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苍白徽记 长戟大兜2

第22章 提升

    剑士的武器是利剑,弓战士的武器是强弓,盾卫士的武器是重型钝器,驯兽师的武器是战宠,那贤者的武器是什么?

    尽管联盟贤者只是一种头衔,并非职业者途径,迈恩还是认为贤者也有自己的武器。他的武器是用来辩论的口舌;是书写文字的鹅毛笔;是学识,是思想。它应当像瘟疫那样传播蔓延;像露珠那样润物无声;像阳光那样照耀万物。它可以改造半精灵的灵魂,可以让蛮族放下武器,拿起锄头;可以决定城邦的兴衰。它能突破生命的局限,甚至超越时空的禁锢,任何职业者的武器都不能和贤者的学识思想相比,但学识思想也需要载体。

    纸张可以是载体,而最终的载体只能是善于学习的智慧生命。

    对一个贤者最大的惩罚莫过于把他流放到遥远的城邦边境,同塔窟族做邻居,身边只有一群蛮女奴,再加上一群不爱学习的中年**子。

    很少有人能理解迈恩贤者所承受的折磨。他现在做梦都想得到一个称心如意的学生。所以,当如同一张白纸,且充满灵性的维尔托克出现在迈恩的面前,就没人能够理解这位学识丰富的老人是多么的欣喜若狂。

    “花体字是一种古老的文字,它出现的年代比迪萨联盟的历史更久远,远到我们都无法考证花体字的源头。我们只知道,在联盟建立之前,地母教派盛行的时期,塔窟族禁止半精灵传播知识,花体字曾经一度失传。幸好,1000多年前大贤者马尔夫横空出世,他和龙王菲鲁玛特缔结盟约当然,那时候的龙王还是一只普通的龙兽幼崽。大贤者使用非凡的手段把他培养成一头真正的巨龙。在菲鲁玛特的协助下,伟大的贤者聚拢一批半精灵从者,向他们传授宝贵的知识,共同建立大地女神教派,为半精灵的文明复兴奠定了基础。”

    “黑暗之地的上古遗迹中,有许多刻有花体字的古代石板,但联盟现在通用的花体字是大贤者马尔夫整理出来的一种变形。哦,我忘记说了,花体字是一种容易变形的文字,字体由符号和酷似‘藤蔓’的线条构成,只要在‘藤蔓’线条的结构上做有规律的轻微改动,它们表达的意思就截然不同。”

    “那些最古老的柱名门都有独属于自己的花体字,那些被称为秘文,专门用来记载一些不方便被外人知道的事情。”

    “你看,你的名字维尔托克,我会五种不同的写法。”

    迈恩镇长提起羽毛笔,在棉树皮纸上连续写下一组名字,笔尖点在第一个名字上面,得意洋洋地介绍道:“这是通用文字书写的‘维尔托克’,另外三种是名门秘文,最后一种遗迹古文字。这些秘文、古代字,珊瑚学院的职业者很少有人能看懂,他们还怎么教你?”

    “来,我们先从通用文字学起,你要注意握笔的姿势……”

    迈恩教的很用心,他说的话,维尔托克一句也没听进去。眼睛看到的文字符号对应上具体含义,使得意识世界的“金色光团”反馈出大量记忆信息。它们都是零散的,需要维尔托克耗费全部的精神力量促使“知识拼图”对这些文字记忆进行整理,导致他整个人都浑浑噩噩。

    很显然,昏昏欲睡的维尔托克不是个好学生。但迈恩镇长正处于一种自娱自乐的状态。他不指望一个“大婴儿”能够集中注意力,跟他学习文字书写。

    维尔托克发呆没关系,只要他老老实实地待在旁边,安静听讲,迈恩镇长就感到满足了。这总比那些坐不了一会,找各种借口逃避学习的半精灵士兵强多了。迈恩认定警卫队士兵愚蠢、油腻的脑子已装不下半点知识。而维尔托克起码还可以接受教育。

    镇长自顾自地写下大段文字,并把它们读出来。笔尖划过干燥的棉皮纸沙沙作响,花体字一个接着一个出现,再加上老人的朗读声,脑海中的记忆不停翻涌呈现,维尔托克区区10点的精神力量开始入不敷出。渐渐地,他终于受不了,眼睛一闭,“噗通”一声,整个人直接趴在地板上,像只大蛤蟆。

    坐在旁边的哈克队长大惊失色,连忙起身查看维尔托克,“这是怎么回事?好好的,他怎么就晕倒了?老头,你究竟做了什么?”

    迈恩镇长也吓了一跳,下意识地自辩道:“我没干什么啊,就写了几十个字,他怎么就昏倒了?咦,这孩子好像是睡着了。”

    哈克队长检查之后发现,维尔托克确实像睡着了,他顿时也乐了,“哈哈,这小子还不如我,学几十字就睡着了……镇长老爷,是你不会教吧?”

    “滚,你又能认识几个字?”

    维尔托克睡的很沉,迈恩见叫不醒他,便喊来服侍自己的女奴,把他搬到客房的床上。维尔托克对这些过程都没有知觉,他全部的心神都沉浸在意识世界里,见证“金色光团”源源不断地回馈文字记忆。

    文字是知识的载体,也是信息、记忆的载体。文字记忆连接着一个庞大而复杂的信息体系,包括但不止于药剂学,还有更多种类的学术知识。这就像扯一根线头,把后面的线团也拽出来了,而维尔托克十点的精神属性根本接受不了这么多的内容。

    因此,这次恢复记忆和以往的任何一次都不同,至少维尔托克沉睡的时间比前几次要长得多。直到第二天中午,他才从金蟾秘形的奇妙状态中苏醒过来。

    不过,他没有急着睁开眼睛,而是继续躺在床上检查记忆恢复带来的收获。

    精神属性加5,精神属性上限达到15点。

    当前精神属性15点,体魄属性12点、感知属性12点、生命属性15点。

    阶段目标:让体魄、感知、生命三属性与当前的15点精神属性相匹配,达到18点体魄、22点感知、25点生命。

    掌握灵巧双手,三阶学习天赋;掌握伏牛、灵猴、金蟾三大锻法;掌握鹰狮战技、苍狼战技;掌握1级到3级的源血秘法。

    最终目标:解锁知识拼图,找回自我。

    方法:利用锻法提升四大属性达到上限;利用学习天赋,搜集各类信息,继续获得知识拼图的反馈。

    随着精神强度的提升和记忆的恢复,维尔托克对自己的情况又有进一步的认识。

    首先,他记起对应生命的精神属性,存在一个生命等阶划分标准。10点精神属性以下,代表普通人的等级屏障,是黑铁阶;11点到15点精神属性是青铜阶,代表凡人的顶点,是普通人可以达到极限。一旦超过这个极限,就进入了超凡者的领域。精神属性16点到25点又被称为白银阶;精神属性25点以上,35点以下是更高的黄金阶;精神属性36点以上就是传奇!

    传奇之后还有什么层次境界,维尔托克现在都没想起来。也许有,也许没有,因为普通人穷尽一生想打破青铜阶的桎梏,踏足超凡领域都无比困难,何况后面的黄金阶和传奇阶?

    维尔托克不知道联盟职业者划分等级和自己记忆中的生命等阶概念如何对应,但他目前已达到了凡人的顶点,青铜阶的上限,与白银阶的超凡领域只差一步。

    15点的精神属性上限意味着体魄、感知、生命三大属性的上限都得到提升。如果他现在的体魄达到18点、感知22点、生命25点,他就可以轻松举起一吨左右的重物,步行几十公里,在途中可以看到数千米以外的小鸟,听到两百米内泥蝎挖洞的声音。

    简单来说,维尔托克现在变得更聪明了,能够负担起更强大的力量,更敏锐的感官,更强横的身体。

    当然,现在想把体魄、感知、生命三属性提升到上限不像以前那样简单。尤其感知和生命属性突破20点同样会遇到坚固的屏障,但只要能越过屏障就可以获得某些超凡天赋。

    这些也都在维尔托克的意料之中,他确信凭借三大基础锻法很难帮自己打破属性屏障,但他同时也确定,修炼源血秘法是一条正确途径,可以获得暴食、再生、生命坚韧这三种超凡天赋。这就意味着体魄、生命两项属性不仅达到极限,也打破了属性屏障。

    唯独感知属性如何突破20点,他现在还没有具体的方法。

    其实,最难突破的还是精神属性上限。维尔托克却没有这方面的困扰,他的精神力量深不可测,只是绝大部分的精神力量都同破碎的记忆信息纠缠在一起,组成意识世界的“金色光团”,无法调用。

    如果“金色光团”中的“知识拼图”将那些破碎的信息全部整理、收纳完毕。维尔托克就可以恢复全部的力量与记忆。

    在此之前,他的记忆是混沌的。

    这次,通过观看迈恩镇长书写文字,“知识拼图”把维尔托克的文字记忆整理出来,有余力回馈他5点精神属性。维尔托克却高兴不起来。

    文字记忆牵扯出大量的学识信息,光是其中的药剂学知识,普通人大概要花二、三十年的时间,才能研究透彻。维尔托克现在除了有药剂学记忆,还有锻造学、建筑学、测绘学等等学识记忆。然而,“知识拼图”把它们全部整理归纳出来,“金色光团”的旋转速度只变慢了一点点。

    天知道,“金色光团”里面究竟有多少破碎信息,但这已经够让人沮丧的。

    值得庆幸的是,维尔托克的头脑比以往更聪明,学习天赋达到三阶,学习能力变强那是理所当然的事情,而最明显的变化是他能在相对清醒的状态下,使用脑海中的“知识拼图”,不必再全神贯注地“回看”过往。

    已经恢复的文字记忆、学识记忆都在“知识拼图”里面,维尔托克只要想一想,就能记起来,不用发呆,不用走神,不用沉浸意识世界,也就那么容易被人偷袭打闷棍。维尔托克还可以把一些难题交给“知识拼图”处理。

    比如,一加一等于二这么简单的计算,他自己可以解决,如果需要计算的问题困难百倍,他就把问题交给“知识拼图”,自己边做其他的事情,边等待答案。

    总而言之,“聪明”的维尔托克比“傻傻”的维尔托克更不容易受别人的唬骗。

    迈恩镇长教他书写的时候,谈到一些事情,维尔托克当时候没办法留意,现在回想起来,他觉得那些事情还蛮重要的,尤其大贤者马尔夫这个名字让他有似曾相识的感觉。

    如果说,同医师科尔合作,炼制源血药剂,以及女萨满辛娜说得那种语言都是维尔托克继续解锁记忆的线索,那大贤者马尔夫、大地女神教派、地母教派也是几条新的线索。

    维尔托克立刻从床上跳起来,他发出的动静把一直守在门外的约翰引进了房间。

    “维尔托克,你醒了……感觉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吗?”博朗镇训练营的主教官推开房门,看见维尔托克在穿衣服,他惊喜又担心地道:“你之前学写花体字的时候突然睡着了,我们都叫不醒你,哈克队长派人去博朗镇,连夜把科尔医师找过来。科尔大叔看过你之后,说你就是太困了。如果你感到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我马上去找他……”

    “我没事,现在的精神好得很。”维尔托克穿好衣服,又捡起靠在墙边的带鞘长剑,拔出来看了看,暗自腹诽哈克队长打造的这把长剑勉强算精良。

    他的脑子里现在有好几种方法,能锻造出品质更优良的长剑,比如钢剑、精铁剑、精金剑的锻造方法都相对简单,更高级的锻造方法就需要花点时间好好想想。可如果他要按照记忆中的方法铸造长剑,必须亲自在铁匠铺练习一段时间才行。

    这把剑目前是够用了…….维克多用手指轻弹剑锋,还剑入鞘,把它重新挂回墙上,就兴冲冲地往门外跑。

    “维尔,你要去哪?”约翰追在他后面问道。

    维尔托克脚步噔噔的跑上二楼,头也不回地说道:“我去找迈恩镇长学写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