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苍白徽记 长戟大兜2

第6章 出门

    博朗镇的泥蝎和蝎子不是一类昆虫,它们没有毒,常年生活在地下,主要以腐殖质为食,个头能长到很大,壳硬肉多,但泥蝎肉有一股腐败的酸味,当然不是什么难得的美味。只不过,冒险者在野外最容易获取的肉食就是泥蝎,久而久之,迪萨联盟的冒险者流传了这样一句话:没有吃过泥蝎的冒险者不是真正的冒险者。

    维尔托克做的烤獭肉串和蒸泥蝎,不仅成功祛除食材本身的腥臭酸腐,还保留其独有的特色风味,这种烹饪技法堪称神奇。可惜,他展示烹饪技艺的地方不对。

    冒险者这种生物的胃坚忍不拔,饿极了,连腐肉都吃,在能够吃饱的情况下,他们对食物的评判只停留在好吃和难吃的阶段。维尔托克亲手烹饪的烤肉串、蒸大虫子对冒险者而言也只是好吃而已。就连见多识广的巴托姆老板也没觉得他做的新菜式有多了不起,反正,胖厨娘莎拉做的菜向来都是卖得干干净净,剩下的也不会浪费。

    相比美食,博朗镇的冒险者们对维尔托克本人更感兴趣。他们通过烤肉串、蒸泥蝎判定拥有绝顶美貌的维尔托克不是高地名门的直系子裔。其中的道理很朴素,身世显赫的名门继承人不可能是厨师嘛。

    既然,维尔托克没有名门背景,那就可以把他卖给落叶城的大人物,换取非常丰厚的回报。

    维尔托克怎么也想不到,自己只是做了两道菜,住旅馆里的冒险者们就开始打他的主意。

    跟着皮鲁给住店客人送完午餐,两个人在一楼的楼梯拐角处分开,皮鲁回旅馆大厅继续工作,维尔托克则钻进自己的楼梯间卧室。

    他打开卧房的橱柜,从里面取出一个小钱袋,把里面的钱,连同今天分到的赏金一并倒在床上。楼梯间的小窗户透进一抹光亮,昏暗逼仄的房间内,金灿灿、银晃晃的钱币显得十分耀眼。维尔托克盘腿坐在床上,反复数了几遍,确认自己一共有3金塔、11银塔,外加30铜塔。

    30个铜塔是这两天他在厨房做菜,莎拉给的工钱;其余的金子和银子是皮鲁送餐,住店客人的打赏。皮鲁分一半的赏钱给维尔,就比他做菜赚到的工钱多得多。

    维尔托克把自己的钱重新装进袋子,两眼茫然地平躺在床上,看着近在咫尺的楼板,心里琢磨,自己是不是该花点钱,换一间宽敞明亮的客房?

    这间逼仄、昏暗的楼梯间曾给他带来莫名其妙的安全感。可是,随着能力的不断提升,缩在小小的楼梯间里,维尔托克感到十分憋屈,他觉得自己现在应该掌控更大的空间。

    维尔托克不知道租一间旅馆客房需要多少钱,但他明白,自己的这点钱距离偿还巴托姆老板的债务还差得远。

    最关键的是,维尔托克对厨房里的工作已失去热情。他做工是为了获得“知识拼图”的反馈,其次是锻炼技能。

    这两天在旅馆厨房做工,维尔托克明显感觉到自己的嗅觉、味觉、触觉、听觉都有显著提升。他可以在复杂的味道中分辨其中一种气味;可以在嘈杂的大厅内偷听目标人物的谈话;通过手指触摸松獭和泥蝎,闭着眼睛都能用一把小刀将其轻松分解。

    现在,厨房里的工作已不能再帮助维尔提升感知属性和相关技能,他对做菜就失去了兴趣。所以,他才会跟着皮鲁去给客人送餐,顺便探索冒险者之家的客房,东看看、西嗅嗅,和客人们交谈,这些看似普通的事情都在满足他的好奇心,并期望一个触发“知识拼图”的契机,获得新的反馈。

    做工赚钱只是附带的,但在锻炼自己的同时,又能赚到钱,终归是件好事。维尔托克打算换一份新工作,可究竟做什么工作才好呢?

    就在维尔胡思乱想的时候,楼梯间外面传来店伙计皮鲁的声音,他一边敲隔板,一边低声呼唤道:“维尔,维尔,你在吗?”

    维尔托克立刻走出楼梯间,看见站在边上的皮鲁,笑道:“我在啊,你又拿到赏钱,要分给我?”

    皮鲁是个神气又机灵的家伙,他动作矫健,体型偏瘦,力气却不小,常常一手抱着酒桶,一手托着大盘食物在旅馆的人群中健步如飞。维尔托克也学皮鲁的样子,可惜自己的力量不够,用两只手抱起一个酒桶都困难,对皮鲁就只有羡慕的份。

    总得来说,维尔认为皮鲁是个好人,两人一块送餐,皮鲁总是尽量拿更多的东西,得到客人的赏金也会主动分给维尔。虽然莎拉的警告也许对皮鲁管用,但客人打赏的时候,维尔并不是一直都在场。

    按照皮鲁自己的说法,他和巴托姆老板一样重视信誉,说好了要分钱就一定做到。

    皮鲁同样认为,维尔托克是个不错的小伙伴。

    不,应该说是最佳伙伴。

    维尔托克刚苏醒那会,皮鲁也像其他年轻店伙计,对这个过分漂亮的半精灵少年充满了嫉妒。他们不止一次想要捉弄维尔托克,却遭到厨娘莎拉的无情暴打。机灵的皮鲁并没有直接参与欺负维尔托克,但他也学乖了。胖厨娘莎拉在大多数时候都是一个脾气温和的人,可她一旦发怒就会打人,连旅馆老板巴托姆都被她揍过,在博朗镇没有人敢惹莎拉生气,也就没有人敢欺负维尔托克。

    渐渐地,皮鲁发现维尔托克心思单纯,非常好相处,而且他不会耍坏心眼。最重要的是,有维尔托克跟在身边,皮鲁总能从客人的手里得到更多的赏钱。于是,皮鲁成了维尔托克的朋友。

    朋友之间,一定要讲信誉,否则会有其他伙计愿意和维尔托克交朋友。因此,皮鲁只要是送新菜式,得到客人的赏钱,哪怕维尔托克不在身边,他也会遵守承诺,分一半给维尔。

    不过,皮鲁现在没有赏钱需要分给维尔,他先是摊手摇头,然后摸了摸嘴唇上方的细绒毛,举手拍了怕维尔托克的肩膀,老气横秋地说道:“维尔,客人不会一直给赏钱,如果有人一直给你赏钱,那准没好事。”

    他想勾维尔托克的肩膀,向暗暗偷窥这里的店伙计们表示,他和维尔关系亲近,可惜维尔托克比皮鲁要高出一头,他只得作罢,悻悻说道:“真奇怪,你个子比我高,嘴上却没长胡子,你今年究竟多少岁?”

    维尔托克一本正经地说道:“我也想知道。”

    皮鲁摇了摇头,转而说出自己的目的:“店里的粮食不够了,巴托姆老板让我去农庄定一批粮食,你要不要和我一块去看看?”

    去旅馆外面?

    这个念头像野草一样在维尔托克的心里疯长,他已经探索了冒险者之家绝大多数的区域,厨房、卫生室、储藏间、大厅、楼梯、客房,见到各式各样的人,冒险者之家已经不能再得到“知识拼图”的反馈,他的内心渴望见到更新奇的事物,但对未知世界又有一种本能的恐惧。

    这种感觉很奇特,也很清晰,维尔托克知道自己现在比较弱小,应当先提升能力,再满足自己的好奇心;满足了好奇心,“知识拼图”才会反馈更多的信息,进一步提升自己的能力。

    维尔托克无法确定自己现在外出探索,是否具备自保的能力。他思考了一会,说道:“我要去问问莎拉。”

    楼梯间紧挨着厨房,转个弯就到。维尔托克和皮鲁走进厨房,莎拉正抡着斧头把半扇牛肉剁成小块。斧刃翻飞,砰砰作响,皮鲁悄悄咽了口口水,局促地站在门口。维尔托克独自上前,大声向孔武有力的胖厨娘说明情况。

    莎拉停下手,转过头,和蔼可亲地问道:“孩子,你是想出去玩?”

    维尔托克没说话,但他点了点头。

    莎拉又问道:“你想我陪你出去,但我没时间啊。如果你在外面遇到坏心眼的家伙欺负你,我又不在,你还想出去吗?”

    维尔托克怔怔地发呆,他都没想过莎拉拒绝自己的要求该怎么办,犹豫许久,最终还是点头表示自己想出去。

    莎拉笑了,说道:“害怕遇到危险,仍然坚持要出去,能够为自己的决定负责,这样的人就叫冒险者。维尔,你还有许多东西需要学习,如果一直呆在旅馆里面是学不到的,去吧,去外面看看。”

    说着,母熊般强壮的厨娘回头看了一眼站在门口的店伙计。皮鲁的脸上立刻堆出一个讨好的笑容,就像一只乖巧的小狗。

    莎拉摇了摇头,说道:“孩子,我告诉你,别轻信任何人的话。”

    维尔托克若有所思,轻声问道:“也包括莎拉吗?”

    莎拉顿了顿,语重心长地说道:“当然也包括我,可是,不轻信不等于不相信,你必须学会如何判断这种事情,没人可以教你,你得吃几次亏才能真正明白。不过,只要是在博朗镇,没人能让你吃大亏,因为我们不允许……好了,现在出去玩吧,皮鲁会照顾你的。”

    皮鲁当即拍着胸口道:“莎拉大婶,我保证,会照顾好维尔!”

    胖厨娘刚刚说的一番话居然得到知识拼图的一丝回馈,维尔托克微微俯身,不假思索地说道:“冒险者要勇敢,也要谨慎,我认为你说得对,谢谢你,莎拉。”

    他还没说完,心急的皮鲁就拽着他往外走。莎拉看着两个小家伙离开厨房,眼眸凝缩,低声自语道:“勇敢、谨慎?……真是个聪明绝顶的孩子。”

    维尔跟着皮鲁,悄悄穿过吧台前的走廊,怀着激动的心情,走出冒险者之家的大门。

    这是他苏醒以来,第一次离开熟悉的旅馆,来到完全陌生的室外。外面的世界如此新奇,人物、景色、声音、气味组成的全新立体画面在维尔托克的感知中不停地摇晃,但他最直观的感受是灿烂的阳光刺痛自己的眼睛,涌动不息的风吹拂着身体,让他感受到发自内心的亲切,他情不自禁地闭上双眼,伸出双手,想要拥抱热烈的阳光,也想抓住无形的风,却始终差了点什么。

    维尔托克也说不清自己这是怎么了,而皮鲁和周围的路人们看到,俊美无俦的少年走到空地上,张开双臂,安静矗立,仿佛要成为世界的中心。

    在维尔引起路人围观议论之前,两名冒险者打扮,佩戴兵器的男性悄悄驱离几个想看热闹的人,然后他们若无其事地走开,与维尔托克保持一定距离。而旅馆上层房间的窗户边上,有许多双眼睛偷偷地盯着他,其中就有红狮巴托姆。

    不知道过了多久,维尔托克重新睁开双眼,看到皮鲁一脸的担心表情。

    “维尔,你还好吧?”店伙计试着问道。

    维尔托克想抓住风,却没能成功,正感到懊恼,但好奇心很快就占据上风,他微笑着向皮鲁摇了摇头,然后四处张望,打量周围的一切,视线突然扫见旅馆门前的一块大木牌。贴在木牌上面的棉皮纸引起他的注意。

    维尔大步走过去,站在木牌前,紧盯着棉皮纸上一列一列的符号,眼睛都不眨一下。在专注出神的状态下,知识拼图的金色光团再次浮现,维尔托克顿时产生一种强烈的渴望:

    解析这些文字,恢复关于文字的记忆。

    维尔托克转身抓住皮鲁的胳膊,指着棉皮纸上的符号,急切地问道:“皮鲁,这是字?”

    “是啊。”

    “上面写的什么?”

    “呃……这个,我认识的不多……”皮鲁脸一红,支支吾吾了半天,干脆承认道:“好吧,我不识字……维尔,你应该识字吧?”

    维尔托克皱起眉毛,摇头说道:“我好像认识,但又不认识这些字,很奇怪……”

    “那就是不认识!”店伙计皮鲁瞬间就开心了,拍着维尔托克的后背,摇头晃脑地说道:“识字有什么用?我认识的冒险者就没有几个识字的……”

    就在这时,旁边传来一个不算陌生的声音:

    “维尔托克先生,这么巧,你也来看新悬赏任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