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苍白徽记 长戟大兜2

第17章 觉醒

    药剂坊的前厅是科尔医师和半精灵女仆的住所,后院是秘药饲养场,里面也建造了几幢屋子充当储存室、配药间,以及蛮族女奴的宿舍。

    现在的天气渐渐寒冷,从野外回博朗镇的冒险团越来越多,科尔医师每天都要在博朗镇医疗所医治伤患,他待在药剂坊的时间并不长。药剂坊基本上由几位美貌的半精灵女仆打理,她们指挥健壮的蛮女奴做一些粗活,但是,配置药剂的关键工作,半精灵女仆都是亲自处理。

    科尔医师每天会过来检查一下活体秘药的状况,偶尔提出药物配比的改进方案。像药材加工、配置普通药剂之类的小事,他基本上不过问。半精灵女仆都可以独立完成。

    维尔托克的任务是看守药物储存室,即便如此简单的工作,也有蛮族女奴协助他。他在科尔的药剂坊处于一种无所事事的状态,每天可以在院子里到处溜达,身边至少会有一个半精灵女仆陪伴。

    禁止外人踏足的药剂工坊对维尔托克不设防,除了科尔医师的卧室,半精灵女仆愿意陪他去任何他想去的地方。

    当然,维尔托克不会白白浪费时间,他大多数时候都待在储藏室和配药间,学习辨识药材,或者观看半精灵女仆调配药剂。

    这两处地方都被蛮女奴收拾得一尘不染,里面的每个物件从铺地的木板到保护墙壁的贴片;从最大的柜子到最小的油灯,它们的用料、造型、摆放的位置都非常考究。冒险者之家装修最豪华的客房与这里相比就显得十分粗糙。

    维尔托克对科尔的储藏室和配药间有似曾相识的感觉,认为调配药剂地方就应该如此。

    如果不是为了每天晚上必须进行的“回看”,他都想干脆住在药材储藏室算了,也不用在旅馆和药剂坊之间来回跑。

    真正吸引维尔托克的是储藏室里种类繁多的药材。

    冒险者之家有科尔医师发布的一个长期收购药材任务,冒险者可以按照任务清单上对应的标价,把采集到的药材卖给博朗镇的药剂工坊。

    其实,科尔医师收购药材的价格低于武装商队的采购价,但他每年都交一笔钱给冒险者工会,冒险者如果和科尔做交易,算是完成冒险任务,可以提升工会对自己的评价。除了少数几种特别珍稀的药材,冒险者会将一般药材售给科尔医师。

    长此以往,储藏室收纳的药材有数百种之多,涉及植物、动物、矿物,甚至还包括几种特殊的腐殖土和动物粪便。储藏室里的每一个柜子都装得满满的,室内的气味也格外浓郁,好在维尔托克的鼻子已经适应这里的环境,各种药材的味道并未对他造成困扰。他反而要主动凑过去闻味道,试着用灵敏的嗅觉辨认每一种药材,看它们是否能激起自己的回忆。

    储藏室的壁橱很高,为了拿到最上面的药材,蛮女奴不得不借助梯子,从顶层的柜子里面取出一份份药材样品,送给维尔托克分辨。

    尽管他来这里的时间不长,蛮族女奴已经认识到这个容貌气质都特别“可怕”的半精灵格外受主人的重视,他的地位比几个半精灵女仆还要高。最起码,半精灵女仆几乎没有拒绝过他提出的种种要求。

    因此,蛮族女奴都很害怕维尔托克,尽可能地躲着他,也不敢冒犯他。

    维尔托克没有恢复记忆,心思十分单纯,他或许真的以为自己在替科尔医师工作。其实,他是唯一被蒙在鼓里的人。

    然而,这些仅仅是巴托姆老板、科尔医师等人一厢情愿的看法。

    维尔托克天真单纯是没错,可他有一种逆天的本领和良好的习惯。他每晚都会通过意识世界的“金色光团”,以第三人的视角,仔细“回看”一天的经历,并反省当天的得失。

    懂得反省的人,就不可能是笨蛋。

    尤其是掌握金蟾秘形之后,维尔托克“回看”经历变得更加清晰,思路也愈发敏锐。他来这里工作的头一天晚上,就发现科尔医师并不需要一个看大门的助手,然后得出一个之前就有的结论:

    科尔医师心里有鬼,对自己可能有坏心思。

    天生聪慧的维尔托克没有把自己对科尔医师的判断告诉任何人,他不愿意丢掉这么好的工作。他采取的应对措施,还是尽量少跟科尔医师说话。

    不过,单纯的维尔托克没有把半精灵女仆和蛮族女奴列入需要防备的名单。

    半精灵女仆也好,蛮族女奴也好,她们和科尔医师明明不是同一个人嘛。而且她们对自己很客气,又愿意提供各种帮助。显然,她们都是好人。

    于是,维尔托克把源血药剂配方的事情向半精灵女仆和蛮族女奴请教,希望她们能帮助自己确认具体的药材名称。

    不懂就多问问人,人多力量大总是不会错的。

    至于,半精灵女仆、蛮族女奴和科尔医师究竟是什么关系,维尔托克根本没考虑过。

    科尔没有意外地从仆从口中,得悉源血药剂的配方,他既高兴又郁闷,但总得来说是郁闷坏了。

    一方面,维尔托克提供药剂配方只有生僻的药材名称,却不知道药材的外观特点,也没有药材加工的具体流程。这样的药剂配方,知道了也等于不知道。

    另一方面,他无法理解,维尔托克为什么可以把药剂配方告诉任何人,偏偏不肯告诉自己。即便他旁敲侧击,维尔托克也绝不开口。

    科尔医师就想不起来,自己有什么地方得罪过维尔托克?

    巴托姆老板也说不出原因,他只能把原因归结为,单纯的维尔托克喜欢看脸下菜单,科尔长得太丑,给他的第一印象就不是好人。

    旅馆老板的推测让科尔医师更郁闷了。他不认为自己长得难看,但也必须承认美貌的半精灵总是特别招人喜欢。

    可如果论美貌的话,科尔对自己精心培养的半精灵女仆有信心。既然维尔托克也是个喜欢看脸的庸俗之人,半精灵女仆会赢得他的好感。科尔便暗中叮嘱几位半精灵女仆,好好照顾维尔托克,帮助他回想那份药剂配方的详细内容。

    半精灵女仆很乐意接受这份命令,她们商量着轮流照顾维尔托克,今天恰好轮到布兰妮,就是前天被维尔托克“骚扰”的半精灵女奴。不过,她听说了维尔托克的遭遇,知道那其实是一场误会,非但原谅了维尔托克的无礼举动,还对他充满同情。

    布兰妮已摘下面罩,娇美的脸上满是担忧的表情,看着维尔托克先弯下腰,去闻桌上的药材样品,然后双手扶着桌沿,眼睛半闭,身体摇摇晃晃的,好像快晕倒的样子。

    “维尔托克先生,维尔托克先生,您还好吧?”布兰妮伸手扶住维尔托克,关切地问道。

    维尔托克摇晃脑袋,从出神的状态中恢复过来,诧异地看着布兰妮,说道:“我很好啊。”

    布兰妮蹙起精心修饰过的柳眉,不确定地小声说道:“但您看起来不太舒服的样子…您真的没事吗?”

    维尔托克恍然大悟,摇头说道:“哦,我知道了,昨天苏珊娜也担心我的身体不舒服,其实不是的……”说着,他往左右瞄了瞄,确认科尔医师不在这里,就神秘兮兮地问道:“我的脑海中有一个其他人都看不见的金色光团,我的记忆都在里面。只要我拼命想东西的时候,金色光团就会出现。比如,我闻到药材的味道,我仔细回忆那种味道,就能看见金色光团。别人都以为我在走神,其实我是在想东西……对了,你有没有听说过金色光团的事情?”

    储藏室确实有几种致幻药材,但它们都经过初加工,致幻效果变得内敛,不至于用鼻子闻一下就使人头晕。而且,维尔托克刚刚闻的药材是石楠,一种常见的藤蔓药材,本身没有多少毒性。但他闻了石楠,还是会头晕摇晃,这不得不让人怀疑他的身体状况。

    另一位女仆苏珊娜对布兰妮说起过,维尔托克闻任何一种药材都会眩晕。布兰妮现在亲眼看到了,还是忍不住地担忧,她很想大声告诉维尔托克:

    你这是真的在走神啊,但走神还能出现幻觉,那可能是精神出了问题。

    布兰妮勉强笑了笑,声音更显轻柔地说道:“我没听说过‘金色光团’维尔托克先生,您已经把这里的药材样品都辨识过了,我们可以先休息一下。等到雪季,还会有几种新药材入库,那时候,我陪你来辨认。”

    其实,半精灵女奴的判断不算错误,别人都看不到的“金色光团”,只有维尔托克能看到,那可不就是幻觉吗?

    维尔托克辨识药材的时候走神,也是真的走神。尽管他把嗅到的气味信息交给意识世界的“金色光团”处理,精神状态高度专注,甚至无法有效的控制身体。至少在形式上,这就是走神。

    问题是,维尔托克走神的频率太高了,并伴有幻觉出现,半精灵女奴按照一般的医学常识,判断他的失忆症已经影响到了精神状态。

    维尔托克并没有认识到,自己的思维方式和其他半精灵不在同一条线上。

    他这两天努力分辨各种药材,没有丝毫顾虑,也不加任何掩饰,分辨药材的效率高得出奇。科尔医师储存的三百多种药材已经被他全部闻了两遍,其中三十九种药材得到“知识拼图”的回馈,唤醒维尔托克对它们的记忆。而这些药材当中,又有三种药材成功对应源血药剂配方记录的药材名称。

    源血药剂配方总共要用到25种药材,维尔托克只记起3种,还没有回想起药材的加工、配置流程。他基本上不可能调配出源血药剂。

    没有源血药剂,练习源血秘法的效果就会很差。

    这让维尔托克感到十分沮丧,不过,他也并非完全没有收获。

    从“知识拼图”这两天的反馈情况来看,维尔托克已经意识到,自己曾经精通药剂学,但药剂学是一个庞大而复杂的知识体系,仅靠辨识药材,很难把药剂学的记忆拼凑完整。

    “知识拼图”也给出了解决问题的方案,要么继续待在科尔医师的药剂工坊,通过不断地观察、学习,一点一滴的把药剂学记忆慢慢拼凑出来。但是,秘药学方面的知识对找回记忆没什么用处。因为“知识拼图”只吸纳秘药学的相关信息,却没有任何反馈。这足以说明,秘药学是新事物,并非维尔托克的记忆。

    最有效率的做法,是先去学习文字,再回过头来学习药剂学知识。

    文字是知识的载体,通过文字学习知识,维尔托克拼凑记忆就会事半功倍。

    维尔托克对此很犹豫。目前,去学习文字的愿望还没有强烈到让他放弃这份工作。药剂工坊的半精灵女仆都是很好的人,她们做的食物还算可口,而蛮族女奴饲养的“动物秘药”也深深地吸引着维尔托克。

    他担心自己工作才两天就提出辞职,科尔医师换一个助理来接替他,自己岂不是回不来了?

    维尔托克左右为难,屋外却传来一群蛮女奴的欢笑嬉闹声。他好奇地走到窗前,举手推开窗户,惊讶地发现两个半精灵女仆押着冒险者之家的伙计皮鲁穿过院落,朝配药间走,一群蛮女奴跟在她们后面,对愁眉苦脸的皮鲁指指点点。

    “皮鲁偷东西被抓到了。”布兰妮走过来,嘴角噙笑,说道:“他在药剂坊躲了两天一夜,其实我们早就发现他了,一直等他下手偷东西,才把他当场抓住。”

    维尔托克茫然地问道:“抓住皮鲁,然后呢?”

    “当然是狠狠地惩罚他。”布兰妮掩嘴窃笑,两只大眼睛都在放光。抓小偷是半精灵女仆为数不多的乐趣之一,她按捺不住地想去看热闹,便怂恿道:“维尔托克先生,想不想去看看主人如何惩罚小偷皮鲁?”

    维尔托克赶紧点头,说道:“我们去看看……”

    店伙计皮鲁是维尔托克在博朗镇比较谈得来的朋友,出于对朋友的关心,他急忙跑出屋子,才发觉皮鲁已经不见了。

    布兰妮追出来,领着维尔托克走进后院一角的配药间。这时候,可怜的皮鲁被牢牢地绑在一张长条桌上面,医师科尔和另外几名半精灵女仆围着他,不停地忙碌着。

    看见维尔托克进来,皮鲁立刻大声呼喊道:“维尔托克,救我,喔…….”

    科尔医师拿一条棉巾塞住皮鲁的嘴,调侃道:“吵死了……没出息的小子,偷东西被抓住就要安静地接受惩罚,大喊大叫真丢人。”

    胖厨娘莎拉告诉过维尔托克,偷东西是不对的。维尔托克赞同莎拉的说法,但皮鲁面临的处境,他总觉得哪里不对,便谨慎地说道:“科尔先生,我记得是你允许皮鲁偷东西的,你不该惩罚他。”

    有时候,维尔托克单纯的像一头野兽,科尔原本还担心他会来捣蛋,特地把自己的私人女仆都叫过来。维尔托克却提出这么有逻辑性的看法,科尔就兴致勃勃地回应道:“就算我没有允许别人偷我的东西,难道小偷就不来偷我的东西?如果小偷偷东西被我抓住,难道我不该惩罚他?”

    维尔托克犹豫着点点头,表示认同科尔的说法。

    科尔医师又说道:“你看,我是否允许盗窃行为,和我是否惩罚小偷没有关系。我和皮鲁的约定是,他在这里偷走的东西归他,我不会在事后追究,但他偷东西的时候被抓住,就得接受惩罚。我可没有说过,把我的东西送给皮鲁。”

    维尔托克又点点头,但他上前一步,大声说道:“你说得有道理,但我也没说过要遵守你的道理!”

    他已明显表示出攻击的意思,几个女仆却没有做出合理的反应。科尔都开始怀疑,自己和半精灵女仆的特殊联系快要失效了。

    职业者医师的战斗力几乎没有,但科尔掌握一种特殊的方法,能够加强自己与私宠女仆的紧密联系。这种方法在联盟高地不是什么秘密,它本身就根植于迪萨半精灵的血脉,半精灵男性和女性可以效仿塔窟族、赫默族之间的配偶关系,双方共同获得升华。只是,主城的大地神殿使用秘仪、秘药做了一些改变,将平等的伴侣关系变成另类的从属关系。

    科尔就没担心过,他的私宠女仆会背叛自己。可他不会知道,维尔托克的天然魅惑对于迪萨半精灵是一种血脉压制,只不过他还没有完全释放出这种独一无二的特质。

    像布兰妮这样接受秘法改造的半精灵女仆,本身的自我认知就有偏差,意志力也相对薄弱。她们特别容易受到维尔托克潜移默化式的影响,几乎不会对他产生敌意。

    眼看着维尔托克准备动粗,科尔医师及时说道:“你不妨问问皮鲁的意见,看他要不要你救他?”

    一名女仆拿掉塞嘴的毛巾,皮鲁大口喘着气,脸上的表情变幻不定,有恐惧,也有一些期待。他挣扎了半天,哭丧着脸说道:“维尔,我愿意接受惩罚,你不用管我……科尔大叔,我会死吗?”

    科尔正窝了一肚子火,没好气地问道:“臭小子,你攒下多少钱了?”

    皮鲁舔了舔嘴唇,哼哼唧唧地说道:“没有攒下多少钱,500金塔……哦,不,是600金塔。就这么多,我不骗你。”

    科尔点点头,阴恻恻地吓唬他道:“小子,如果你死了,你攒下的钱都归我,我还要自认倒霉。如果你能活下来,你的600金塔仍然归我,然后,你欠我2400金塔。”

    “去,把觉醒秘药拿过来……”

    吩咐完半精灵女仆,科尔医师转过头,和颜悦色地对维尔托克说道:“维尔,现在正好有一个机会,让你看看职业者医师是如何使用秘药帮助普通人觉醒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