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苍白徽记 长戟大兜2

第13章 好工作

    清晨,当第一缕阳光透过房间的栅格窗棂,在床上洒下一组窗户的光影,维尔托克从金蟾秘形的奇妙状态中苏醒。他只穿一条短睡裤,单手轻轻一撑,就从柔软的床铺上弹起来,像一只灵巧的大猫,轻盈无声地落在地板上。

    他伸出手臂,舒展身体,全身的肌肉线条通过绷紧的动作显得格外流畅,骨骼关节发出一串清脆的爆响,无穷的精力灌满全身。

    今天,又是特别美好的一天。

    和记忆中的一样,修炼金蟾秘形会有一种源自本能的愉悦感,就像被雨水洗净的天空,泥土下萌动的种子,空灵悠远且充满生命活力。焕然一新的感觉令维尔托克着迷,当然,只有练成金蟾秘形的人才能有这种享受。而修炼金蟾秘形,必须先修炼伏牛秘形和灵猴秘形。

    这是维尔托克修炼三大锻法的第十一天,毫无意外的,他的体魄属性达到12点,感知属性达到12点,生命属性达到15点。维尔托克无比清晰地感受到身体中蕴藏着强大的力量,这才发现自己之前是多么的虚弱无力。

    充盈全身的力量带来从未有过的自信,维尔托克心痒难耐,左右转头,在房间内四处寻找木棍衣架,准备报自己手腕脱臼的仇。可惜,衣架早就被撤走了,旅馆老板给他换了一个衣柜,还把破坏衣架的赔偿费用记在他的账单上。

    精力无处发泄的维尔托克干脆脚蹬墙壁,两步冲上天花板,双手往上一撑,整个人就吸在墙壁与天花板的夹角之间。

    楼板之上有声音传入维尔托克的耳中,那是一个冒险者在打呼噜,中间还咂口水。维尔托克听了一会,就觉得无聊,顺着墙壁滑落地面,重新跳回床上,盘腿坐下,认真考虑今天该干点什么。

    三大锻法都已经练完十次,维尔托克的身体就像脱胎换骨,力量、体能、速度、敏捷、感官的敏锐程度都有非常显著的提升。三大锻体秘法的确非同凡响,但也不至于练十天就会有如此神奇的效果。维尔托克已经知道,自己的身体原本就很强大,因为受到某种不明原因的伤害,落入低谷的精神属性无法统御强悍的身体,导致自己退化严重。随着精神力量的不断恢复,通过这十天的锻炼,身体的潜力被唤醒了。

    今天早上,维尔托克完成金蟾秘形的第十次练习,果然不出所料,“知识拼图”又回馈了一部分记忆給他,还是和锻炼身体的秘法有关,总共有三种,分别是鹰狮战技、苍狼战技和源血秘法。

    与三大锻体秘法不同,鹰狮战技、苍狼战技将伏牛、灵猴两大锻法糅合在一起,还加入破法部分。所谓破法就是打击敌人,保全自身的实战技法。鹰狮战技侧重锻法,破法的内容较少;苍狼战技侧重破法,锻法部分被削弱。

    维尔托克怎么也想不起来鹰狮战技和苍狼战技是谁开创的,他只知道肯定不是自己。因为这两种战技都以伏牛和灵猴秘形为基础,但缺少最关键的金蟾秘形。它们的锻体效果远不如维尔托克练习的三大锻法,但其中的破法技巧却很高明。

    鹰狮战技强调近身搏杀,擅长徒手以及有限种类的短兵器战斗,一举一动都能爆发出惊人的威力。而苍狼战技擅长使用各种类型的兵器,强调步法,它分析兵器运用的基本原理,劈斩、穿刺、钝击、投射、格挡、招架,配合灵活的战术步法,组成攻击敌人的有效手段,能充分发挥装备器具的优势,往往可以以弱胜强。

    这两种战技不需要练习,维尔托克恢复相关记忆就已经掌握了。而源血秘法和两大战技不一样,它是纯粹的锻法,甚至比三大锻法更纯粹。

    伏牛秘形有爆发力量的技巧,灵猴秘形包含闪避攻击的身法动作,金蟾秘形也有潜伏伪装的非凡效果,这些都可以算作破法的范畴。源血秘法明显源自三大锻法,但它和破法技巧没有半点关系。

    源血秘法唯一的作用就是锤炼身体,已经达到了能改变生命层次的地步!

    “知识拼图”传递给维尔托克的信息是,把源血秘法完整的修炼一次,获得生命坚韧天赋,包括强韧骨骼,两倍基础力量,超凡体能,抵抗寒冷和炎热环境,自愈天赋,还有暴食天赋!

    其中的自愈天赋,能使他受的伤在一定时间内自动痊愈。而暴食天赋可以让他对食物,包含药剂的吸收效率达到极致,迅速补充体能、精力,增强生命活力。

    维尔托克已经掌握源血秘法的全部信息,但修炼源血秘法必须服用源血药剂。他倒是知道这种药剂的配方,可他现在没有啊。

    最要命的是,他知道药剂配方的具体内容,配方里面的药材名也知道,但那二十多种药材到底长什么样子,他怎么想都想不起来。

    一筹莫展的维尔托克决定先去厨房吃早饭,顺便问问厨娘莎拉。他穿好衣服,把钱袋挂在胸口,连门都不用锁,直接离开自己的客房。穿过走廊的时候,正巧遇到两个同楼层的冒险者。

    “早啊,维尔托克,你又要去马厩锻炼身体?”他们主动和维尔托克打招呼,其中一个留着络腮胡须,明显年长的冒险者说道。

    维尔托克眼睛一亮,走上前说道:“早上好,鲍勃。早上好,詹姆士。我有一件事情,想请你们帮忙,可以吗?”

    两名冒险者明显感到惊讶,互相对视了一眼,然后年长的鲍勃笑声爽朗地说道:“当然可以,我们很愿意帮助你。”

    维尔托克不禁露出开心的笑容,满怀期待地问道:“你们知道哪里有荧光苔、卷丝草、银纹酱果的果核、卡帕提拉赤眼蛾粉……”

    他一口气把二十多种药材名全都说了一遍,还没等他说完的时候,两位冒险者脸上的笑容已经褪色,表情僵硬的像两张木头面具。

    较年轻的詹姆士一脸茫然地说道:“这些药材,我都没听说过……”

    鲍勃咳嗽一声,在旁边提醒道:“维尔托克,各地方的药材名称可能不一样。你还记得,那个荧光苔有什么特点吗?”

    维尔托克眨了眨眼睛,也是一脸茫然地说道:“我想不起来……”

    三个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在走廊里大眼瞪小眼。彼此都尴尬了一会,鲍勃摇头说道:“我干这行都十几年了,去过很多地方,可你说得这些药材名,我听都没听过。你又记不得它们的特征,这就麻烦了……维尔托克,你只记得药名,不记得样子,很容易被人骗。这样吧,你要是想起这些药材的模样,就来找我,我肯定会帮你收集。”

    维尔托克用力点头道:“鲍勃、詹姆士,你们都是好人。”

    鲍勃嘿嘿笑道:“好人归好人,你想采购药物要出钱才行。具体的数目,我们以后再谈?”

    维尔托克想了想,说道:“好,我想到药材的样子,再问你需要多少钱。”

    “行!你一定来找我啊,我保证价钱公道,绝不会骗你。”

    两个冒险者和维尔托克告别。他独自顺着楼梯,下到旅馆一楼,刚到厨房门口,还没进去,站在吧台后面的巴托姆老板就招手叫住他,“维尔,过来,有事找你。”

    维尔托克疑惑地走过去,问道:“巴托姆老板,你找我什么事?”

    “我有份工作想介绍你去做。”巴托姆从吧台下面端出一个装满食物的餐盘,推到维尔托克的面前,热情地说道:“这是给你准备的早餐,免费的,你边吃,我们边聊。”

    维尔托克接过盘子,不客气地拿起一根大鸡腿,整个塞进嘴巴里,用牙齿咬住柔嫩多汁的鸡肉,两只修长匀称的手指捏住鸡腿骨,将它从嘴里拔了出来,随手丢在盘子里。

    巴托姆老板看得眼角一跳,狼吞虎咽的吃相还能显得优雅从容,他只在维尔托克的身上见过。

    维尔托克奇怪地看了旅馆老板一眼,又低下头专心对付食物,他进食的速度非常快,几个眨眼的工夫就解决了小半盘。

    巴托姆这时候才反应过来,继续说道:“科尔医师,你认识吧?经常来给你检查身体的那个人……他在镇子上有个炼药坊,博朗镇冒险者使用的药剂几乎都是科尔调配的。昨天晚上,科尔医师的助手处理药材的时候,不小心切伤了手指。那可怜的家伙有段时间不能在炼药坊工作。科尔打算招募一个手脚伶俐的伙计,暂时接替助手的工作。”

    说着,旅馆老板压低嗓音,粗壮的身体半趴在吧台上,尽量凑过来,神秘兮兮的样子就像怕被周围的店伙计听到一样。

    “这可是件好差事,练药坊助手只要干半天的活,科尔医师包两顿饭,每天给1银塔的酬劳……维尔,这种好事,我第一个想到的就是你,千万别让皮鲁他们听见……你每天上午锻炼身体,下午去药剂坊帮忙,都是处理药材的简单工作,晚上再回旅馆睡觉,不仅有免费的午餐和晚餐,还能赚到1银塔。你觉得怎么样?如果同意,我这就给你安排。”

    维尔托克有点心动,他正为自己的源血药剂发愁,如果去科尔医师的药剂坊工作,说不定能回想起什么。不过,刚刚在二楼的两个冒险者提醒他,小心被人欺骗,维尔托克觉得是有道理的。

    飞快地吃完盘子里的食物,维尔托克先喝水漱口,又拿起盘子里的白餐巾擦了擦嘴,很有礼貌地对巴托姆颔首说道:“早餐很丰盛,味道也很棒,谢谢你的款待。巴托姆先生,你是个好人。”

    他微微一笑,动作轻柔地拿起餐盘,转身向厨房走去,显得优雅而得体。巴托姆怔了怔,赶紧追问道:“你同意了?”

    维尔托克转过身,摇头说道:“我不同意。”

    “好……嗯?不,那为什么呢?”

    “我觉得科尔医师不像好人。”维尔托克诚实地说道。

    巴托姆的眼睛瞪得溜圆,舌头打结地说道:“好……人?科尔,他不像好人……不、不、不,你一定弄错了,是不是有人在你面前说了科尔的坏话?维尔托克,你可不能轻易相信造谣者的谎话,科尔是个好人,只是相貌有点丑,但他是个好人……你要是不信,可以去问莎拉。”

    “好吧,我这就去问莎拉。”

    维尔托克端着餐盘走进厨房,过了好一会,他才从里面出来,冲着旅馆老板点点头,又摇摇头。

    巴托姆抓了抓自己的头发,无奈地问道:“你这是同意,还是不同意?”

    维尔托克说道:“我同意当科尔医师的助手,不同意他给的待遇。我每天要2个银塔的工钱,他还得包我三顿饭。”

    听到他开出的条件,巴托姆总算放心了,但还是假装为难,讨价还价地说道:“只做半天工,就要2个银塔,外加三顿饭。你的要价太高了,科尔医师恐怕不会同意……维尔,我觉得你干3个半天,拿四银塔的工钱,比较合适。”

    维尔托克看旅馆老板的眼神就像看一个傻子,他解释道:“我没有多要工钱啊,还替科尔医师省下一顿饭钱。”

    巴托姆忍不住就想哈哈大笑,却看见维尔托克掰着手指,认真说道:“做半天工,工钱1银塔,外加中饭和晚饭。两个半天工就是2银塔加四顿饭。我给科尔医师工作一天,等于两个半天,他就该付给我2银塔、四顿饭。我每天只吃三顿饭,替科尔医师省下一顿饭钱。”

    巴托姆目瞪口呆,惊讶地问道:“你不是每天上午都锻炼身体吗?”

    维尔托克微微抬起下巴,得意地说道:“我已经不需要在锻炼了,我现在很强壮!”

    巴托姆上下打量了他,故意抬起筋肉分明的粗壮胳膊,开玩笑地说道:“我还真没看出来……你的肌肉好像和以前没什么不同。”

    通过十次秘法锻体,恢复部分能力之后,维尔托克本来就有炫耀的念头,听旅馆老板这么一说,他顿时跃跃欲试,指着吧台后面的兵器架,说道:“给我那柄弯剑,我演示给你看。”

    他指的是一把表面镀黑的弯刀,刀身不容易反光,足够锋利且份量十足,是冒险者常用的兵器。

    巴托姆取下弯刀,从吧台后面绕出来,站在维尔托克身边,笑说道:“呵呵,弯剑?在我们,它这叫弯刀,落叶城那边也有人喜欢叫它弧形剑。希望你不是第一次用它,总之,要小心点,别伤到自己。”

    维尔托克有点脸热,从旅馆老板的手里接过弯刀,顺手一抖,黝黑弯刀只在吧台上一闪,旋即稳稳悬停,刚刚的刀光闪现仿佛只是个幻觉,刀锋震颤嗡鸣声悠远苍凉。吧台上的一个橡木酒杯突然从中间裂开,一分为二,撞在桌面上,发出轻微的“啪嗒”声。

    巴托姆老板却好像听到一声轰隆雷鸣,感到无比震撼,他伸出两根手指搭住刀背,瞬间掐灭刀锋的振动,又抬起另一条胳膊,不动声色地扫过吧台,裂开的橡木杯子神奇地不见了。

    “你有这种本事,我让科尔每天给你3银塔的工钱……还有,你刚刚失手打坏一个橡木杯子,要按规矩赔偿,我先记你账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