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苍白徽记 长戟大兜2

第24章 搭救

    蛮族少年一边哭叫,一边绕着障碍物躲避几个健壮女奴的抓捕,充分展示灵活的身手,但他毕竟未成年,身体又十分虚弱,时间一长就开始体力不支,跑着跑着膝盖发软,脚步踉跄,被英格瑞抓住机会,一把按倒在地上。其他几个年长的蛮女奴都扑过来,用绳索和棍子把大声嚎哭的蛮族少年绑的结结实实。

    维尔托克带人赶到外面的时候,约格已经被几个蛮女奴抬到一间小木屋里,牢牢固定在一张桌子上面。那些年长的蛮女奴准备好了热水、棉布毛巾、止血草药。英格瑞从一个装满烈酒的石盆里取出一把小刀,面对约格的叫骂、痛哭、求饶都不为所动,冷漠地说道:“我们这里没有人给男孩做过割礼,我也是第一次操刀,听说会很疼,而且你岁数大了,说不定还会死掉……要怪就怪你的萨满母亲,像你这样天生的苦力,在很小的时候就应该在部落受礼,也不用现在受这份罪。”

    感受到那把颤抖的小刀正逼近自己的要害,约格徒劳地夹紧屁股,发出绝望的嘶吼,咒骂道:“你这贱奴,我是塔卡部的萨满之子,天火下的幸存者,是被天灵选中的蛮族之王,你现在放了我,我成年就娶你当我的王后……呜、呜、呜,你不能这么对我,呜呜,求求你快住手,呜呜……救命啊!来人啊,救命啊!”

    英格瑞的额头上渗出汗水,手抖的更加厉害。她并不在乎约格威逼利诱,求饶痛哭,她只是不懂得该如何下手,才能对一个蛮族少年完成割礼。

    一个蛮女奴见首领迟迟不敢下刀,就从旁边抄起一根大木棍,跃跃欲试地说道:“我们是不是先打晕他,方便你动手?”

    另一个蛮女奴看了看用坚硬树根做成大木棍,怒道:“怎么样才能打晕一个快成年的蛮族男性?你干脆打死他算了,我们都省事。”

    英格瑞抬手擦掉额头上的汗珠,摇头说道:“不能打……他快成年了,万一没打晕他,反而引发血怒狂暴那就很麻烦……来,把这盆酒给他喝下去,再堵住他的嘴。”

    几个蛮女奴立刻动手,捏住约格的脸颊,强行把石盆里的烈酒灌进他的嘴里,再用一条棉布巾给他堵上。

    英格瑞深深吸了口气,正准备下刀的时候,维尔托克带着几个人闯进木屋。

    “还没开始吧?还没开始吧?”

    他一进门,看到约格被绑在桌上,嘴里塞着棉巾,就想起冒险者之家的店伙计皮鲁当初也是这副模样,便好奇地对迈恩镇长说道:“蛮族的‘割礼’也是注入觉醒秘药?”

    英格瑞收起小刀,和几个蛮女奴一同朝迈恩欠身行礼,她稍稍松了口气,说道:“大人,我们惊扰到您了,请您放心,我们很快就能处理完。”

    迈恩摆了摆手,转头回答维尔托克的提问,“‘割礼’就是用刀子彻底封禁他的生育能力,和半精灵的觉醒秘药没有半点关系。”

    约格看见维尔托克就像看到救星,眼泪喷涌,只是嘴巴被堵住,说不出话来。

    维尔托克却没有照顾到蛮族少年的心情,他皱起细长笔直的眉毛,问道:“封禁生育能力,会让他变得更强大吗?”

    跟过来的哈克、约翰等人都笑了,哈克说道:“维尔,你怎么会有这么奇怪的想法?蛮奴男性受礼,暴烈好斗的脾气才会变得温驯听话。他们不会变强,但也可以做重体力活。”

    维尔托克这时候注意到约格泪眼汪汪,一副向自己祈求的可怜模样,便说道:“他好像很害怕啊。”

    “他当然害怕,他现在受礼,不但很疼,还有可能送命。”迈恩摇了摇头,凑过去观察约格的身体,又点头说道:“蛮族的体征果然和书上描述的一样……其实‘割礼’这种习俗,就黑石部落的蛮族才有。这还要从半兽人独特的繁衍方式说起。相比外貌接近半精灵的蛮族,半兽人更像野兽。在半兽人族群中,只有最强壮的雄性和最强壮的雌性才能繁衍后代。”

    “半兽人大母一次可以生下6、7个幼崽,其中最强壮的幼崽会得到半兽人父母的精心照顾,他们可以正常发育,等到成年就具备繁衍能力。雄性的身高甚至会长到2米以上,获得高级血怒天赋,他们自称屠杀者,而迪萨联盟把这类雄性半兽人称为‘屠夫’。”

    “那些生下来就被淘汰的半兽人幼崽,在‘屠夫’父亲和大母的压迫下,生殖系统停止发育,长大了也没有繁衍能力。他们智力低下,身高一般不超过1.7米,需要的食物也少,其中能够觉醒初级血怒天赋的叫斗士,没有觉醒的叫苦力。”

    “如果半兽人族群中‘屠夫’被其他族群的‘屠夫’入侵者杀死,斗士和苦力在食物充沛的情况下,有机会重新发育,变成‘屠夫’或‘大母’。因此,半兽人苦力对待同族入侵,很少会主动参加战斗。”

    “蛮族不一样,他们都有生育能力。不过,黑石部落的半兽人喜欢抢劫蛮族的粮食。由于食物紧张,蛮族只能实行‘割礼’习俗,人为制造蛮族‘苦力’,好让最强壮的孩子获得更多的食物。”

    “只有这么做,他们才能培养出可以抗衡半兽人的蛮族勇士、蛮族斗士。”

    “身体瘦弱的蛮族女性一次只能生一个孩子,她们的生育资格被部族剥夺。如果部族的食物紧缺,这些女孩首先会被族人卖掉。种植园里几百个蛮女奴都是这么来的。”

    “蛮族男孩的情况有点麻烦,他们成年之后,不管有没有觉醒血怒天赋,都变得勇猛好斗。我们很难驱使体魄强壮的蛮奴男性,蛮族自己也受不了年轻好斗的同族为了争夺食物、争夺配偶大打出手,打不过还要搞分裂。于是,黑石蛮族专注培养天生强壮的孩子。”

    “体质弱的蛮族男孩一般两岁之前受礼。因为蛮族一旦超过来两岁,要害部位就会缩进体内,得到有效的保护。这时候再想对他们动手术,等于要他们的命。”

    迈恩镇长转过头,训斥几个蛮女奴道:“英格瑞,你们简直乱来!约格是维尔托克先生的蛮奴,该怎么处置由他决定,你们怎么能擅自做主?”

    这几个蛮女奴唯唯诺诺的不敢说话,英格瑞却直接跪在维尔托克面前,说道:“这位大人,博朗种植园有四百多个蛮女奴,每年都会有年幼的蛮族女孩被卖过来,我们照顾她们,教她们劳作,就像她们的母亲。种植园的警卫队保护我们免遭半兽人的迫害,还从我们中间挑选伴侣,如同我们的配偶。我们在这里生活的很好,因为半精灵和蛮女奴都遵守联盟的规则,但是他……”

    英格瑞指着眼泪鼻涕一起流的约格,大声说道:“这个蛮奴快成年了,他留在这里就是破坏种植园的规则。如果他是大人的奴隶,我请求大人让他离开种植园,或者允许我们对他实行割礼。”

    蛮族、半兽人、斗士、血怒天赋……这些词汇引起维尔托克的注意,他把迈恩镇长刚刚说的话全都交给“知识拼图”处理分析,期待从里面找出恢复记忆的新线索。

    他在旁边听迈恩讲故事本来听得津津有味,英格瑞突然将问题转到自己的身上,维尔托克便左看看,右看看,一脸无辜地问道:“约格留在种植园怎么就破坏规则了?”

    周围的半精灵和蛮女奴顿时集体尴尬,哈克队长忍不住大声说道:“规则就是蛮女奴在部落里面是苦力,不能生小蛮族,她们在迪萨联盟也不能生小蛮奴!约格快成年了,种植园有几百个蛮女奴,他必须离开”

    迈恩镇长也开口解释道:“蛮族小部落经常遭到半兽人的劫掠,他们的粮食养不起更多的族人。身体弱的蛮女和蛮族不能生育,但这不代表他们没有生育能力。从约格目前的体格来看,他很小的时候就应该受礼,但他的母亲是萨满……就是说一个体质弱的女萨满生下一个体质弱的孩子,她又用萨满的特权保护自己的儿子。现在,女萨满死了,她即将成年的儿子又成了你的奴隶,按照联盟的法律,约格要么现在受礼,要么被驱逐……”

    “你说什么!辛娜死了?”

    维尔托克眼神一厉,高位者的锋芒自然流露,阅历丰富的老贤者都情不自禁地后退半步。

    “辛娜昨天晚上死的,我们想尽办法也没能挽救她的生命。”英格瑞及时开口,把维尔托克的注意力拉到自己的身上。

    维尔托克懊恼不已,蛮族女萨满辛娜给他的感觉的很特殊,尤其她说的那种语言能够引起“知识拼图”的反应。

    可她居然在自己昏睡的时候死了,这条线索是不是就此中断?

    维尔托克想了想,走到桌边,拔掉约格嘴里的棉巾,问道:“你母亲死了,你母亲和我说的那种语言,你会说吗?”

    蛮族少年大口喘气,用生涩的半精灵语说道:“我不会……放我走,我不是你的奴隶,放我走啊……求你了……呜呜……”

    看他说起来没完没了的样子,维尔托克又默默地用棉巾重新塞住他的嘴巴,然后站在原地陷入沉思。

    在维尔托克思考的时候,没有人打扰他。蛮女奴是不敢,半精灵是不忍心、不愿意。

    没过多久,维尔托克得到“知识拼图”的反馈,思路逐渐清晰,他问道:“蛮族萨满在部落中的地位很高?他们有什么能力吗?”

    迈恩刚刚被维尔托克吓了一跳,就饶有兴趣地观察他,顺口答道:“蛮族萨满普遍有占卜预知的能力,有时候准,有时候不准。她们还懂得医疗,某些高阶萨满甚至能释放出威力强大的闪电。萨满的能力越强,她们在蛮族部落中的地位就越高。”

    占卜预知……又一个关键信息被纳入“知识拼图”,维尔托克继续问道:“是不是约格的生育能力被封禁,就没办法觉醒血怒天赋?”

    英格瑞看了约格一眼,点头答道:“是的,他会变得乖巧听话。”

    维尔托克的脑海中立刻有了答案。

    萨满辛娜在部落中的地位很高,她的配偶应该也是个有地位的蛮族。按道理来讲,约格在部落中会得到父亲的照顾,但女萨满快死的时候,要求族人把她和约格带到种植园。她的族人明明知道约格不会被半精灵接纳,但还是照做了。他们相信女萨满的占卜预言,这就意味着,辛娜母子是有目的的接近自己。

    那么,辛娜的这条线索并没有断,而是在约格的身上!

    蛮族的血怒天赋是个关键,我现在很想弄明白什么是血怒天赋?

    维尔托克自顾自地取下约格嘴里的棉巾,双手灵巧地把扣死的绳结解开,扶着蛮族少年坐起来,又脱下斗篷遮住他的身体,倔头倔脑地说道:“蛮族部落没有收下我的剑,约格就不是我的奴隶,但我不管什么规则,约格要和我在一起,我在那,他就在那!”

    蛮族少年顿时嚎啕大哭,就因为维尔托克这番维护表态,约格就把他牢牢地记在自己的心里。

    迈恩镇长倒不是很在意这件事情。规则这种东西,越是弱者越懂得敬畏,就像种植园里的蛮女奴,除了遵守规则,她们又能如何保护自己?

    但是,联盟内还不是有奴隶商人偷偷摸摸地豢养健全又强壮的蛮奴,让他们和蛮女奴生育健康的后代,再贩卖牟利。这里面牵涉太多的利益,明明违背了联盟的法律规定,却始终无法完全禁止。

    其实,迈恩是联盟贤者中坚定的反奴派,主张废除蛮奴制度,把所有的蛮奴全部驱逐出境。

    黑石部落、迪萨联盟、兽人王国由于种族差异,本来是很难渗透彼此。然而,因为迪萨联盟的蛮奴制度,黑石部落对联盟的渗透已经成为不容忽视的事实。

    尽管蛮奴在联盟内部没有政治地位,没有话语权,但不代表他们没有影响力。尤其近百年来,联盟开拓边境,使用大量蛮奴作为劳动力。蛮奴在边境的人口数量逐渐超过半精灵。

    如果,龙王菲鲁玛特不再约束黑石部落,那后果将不堪设想。

    迈恩甚至怀疑,黑石部落的大酋长是故意把蛮族的生存空间往联盟方向挤压。假如黑石半兽人有一天撕毁和平协议,联盟在边境开拓的种植园、矿洞,连同十多万蛮奴都将落入黑石大酋长的手里。

    考虑到这种可能性,联盟制定法律,严格禁止蛮族奴隶在联盟内部繁衍壮大,但这条法律也是向利益方妥协的结果。

    不过,从个人情感的角度出发,迈恩自己在种植园都养了几个年轻漂亮的私宠女奴,他不忍心把乖巧懂事的英格瑞和她手下的蛮女奴全部驱逐。

    相比之下,维尔托克决定庇护一个蛮族少年又算得了什么?

    镇长朝英格瑞点点头,示意她服从维尔托克的要求,转而又对他说道:“好吧,你可以把约格留下,但是你不能让约格打蛮女奴的主意。”

    约格立刻叫道:“我不会的,她们都那么丑……”

    “呸!最丑的就是你。”英格瑞冷笑道:“再过几个月,你才知道自己会不会做蠢事,如果你敢引诱种植园里的蛮女奴,我保证会杀了你!反正,你也不是这位大人的奴隶。”

    迈恩不理会蛮女奴恫吓约格,只对维尔托克说道:“维尔,约格的事情已经解决了,我们现在可以回去学习母字了吧?”

    维尔托克一脸惊讶地看着迈恩镇长,说道:“除了那几个字,其他的母字我都想不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