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苍白徽记 长戟大兜2

第21章 贤者迈恩

    原木栅栏之内就是种植园的定居点,里面的建筑风格迥异,分别展示半精灵与蛮族的不同特点,主要有小木屋、泥草茅屋和地穴窝棚。它们规划的很整齐且层次分明,能够看出居民在种植园的身份地位。

    蛮奴首领英格瑞指派两名手下,把罗德买下来的几个小蛮奴带到温暖又宽敞的泥草茅屋里安置,但对于重伤垂死的辛娜和蛮族少年约格,她就不知道该如何处置。

    女萨满和她的儿子被同族丢弃在种植园门口,但他们也可以算作维尔托克的奴隶。一般情况下,英格瑞会拒绝收容这两个蛮奴。不过,博朗镇的哈克副队长和铁十字团的罗德都环绕在维尔托克身边,还摆出较低的姿态。蛮奴首领英格瑞又无法感受到维尔托克的魅惑特质,她就很自然地理解为,这个陌生的年轻半精灵地位很高。

    英格瑞不好做主,只能向其他人请示。

    蛮奴首领请示的对象不是警卫队的副队长哈克,也不是种植园的常客罗德团长。

    原木栅栏的箭塔上面,有一小队半精灵弓箭手顺着楼梯走了下来。为首的半精灵穿着职业者套装,背负战弓与盾牌,应该是和安妮一样的弓战士,就是不知道他的职业等级。

    铁十字团的罗德收拢浮躁的心绪,笑容满面地迎上去,热情地说道:“我来给你们介绍一下,这位就是博朗镇的警卫队长,四级弓战士约瑟夫大人。而这一位俊美非凡的小伙子就是我和你提过的,白号角冒险团的维尔托克先生。”

    约瑟夫是一个眼神凌厉的中年人,深刻的五官线条勾勒出不苟言笑的形象,有一种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漠,但他很自然地微微俯身,主动向维尔托克行礼,语气温和地说道:“维尔托克先生,我代表迈恩镇长欢迎你来种植园做客。”

    维尔托克还没学会迪萨半精灵的礼仪,也从不把“应酬”这种事情当成必须解决的问题,他的心里正在琢磨蛮族萨满说的那种语言,便指着辛娜问道:“约瑟夫大人,你有办法治好她吗?”

    约瑟夫怔了下,看了看被蛮族少年抱在怀里,不省人事的女萨满,很为难地摇头说道:“她中了半兽人萨满的诅咒,我们也没什么好办法,只能试试看……英格瑞,找一间空木屋安置他们,再想想办法吧。”

    英格瑞点点头,冷漠又嫌弃地看了辛娜和约格一眼,用半精灵语说道:“你们跟我走。”

    蛮族女萨满在小部落中的地位仅次于族长,某些时候,她们的话语权甚至比族长更高,但一个快死的萨满要另当别论,何况像英格瑞这种自幼被卖给半精灵的女奴早就不把蛮族当作同胞,甚至特别厌恶受蛮族尊重的萨满。

    蛮族少年约格死寂的眼睛里面终于有了一丝光亮,他先看向维尔托克,脸上流露出感激的神色,然后就背起自己的母亲,脚步虚浮地跟在英格瑞的身后。

    处理完这件事情,约瑟夫的表情变得有些古怪,似乎发觉自己对待维尔托克的态度过分客气,但还是继续说道:“诸位,迈恩大人听说你们要来,打算设晚宴款待你们。我为你们准备了居所和午餐,请请好好休息,咱们晚上见……维尔托克先生,你和我来,镇长等着见你。”

    萨满辛娜说的那种蛮族语言触动了“知识拼图”,但它对“知识拼图”产生的刺激远没有维尔托克第一次看见告示文字那么强烈。既然辛娜和约格已经得到安置,维尔托克现在就想见到迈恩镇长,再向他学习迪萨半精灵的文字。

    他有预感,恢复文字记忆对自己具有非同一般的意义!

    不过,维尔托克有很强的危机意识,他觉得自己的实力还无法自保,怀着忐忑不安心情,向身边的约翰投以求助似的目光。

    副队长哈克立即说道:“我也有事务要向镇长汇报,我们一块去吧。”

    警卫队的队长约瑟夫露出一丝讥讽的笑容,他也没说什么,就领着维尔托克等人走向种植园里最气派的一幢楼房。

    目送维尔托克等人离开,琴与哨声冒险团的卡尔忍不住说道:“博朗镇警卫队的副队长和队长的关系很恶劣嘛。”

    团长查理淡淡说道:“落叶城议会任命并派遣的镇长、警卫队只能住在镇外的种植园,带领一群蛮女奴开荒种地。博朗镇的大小事务完全由冒险工会的人做主,你说他们的关系能好吗?”

    安妮叹了口气说道:“都是因为教派的分裂,塔窟、赫默两族不肯接受大地女神的教义。可惜,约瑟夫这样的四级职业者只能埋没在边境种植园。”

    凯蒂笑嘻嘻地调侃道:“你在博朗镇可没说过这样的话,是不是害怕赫默族女战士揍飞你?”

    安妮气恼地揉捏凯蒂的圆脸蛋,嗔道:“这是尊重,尊重,懂吗?大地教派都分裂一千多年了,塔窟、赫默两族从没有强迫过半精灵崇信地母教义……好吧,他们很强,强者就应该得到尊重。我尊重赫默族的信仰有什么问题?”

    两个貌美如花的女职业者嘻嘻哈哈的闹作一团,向来沉默寡言的托马斯也加入这个话题,“其实,最关键的原因还是迈恩、约瑟夫、得罪了一些大人物,他们是被落叶城议会发配到边境小镇,这辈子恐怕都回不去了。巴托姆他们当然不用看迈恩的脸色。”

    卡尔的好奇心被勾了起来,低声追问道:“我听说迈恩有贤者头衔,本来有资格问鼎落叶城执政官的宝座,他怎么就被发配到边境种地?”

    托马斯一直仰慕队伍里的安妮,他有意在心上人面前卖弄,便矜持地说道:“我们来博朗镇之前,我姨妈特意叮嘱过我,别和迈恩镇长走得太近。据说,他的事情牵扯到激流城夜莺名门的内乱。夜莺的一个从者旁支突然上位,激流城高地一晚上死了很多人,甚至引起联盟十六柱名门的动荡……更具体的情况,就不是我能知道的。”

    “够了,这些事情只能聊到这我们走吧。”查理团长开口结束谈话,带领手下的团员前往临时住所。

    约瑟夫把维尔托克一行人领到镇长住所的一楼客厅,请他们稍等一会,然后很客气的告辞离开。

    维尔托克好奇地到处打量二楼客厅的陈设。这所屋子的样式和科尔医师的住宅一模一样,都是上下两层的大楼房,里面有直通二楼的开放式楼梯,站在二楼的客厅平台上能看见一楼客厅的情况。

    不过,这间屋子的一楼客厅里竖着一尊白釉岩雕像,尺寸大小和成年半精灵相仿佛,是一个长发及地的全裸雌性半精灵形象。她体态丰满,头戴一圈麦穗花环,左肩上扛着倾倒的水瓶,右臂托住胸口,像哺乳的姿势,神情祥和圣洁,又勾画出女性的柔美风韵。

    维尔托克大为惊叹,他总觉得这尊雕像有某种特殊含义,但“知识拼图”并没有给出相应的回馈。

    就在他准备上手“查探”雕像秘密的时候,伴随着下楼的脚步声,一道苍老的声音传进他的尖耳朵。

    “大地女神希瑞丝塔,她是生命的起源,万物的化身,象征繁衍与丰饶,代表宽容、忍耐与慈爱的美德。孩子,你可以抚摸希瑞丝塔的雕像,如同子女怀念母亲的安抚,丈夫怀念妻子的慰藉,父亲怀念女儿的依赖。你在希瑞丝塔面前扮演的角色能够证明女性的伟大,也会激励你不断前进,帮助你获得克服一切艰难的勇气与信念。”

    维尔托克猛地缩回手指,转头看去,发现一个苍老的半精灵杵着一根拐杖,慢慢地从楼梯上走下来。他头发全白,胡须拖到胸口,额头上刻着深深的皱纹,他的眼睛却明亮的叫人印象深刻,透着睿智的神采。

    “你可真苍老,你是我见过最老的半精灵。”维尔托克脱口而出,又兴致勃勃地问道:“我可以摸摸你的手臂吗?”

    老人看清维尔托克的容貌,明显楞了一下,也脱口而出,“好漂亮的半精灵,你让我想起那些高地半精灵,他们虽然也拥有出众的美貌,但你们的特质完全不同。也许只有以美貌著称的夜莺名门才能和你相提并论。不过,夜莺名门最纯正血脉都是一头黑发,而你的头发是最常见的棕色……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维尔托克见年老的半精灵陷入深思,就出言提醒道:“你还没同意呢,快同意吧,我都先问你了。”

    他自认为先询问对方的意见,再上手查探已经是一种让步。但对方没有同意自己的请求,也没有明确拒绝,这让他有点不耐烦。

    “你为什么要摸我?摸摸那些年轻漂亮的小姑娘不好吗?她们应该很难拒绝你提出的这种请求吧?”老人莫名其妙地问道。

    眼看着两个人的对话越来越奇怪,哈克赶紧出面打岔道:“迈恩镇长……”

    镇长很不客气地呵斥他,“你闭嘴,我和你这种家伙没什么好说的,你们都给我安静地坐着,坐不住就滚出去……小家伙,你先回答我,为什么我们一见面,你就想摸我的手臂?”

    维尔托克耸了耸肩膀,说道:“我在博朗镇没见过你这么老的半精灵。我想用手指的触感来探查你,就像我在旅馆厨房处理泥蝎,先用眼睛看,再用手摸,才知道应该从什么地方下刀,可以顺畅的取下泥蝎的硬壳。”

    哈克、约翰等人总算了解,维尔托克喜欢动手动脚的原因,同时感到一阵恶寒,连手臂上的汗毛都立了起来。

    原来,这小子把我当成等待去壳、肢解的泥蝎?

    维尔托克从哈克队长的口中得知,眼前这个老迈的半精灵就是准备教自己识字的迈恩镇长,他学习文字的热情顿时高涨,把探查对方的想法抛之脑后,再次打量了对方几眼,问道:“你就是迈恩镇长?你现在可以教我写字吗?”

    迈恩镇长受不了维尔托克跳脱的思维方式,却能从他的眼神中感受到,对学习文字的渴望。

    他也用看宝物的眼神打量着维尔托克,笑道:“失忆症让你退化成婴儿?这可是非常罕见的例子。简直……简直是一种新生!如果,我让你探查老人和年轻人的区别,你也让我好好研究你一段时间,怎么样?”

    维尔托克立刻有一种被冒犯的感觉,这种感觉很新奇,但他还是抑制不住愤怒的情绪,呵斥道:“你是个坏人……如果你免费教我写字,那我可以先原谅你。”

    迈恩镇长瞪着维尔托克,隔了好一会,才嘀咕道:“这不是求学的态度……”

    维尔托克一言不发,大步朝门口走去。约翰、哈克等人连忙跟上他,哈克还追问道:“维尔托克,你这是要去哪?”

    维尔托克头也不回地说道:“我去找安妮、凯蒂她们。这里不是博朗镇,她们也可以教我写字。”

    迈恩听到维尔托克这么说,马上就着急了,在后面喊道:“嘿,停下,才从学院毕业的小姑娘怎么能和我比,我可是联盟议会都认可的贤者……快停下,好吧,我免费教你,不,我花钱教你识字。”

    维尔托克终于在门口停住脚步,回头问道:“你出多少钱?”

    老镇长摇头苦笑道:“我先教你500个花体字,你全学会了,我奖励你5个银塔……如果我的老朋友们知道,我自己花钱求一个孩子和我学写字,他们一定会笑掉满口大牙。”

    “现在就学?”维尔托克把跨出门外的左脚收回来,追问道。

    “不着急,我们可以先吃中饭,边吃边聊……等等。”

    看到维尔托克的左脚又跨出大门,迈恩随即改口,表情严肃地说道:“吃中饭的事情不着急,我们可以边学写字边吃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