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苍白徽记 长戟大兜2

第8章 比试

    这条几百米长的街道相当于博朗镇的分界线,左边是塔窟族和赫默族的聚集地,平时不对外人开放;右边才是属于冒险者的活动区域,里面有营房、工坊、训练场、仓库等等基础设施。

    按照皮鲁的说法,他的生母是一名赫默族女战士,生父可能是从未谋面的冒险者,他在塔窟、赫默两族的集聚地生活了6年,由于自己是普通男孩就被塔窟族养父无情抛弃,交由博朗镇的冒险者工会代为抚养,并接受一系列的冒险者训练。

    维尔托克还有许多事情没弄明白,比如塔窟族和赫默族的关系;塔窟、赫默两族为什么反对文字传播;地母神殿是干什么的;塔窟族的首领钢岩为什么讨厌迈恩镇长,而迈恩镇长不得不住在镇外?

    未知的东西太密集,维尔托克深切地感受到来自“知识拼图”的渴望。也正因为需要探索、收集的信息太多,他反而不知道自己该从什么地方开始调查。

    皮鲁邀请他去街道左边的区域看看,他没有任何理由拒绝,便欣然同意。

    两个人沿着小路,绕过街左的连排房屋,来到一片相对空旷的区域。这里显然比街上热闹多了,维尔托克看见镇民来来往往,忙着晾晒兽皮、干菜,又把各种物资搬进库房;铁匠铺里叮叮当当响个不停,烟囱冒出滚滚浓烟。他再次化身好奇宝宝,想要跑过去看个究竟,却被皮鲁拉住了。

    “以后有的是机会,让你慢慢看,你想亲自抡锤子打铁,我找铁匠说一声就行。但今天真不行,我还要回旅馆工作,咱们就去冒险者训练营看看,那是我长大的地方……”

    皮鲁瘦削精干的身体蕴藏着出乎意料的力量,他毫不费力地拽着维尔托克往前走。维尔很不喜欢这种被人控制的感觉,他连续几次用力挣扎都被比他矮小的店伙计轻松化解,不禁生自己的气,他对力量的渴望也压倒了学习文字的念头,暗暗忖道:应该先把体魄、感知和生命属性提升到当前的极限。

    穿过仓库和铁匠铺就是博朗镇的训练营,一道低矮的木栅栏把营地和道路分开,栅栏边有一群人正在观望博朗镇年轻人的日常训练,人群中的两个人瞥见维尔托克和皮鲁,便远远地朝他招手示意。

    她们正是琴与哨声冒险团的安妮和凯蒂。两位年轻靓丽的女冒险者主动迎过来,热情地和他们打招呼,“维尔、皮鲁,这么巧,你们怎么在这?”说着,安妮眼珠一转,掩嘴娇笑道:“是来找我们的吗?”

    安妮和凯蒂今天都穿着一套紧身的战斗服,勾勒出青春姣好的身体曲线,显得英气勃勃又妩媚动人。尤其是安妮,她身材高挑,腰肢纤细,双腿修长笔直,胸脯鼓鼓的,显示出女性的魅力。皮鲁的脸色渐渐胀红,眼睛不知道往哪里放才好。不过,这两位女冒险者根本没搭理他,两双妙目齐齐盯着维尔托克俊美的脸庞。

    “维尔,怎么不开心?谁惹你生气了?”细心的凯蒂发现维尔托克有点闷闷不乐,便轻声关切道。

    维尔瞅了皮鲁一眼,沮丧地说道:“我力气没他大…”

    “还不放手?”安妮板起俏脸,一把将皮鲁推开几米远,自然而然地牵住维尔托克的手,笑吟吟地宽慰道:“别看皮鲁长得瘦,他可是博朗镇训练营最优秀的学员之一,红狮巴托姆大又把他留在身边,悉心调教了好几年。我们琴与哨声冒险团愿意出重金招揽他,巴托姆大人都不肯放人。一般冒险者的力气也比不上皮鲁,你就别生气啦。”

    皮鲁猝不及防,差点被安妮推的翻跟头,心里十分憋屈,但听到后面的这番话,立刻又转怒为喜,抬头挺胸的样子像只骄傲的小公鸡。

    凯蒂悄悄撇了撇嘴,安妮在珊瑚学院的时候有“百灵鸟”的称号,常常把一群男学员耍得团团转,她对付一个见识浅薄,年轻气盛的店伙计根本显不出“百灵鸟”的手段。维尔托克才是她的目标。

    果然,维尔托克非但没有像上次那样甩开安妮的手,反而好奇地问道:“你的力气怎么比皮鲁还大?”

    安妮笑声清脆地答道:“我可是二级职业者,虽然觉醒的敏捷专长,不以力量著称,但也比普通人强很多啊。”

    维尔托克眨了下眼睛,再次追问道:“职业者是什么?什么叫‘觉醒敏捷专长’?”

    琴与哨声冒险团终究是来自主城的精英,他们很清楚维尔托克的身姿和天然魅惑就是一份宝贵的特质。为了获取这种非凡特质,迪萨联盟的顶尖名门肯定愿意付出重金,但除了惊人的美貌,维尔托克的身上还藏着许多秘密。

    在博朗镇没有人能绕开红狮巴托姆,独占维尔托克带来的利益,但谁先挖掘出他的秘密,谁就能在这场竞争中占据先手,规避风险。

    安妮的表演已成功引起维尔托克的兴趣,凯蒂和安妮一贯配合默契,当然不会错失良机,不仅要拉近双方的关系,还得吊住他的胃口。

    “职业者的事情,说来话长。”凯蒂走过去,牵住维尔托克的另一只手,侧头笑道:“查理团长正在为冒险团挑选新伙伴,不如我们先去看看,查理可是一位四级职业者……”

    哎呀,维尔托克的手果真细腻光滑又柔软……凯蒂正暗自感叹,突然发觉维尔托克反手握住自己的手,还轻轻摩挲了几下,女冒险者不由得心跳加速,圆圆的脸蛋浮起一抹淡淡的娇红。

    凯蒂此时少见的感到害羞,又隐隐有些小得意,她低下头,心慌意乱地忖道:维尔托克是不是喜欢我?凯蒂,冷静,别忘记自己的理想,维尔托克长得再漂亮也不是你的目标……我是未来的高阶驯兽师,我选得伴侣必须能赋予我驯兽师的特质……可是,如果维尔托克有驯兽师的特质,我该怎么办?对了,他好像有天生的魅惑特质,说不定还真是个驯兽师?

    “凯蒂,你的手为什么比安妮的手更柔软,而且在发热?”维尔托克表情困惑地问道。

    他捏女冒险者的手,纯粹是一种本能反应,如果非要说他有什么不良企图的话,这就像他在厨房里处理泥蝎,先用手指的触感了解食材结构上的薄弱点,然后考虑如何下刀或许更接近维尔托克的本意。

    凯蒂对维尔托克的这种习惯一无所知,但从他纯净的眼眸中,也没看到任何一丝爱慕之意。她估计自己是想差了。

    “呵呵,我是觉醒智力专长的二阶驯兽师,不需要天天练习兵器。”凯蒂发觉自己的笑声有点干涩,恼怒地想甩开维尔托克的手,但还是没舍得。

    就这样,两个年轻貌美的女冒险者各自牵住维尔托克的一只手,把他夹在中间,状似亲密地走在路上。过往的行人还真以为维尔托克和“琴与哨声冒险团”的关系良好。这其实是一种无言的示威,凯蒂和安妮向所有人明白无误地宣告:

    琴与哨声冒险团决定插手,其他对维尔托克有想法的人要掂量掂量。

    路的左侧,低矮的栅栏围出一大片土地,博朗镇的训练营就在栅栏里面。

    维尔托克站在栅栏外面,看见一大群孩子四肢着地,匍匐在操场上奔跑追逐。这种姿势并不利于腿长手短的半精灵奔跑,年纪小的孩子简直是在地上滚,稍微大一点的孩子就是爬,有几个手持皮鞭的成年人对孩子们大声呵斥,催促他们跟上队伍,甚至会用鞭子惩罚那些耍赖的孩子,但即便因为落后,挨了大人的鞭挞,也没有任何一个孩子站起来用两条腿追前面的人。

    操场的另一边,琴与哨声冒险团的查理团长正和两名男性成员考验十几个年轻半精灵的战斗技巧。

    冒险团中的卡尔单手提着一根木棍,被四名手持盾牌和反曲弯刀的年轻人围在中间。他的表情很放松,有一种漫不经心的潇洒风度。相比之下,四个年轻人显得十分紧张,拿盾牌抵在身前,畏畏缩缩地不敢发动攻击,而他们的脸上都有或多或少的青肿,显然是被卡尔的木棍抽到面部,留下的伤痕。

    “你们还不动手?那我要发动攻击了。”

    “注意左边。”

    卡尔的嘴角挂着玩世不恭的笑容,手中的木棍如同一柄长剑,闪电般地刺向一名年轻人的右边。那名年轻人的盾牌原本放在左边,来不及回防,立刻被木棍戳中右肩。

    “战斗必须集中注意力,相信自己的眼睛、耳朵、鼻子,相信自己的判断,唯一不能相信的是对手的废话。”

    “这是我给你的教训,现在注意右边!”

    “哈哈,又上当了,你手里的盾牌难道是摆设?还有,你们三个都被吓傻了吗,看到我攻击你们的同伴,也不懂得援护?”

    卡尔脸不红,气不喘,神态悠闲地嘲讽着四名对手,他挥舞手中的棍子却一点也不轻,木棍刺破空气发出凌厉的嗤嗤声,把四个年轻人打得晕头转向,东倒西歪。

    在旁边观战皮鲁握紧了拳头,他的脸皮和那四名年轻人的面孔一样通红,是被卡尔气的。毕竟,皮鲁也是从训练营里出来的人,和这几个挨揍的年轻人有兄弟般的情谊,看到他们被外人欺负,难免会产生同仇敌忾的情绪。

    安妮瞄了皮鲁一眼,微笑着对维尔托克解释道:“卡尔是觉醒力量专长的职业者,三级剑士,他的爆发力远超常人,随手一击都会产生强劲的冲击力,还附带震荡效果。就算在珊瑚学院,卡尔的剑法都堪称出色。博朗训练营的猎人输给他一点也不奇怪。毕竟,职业者和普通人的差距很大。卡尔不会伤到他们,他的嘴巴虽然刻薄,也是为了给他们留下深刻的印象,还能激发他们的好胜心。珊瑚学院的教官也这么训练我们。当初,卡尔挨的骂最多,直到他在训练中打败了教官,才体会到教官骂他都是为了他好。”

    “那些受不了的人怎么办?”观看演练的人群中突然走出一个人,低声问道。

    他大约30岁的年纪,个子不高,体型中等,一头淡黄偏棕的短发,容貌普普通通,但他的双眼明亮而有神,精光时隐时现,能给人留下深刻的印象。

    “约翰教官!”皮鲁看见来人,脸上不由得露出惊喜表情。

    安妮好奇地看了看这个名叫约翰的男人,掩嘴娇笑道:“如果连挨骂都受不了,这样的人丧失斗志和自信,只能被淘汰。”

    约翰说道:“原来学院就这样培养职业者?十个人里面淘汰九个,只留下一个精英?”

    凯蒂不以为然地接口说道:“没这么夸张,十个人里面淘汰五、六个总是有的。”

    约翰摇了摇头,低声叹道:“学院是学院,但在博朗镇,被冒险团随意羞辱,失去信心的年轻人,他们怎么能在冒险中活下来?”

    这时,卡尔一记横扫,逼得四名对手踉跄后退,他收起木棍,傲慢地点评道:“你们的身手还算灵巧,但力量不足,武技基础更是差到不能见人……接下来,准备吃苦吧,我会好好操练你们,把你们训练成合格的战士!”

    博朗镇训练营的十几个年轻人露出羞愤的表情,但四个伙伴联手都被卡尔横扫的事实让他们无法反驳。

    “冒险者不是战士,你让他们四个像战士那样和你正面较量本身就不公平。”约翰从围观的人群中走到卡尔的面前,神情冷峻地说道。

    卡尔斜睨了他一眼,问道:“你是谁?”

    “我叫约翰,博朗镇冒险者训练营的主教官。”约翰淡淡说道。

    “哦,我听过你的名声,红狮巴托姆大人对你推崇备至,你年纪轻轻就当上了训练营的主教官。”卡尔轻微地点了点头,转而摇头叹道:“巴托姆大人曾是岩石巨人军团的精英士官,参加过四月战争,他很看重你,说你是最优秀的冒险者教官。我原本还对你抱有期待,没想到,你开创的训练方法让我大失所望。”

    卡尔公然蔑视训练营的主教官,那十几个年轻人本该群情激忿才对。不过,冒险者训练营最核心的守则是,冒险者只忠于冒险团。如果他们同金主签订契约,还和训练营牵扯不清,那以后就没有人敢在博朗镇冒险营招揽成员,博朗镇都会因此垮掉。

    所以,当琴与哨声冒险团的卡尔和训练营的主教官约翰发生争执,这群已经被招募的年轻人都保持沉默。

    琴与哨声冒险团在训练营招募十几个年轻人,向巴托姆老板足额交付一大笔钱。他们已经和训练营没关系了,但约翰不愿意自己训练的冒险者因为卡尔等人的自以为是在冒险活动中白白丧命。

    他决定给眼前这个什么都不懂的傲慢家伙好好上一课,免费的!

    “你看不起我的训练方法?”主教官冷冷地问道。

    “哈?”卡尔发出嗤笑,眼睛往上一翻,指着那些在操场上奔跑追逐的孩童说道:“你管在地上学狗爬叫训练?难道不是小孩子的游戏?”

    “冒险者不是战士,我们在复杂的环境遭遇各式各样的敌人首先要学会隐藏和回避,即便战斗也要像猛兽那样攻击敌人的后背。”说着,他从一个年轻人的手中夺过一柄两尺长的反曲弯刀,对卡尔招招手,“来吧,我让你看看,冒险者是怎么战斗的。”

    卡尔呵了一声,掂了掂手中的木棍,笑容玩味地说道:“乡巴佬,你对学院的毕业试炼一无所知,真以为我是没见过血的新手?你挑战我,那就让我试试的你的本领……”

    博朗镇训练营的主教官没有说话,他低伏身体,左手反握表面乌黑的短刃,右手触地,强健有力的双腿分开,两脚紧紧扣住地面,目光幽冷地看着对手,不含一丝感情,整个人仿佛变成一头凶残无比的猛兽,那种狞恶的气势竟然让周围的旁观者闻到一股腥味。

    所有人都情不自禁地向后退开,和择人欲噬的约翰拉开一段距离。

    珊瑚学院的三级剑士卡尔脸色都变了,毫不犹豫地丢掉手中的木棍,从腰间拔出四尺长、三指宽的佩剑,只见他轻轻一抖,明晃晃的剑刃发出一阵嗡鸣。

    傲慢、轻浮的卡尔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个虔心诚意的剑士,整个人流露出一股锋利,刺得旁观者眯起了眼睛。

    卡尔的眼睛半开半阖,神情庄重地说道:“剑心即杀戮之心,持剑者有心但无情。你逼我拔剑,我再无法留手,你现在选择退出,我们就算平局。”

    约翰扯了扯嘴角,露出白森森的牙齿,说道:“放心,对你,我会手下留情。”

    话音刚落,卡尔眼中的锋利就凝聚在他的身上。一场普普通通的比试至此走向失控,演变成一场不可避免的生死搏杀。

    琴与哨声冒险团的其他成员似乎并不担心卡尔会血溅当场,而博朗镇的冒险者对主教官也信心十足。

    维尔托克暗暗激动,睁大双眼盯着对峙的两个人,直觉告诉他:拿狗腿刀的约翰比持长剑的卡尔更厉害,他会赢得这场比试,而且真的可以做到手下留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