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苍白徽记 长戟大兜2

第28章 迷梦

    维尔托克走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了,回到博朗镇的冒险者之家旅馆正好傍晚。胖厨娘莎拉拽着他左看右看,确定他瘦了,然后准备满满一桌子的饭菜,非要看着维尔托克把它们吃完。

    维尔托克的心性还不成熟,做什么事情都是随着自己的性子来,这次回博朗镇都没有和迈恩镇长打声招呼,说走就走。他回来的目的当然是找科尔医师,讨论源血药剂的问题。

    按照他的行事风格,今天晚上就应该去科尔的药剂坊。不过,维尔托克当初还没睁开眼睛的时候,听到的都是莎拉的声音,以至于他说话的口音都和莎拉很像,他看到的第一个人也是莎拉。在胖厨娘身边,他总会有安全感。

    可以说,莎拉是目前唯一能让维尔托克改变主意的人。

    莎拉说他瘦了,维尔托克真觉得自己瘦了。只是这满满一桌子的丰盛菜肴让维尔托克眉头紧锁,即便他现在食量大增,一个人也是吃不完的。

    于是,哈克、约翰等几个保镖一起帮助维尔托克,再把巴托姆老板叫过来用餐,大家别吃边聊,花了一个多小时,总算把莎拉和厨房佣人共同准备的盛宴消灭干净。

    巴托姆老板吃的最多,吃到脸色发青。维尔托克都会问他是不是生病了。哈克却抱着酒瓶,一边打嗝一边笑着说,巴托姆老板没生病,他只是心口疼。

    心口疼难道不算生病?

    维尔托克无法理解,但更让他感到奇怪的是,巴托姆老板居然没有把这顿饭记在他的账上。

    或许,巴托姆老板心口疼和他没记账有什么联系吧?

    维尔托克的脑海中闪过一个念头,但这样的小事没必要交给“知识拼图”分析。

    他吃过晚餐,舒舒服服的泡了个热水澡,回到久违的客房,钻进松软舒适的被窝,美美的睡了一觉。

    维尔托克今晚很放松,没有练习金蟾秘形,直到被尿意憋醒已是第二天的清晨。抓紧时间洗漱,又下楼吃了一顿早饭,和莎拉打过招呼,维尔托克就急冲冲地赶往小镇的药剂坊。

    稀疏的晨光难以穿透遮蔽天空的乌云帷幕,整座博朗镇都笼罩在黑暗和淅淅沥沥的冻雨中。维尔托克披着用水獭皮缝制的防雨斗篷,穿过街边的一条小巷,抄近路,来到科尔医师的药剂坊。

    这时候,科尔医师还没起床,半精灵女仆苏珊娜给维尔托克开了门,接过他的防雨斗篷,挂在门口的衣架上,又点亮客厅的水晶烛灯,请维尔托克在客厅稍等片刻。苏珊娜扭动纤细的腰肢,脚步轻盈地上楼去叫醒主人。

    感知属性提升到15点,维尔托克的听力愈发敏锐,他坐在客厅的椅子上就能听到楼上的卧室,科尔医师低声说话,还有他窸窸窣窣穿衣物的声音,其中夹杂着另一个半精灵女仆科罗娜的娇嗔。

    没过多久,穿戴整齐的科尔医师顺着开放式的楼梯下到一楼客厅,他看见维尔托克正用一种奇怪的眼神打量自己,瘦长的脸颊顿时一红,掩饰尴尬的笑了笑,“维尔,你来的可真早。”

    “是你和科罗娜睡懒觉,还不肯起床。”维尔托克认真地回应道。

    科尔医师就感到压力倍增,左顾右盼,嘴里还不服气地嘟囔道:“天都没亮呢。”

    “等天亮都快中午了。”

    科尔一想,发现维尔托克说得还真没错,一年共十六个月,第十五个月的冻雨季,天空上总是乌云密布,早晨光线黯淡如同黑夜,要等到上午才会有天光透下来。

    “咱们不说这个。”科尔医师赶忙摆摆手,转移话题道:“我上次去种植园给你看病,后来,你不是给我画了一些药材的图样吗?如果你没记错的话,总共25种药材,我认得其中的21种,另外4种我没听说过。但这不要紧,我根据你提供的药剂配方和制药流程,基本上可以确定它们的特质共性……”

    科尔医师的眼神变得灼热,继续说道:“药材的共性特质相互交叉,指向体质升华……我断定它是一种体质向的觉醒秘药,凝聚秘血后的能力分别是强壮、自愈、骨骼强韧、抵抗温差,包括炎热和寒冷两种极端气候。”

    维尔托克稍显迟疑地点点头,科尔的推断与源血秘法构建的生命坚韧天赋基本吻合,这让他对科尔医师调配药剂的能力信心大增。

    “药材的特质可以共享、转化、升华……所以,配方上的药材,我都可以找到合适的替代品,然后做出来的药剂,效果也大致相同。”科尔医师沉吟着点了点头,突然又提高音量,眼神凌厉的追问道:“可是,我请问你,你提供的药剂配方里面为什么一大半的药物都有致幻效果?!”

    维尔托克皱了下眉毛,坦然说道:“是啊,源血药剂还有个名字,我记得叫……‘战士的迷梦’,对,简称迷梦药剂。”

    科尔医师愣了下,猛地站起身,背负双手,烦躁地在客厅里走来走去,“不对,不对,我怀疑你记错了,或者配方没记完全。”

    维尔托克以前相信“金色光团”反馈的记忆都是真实的,但他学会了怀疑之后,心里也犯起了嘀咕。

    记忆这种东西,真的不会出错吗?

    因此,他现在都会先想办法验证一下自己记起来的东西,才能确定记忆有没有错误。

    “你说错了,什么地方错了?”维尔托克既怀疑又期待地追问道。

    科尔停下脚步,摇头说道:“什么地方都错了……你知道致幻药物主要用什么地方吗?觉醒者举行秘仪,服用升华秘药,接受传法,凝聚秘血的时候就一定要使用致幻药物,可以是致幻药水,但最常用的还是致幻熏香。”

    “关键是,致幻药物必须单独使用。可是,你提供的药剂配方里面有一半具有致幻效果的药材啊,这根本就违背了秘药学的一项重要原则!”

    维尔托克想了想,又问道:“你说过,觉醒者凝聚秘血后,成为职业者。我以前都没问你,秘血是什么东西?”

    科尔平复了一下激动的情绪,缓缓解释道:“秘血是什么?这个问题该怎么说呢?秘血……它是一种没有实体的真实概念。我举几个例子,你看到蛮女奴抱起一缸水,你知道她的力量很大,如果她坐在哪里不动,你能看出来她的力量很大吗?就算你没看出来,难道她的力量就不大了吗?她自己肯定知道自己到底有多大的力气。所以说,蛮女奴力量大是个没有实体的真实概念。”

    “同样的,半精灵职业者有一些特殊的能力,比如体质向职业者会石皮术,平时你看不到他们的能力,他们死了以后,你检查他们的尸体和普通半精灵也没什么区别。但职业者自己能‘看到’自己的能力,也了解能力的效果,持续的时间。觉醒者凝聚秘血其实就是在凝聚自己的特殊能力,引燃秘血就是在激发自己的能力。”

    “一级职业者最多凝聚四滴秘血,同时引燃全部秘血,则能力效果倍增,反噬后果严重;分次引燃秘血,能力的持续时间增长,能力效果较弱,反噬的负担也轻。”

    “职业者凝聚的秘血越多,能力种类越丰富,实力就越强大。联盟根据职业者凝聚秘血的数量来划分等级,4滴秘血以下的是一级职业者;5到8滴秘血是二级;9到12滴秘血是三级……就是凝聚出四滴秘血算一个等级,以此类推。你明白了吗?”

    维尔托克再问道:“秘仪、秘药、传法又是干什么用的。”

    科尔回到座位上,耐心解释道:“职业者第一次凝聚秘血很困难,他们几乎不可能独自完成。举行秘仪、服用升华秘药、接受传法都是为了增加凝聚秘血的成功率。”

    “不同的职业途径对秘仪过程、升华秘药的种类、传法者都有特定要求。但各类秘仪都要用到致幻熏香,帮助觉醒者的意识超脱身体的限制,在清醒的梦境中,与传法者念诵相同的咒文,引起特质共鸣,从而增加凝聚秘血的成功率。传法者就像一个领路人,他可以帮助觉醒者走在正确的职业途径上。否则的话,嘿嘿,觉醒者在梦境中不知道该往哪里走,大多数人都会走错途径,白白浪费一次宝贵的晋升机会。”

    维尔托克“哦”了一声,好像明白了,又好像什么都没弄明白,“原来是这么回事。”

    科尔医师瞪着他,好笑又好气地说道:“秘药的一条重要原则,是把药剂的毒性让活体媒介承受,尽可能降低秘药对最终受体的损害,也尽可能提升秘药的效能。但致幻类的药物很麻烦,它们本身的毒性和致幻效果难以分割,用活体媒介祛除毒性,致幻效果也容易消失……好吧,我说得再简单点,你提供的药剂配方,那些致幻药物的毒性并不强烈,对受体的损害却很大……是非常大!我确信半精灵直接服用后,很有可能会变成一个白痴。所以,它需要先用活体媒介祛除致幻毒性,可如果经过两次、甚至三次提取,秘药就没了致幻效果,那它还有用吗?”

    科尔最后给出自己的结论:“觉醒秘药、升华秘药都用不到致幻药物,而源血秘药配方中的致幻药物种类太多,所以我认为,你是记错了配方。”

    维尔托克眨了眨眼睛,按照“知识拼图”回馈的方法提问道:“体质向的职业者也有愈合再生的能力吗?”

    “橡树守卫的职业途径擅长伤势自愈。”科尔稍微停顿了下,继续说道:“如果是再生的话,高阶橡树守卫引燃秘血应该可以做到再生。”他接着又补充道:“四级职业者凝聚出16滴秘血,职业途径就圆满了。从五级开始,职业者进入一个全新的境界,往往被尊称为职业家,达到6级以上的被尊称为职业大师。其实,我们也不用分的那么清楚,把高阶职业者统称为尊者就好了,正好和贤者相对应。”

    维尔托克点头问道:“你刚刚说,致幻药物是半精灵晋升职业者必不可少的材料?”

    “它是秘仪中必不可少的药物。”科尔医师摇头强调道:“觉醒秘药、升华秘形都用不着致幻药物。”

    维尔托克摊开双手,说道:“我从没有说过,源血药剂是觉醒秘药,也没有说过,它是升华秘药啊。”

    他淡然的神情,锐利的眼神都极具感染力,充满令人信服的力量。科尔不禁心思恍惚,仿佛面前的半精灵不是身患失忆症的天真少年,而是一位精通药剂学的权威贤者。

    医师的脑子里灵光闪现,直接从椅子上跳起来,结结巴巴地说道:“你们……他们的研究已经到这种地步,把觉醒秘药和升华秘药糅合在一起?”

    维尔托克表情一沉,追问道:“你们是谁?他们又是谁?”

    科尔就像被泼了一盆冷水,支支吾吾地说道:“哦,我口误了,抱歉,我刚刚太激动了……我是说,我想说,这不可能,这绝不可能!”

    维尔托克又露出让人熟悉的迷糊表情,问道:“什么不可能啊?”

    科尔强行克制一团乱麻的心情,整理思路,说道:“我是说,你提供的迷梦药剂,里面的致幻药物毒性很弱,但致幻本身就很危险,它会直接损伤大脑…….”

    损伤大脑?

    维尔托克得了失忆症?

    科尔医师差点要捂住自己的嘴,他在这个瞬间想到了许多事情:

    维尔托克服用这种类型的新秘药,损伤大脑,得了失忆症……他果然是从那个地方出来的,说不定还是他们的核心高层?难道,他们的老巢已经被人攻破了?是大地神殿、龙王殿,还是高地议会干的?

    “科尔先生,科尔医师,你也在发呆吗?”维尔托克很同情地看着科尔,还摇摇手,试图唤醒他。

    科尔悄悄引燃一滴秘血,通过刺激脑力来控制激荡起伏的情绪,恢复冷静后说道:“我确信,迷梦药剂直接服用,半精灵受体多数会变成彻头彻尾的白痴,甚至永远沉睡,无法苏醒……除非,这类药剂的奥秘已经超出了我对秘药学的认识!”

    他抓住椅子的扶手,指关节因为过度用力而泛白,眸光跳动,好像眼睛里面有两团灼热的火焰,沉沉说道:“我希望你记错了药剂配方……如果你没记错的话,那么我判断迷梦药剂有非常高的价值,希望你还记得和巴托姆的约定,你告诉我们迷梦药剂完整的使用方法,我们会开出一个让你满意的价格……”

    维尔托克想不通的事情,都交给“知识拼图”分析处理。他皱着眉毛,隔了好一会才点头说道:“源血药剂要配合一种特殊的锻法才能使用。这种锻法最好要从小练习,中间还要定期服用一种强壮药剂……但我不能保证其他半精灵练习锻法,服用迷梦药剂一定会成功,也不保证他们的安全。”

    无论如何,都要把源血药剂先做出来。让科尔医师选择主动合作,是达成目标的最好方法。

    果然,科尔医师听完维尔托克的说辞,兴奋地挥舞拳头,“我就知道,你每天练习的锻法是特殊秘仪,这条全新的职业途径根本不需要传法者,底层平民也有机会成为职业者。这真是太疯狂了……难怪,哦不,我太激动了,我一激动就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常常口误。”

    维尔托克歪着头,满脸狐疑地打量了他几眼,但还是决定先做正事,说道:“不管怎么样,我们要先配出源血药剂,看看效果再说。”

    “对、对、对。”科尔医师连连点头,又说道:“那个强壮药剂的配方你还记得吗?最好像上次那样,把里面的药物画出来,我来帮你分辨。”

    “强壮药剂?它也不是必须的啊。”

    维尔托克摸了摸鼻子,摇头说道:“我想想吧,想起来再告诉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