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苍白徽记 长戟大兜2

第5章 摩拳擦掌

    冒险者之家旅馆是博朗镇最大的建筑,它占地近千平米,楼上楼下共5层,有上百间客房。琴与哨声冒险团在旅馆四楼包下三个相互连通的大房间, 2名女性成员和3名男性成员分占用左右两边的房间,留下中间的客房作为公用客厅。

    像这种套间客房的租金可不便宜,但背靠金葵花名门的琴与哨声冒险团资金充沛,他们无需外出冒险,也可以待在旅馆享受最顶级的服务。

    其实,冒险团里的年轻人更愿意关顾旅馆大厅,这将有助于他们在博朗镇结识新朋友,探听冒险情报,熟悉周围的环境。可是,卡尔前两天不小心冒犯了店伙计维尔托克,被胖厨娘莎拉当众扒掉裤子,按桌子上狂抽屁股。他的屁股到现在还肿着,一坐下来就像针扎一样疼,只能躺在床上养伤。而冒险团里的其他年轻人实在没脸跑到旅馆大厅,听客人们的奚落和嘲笑。

    于是,除了团长查理时常外出,琴与哨声冒险团的四个年轻人干脆就缩在客房里,想等这场风波过去,再开展自己的工作。

    现在是午餐时间,按照惯例,旅馆的佣人会把食物送进客房供他们享用。门外的走廊传来两个人的脚步声,停在客房的门口,手指扣门板的声音随即传进屋内。安妮走过去,准备开门让送餐的佣人进来,她习惯性地打开门上的小望窗,朝外面看了一眼,然后“砰”的一声,关闭望窗。

    其他人都以为安妮准备开门的时候,只见她一手抚着曲线饱满的胸口,跑到玄关面前,对着镜子开始整理仪容,并扭头用唇语对同伴们说道:“是维尔托克……”。

    冒险团的另一名女性成员凯蒂原本懒洋洋地斜坐在沙发上,读到安妮的唇语,她立即跳起来,手忙脚乱地检查自己的衣装打扮。她们一惊一乍的表现让冒险团的男性成员们十分困惑,是该乘机嘲笑她们呢,还是把自己也打理打理?

    门外,托着大餐盘的店伙计皮鲁正准备再敲门的时候,门被打开了,他看见容颜娇美的安妮,脸上便露出讨好的笑容,说道:“安妮小姐,你们的午餐……”

    安妮的眼神直接越过皮鲁,看着他身后的维尔托克,笑靥如花地说道:“维尔托克先生,欢迎你来琴与哨声冒险团做客,里面请。”

    皮鲁表情错愕地说道:“我们俩是来送午餐的……”

    身材娇小,五官俏美的凯蒂直接从皮鲁的身边挤过去,接住维尔托克手上的餐盘,热情洋溢地说道:“你不方便拿盘子,我来帮忙。”

    单手托餐盘的皮鲁看着两手空空的维尔托克被凯蒂小姐推进客厅,脸上的表情精彩极了。

    进了屋子,冒险团团长查理和另外两名男性同伴都站起来,迎接送餐的旅馆伙计,主要是维尔托克。被挤到最后的皮鲁却像是找到了救星,急促地说道:“查理团长,我们是来送餐的……”

    查理居然也不搭理他,彬彬有礼地对维尔托克说道:“维尔托克先生,我为卡尔上次的冒失举动,向你致歉。莎拉大人已经狠狠惩罚了卡尔,希望这件事情没有对你造成困扰。”

    店伙计皮鲁彻底绝望了,默默地把餐盘里的食物一份一份的摆放在桌上。

    维尔托克抬起纯净无暇的琥珀色眼眸,看向查理的眼睛。岩石巨人军团的退役军士长为其容光所迫,竟然不由自主地低头致意。维尔托克却毫不在意,他还记得自己的工作,走到餐桌前,帮助皮鲁把琳琅满目的菜肴放到桌上。

    等菜品全部摆放完毕,他看着皮鲁,认真地提醒道:“皮鲁,你该向客人介绍菜单了。”

    琴与哨声冒险团的全体成员终于把视线集中在皮鲁的身上,皮鲁顿时有种想哭的感觉,飞快地说道:“今天的主菜是烤松獭肉串和蒸泥蝎,配新鲜的甜胶果、长卷菜叶、大麦浓汤,还有五人份的苹果馅饼,外加一罐杂果酿。我要特别介绍,烤松獭肉和蒸泥蝎是维尔托克亲自烹饪的新菜式,味道非常棒。祝慷慨的先生和美丽的小姐午餐愉快。”

    安妮的眼睛一亮,看了看桌上样式精美的菜肴,状似惊喜地问道:“这是维尔托克先生做到午餐?没想到你还会做菜?”

    维尔托克正四处打量这间客厅的布置,听到安妮的问话,他扭过头,表情淡淡地反问道:“满意吗?”

    众人面面相觑,凯蒂第一个反应过来,点头笑道:“这些菜闻起来很香,看起来也不错,一定很美味,我很满意。”

    维尔托克马上转头看向一脸尴尬表情的皮鲁,认真地说道:“客人对我做的菜满意,你该收赏金了,然后再分一半给我。”

    店伙计皮鲁干笑两声,搓着手,讪讪说道:“哪有自己向客人讨赏钱的?呵呵,凯蒂小姐请别介意,维尔的伤……还没好。”说着,他抬起手,指了指自己的脑袋,意思是维尔托克的脑袋有问题。

    安妮拿出一个小钱袋,交到维尔托克的手上,乘机握住他的手,饱含同情地说道:“维尔,我们听说你的遭遇,希望你能尽快好起来。如果你遇到什么困难,可以来这里找我,我和我的同伴都愿意帮助你。”

    维尔托克听到安妮愿意帮助自己,眸光闪动,想了一下,问道:“你们叫什么名字?”

    查理团长咳嗽一声,指着同伴逐一介绍道:“我叫查理,琴与哨声冒险团的团长;这位是安妮;她是凯蒂;那是托马斯;还有卡尔,你应该认识。”

    维尔托克点点头,退后一步,挣脱安妮的小手,非常诚恳地说道:“查理,你是个好人;安妮,是个好人;凯蒂是个好人;托马斯是个好人;卡尔也是个好人?”

    突然被维尔托克称赞是好人,查理和同伴先是一阵愕然,随即忍俊不禁,但看到维尔托克认真的样子,他们想笑又不敢笑,脸上的表情显得十分纠结。

    对方先主动表示愿意帮助自己,自己也称赞他们是好人,于是维尔托克认为现在可以心安理得地让查理他们帮忙了,便问道:“你们认识我吗?”

    众人互相交换眼神,又瞄了旁边的旅馆伙计皮鲁,查理团长斟酌说道:“维尔托克,我们也是来到博朗镇才听说你的遭遇,在此之前,我们并不认识你。你是……记不得自己是谁,想找回过去的记忆?”

    维尔托克俊美无俦的脸上流露出失望的表情,点点头,又不甘心地问道:“那你们知道‘白号角’冒险团吗?”

    查理仍然摇头说道:“没听说过。”

    “莉娜这个人,你们认识吗?巴托姆老板说她是我的姐姐,但我不记得她。”

    “莉娜……这个名字很普通,如果她没有冒险者工会承认的称号,我们不会知道她的真实身份。”查理看见维尔托克一脸茫然,再次摇头说道:“好吧,我们不认识莉娜。”

    “都不认识啊。”维尔托克叹了口气,又抬起头,眼神期翼地再次问道:“我脑子里有一个快速旋转的金色光团,我想让它停下来,你们能帮我吗?”

    金色光团,还快速旋转?

    琴与哨声冒险团的全体成员第一反应都是,这个漂亮到不像话的少年果然病得不轻,都出现幻觉了。

    查理沉吟片刻,含含糊糊地说道:“这个嘛……我们认识一位非常高明的医师,我想他也许能帮你……我们会先和他联系,等有了消息,一定通知你。”

    店伙计皮鲁突然插嘴说道:“博朗镇也有职业医师,巴托姆老板说了,过两天就请医师给维尔检查身体。尊贵又慷慨的客人,如果没什么吩咐,我和维尔托克得去工作了,还有很多客人等我们送餐呢……祝你们午餐愉快,回头见。”

    说完,他拉着维尔托克往屋外走,凯蒂在后面叫道:“维尔,我会去找你的。”

    她的声音又甜又软,语气暧昧,好似陷入情网的少女,整条走廊都能听到,让听到的人以为她和维尔托克的关系十分亲近。但凯蒂顺手关上房门,整个人又变得谨慎和冷静,她对同伴安妮低声问道:“感觉怎么样?”

    安妮扬起自己形状秀美的手掌,淡淡说道:“维尔托克的手,指骨匀称,皮肤细腻的连我都嫉妒。我可以肯定他没有操练过任何一种兵器,也绝不可能是个厨师。另外,他的血液流速和心跳频率非常稳定,但潜能不足。这证明他刚刚没有撒谎,也未曾觉醒专长。如果忽视令人惊艳的身姿容貌,小维尔托克先生就是一个普通的失忆症患者。”

    冒险者卡尔低头审视桌上的菜肴,皱眉说道:“这就奇怪了,我相信皮鲁这次送过来的菜肴绝不是旅馆能做出来的食物。虽然食材还是乡巴佬的食材,但做工、香味、摆盘就有高地名门的风格……我试试味道怎么样?”

    他拿起一串热腾腾的烤獭肉,放在嘴边咬了一口,慢慢咀嚼片刻,点头评道:“味道很不错,应该说是出乎意料的好……你们也尝尝看。”

    众人围着桌子,开始享用难得的美食。凯蒂两只手抓着烤肉串,左右开弓,吃得眉开眼笑。她鼓着腮帮子,含糊不清地说道:“维尔托克容貌出众,气质高贵,像是个落难的名门少爷。可是,我还没听说过,谁家的名门少爷喜欢做菜,而且他的手不像是经常做菜的厨师。如果他只是向厨娘莎拉提供名门菜肴的配方,莎拉又怎么可能在短短几天之内,掌握名门厨师的烹饪技艺?”

    托马斯接口说道:“你们发现没有,维尔托克有一种天生的魅惑,第一次见到他的人都会受到他的影响,不知不觉地把自己放在较低的位置,但随着时间的推移,他的魅惑影响也逐步降低。这意味着,他并不懂得如何使用自己的非凡魅力。”

    查理团长看了他一眼,问道:“托马斯,你到底想说什么?”

    托马斯笑了笑,继续说道:“觉醒智力专长的高阶驯兽师有惑心术,能够对动物伙伴持续施加影响,增强控制力同时,还可以指导动物伙伴成长。驯兽师的惑心术是一种高阶主动技能,而维尔托克的魅惑更像是一种天生的特质。如果他出身名门,就该懂得如何利用自己的特质。”

    “是啊,就算维尔托克开始恢复记忆,首先想起来的应该是名门秘技,这才是名门子裔最重要,最深刻的东西,总不至于先想起烹饪配方。”查理摇头失笑道。

    年轻人经验不足,那也要看具体对象才能做出正确的评价。卡尔等人作为从珊瑚学院毕业的优秀人才,能够得到顶级名门继承人的青睐,当然不会是头脑简单的年轻菜鸟。他们三言两语就剥开笼罩在维尔托克身上的一层迷雾。

    安妮眼睛放光,略显兴奋地说道:“维尔托克不是名门子裔,也一定和名门有某种特殊的关系!”

    几个年轻人互相对视,从彼此的眼神中看出一个相似的猜测,但都默契地没有把答案说出口。托马斯掩饰性地说道:“总之,凭维尔托克的美貌特质,斯蒂文森大人也许能用他讨好金葵花名门的某位女士。”

    年轻人的小动作瞒不过查理的眼睛,他感到一阵烦躁,强迫自己冷静下来,拿出冒险团团长的姿态,说道:“如果维尔托克对主人有用,你们就想办法接近他,刺探他的秘密。至于招募团员,组建冒险团的工作由我负责。”

    *****************

    旅馆三楼最里面的房间,巴托姆老板拿着烟斗,坐在餐桌前吞云吐雾,两个中年人围着餐桌大口吃着烤串和蒸泥蝎。

    “真好吃。”

    一个身穿警卫制服的强壮男人丢下汁液淋漓的蝎壳,拿起抹布擦了擦沾满油渍的手,意犹未尽地说道:“我以前都没想过,难吃的泥蝎也能这么美味……我猜,维尔托克肯定是从某个名门出逃的厨师。”

    另一名眼神阴鹫,身材瘦削的男人接口说道:“如果名门的厨师有维尔托克一半的美貌特质,他就一定不会当厨师!”

    强壮警卫猥琐地笑道:“说得没错,我可是听说,某些高地名门的夫人有特殊嗜好,主城的大地神殿会培养漂亮的小男孩供她们取乐。维尔托克也许是其中的最出色的一个……头,有人给我递话了,愿意出5000金塔,请我们放手。”

    巴托姆放下烟斗,淡淡说道:“是那个奴隶贩子罗德?他和主城的一些大人物有交情,这几年在博朗镇做贩奴生意赚了不少钱,现在又盯上了维尔托克?我只能说,他的胆子和胃口都越来越大。”

    中年警卫冷笑道:“我可不是傻瓜,罗德把维尔托克带到主城,转手就能卖50000金塔。”

    瘦削男子也笑道:“哈利,我听出来,你是想把维尔托克卖给落叶城的名门,然后大赚一笔。”

    哈利回过头,斜睨着他,反问道:“科尔,难道你不想吗?”

    科尔微笑摇头道:“不,我不会贩卖维尔托克,只是博朗镇的环境不适合柔弱又漂亮的小家伙,我会把他推荐,或者引荐给落叶城的高地名门,然后呢,慷慨的名门老爷会赏给我50000金塔。”

    哈利翻了白眼,不满地说道:“这和贩卖又有什么区别?”

    “区别就是,你会被莎拉用擀面杖打成一滩肉泥,我就不会像你这么倒霉。”

    哈利和科尔互相斗嘴,巴托姆在旁边笑而不语。他们都是一个冒险团的老战友,功成名就之后,都在博朗镇安家。哈利成了博朗镇警卫队的副队长,科尔则是镇子上唯一的医师,除了他们,另外还有几个老朋友也在博朗镇担任要职。大伙以巴托姆为首,已经掌握了博朗镇的话语权,任何冒险团都不可能绕过他们,把身价高昂的维尔托克带离博朗镇。

    巴托姆和维尔托克非亲非故,无论是把他卖给高地名门,还是推荐给主城中的大人物,老冒险者都不会有任何负罪感。实际上,维尔托克如果有机会得到高地名门赏识,总比他待在冒险者小镇更好。

    巴托姆真正担心的是维尔托克身上的麻烦,利益越大,麻烦越大的道理,他还是懂的。

    用烟斗敲了敲桌子,他慢条斯理地说道:“其实,罗德愿意承担未知的风险,他为维尔托克开价5000金塔也不算过分。可如果要搭上我们的信誉,5000金塔还远远不够,毕竟我是博朗镇冒险工会的负责人,维尔托克是白号角冒险团寄养在冒险者之家的伤员。”

    哈利马上接口说道:“所以,我认为50000金塔才是合适的价格。”

    巴托姆摇了摇头,沉沉说道:“没这么简单,维尔托克的价值也许不止50000金塔,甚至不能用金钱来衡量……”他停顿片刻,继续说道:“这两天,维尔托克探索了旅馆的每一个房间,见到人就问,谁认识他?看来,冒险者之家是关不住他了……我想放他出去,和更多的人接触,让外人试探他的来历、背景,我们就在旁边看着。”

    哈利不解地问道:“头,你这是什么意思?但凡在主城有门路的冒险团都在打维尔托克的主意,你就不担心他们把维尔托克拐跑了?”

    巴托姆老板冷笑一声,不屑地说道:“你们都给我好好记住,我们现在不是一无所有的冒险团,没必要独占所有的好处,更没必要独自承担所有的风险,让那些冒险团先去调查维尔托克身上的秘密。”

    “…我估计,今年的冬天,博朗镇会很热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