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苍白徽记 长戟大兜2

第23章 高尚的奴隶贩子

    镇长的书房,铁十字团的罗德正坐在椅子上,看着书架上满满的棉纸书册,笑道:“迈恩大人,看来您在种植园的这几年又有新著作了。”

    墙壁上的几扇窗户紧闭,隔绝屋外的寒风,也让书房内光线昏暗。书桌上点了几盏水晶烛灯,刺眼的烛光透过特制的水晶灯罩变得柔和明亮。迈恩伏在桌边,边用鹅毛笔书写文字,边抱怨道:“哪有什么新著作?他们把我从落叶城赶到博朗镇,连一本书都不让带。我的年纪大了,记性也不如以前。没有书籍作参考,我这个老家伙怎么能写出新东西?书架上的棉纸书都是我这几年用来消磨时间,随手写下的一些回忆……有的棉纸书已经烂掉了,剩下的也存不了多长时间。”

    他放下鹅毛笔,揉了揉酸胀的手腕,对罗德说道:“你送的这些灯不错,如果能再送我一箱兽皮纸就更好了。”

    罗德笑容不变地说道:“我的贤者大人,你连自己的藏书都没办法带过来,我一个小小冒险团团长怎么敢送您一箱兽皮纸?不要说一箱了,就是一张,我也没胆子送给您。以大人的智慧,应该能想到安插在您身边的耳目,也能理解我的难处。”

    迈恩眼神变得阴沉,生了一会闷气,最后却无奈地叹气,“那些人就是要把我困死边境种植园。”

    “您也不是一点机会都没有。”罗德压低声音,乘机说道。

    老镇长斜睨着他,露出玩味又讥讽的笑容,反问道:“怎么?你有办法让我回落叶城?你知道我犯了事情,才被议会驱逐出来的?”

    迈恩也就是这几年失势了,换作以前,像罗德这样的奴隶贩子连和他说话的资格都没有。迈恩是不相信罗德能知道自己的事情,就算他听到一些半真半假的流言,应该也掺和不起。如果奴隶贩子真的能参与其中,无论最后运作的结果如何,他都不是平时表现的这样简单。

    罗德似乎没有发觉迈恩贤者蔑视自己的态度,接着说道:“您的事情,我当然没资格了解,我只听说大人在接任落叶城邦执政官的前一天晚上,突然被捕,直到您被押到来博朗镇的路上,落叶城议会才紧急通过迈恩贤者接替博朗镇镇长的委任令。”

    “您没有犯下什么事情,您只是被降职了。”

    迈恩收起轻蔑的姿态,重新审视罗德,冷漠地点头说道:“或者说,我被软禁了。”

    “不管是降职,还是软禁,您和约瑟夫大人都没有背负罪名。”罗德笑容矜持地说道:“落叶城规定,边境警卫队两年一换防。再过几个月,就轮到博朗镇警卫队换防,而您和约瑟夫队长在博朗镇干了整整4年,和亲人朋友也分离了整整4年。难道,你们就不想明年春天回去,和家人团聚吗?”

    “嗯,继续说,我听着。”迈恩镇长淡淡说道。

    罗德沉吟说道:“当然,我只是个小人物,帮不上什么忙。不过,我的一些朋友都是有办法的人,再加上大人在落叶城议会的老朋友共同出力,或许有机会能让您辞去镇长职务,回主城养老。落叶城一城四邦,您恐怕没希望再回到高地城,但高地城下辖的四个邦,大人可以任选一个……我说的这些可都是实话。”

    迈恩镇长双手交握,深深地注视着对方,问道:“你想从我这里得到什么?”

    罗德却反问道:“维尔托克先生昨天和贤者大人学习文字,突然昏睡,他现在怎么样了?”

    迈恩讥笑道:“你这个贩奴商人果然在打那个孩子的主意……准备把他卖给那个大人物?”

    罗德摇了摇头,说道:“主城的半精灵大多认为贩奴是一门黑心生意,可我坚信贩卖奴隶是一种善举。贤者大人在边境种植园生活了这么长时间,您应该了解,如果没有我这样的奴隶贩子,很多蛮族都活不了。是我给他们找了一条生路,我只是从中赚了一点钱而已。”

    “你所谓的‘善举’其实是在挖联盟的墙角……”

    迈恩摇了摇头,不愿和一个奴隶贩子深入交谈这个话题,转而说道:“那个孩子的失忆症很严重,已经伤到了他精神状态,他只要集中注意力就会失神困倦,甚至晕迷……这样的半精灵少年对你还有多少价值?你又准备把他卖给谁?”

    “卖?不、不、不,大人,您误会了。我只贩卖蛮奴,半精灵奴隶的生意,轮不到我这个小人物插手。”罗德摆了摆手,继续说道:“像您这样博学的贤者不应该待在生活条件恶劣的边境小镇,维尔托克先生同样如此,安稳又繁华的主城才是他该去的地方。我愿意替维尔托克先生介绍一个富有、高雅、权势显赫的家庭来收养他。即便我从中获得一些微不足道的利益,您应该相信这完全是高尚之举,就像宁愿得罪某些大人物,也要帮助一位贤者回归文明城邦,只能是出于高尚的目的。”

    成功的商人总能知道对付不同的人要用不同方法,对付一位贤者就要和他讲道理。

    迈恩必须承认,罗德讲得有道理。利益和高尚的行为并非必然冲突,罗德为私利做高尚的事情,也不能否定高尚本身。除非迈恩自己不是高尚的,否则就无法否认罗德的这套说辞。

    他思考片刻,开口问道:“落叶城有五个柱名门,你准备把维尔托克介绍给哪一家?”

    罗德摇头笑道:“这我不好说,我只是个小角色,大人就不要为难我了。”

    迈恩点点头,又问道:“那么,我该怎么帮你了?”

    “大人睿智,本来不用我提供方法。但是……”

    罗德露出一丝苦笑,说道:“我的生意主要在博朗镇,冒险者之家的巴托姆大人,我无论如何也不敢得罪。因此,我希望迈恩大人在回落叶城的时候,把维尔托克也带上。他是自由的,只要他自己愿意跟您一同,搬去主城生活,巴托姆大人也无权扣留他。我也就不用得罪冒险者之家。”

    迈恩镇长似笑非笑地说道:“你这是拿我当挡箭牌啊。”

    罗德站起身,抚胸施礼,姿态谦卑地说道:“对于大人来讲,也就是顺便的事情。”

    迈恩未置可否,只说道:“我还要考虑考虑。罗德团长,请先回去吧。”

    这边正说着,楼下传来维尔托克和约翰的对话声。罗德不想被巴托姆老板的心腹手下看见自己和迈恩自己,连忙向镇长告辞,迅速离开书房。但他忘记一件重要的事情,就是维尔托克特别擅长分辨气味。

    所以,维尔托克带着约翰,径直闯入镇长的书房,习惯性地嗅了嗅,立刻说道:“咦,罗德团长刚刚在这里。”

    迈恩本来还想训斥维尔托克不懂得敲门,听他这么一说,就惊讶地瞪大眼睛,“你鼻子有这么灵?”

    镇长承认罗德团长刚刚来过,却不做解释,约翰心里狐疑,维尔托克却没把这件事情放在心上,急急地说道:“我要继续学写字啊。”

    他恢复文字记忆,但迪萨半精灵的花体字和他记起的文字还存在差别,需要专门学习才能掌握,而且迈恩教写字的时候,会说一些事情,这也是维尔托克所期待的。

    迈恩镇长好笑地说道:“怎么?你还没睡够,想再睡一天?”他摆摆手,叹气说道:“孩子,你的病还没好,需要安静休养。我可、不敢再教你写字,以免增加你的精神负担。等你的精神状态改善了以后,再来找我学习文字吧。”

    维尔托克一言不发,走到书桌面前,抓起迈恩的羽毛笔,在棉树皮纸上刷、刷、刷地写下五种不同的花体字,盯着老人问道:“这些字,你认识吗?”

    迈恩镇长的脸色大变,他手指颤抖着轻轻抚摸维尔托克书写的文字,难掩激动地喃喃道:“秘文……不,不完全是,从变形风格来看,这两种应该是上古文字……我好像见过,哦,对了,我想起来,是托林遗迹泥板字,迄今为止,发掘到的最古老的花体字!是半精灵花体字的母字!”

    他猛地抬起头,隔着桌子,抓住维尔托克的手腕,狂热又兴奋地追问道:“孩子,你写的是什么?你怎么会使用‘花体母字’?你是哪位贤者的弟子?”

    维尔托克乘机对着老人的胳膊一通乱按,他立刻发觉镇长看似松弛的胳膊隐隐透出一股弹力,能够抵消他的抓握。这种感觉在约翰的胳膊上也有过,只是更加明显,抓他的胳膊就如同抓一只滑不留手的泥鳅。

    “咦,你的胳膊上的肌肉、骨骼和约翰很像啊。”

    迈恩镇长很生气地说道:“别打岔!快告诉我,你写的是什么?你是谁的弟子?”

    维克多甩开迈恩的手,摇头说道:“我写的这些字都是‘我是谁?’……其他的事情,我都不记得。你必须告诉我,我是谁的弟子?‘母字’又是什么?”

    迈恩吹胡子瞪眼地大声说道:“我知道你是谁的弟子,我还要问你吗?所谓‘母字’就是半精灵文明最初的文字,它流传极少,除了1000多年前的大贤者马尔夫,我还没听说过哪位贤者破译了‘母字’。”

    约翰好奇地插口问道:“镇长大人,‘母字’很重要吗?”

    “重要?何止重要?!是非常、非常的重要!”迈恩叫道:“大贤者马尔夫破译遗迹‘母字’,却没有把‘母字’传授给任何人,他留下的私人笔记全都用‘母字’书写,没人能看懂,但大家也都想看懂……维尔托克,你想不起来谁教你的没关系,你在写几个‘母字’给我看看。”

    迈恩提到大贤者马尔夫的笔记用没人能看懂的“母字”书写,维尔托克就决定不把这类文字教给任何人。

    他现在可是很聪明的。

    维尔托克正准备追问大贤者马尔夫私人笔记的事情,屋外就传来一阵鬼哭狼嚎。他好奇地走到墙边,推开书房的窗户,就看见那个脸上有奇特疤痕的蛮族少年约格,光着身子,绕着障碍物边逃边叫。

    一群半精灵警卫嘻嘻哈哈地在旁边看着热闹,而蛮奴首领英格瑞和几名身体健壮的蛮女奴拿着棍子、绳子对约格围追堵截。

    她们和约格说的都是蛮族语言,维尔托克听不懂,就问道:“她们这是在干什么?”

    迈恩镇长凑过来看了一眼,不在意地说道:“英格瑞要对那个蛮族男孩实施割礼,他不愿意,就逃出来了。”

    “割礼?这是什么意思?我可以去看看吗?”维尔托克兴致勃勃地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