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苍白徽记 长戟大兜2

第12章 觉醒秘仪

    维尔托克手腕脱臼只是个小问题,但他自己没办法解决,只能去求助胖厨娘莎拉。而莎拉当时就帮他接上手腕,只不过莎拉还是不能放心,连夜找来科尔医师给维尔托克诊断手腕脱臼的原因。

    没人相信维尔托克是因为练习鞭落技法才导致手腕脱臼,总以为他的身体出了问题,比如手腕天生有某种缺陷。

    这件事情在冒险者之家引起不大不小的风波。对于连情报都能拿来换钱的冒险者而言,维尔托克身体上的问题也可以和金子划上等号。至于情报的买主,当然是那些对美貌特质格外感兴趣的高地名门。等到明年春天,回落叶城的冒险者就可以把维尔托克的情报换成实实在在的金子。

    于是,就有冒险者来探视维尔托克的“伤情”。巴托姆老板总不能为这点小钱,引起冒险团的集体不满,就没有出面阻止这些“好心”的冒险者。

    然而,维尔托克又让来看望他的冒险者们大吃一惊,甚至在博朗镇引发轰动。

    现在临近中午,卡尔跟随同伴走出冒险者之家,他原本还奇怪,为什么看望维尔托克要到旅馆外面。当他们绕到旅馆后面的兽栏马厩,就看到一大群人把这里围得水泄不通,就连用来喂养牲口的干草堆上都站满了人。

    琴与哨声冒险团的四个人眼看挤不进去,查理团长就伸手扒拉,雄浑的力量硬生生地在喧闹的人群中分开一条道路。

    无视几个人的叫骂斥责,四级盾卫士查理带领卡尔、安妮和凯蒂挤到人群的最前面。他们看见维尔托克正一动不动地贴在旅馆的后墙上。他的姿势看起来很特别,全身都紧紧地贴着墙壁,不留一丝空隙,只踮起左脚脚尖作为整个人的支撑点,看起来就像吸在墙壁上的壁虎。

    “维尔……他是在睡觉?!”凯蒂瞪大双眼,不敢置信地低声惊呼。

    如果换一个角度,把旅馆的后墙看成一张床,维尔托克一条腿伸直,另一腿弯曲的姿势的确如同趴在床板上。他的左脸颊也贴着“床板”,双眼闭合,任凭周围的人群议论纷纷,指指点点,也没有任何反应,真像是睡着了。

    安妮的神情格外严肃,悄悄踮起左脚的足尖,确认自己也可以做出和维尔托克类似的姿势,但她是觉醒敏捷专长的二级弓战士,除了她自己以外,冒险团中的其他人恐怕都做不到贴墙睡觉。

    难道,维尔托克是觉醒敏捷专长的职业者?

    他这么做有什么意义呢?

    安妮不禁蹙着眉毛,显得十分困惑。她曾经使用自己的专长能力,通过握手的方式,测试过维尔托克,确认他没有觉醒专长,但她现在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搞错了。

    这时,琴与哨声冒险团的托马斯从围观人群的另一头走了过来,与同伴们汇合。今天上午,查理团长安排托马斯来探视维尔托克,他最先找到这里,目睹了事情的全过程。

    “怎么回事?维尔托克整个上午都这么奇怪?”查理悄声问道。

    托马斯表情古怪地点头道:“到现在为止,我已经看他换了15种姿态,一种比一种奇怪,这是第16种……你们也看见了,他是贴在墙上睡觉?”

    大家都知道维尔托克的脑袋受过伤,是一个失忆症患者。他在冒险者之家有许多让人迷惑的行为,了解他的人都已经见怪不怪了。但是,维尔托克今天的行为可不简单。剑士卡尔沉声说道:“做出这种姿势,必须具备超强的平衡感、出色的身体协调性……哦,对了,他趴着墙睡觉有多长时间了?”

    “快两刻钟了……”托马斯顿了顿,目光扫向周围的人群,继续解释道:“之前,有人开赌局,赌维尔托克能坚持多长时间。赌半刻钟的人最多,他们全输了,然后赌一刻钟,输得人更多,现在的赌局是两刻钟。时间快到了,很多人在那边追注……”

    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查理等人发现马厩的一个角落里,皮鲁和几个店伙计忙着开赌局,一群冒险者围着他们交赌金。

    安妮抿嘴笑道:“我们也去下注,就赌维尔托克能坚持两刻钟以上,我们稳赢。”

    卡尔摇头道:“没必要,我刚刚的意思是,维尔托克能保持贴墙姿势这么长时间,说明他还拥有强悍的体能。从他的表现看,平衡感、协调性、体能已经达到二级职业者的水准?”

    安妮想了想,说道:“敏捷专长的一级职业者恐怕没有这种程度的平衡感、协调性,但我是二级弓战士,模仿维尔托克的姿态,至少可以坚持4刻钟。”

    凯蒂惊讶地看了看自己的好友,接口说道:“你是说,你已不能确定维尔托克是不是职业者?但他的平衡感和身体协调性至少超过一级的敏捷型职业者?”

    安妮没说话,咬着粉色嘴唇,轻轻点头。

    “简直可怕。”

    查理团长说道:“你们没发现维尔托克的心态稳定的让人害怕吗?被这么多人围观、指指点点,他都若无其事,表情安宁,像个心灵纯净的婴儿。”

    众人心中一凛,精神状态萎靡的卡尔忍不住低声说道:“难道……这是一种特殊的秘仪?”

    安妮扭过头,怒声道:“干嘛说出来,放心里不好吗?还是怕别人听不见。”

    托马斯苦笑了一下,接口说道:“想到‘觉醒秘仪’的人也不止我们,大家都在看维尔托克表演。毫无疑问,有不少人在偷学他的姿势。”

    凯蒂眼睛一亮,欣喜地说道:“这怎么叫能‘偷学’呢?维尔托克公开展示,他都没说不给看,我们当然可以看,也可以学。”

    众人相视一笑,纷纷点头,然后目不转睛地看着维尔托克,生怕有一点遗漏,就算看不出多少内容,也力求把他的动作要领都记下来。

    维尔托克才不在乎这些,他心无旁骛地在室外演练伏牛秘形和灵猴秘形,即便有人偷学这两大锻法,他也毫不在意。事实上,三大锻法由桩法、呼吸法和观想法组成,如果只观察维尔托克演示桩法就能领悟其中的奥秘,这样的人根本不需要偷学伏牛和灵猴秘形,他本身就是一位了不起的人物。

    那些偷偷模仿他的人,尤其是模仿伏牛桩法,多多少少都会受点伤,肌肉拉伤、筋腱撕裂都没什么,情况最严重的人伤到了脊柱,不在床上躺十天半个月恐怕不能康复。但维尔托克练习桩法却什么问题都没有,这种明显的反差更加激起冒险者们的兴趣,认定维尔托克练习的是一种罕见的觉醒秘仪。

    不过,有见识的人毕竟是少数,了解觉醒秘仪的人都讳莫如深,绝口不向外人提及。那些无知无畏的人吃过几次苦头,不再盲目地模仿维尔托克,连看他练习桩法都懒得去了。

    冒险者们的小心思与维尔托克无关,那天晚上,手腕脱臼的经历让他下了狠心,一定要把三大锻法练十遍,使自己迅速强壮起来,就连找罗德学习文字的事情都先放到一边。他每天白天在室外练习伏牛秘形、灵猴秘形,然后回旅馆厨房饱餐一顿,晚上睡觉的时候练习金蟾秘形调整身心。

    专心做一件事情的时候,时间总是过得飞快。到了第九天,维尔托克明显感觉到自己的体魄、感知和生命属性有飞跃式的提升。而明天是练习锻法的第十天,三大锻法的十次练习结束,他的元素属性将达到当前的极限。就在维尔托克得意洋洋,又充满期待的时候,冒险者之家的巴托姆老板已经忍不住了。

    旅馆三楼,走廊最里面的房间,棕红头发,棕红胡须的巴托姆老板叼着心爱的烟斗,对脸颊瘦长,气质阴郁的科尔医师说道:“这几天,你的生意很好啊。”

    科尔笑咪咪地说道:“多亏了维尔托克,让我发了一笔小财。”

    巴托姆拿烟斗指着科尔,哈哈笑道:“维尔托克让你赚到医疗费,他就让我花钱了……你知道他现在一顿饭要吃掉多少钱吗?10个银塔,够一个冒险者三天的伙食费。你说他高高瘦瘦的,怎么变得这么能吃?”

    科尔表情一肃,点头说道:“他突然暴饮暴食,莎拉大姐都吓了一跳,掐着我的脖子给他检查身体。我的结论是,一切正常。”

    巴托姆猛吸一口烟,说道:“他突然吃这么多东西,也没见他长胖,你说他一切正常,那就是不正常。”

    医师科尔淡淡说道:“维尔托克要是正常,怎么能值5万金塔。”

    巴托姆沉吟片刻,摇头说道:“维尔托克的美貌特质价值5万金塔,他现在不止这个价钱了吧?”

    “头,我知道你的意思。”科尔接口说道:“我每天都给维尔托克检查身体,有莎拉大姐在,他也很配合。自从他开始练习那几十种古怪姿势之后,食量大增只是一方面,我发现他的身体强度已经达到了2级体质专长的水准,力量相当于2级力量专长,敏捷也达到2级敏捷专长,他的智力好像没变化,至少我没看出来他和以前有什么不同。有一点我可以确认,他对职业测试药剂没反应,说明他没有凝聚秘血,肯定不是觉醒专长的职业者!你怀疑,维尔托克练习的姿势是某种觉醒秘仪,我不敢认同……专长、专长,如果他的体、力、敏三大专长都能同步提升,那还是专长吗?”

    巴托姆看了他一眼,沉默片刻后,开口道:“那我直说了,我出身联盟军团,学的是军队提供的觉醒秘仪,觉醒几率低不说,四级职业就到顶了。而学院和大地神殿的觉醒秘仪能让职业者升到五级。五级以上的秘仪呢?你见识过吗?我是没见过,但我们都知道,最具潜力的觉醒秘仪掌握在高地名门的手中。”

    “除非你见识过高地名门的觉醒秘仪,否则你怎么能说维尔托克练习的姿势不是秘仪的一部分?”巴托姆饶有深意地反问道。

    科尔生气地说道:“头,你是不相信我!”

    巴托姆不紧不慢地说道:“科尔,咱们三十年的交情,我有没有打听过你的秘密?当初,我和兄弟们在红草原捡到你,救了你的命,你也救过我和兄弟们的命,咱们就是伙伴。你从不说自己的以前的事情,我们也绝不追问,今后也是这样。”

    科尔咬牙切齿地低吼道:“我不说,是为大家好!”

    红狮巴托姆重重地点头道:“我没怀疑过你,但你知道,我们能在博朗镇扎根都付出了什么。别的不说了,约翰、哈克他们都是我们抚养长大的接班人,虽然他们没让我们失望,可他们毕竟不是职业者,将来能撑起冒险者之家吗?你忍心看着我们好不容易才开创的局面最后被外人取代?”

    迪萨半精灵觉醒专长,凝聚秘血,成为职业者要完成许多步骤。前面的觉醒步骤倒还好,基本上可以通用,但觉醒秘仪是最后的步骤,也是最关键的步骤。一般来说,秘仪需要举行特定仪式、觉醒秘药和传法者。这三个条件缺一不可。

    巴托姆熟悉军队秘仪,他自己也能充当传法者,可惜联盟军队的觉醒秘仪潜力有限,成功率还低。像约翰教官这么出色的冒险者就没能通过觉醒秘仪,否则他的前途不可限量。

    红狮巴托姆到底是老了,已经失去进取的信心,开始为冒险者之家的未来考虑。科尔看着巴托姆渴望的眼神,心里默默地叹了口气,他的脸色阴晴不定,挣扎着说道:“好吧,我怀疑……维尔托克是那些人改造的试验品。但你别问,这么干没好处。我的意见是不管把他卖掉,还是推荐给名门,赶紧把他送走。”

    “嘿嘿,就算把维尔托克送走,最快也要等到明年春天。”

    巴托姆美美地抽了两口烟,悠然自得地说道:“我也不问你,那些人是什么人。他们肯定不是名门,对吧?既然维尔托克不是名门出身,那我们偷学他掌握的秘仪就不会被城邦议会追究。”

    “不是名门的秘仪,你就敢偷学?”科尔医师同情地看着巴托姆,认真地说道:“头,你疯了,我可治不好。”

    “我连你都敢收留,还有什么不敢的?”巴托姆眼睛一瞪,不屑地说道:“你连莎拉的疯病都治不好,我就没指望过你。”

    科尔被巴托姆戳到要害,顿时就泄气了,无精打采地问道:“你准备怎么做?”

    巴托姆压低声音,说道:“放心,那么多人都看到维尔托克练习秘仪,你怕什么?关键是秘药……说实话,我挺喜欢维尔托克这孩子,傻乎乎的,没有坏心眼,也就是他出身神秘,我不敢收留他。我的想法是,反正要送他走,趁他没变聪明之前,你想个办法从他那里弄到秘药配方。”

    “这种事情让莎拉大姐出面不是更简单?那小子就听大姐的话。”

    “你是蠢货吗?这种事情怎么能直接问维尔托克?我们要让他自己想起来,自己泄露出去,自己还不知道。”

    科尔恍然大悟,朝巴托姆伸出大拇指,说道:“好,你想办法让他来我的药剂室工作,我给他创造条件,看看他能记起什么。但我不保证,维尔托克现在练习的姿势就是觉醒秘仪……而且,就算是秘仪,传法者的问题又怎么解决?”

    巴托姆的眼睛流露出一抹精光,说道:“如果他天天练的东西是秘仪,他很可能会想起秘药。至于传法者吗?我就赌维尔托克的秘仪不需要传法者……反正,我们也不用押注,只赢不输,只赚不赔……万一,那真不是觉醒秘仪,我们就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