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苍白徽记 长戟大兜2

第19章 门口的偶遇

    第二天,晨光初现,维尔托克拿着事先打包好的衣物,悄悄离开自己的房间。巴托姆老板已经安排好了一切,但他可能要在镇外的种植园住上一段时间,直到把迪萨半精灵的文字学会为止。

    现在天色还早,旅馆大厅里面没有一个客人,训练营的主教官约翰带着几个人坐在门口,他们看见维尔托克从楼上下来,便纷纷站起身,向他招手示意。

    维尔托克叫不出这些人的名字,但他们都是老面孔,唯独一个身穿警卫制服的中年男子比较陌生。维尔托克却听说过这就是博朗镇警卫队的副队长哈克,同时也是一直追随巴托姆老板的冒险伙伴。

    哈克队长的称号是“狼獾”,手下有几十个警卫,专门负责博朗镇的治安。他身材粗壮敦实,满脸横肉,一看就不像什么好人。旅馆里曾经发生多起冒险者喝酒闹事,打架斗殴的状况,维尔托克就喜欢看这种热闹,但哈克只要一出现,那些打架的冒险者立刻安静。维尔托克当时就觉得“狼獾”哈克特别凶狠,连骄横的冒险者都怕他。

    哈克队长看见维尔托克,满是横肉大脸挤出尽可能亲切的笑容,还伸出手想拍他的肩膀。

    维克多不愿意被看起来比自己强壮的人触碰,他很自然地滑动脚步,肩不动,腿不弯,向后平移半尺,避开警卫队副队长表示亲近的动作。

    哈克楞住了,他虽然刚刚是随手拍一下,正常人想躲也能躲开,但维尔托克看似简单的滑步其实很不简单,完全没有多余的动作,还让人没办法及时预判他的移动方向。

    经历过无数战斗的哈克朝维尔托克竖起大拇指,赞叹道:“维尔,没想到你的身手这么厉害。”说着,他从皮斗篷下面取出一柄带鞘长剑,随手丢给维尔托克,说道:“接住,这把剑是我最近打造出来的,送给你防身。”

    维尔托克格外惊喜,扬手抄住飞来的连鞘长剑,熟练地拔出半截,看见剑身上泛着幽蓝的光泽,就知道这是一把不错的利剑,脸上的警惕顿时被由衷的笑容取代,诚恳地说道:“谢谢你,哈克队长,你是个好人。”

    如果科尔医师知道自己的老朋友哈克用一把长剑就赢得维尔托克的好感,肯定会倍感郁闷。

    哈克成功拍到维尔托克的肩膀,咧嘴笑道:“像你这样的身手,用真剑也不会伤到自己。但是,我要提醒你,别轻易对人拔剑,也别轻易让人对你拔剑,那才是真的危险。你要是跟人打架,棍子最好使。”

    警卫队长开始得意忘形,突然一个高壮肥胖的身影出现在大厅走廊的幽暗处,哈克顿时感到脖子发冷,他干巴巴的笑了两声,说道:“维尔托克,我们该出发了……那个,我会照顾你的,我保证。”

    维尔托克转过身,朝胖厨娘挥了挥手,笑容清澈地说道:“莎拉,我很快就会回来。”

    莎拉藏在黑暗中,没有说话,只是点点头。她相信哈克和约翰等人能够照顾好维尔托克。

    旅馆外,云层遮住天空,薄薄的寒雾笼罩街道,景色昏暗而朦胧。维尔托克把刚到手的带鞘长剑挂在防寒的皮斗篷里,跟着哈克他们,沿着冷清的街道,朝环绕博朗镇的陶土石墙走去。

    没过多久,泛黄的白色高墙在维尔托克的视野中显出轮廓,道路尽头的城门边上有一群冒险者正聚在一起,同城门看守交涉。他们发现了越走越近的维尔托克一行人,其中一个身材苗条的女冒险者,欣喜地喊道:“是维尔托克,他的个子最高。”

    维尔托克的目光穿过晨雾,却看不清那群冒险者的样子,但听到安妮的声音,便认出他们是琴与哨声冒险团,

    空寂冰冷的早上,两群人在博朗镇通往外界的大门处相遇。安妮挽着凯蒂穿出人群,走到维尔托克身前,笑吟吟地打招呼:“早上好,维尔托克,你们也要出镇?”

    她同样身披连帽斗篷,脸上戴着面罩,只露出一双明亮有神的大眼睛,身后背着一把做工考究的战弓、两筒箭囊,还挂着一面带有射击缺口的金属边盾牌。

    维尔托克记得安妮自己说过,她是二级职业者弓战士。身材娇小的凯蒂就没有佩戴武器,手里只抓着一圈皮鞭。她好像是二级驯兽师。

    维尔托克点头致意,说道:“我要去镇外的种植园,拜访迈恩镇长。”

    凯蒂惊讶地说道:“啊,我们也是去迈恩镇长的种植园,听说他有一批从兽人集骨者那里缴获的战斗野猪。我打算去挑几只,充当我的动物伙伴。我是驯兽师嘛,身边没有几只战兽怎么行?”

    维尔托克一听凯蒂要驯兽,立刻就有了兴趣,问道:“我可以去看吗?”

    “没问题,我们欢迎你。”安妮代替自己的好友答道,并伸出纤手和维尔托克握了一下。

    哈克队长冷哼一声,壮实敦厚的身体挡着大门,阴阳怪气地对查理团长说道:“还真是巧了,我们要去种植园买粮食,你们也去种植园买战斗野猪。这一大早,还正好和我们撞上了。”

    在博朗镇过冬的冒险团无非就是想挖维尔托克身上的情报,换点小钱。有能力打他的主意,并且正在打主意的冒险团就两个,做贩奴生意的铁十字,还有背靠高地名门的琴与哨声冒险团。

    哈克和查理曾经是在岩石巨人军团服役的同僚,但他们没什么来往。查理这次来博朗镇,找巴托姆帮忙组建自己的冒险团。巴托姆在查理的身上狠狠赚了一笔,收他大约9000金索尔的训练费,但也从训练营挑出一批素质最好的年轻人,交给查理。可以说,双方是公平交易,两不相欠。

    查理还想打维尔托克的主意,这让哈克非常不满,对他自然没什么好脸色。

    同样的,查理并不惧怕博朗镇的警卫队副队长。他为自己的主人争取利益,是从者分内的事情,以后有没有机会拐走维尔托克是另一回事,但和巴托姆等人的交情不可以成为做事的阻碍。

    查理的脸上挂着淡然的微笑,随口说道:“也多亏了铁十字的罗德团长,他告诉我们迈恩镇长有一批集骨者的战斗野猪要出手。我们和罗德约好今天去看看,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你们。”

    果然是罗德在搞鬼……哈克站在原地,暗自盘算,琴与哨声冒险团有一个四级职业者,一个三级,两个二级;罗德手下的职业者也有两个三级、两个二级。而自己这边七个人保护维尔托克,他是三级的橡树卫士,还有一个二级剑士,再加上一个堪比四级职业者的约翰,其他人虽然不是职业者,也都是觉醒特质的精锐好手。

    哈克不担心自己这帮人会输给任何一支冒险团,可如果罗德的铁十字团与查理合作,那就有点为难。不过,他们恐怕想不到,表面上和冒险者之家关系冷淡的迈恩镇长其实早就被巴托姆买通了。

    但是,现在还没到需要暴露迈恩镇长的时候……哈克就想着是不是再调点人手过来,让罗德和查理这两个家伙安分一点,别蠢蠢欲动。

    “没用的雄性,滚开,别挡道!”

    这时,一只细长有力的手从哈克的背后伸过来,扒住他宽厚的肩膀,粗暴地往旁边一推。

    体型壮实、气质凶狠的警卫队副队长立刻像皮球一样,横着朝左边飞出去五、六米,重重地摔在一堆杂物上。

    两个扛着长矛、背负投枪的赫默族女战士自城墙外回镇子,把堵住大门的哈克队长打飞,并用冷厉而危险的目光逼迫人群让开道路。约翰等人眼睁睁地看着哈克撞碎一堆箱子,也不敢过去扶他,都很自觉地退到路边。

    然而,蛮横的赫默女战士似乎没有打算放过他们。其中,稍微年长的赫默族女战士看见维尔托克,眼睛一亮,凑到他的身边,围着他转了一圈,伸出猩红的舌头舔了舔自己的嘴唇,轻笑道:“漂亮男孩,要快点长大哦。”

    刚刚推搡警卫队长的赫默女性显得更年轻一些,她饶有兴趣地围着琴与哨声冒险团的卡尔打转,眼神极具侵略性。珊瑚学院毕业的三级剑士只低着头,看自己的靴子,像兔子一样乖巧。

    两个赫默族女战士的行为显然激怒了安妮和凯蒂,她们愤愤地出声呵斥:“你要干什么?!”

    卡尔的感激之情油然而生,他抬头看向为自己仗义执言的安妮,却发现安妮和凯蒂都背对着他,面朝维尔托克的位置。

    “你不许碰维尔托克先生!”凯蒂接着安妮的话语,对那名赫默族女战士娇声呵斥。

    卡尔顿时觉得自己的鼻子要被气歪了,反而是那个在打量自己的赫默女性给了他一些自尊心上的安慰。

    可是,她听到安妮和凯蒂的呼喝,便抛下心情复杂的剑士,径直走向维尔托克,与安妮、凯蒂擦肩而过的时候,还轻蔑地看了她们一眼。

    她走到维尔托克身前,先抬起头,上下打量他,又对旁边的约翰问道:“你们要把‘漂亮男孩’带到哪里去?是不是去老贱种的种植园?”

    主教官约翰眼神游移,没有回答赫默女人的提问,等于是默认了。

    较年轻的赫默女战士抬手拉住约翰的衣领,把他拽到自己的面前,额头贴着额头,鼻子贴着鼻子,声音沙哑地逼问道:“今年的生命祭,你会参加对吧?”

    约翰苦笑着点点头,摊开双手做出屈服的姿态。

    “该走了,西西。”稍显年长的赫默女战士已经走到前面,回头催促她。

    “你真烦人!”年轻的女战士不满地叫了一声,但还是放开约翰,快步追上自己的同伴。

    两个赫默族女战士都离开了,哈克队长才慢吞吞地爬起来,拍掉身上的碎木片,讪讪说道:“到了冬天,没怀孕的赫默族女人脾气就变得特别暴躁。咱们让着她们一点就没事了。”

    剑士卡尔摩挲自己的下巴,评头论足般地说道:“这对姐妹很凶啊。”他似乎已经忘记自己刚刚糗样。

    哈克冷笑道:“姐妹?安雅和西西是母女,她们今年肯定要参加生命祭。你也可以报名,说不定会被安雅选中。”

    卡尔的表情变幻不定,隔了一会,才呐呐说道:“算了吧,我看安雅对维尔托克感兴趣,西西似乎看中了约翰……赫默族女战士作风蛮横,武力又强,你们还是保护好维尔托克,别让他被赫默族悄悄掳走。”

    哈克一听,便怒极反笑。他就知道查理这些人对维尔托克没安好心。这是明目张胆的想装作赫默族女战士,掳走维尔托克的意思?

    “你是不是在学院里看故事话本看多了?真以为这是几百年前,赫默女战士会用武力强迫男人参加生命祭?我告诉你,在博朗镇,赫默族从不强迫外来者参加她们的生命祭仪式。你想拒绝赫默族的邀请,不用靠个人武力,需要的只是定力……我怀疑你没有这份定力。”哈克讥讽地说道。

    查理团长出面打圆场道:“哈克,我们一块走吧,现在出发,正好能赶到种植园吃午饭。”

    无端被赫默族的西西打翻在地上,哈克的心情也有点沮丧,点头说道:“那就一起走吧。”

    维尔托克还在回头张望两个赫默族女战士离开的方向,安妮伸手去拉他,无意瞥见他琥珀色的眼眸深邃幽冷,明明还是那副很好奇的表情却让人感到一种莫名的心慌,就像被一头巨龙盯住,正试图看穿自己所有的秘密。

    安妮鬼使神差地说了一句,“安雅和西西刚才好像是怕你?”

    维尔托克收回目光,一脸迷惑地反问道:“她们怕我?为什么要怕我?”

    哈克听到两人的对话,转过头,不屑地驳斥安妮,“安雅会害怕维尔托克?她只是认定维尔托克没成年而已……维尔,我们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