈入一种神奇的境界。可惜,他显然不可能通过削瓜皮达成这种奇妙的效果。

    维尔觉得最主要的障碍其实来自精神属性的不足,目前10点精神属性只够解封双手,想要全身上下一片通透,还需要更高的精神属性上限。而提升精神属性上限,体魄、感知、生命这三大基础属性必须先达到当前的上限。

    就像冒险者之家旅馆,精神属性上限好比一楼的天花板,体魄、感知和生命属性类比一楼的墙壁和地板,只有先打好地基,建好墙壁,才能在一楼天花板的基础上修建第二层。

    维尔托克目前的精神属性是10点,对应体魄和感知属性上限都是12点,对应生命属性上限则是15点。他现在的体魄、感知和生命属性都没有达到上限,精神属性就不可能提升。

    继续提升体魄、感知和生命属性是维尔托克现在最想做的事情,方法其实也简单,无非就是好好吃饭、好好睡觉、专心练习技能。他刚刚削了一大筐土瓜,明显感觉到自己的感知力有进步。

    可惜,削瓜皮对他已经没有效果了,既然如此,就应该尝试练习其他技能。

    维尔托克很认真地对胖厨娘说道:“莎拉,我想做菜,可以吗?”

    “你想和我学做菜?”莎拉看着维尔托克的眼睛,问道。

    “不,我想替你做菜。”维尔托克摇了摇头,没有在意胖厨娘奇怪的目光,补充道:“我想起几道菜的烹饪方法,准备亲自试试。”

    莎拉伸出大手,摸了摸维尔的头顶,点头说道:“好,我也想看看,你会做什么菜我们先说好了,你做菜没有工钱拿,做不好还得赔钱。可如果你做得菜能让客人满意,我就叫前厅的伙计把客人给的赏钱分你一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