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苍白徽记 长戟大兜2

第31章 万象原法

    自从精神上限提升到15点,维尔托克不需要全神贯注,也能分心调动“知识拼图”的记忆、分析、计算、判断能力。他现在当然知道自己已成功掌握两项至关重要的天赋,而且身体的元素属性也得到较大提升。

    塔窟族的族首钢岩说维尔托克在奇怪的梦境中得到大地母神的慷慨馈赠,他现在还没察觉到所谓的馈赠究竟是什么。

    博朗镇的地母神殿并非维尔托克熟悉的冒险者之家旅馆,他在陌生的环境中一般不会全身心的投入自己的意识世界,查看“知识拼图”的详细反馈。

    不过,他已经在塔窟、赫默两族的聚居地休眠了一段时间,没看出来钢岩对自己有什么恶意。

    维尔托克想了想,还是放下戒备心,就在这顶帐篷里再一次休眠,进入自己的意识世界。这么做可以极大提高“知识拼图”的回看功能,获得一些细节反馈。

    维尔托克现在的精神属性15点;体魄属性已达到当前上限的18点;感知属性也达到18点,距离当前上限还差4点;生命属性达到惊人的22点,距离当前上限只差3点。

    目前掌握天赋包括2级学习天赋、灵巧双手、生命坚韧、暴食和自愈。

    生命坚韧天赋:维尔托克的骨骼获得强化,能够支撑更高的负重和更强的爆发力;肌肉强度增加一倍,重要肌腱呈筋化特征,基础力量增强一倍;内脏功能得到显著提升,体力的恢复速度变快,抗击打能力增强,并获得轻微的元素抗性,能够抵抗寒冷、炎热和毒素的影响。

    暴食:维尔托克的消化吸收功能大幅度提升,对食物、药物的利用达到非人的程度,不仅能有效分解普通的毒害物质,还会将多余的热量凝结成高密度脂肪,一次充分进食后,可以几天不吃不喝,并保证相对旺盛的体能。

    自愈:生命活力得到巨大提升,能够迅速止血,伤势自动痊愈,身体被击穿要害也有可能幸存下来。

    其实,暴食和自愈都在生命坚韧天赋的范畴之内。但它们具备超凡特性,还有继续升华的潜力,可以视作单独的天赋。

    这三项天赋极大增强了维尔托克的生存能力,他现在就有胆量去野外冒险。

    维克多练习源血秘法、服用源血秘药,除了唤醒生命坚韧天赋,“知识拼图”还又回馈一段关于破法的记忆。

    初级战斗呼吸法:通过调整内外呼吸的循环节奏,在战斗爆发出更强的力量、更快的速度,也可以临时提升五感的敏锐度,临时提升身体局部的坚韧程度。

    战斗呼吸法千变万化,并没有绝对固定的模式,它最终目的是让练习者在战斗中尽可能的发挥自身潜力,会根据练习者的天赋形成数种独特的呼吸法。比如,维尔托克的暴食天赋能够在体内凝结高密度脂肪。这种脂肪释放能量和营养物质的过程原本是不可控的,但结合暴食天赋而创立的战斗呼吸法可以刺激高密度脂肪立刻释放出能量和营养,成倍提升维尔托克的爆发力,或者加速伤口自愈的过程。

    战斗呼吸法到了能够调动天赋的程度就属于中级呼吸法。

    而高级战斗呼吸法又涉及到对精神力量的运用。

    正因为战斗呼吸法变化多端,妙用无穷,从初级到中级,再到高级需要练习者自行体会,自行创造。所以,维尔托克只回想起战斗呼吸法的原理和几种最基本调息方法。它还有个特别的名字,叫作万象原法。

    万象原法能练成什么样子,全靠个人摸索演练。“知识拼图”并没有像以往那样给出明确的练习条件和练习次数,来提升万象原法的等级。

    实际上,万象原法是源血秘法与战斗呼吸法相结合,所形成的一种战技秘法。它里面有锻法的内容,但主要还是打击敌人,保全自身的破敌技巧,侧重于如何充分发挥生命坚韧天赋、暴食天赋和自愈天赋的能力。

    维尔托克现在知道了,源血秘法是万象原法的前置条件,万象原法是源血秘法的运用方法。他练习一次源血秘法,唤醒身体记忆,重新激活生命坚韧天赋。接着,万象原法的记忆也随之恢复。

    记忆恢复的顺序没有任何问题,但奇怪的是源血秘法主要增强生命和体魄属性,对感知和精神这两大属性的提升效果十分有限。即便四大属性是相互作用的整体,维尔托克的感知属性也不至于从15点提升到18点。

    “知识拼图”判断,塔窟族首喂给维尔托克的月刃豹心脏对他产生了未知的作用。

    这可能就是大地之母的馈赠,但也不仅仅如此。

    在古怪的梦境中,维尔托克化身魔纹豹的感觉太过真实,仿佛那场梦境的确发生过。他当时清楚地知道自己有哪些天赋能力,也懂得该如何使用那些能力。

    首先是直觉,魔纹豹凭借敏锐的直觉选定一个探索方向,恰好闻到了羊群的气味,在莽莽雪原中找到了一条生路。

    其次,魔纹豹的咆哮极具穿透力,能够震慑敌人的心灵,使其胆怯沮丧,但真正的原因是魔纹豹低吼时可以发出一束具有指向性的声波刃,短暂破坏目标生物的平衡感,最严重的情况会导致目标生物呕吐晕迷。

    在狂风暴雪中,由于声波刃的威力大减,维尔托克化身的魔纹豹并没有对头羊施展震慑咆哮,可他当时的确掌握这种天赋能力。

    最后,魔纹豹即使身体极度虚弱,也能强行吸收空气中游离的元素,爆发出最巅峰的战斗力。这种天赋能力叫作“狂化”。

    遗憾的是,维尔托克脱离梦境之后,魔纹豹的天赋能力都不能使用了,但魔纹豹的天赋信息都被“知识拼图”记录了下来。

    维尔托克对魔纹豹天赋能力的感触并不深刻,因为魔纹豹使用天赋就像吃饭喝水一样,是再平常不过的事情。魔纹豹向死而生的抉择,奋不顾身的一跃才是它最浓烈的情绪,也让维尔托克的心灵受到极大震撼,不能忘怀。

    在维尔托克的认知中,山羊无疑是弱小的,而魔纹豹是强大的象征。而那只头羊却拿自身当诱饵,借助悬崖天险,打算诱杀强大的魔纹豹,只差一点运气就成功了。

    头羊的智慧与意志令维尔托克感到困惑,他开始重新思考什么是强大,什么是弱小。但是,他化身魔纹豹时并没有去衡量强弱得失,只在求生本能的驱使下,获得超越巅峰的飞跃,哪怕对手仅是最常见的猎物。

    打破固有的认知障碍,或许才是地母馈赠的礼物。不过,这份礼物看不见也摸不着,绝对没有万象原法来得实在。

    维尔托克缓缓睁开琥珀色的双眼,将修长的左手手掌紧贴地面,试着使用战斗呼吸法,令肌肉紧绷压缩,再瞬间释放出穿透性的力量。“砰”的一声闷响,一股凶猛的力道传入地底,他手掌之下的坚实泥土尽皆松软。

    维尔托克龇牙咧嘴地跳起来,眼神中透着惊喜。如果不是生命坚韧天赋强化了肌肉和骨骼,刚刚爆发力量,震击地面产生的反作用力就能让他左臂麻木、抽筋。这足以证明万象原法有多么高明。

    自信心大涨的维尔托克决定在地母神殿好好探索一番,他将兽皮毯子巧妙地裹在身上,变得像件袍子,就钻出帐篷去找塔窟族的首领钢岩。

    塔窟、赫默聚居地的面积很大,占据半个博朗镇。这里保留自然环境的样貌,有树木,有岩石,还有一口小水潭,各式各样的帐篷坐落其中。连接天地的雨幕遮蔽视野,维尔托克一时也分不清钢岩究竟在哪个帐篷里。

    幸好,他可以问人。

    博朗镇的赫默族女战士仅有200多人,还不到总人口的一半,维尔托克不认识她们中的大多数,但所有成年的赫默族都认识维尔托克。

    他冒着雨,就近找了一间用树枝和兽皮搭建的尖顶帐篷,直接钻进去,想找里面的主人问路。

    “漂亮男孩,你怎么跑我家里来了?”

    帐篷里只有一名女性,见有人闯进来先是吃了一惊,待她看清是维尔托克,便用悦耳动听的声音笑问道。

    维尔托克和帐篷的女主人四目相对,也被惊得楞住了。

    她的容貌清丽娇美,皮肤白皙柔嫩,如云秀发随意地披在肩上,一对颀长尖俏的耳朵从头发两侧伸出来,还俏皮的左右转了转。

    维尔托克结结巴巴地问道:“哦,那个,我,你……你是爱娃?”

    女主人歪着头,抿嘴笑道:“漂亮男孩,你还能认识我?”

    维尔托克摇摇头,又点点头,指了指女主人的手腕。她雪白的手腕上戴着一串牙饰手链,其中最大的一颗牙饰通体黝黑,仿佛用黑曜石雕琢而成。维尔托克就是凭这串手链,认出帐篷的女主人是常在旅馆喝酒的一位赫默女战士,名字叫爱娃。

    但是,维尔托克不能完全确认对方的身份。因为在他的印象中爱娃的五官粗犷,声音嘶哑,皮肤上布满伤疤,肌肉特别结实,脾气又特别火爆。她跟眼前这个美丽精致,说话温柔动听的女性完全不像同一个人。

    女主人却点头说道:“我就是爱娃。漂亮男孩,我听说你生病了,钢岩把你带过来治疗,你现在好了吗?”

    维尔托克沉默了一会,摇头说道:“我没生病……爱娃,你生病了?你变得和以前完全不一样,而且你的肚子好大。”

    爱娃坐在软垫上,穿着单薄宽松的衣服,脖颈修长优美,胸部丰满迷人,腰腹部却盖着一件熊皮毯。维尔托克看见熊皮下面凸起一个夸张的弧度,不难想象爱娃的肚子很臃肿。

    “我的孩子住在里面。”爱娃很大方的掀开保暖的熊皮毯子,轻轻抚摸自己圆鼓鼓的腹部,一脸温柔地说道:“等到下雪的时候,她就降生了。”

    维克多愣愣地看着大腹便便的爱娃,小心翼翼地说道:“可是,一个月前,我看你的肚子还是平平的。”

    “我怀孕都快两年了。”爱娃还给维尔托克一个嗔怪的白眼,重新盖上厚实柔软的熊皮毯子,掩嘴笑道:“我的孩子很乖,她知道不能拖累妈妈,在我肚子里一直没有长大。可是,她知道我现在想见她,她就拼命成长。再过几天,我们母女可以见面啦我的孩子是不是又乖又懂事?”

    维尔托克“哦”了一声,认真说道:“她很懂事……她父亲呢?”

    爱娃的尖耳朵朝两边耷拉,懒洋洋地说道:“谁在乎呢?反正,我早就把孩子的父亲忘掉了……”说着,她的耳朵又竖了起来,眯起眼睛上下打量维尔托克,调笑道:“漂亮男孩,快点长大吧。将来,等你长大了,我会打败其它竞争对手,和你也生个孩子。我保证会记住你的。”

    维尔托克表情严肃地说道:“我不会。”

    爱娃顿时乐不可支,笑道:“好了,我不逗你了……你进来有什么事吗?”

    维尔托克说道:“我想知道,钢岩在什么地方。”

    “钢岩族首?他之前来探望我,才走不久。他这会,应该在水潭边最大的那座帐篷里面。”

    维尔托克告辞离开,走的时候还很贴心地把兽皮帘子拉紧,防止寒冷的湿气流进帐篷。他顶着冻雨迅速地跑到水潭边,果然在最大的帐篷里找到了钢岩。

    这时候,钢岩已脱下身上的鹿皮鹿盔,他招呼维尔托克坐下,问道:“我以为你需要更长的时间,领悟大地母亲的馈赠。”

    维尔托克学着钢岩的样子,盘腿坐下,盯着他额头上的晶体猛瞧,随口说道:“我已经领悟了,以后都不会忘记。”

    钢岩笑了笑,没说话,脸上明显流露出惋惜的神色。

    维尔托克才不管这些,语速飞快地说道:“我刚刚碰见爱娃,她的变化很大……我听种植园的迈恩说过,塔窟族和赫默族是岩精灵,我们是亚精灵。他还说赫默族在生孩子和受孕期会发生蜕变……就像爱娃这样?那她的额头上为什么没有和你一样的水晶。”

    钢岩简单地回应道:“这都是大地母亲的安排,没有更多的原因。”

    维尔托克不死心地问道:“我对塔窟、赫默族很好奇,有许多问题想问你……我可以给你钱,你回答我的问题好不好?”

    钢岩并不喜欢回答亚精灵的提问,但维尔托克很特别,从之前的祝福仪式上就能看出来,他得到大地母亲的青睐。因此,钢岩对他额外优容,淡淡说道:“不用给我钱,你有什么问题就问吧。”

    维尔托克想了解的东西太多,反而不知道该问什么。他想了半天,就问自己印象深刻的问题:“钢岩,你为什么反对半精灵在博朗镇传播知识?”

    钢岩摇头道:“塔窟、赫默都不反对传播知识,我们反对传播虚假的知识。而迪萨联盟流传的知识大多是虚假的,错误的,会蒙蔽他们的心灵,无法窥见大地之母刻在我们血脉深处的印记。”

    “虚假和错误的?你又是怎么知道的?”维尔托克不解地问道。

    钢岩说道:“树蚁认为一颗树就是整个世界,蚯蚓却认为世界是一大块泥土;羊认为青草鲜嫩可口,月刃豹却认为血淋淋的羊肉才最甜美。它们都没错了,又都错了。迪萨联盟的传播的知识也遇到同样的问题。最糟糕的是,有些亚精灵用文字书写谎言,其他亚精灵却把它当成真实。我们很难分辨真伪,但我们有一个最伟大,最公平的老师。祂就是大地母亲。”

    “刚刚诞生的婴儿懂得吸吮母亲的乳汁,是大地之母教会婴儿该如何进食。地母把真实的知识记录在一切生命的血脉中。你梦到自己化身魔纹豹,和一只山羊在暴风雪中决出生死。迪萨联盟的贤者知道这个故事吗?他们会记录这个故事吗?他们不知道,但大地母亲知道,而且大地母亲让你亲身体会了魔纹豹和山羊之间的战斗。”

    “既然我们有大地母亲这样伟大的老师,为什么还要向亚精灵学习知识?”

    维尔托克不完全认同钢岩的观点,但也没有反驳他的方法,只能皱着眉毛,低头不语。

    钢岩又笑着说道:“大地母亲对亚精灵是宽容的,我们塔窟族和赫默族对迪萨联盟也是友善的。每年,迪萨联盟都会有亚精灵领悟地母留在血脉中的印记,蜕变成塔窟或者赫默。她们当中甚至会出现高阶岩精灵。所以,我也希望迪萨联盟的亚精灵,越多越好。”

    “维尔托克,你可以留在我们这里,学习领悟自然奥秘的方法。不过,等到一年一度的生命祭,你必须先离开一段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