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苍白徽记 长戟大兜2

第35章 龙骑兵

    雪花纷飞的下午,维尔托克和巴托姆一同在博朗镇的城墙上巡视。

    他穿上了科尔医师送他的职业者套装,外面罩着一件硬皮甲,腰悬长剑,戴上兜帽和半截面罩,只露出一双琥珀色的纯净眼眸。巴托姆也是相同的装束,他背负两把重弯刀,市侩油滑的气质一扫而空,取而代之的是稳重与自信,并透出一股悍勇凌厉的气势,如巡视领地的雄狮一般。

    只是走在维尔托克的身边,他反而像个跟班。

    大雪连续下了好几天,博朗镇内外都是一片银装素裹。二十多米高的城墙上,巡逻的冒险者定时扫除积雪,这是他们目前的主要工作。此刻,一队全副武装的冒险者正往女墙外倾倒积雪,见到巴托姆和维尔托克等一行人,就朝他们简单地点头致意,但并没有像往常那样主动寒暄。

    冒险者普遍拥有不错的武力,甚至比一般的军团士兵更擅长战斗。他们缺乏的是纪律性。短短几天之内,这些冒险者能做到最基本的恪守职责,已经很不容易了。

    这都要归功于巴托姆的监督教导,他毕竟是参加过二月战争的老兵,拥有非常丰富的军事经验。在他胡萝卜加大棒的威逼利诱下,冒险者们还做不到令行禁止,但最起码也不至于太过自由散漫。

    巴托姆深知,对冒险者不能有过高的要求。他也点头回礼,就领着维尔托克登上旁边的一座弩炮箭塔。

    箭塔看守是冒险者之家的三个觉醒者,一个人在瞭望,两个人在休息。瞭望手回头和巴托姆老板打了声招呼,继续观察白茫茫的森林。巴托姆仔细检查了弩炮的状况,又问看守几个问题,得到肯定的答复,才满意点头。

    箭塔内除了弩炮、巨型弩矢,还有棉被皮毯和用来取暖做饭的火炉。箭塔看守成天都要住在这里,保暖是必须的,否则手脚冻到麻木那就糟糕了。

    维尔托克边观察弩炮,边好奇地问道:“这个东西能射多远?”

    巴托姆呼出一口雾气,回答道:“四百米内,应该没有半兽人能挡住它的一击。”

    “它很值钱吗?”

    “嗯,造价很贵。像这种中型弩炮,如果是全新的最少要12000金塔。当然,我们这里的弩炮是从正规军团淘汰下来的二手货。”巴托姆笑着说道:“我接管博朗镇的冒险者工会,前任镇长留给我的六门弩炮全是不能发射的破烂。如果我要把它们修好,得花5万金塔买零件。你知道我是怎么解决的?”

    “我每年用8000金塔贿赂落叶城守备军团的一位主官,他就强行淘汰了十二门弩炮,帮我把镇子上的弩炮都换了一遍。他在博朗镇的利益也得到我们的额外照顾。如果他不想断了这边的财路,等到明年开春的时候,应该会派武装商队支援博朗镇。”

    “我们只要坚守两个月,外域半兽人的威胁就会解除!”巴托姆目光沉沉地说道。

    几天前,暗行猎手麦克斯和他的斥候果然在磷虾河沿岸发现外域半兽人的活动痕迹。暗行猎手独自追踪半兽人,越过磷虾河,进入黑火蛮族的势力范围,最终找到外域半兽人的一处中型营地。

    麦克斯没敢继续深入侦查,但有迹象表明,外域半兽人应该存有足够过冬的粮食,它们和黑火蛮族的摩擦较小,好像没准备打仗,双方都表现出了克制。

    迈恩镇长和巴托姆都认为,外域半兽人经历艰难的长途跋涉,整体变得虚弱,急需过冬休整,暂时没有发动战争的欲望。而且,它们停在黑火部落的地盘上,对种植园和博朗镇的威胁属于次要。如果它们越过磷虾河,攻击半精灵,黑火蛮族极有可能乘机拔掉它们在河东岸的营地。

    因此,迈恩镇长继续留在种植园,但博朗镇仍然不能大意,巴托姆要求麦克斯有针对性的重新布置城外警戒岗哨,务必做到能够提前预警。

    “等天气转暖的时候,我估计那支外域半兽人就该离开博朗湖区域了,否则黑火大酋长会派手下的屠夫向它们发起挑战。外域半兽人的屠夫赢了,它们在黑火部落会有一席之地。它们要是输了,整个部落都将被黑火大酋长兼并。不管怎样,联盟与黑火部落的和平盟约仍然有效。博朗镇的危机算是解除了。”巴托姆的目光梭巡森林雪地,仿佛在为自己打气般的自言自语道。

    维尔托克拍了拍弩炮的钢架,说道:“我们有十二门弩炮,半兽人不敢打过来。”

    巴托姆收回眺望远方的视线,笑道:“弩炮主要是用来打击敌人的攻城器械,如果对付单个目标,它的威慑性大于杀伤性。你别指望一发巨型弩矢能打死一片敌人,了不起就是穿刺3个半兽人。半兽人要是发起决死冲锋,它们会不计伤亡。弩炮杀死的敌人可能还没有赫默女战士投掷的标枪多。”

    “维尔,你要记住,无论是大规模的战争,还是小规模的战斗,都是从心战开始。”巴托姆拍拍自己的胸口,严肃地说道:“想要赢得胜利,必须了解自己,再尽可能地了解敌人……我们其实很虚弱,能够依靠的是这道坚固的城墙,还有勇猛善战的赫默族。但我们面临的问题是,博朗镇的城墙需要上千人驻防才能不留死角,而我们最多只能动员700名战士。这么点人手都不足以经历一次高强度的激烈战斗,因为士兵们需要轮换休息。”

    “另外,地母神殿今年的生命祭有三十多个赫默族参加,她们每人挑选一个伴侣。这七十多人都变成了软脚虾……我最需约翰的时候,他居然跑去参加生命祭?”

    维尔托克追问道:“约翰为什么非要参加生命祭,我看他好像很勉强,琴与哨声冒险团的职业者不都拒绝了吗?”

    巴托姆略显尴尬地说道:“我们和塔窟族有约定,不能拒绝赫默女战士的邀请,但冒险者可以拒绝…….咱们不谈这个,刚刚说哪了?”

    “嗯,我们的防守有弱点,就得虚张声势。一可以恫吓敌人,让它们不敢轻举妄动;二是为了维持我们这边的士气,如果没了士气,我们会很容易被对手击溃。”

    “意志的较量贯穿各种类型的战斗。半兽人萨满和半兽人屠夫有预知危险的能力,但在战争中,预知危险反而会坏事。优秀的半精灵指挥官常常利用半兽人对危险的预知,扭转局势。你想,在战场上,哪里没有危险?你明明虚弱,表现却坚定,半兽人反而缩手缩脚。黑火部落在战场上吃过很多亏,它们现在学乖了,只要鼓声一响就决死冲锋。那时候,双方只能靠实力说话,谁先绷不住,谁就一败涂地。”

    “好在域外半兽人不是黑火……我们现在还不知道对方部落的规模。如果只是几百人的小部落,那对我们没有威胁;如果是2、3千人的中等部落,它们能拉出1000多名半兽人战士,强攻博朗镇的城墙壁垒会两败俱伤,它们损失不起这么多族人;5000人口以上的大型部落,半兽人首领往往有智慧,能考虑到方方面面的东西,应该不会鲁莽进攻博朗镇。”

    “维尔,你希望外域半兽人是哪种情况?”

    维尔托克想了想,眼睛渐渐发亮,紧握剑柄,兴奋地说道:“我希望它们是中型半兽人部落,然后和我们打一仗。”

    箭塔内的三名半精灵看守也都是一副难掩兴奋的表情。巴托姆哈哈一笑,放在二十年前,他可能会骂这些年轻人不懂战争的残酷;再提前四十年的话,他自己也一样憧憬战争。不管怎么样,博朗镇卫兵的士气还行,他的钱到底没有白花。

    “外域半兽人和黑火蛮族相互牵制,只要我们不主动挑衅,它们应该不会攻打博朗镇。”巴托姆长长叹了口气,摇头苦笑道:“这次就算是对冒险者的整合训练,以为再遇到类似的情况,我们都知道该怎么做。”

    “老板、老板……”冒险者之家的一名职业者顺着城墙边跑边喊。

    巴托姆以为有什么紧急军情,赶紧走出箭塔,拦住他问道:“慌慌张张的,发生了什么事?”

    那名职业者伸手指向博朗镇的西边,激动到语无伦次:“后门……有军队要进镇子,他们,他们是龙骑兵!联盟的的龙骑兵,至少有150名龙骑兵,还带着四只龙兽,我都看见了……那玩意的叫声特别可怕。”

    巴托姆又惊又喜,拽着职业者的胳膊,问道:“龙骑兵?你又没见过,你怎么知道那是龙骑兵?”

    “他们自己说的,说是迪萨联盟的龙骑兵。看守后门的冒险者老鲍勃也说,那些半精灵骑兵就是龙骑兵!”

    龙骑兵,全称龙脉半精灵骑兵,是迪萨联盟战斗力最强悍的特殊兵种。每个龙骑兵至少是三级职业者,他们的身体还接受过龙血纹刻,当然不是龙王菲鲁玛特的血,而是用了高阶龙兽的血。即便这样,龙骑兵的生命等阶也达到三阶,和成年的赫默女战士相当。其力量和体魄比赫默族更胜一筹,再加上职业者的专长能力,迪萨半精灵普遍认为龙骑兵能够压制赫默族和塔窟族。

    事实上,龙骑兵曾经是大地神殿的护教骑兵团。大地神殿没落之后,龙骑兵被十六柱名门瓜分殆尽。联盟现在的龙骑兵,要么隶属于专门供奉菲鲁玛特的龙王殿,要么就是十六柱名门各自的私兵。

    巴托姆感到十分困惑,他的确派人去落叶城向守备军团的主官求援。按道理来讲,守备军团的主官出身高地名门,位高权重,但也不至于能调动一支龙骑兵来增援博朗镇。

    这些龙骑兵究竟是龙王殿的人,还是16柱名门的私兵?他们来博朗镇的目的是什么?

    “老板,怎么办?要不要开门,放他们进来?”职业者急切地追问道。

    巴托姆被惊醒,怒骂道:“你这个笨蛋还跑过来问我要不要开门?再不开门,龙骑兵会撞破我的城门。这些老爷可不好伺候,你快回去让他们开门,我马上过去。”

    职业者得到肯定的答复,就飞快地跑走了。但也正如巴托姆的预料,镇外的龙骑兵直接撞开了大门,后门的看守没人敢拦他们。

    维尔托克和巴托姆等人赶到街上的时候,一队骑兵已经从后门的街尾冲到街头。许多镇民都在两侧围观,还有冒险者从四面八方赶过来。

    这些骄傲又蛮横的半精灵骑跨短角大羚羊。它们的体重都在一吨左右,光滑油亮的皮毛下面是虬结的筋肉,肩高比博朗镇多数居民的个头还高,显得异常雄健。大羚羊的身上覆盖着防护马铠,两侧悬挂精钢打造的重型投矛,驮着身披重装铠甲的半精灵龙骑兵也不觉得吃力。

    龙骑兵全身都被造型华丽的重甲包裹,头戴黑色角盔,正面有十字形的开口,骑兵的面容都藏在角盔的阴影下,让人看不清他们的样貌,可当他们转头看过来的时候,被盯住的人就会产生一种未知的恐怖感。仿佛这些龙骑兵和铠甲融为一体,他们并非半精灵,而是一头人形龙兽。

    龙骑兵还真带了龙兽。四只体型堪比大羚羊的怪兽就在骑兵队的两侧,它们看起来像蜥蜴和大型猫科动物的结合体,四肢粗壮,身体线条柔韧流畅,体表覆盖青黑色角质鳞片,泛着幽冷的金属光泽,屁股后面拖着蜥蜴长尾,脑袋也是蜥蜴的脑袋,但长有一对向前盘曲的犄角,显得格外狰狞。

    龙兽看起来很狂躁,时不时张开布满獠牙的血盆大口,朝围观的人群发出低沉咆哮,许多看热闹的半精灵孩童都被吓得哇哇大哭。

    龙骑兵队伍的最前端,有五位半精灵和其他龙骑兵区别明显,他们分别穿戴红色、棕色、蓝色和银色重铠。最后一个半精灵穿职业者套装,他没戴面罩,是个满脸油光,体型较胖的中年人。

    他看见已让到街边的巴托姆,就朝身穿银色铠甲的半精灵龙骑兵说了两句话。银甲龙骑兵拉住缰绳,抬起闪亮的手甲,骑兵队伍立即停了下来。

    “您是落叶城冒险者工会的伯格副会长?”巴托姆主动走向那名身穿职业套装的半精灵,脸上堆起阿谀的笑容,不确定地问道。

    中年半精灵跳下坐骑,走到巴托姆的面前,用手里的皮鞭指着他的鼻子,气势汹汹地呵斥道:“巴托姆,你搞什么名堂?大白天的封锁城门,害得休兰特大人要亲自动手开门。快向休兰特大人赔礼道歉!”说着,他还朝巴托姆挤了挤眼睛。

    旅馆老板心领神会,快步上前,对前面的四位龙骑兵鞠躬致歉,连声说道:“对不起,对不起,几位大人,我实在抱歉。博朗镇最近发现了一伙外域半兽人入侵者,为了以防万一,我下令暂时封锁城门,让你们在外面久等了。”

    银甲半精灵端坐在大羚羊上面没有说话,旁边身穿红色女士铠甲的半精灵却轻笑一声,脆脆地揶揄道:“久等是没有久等,休兰特一剑砍破了后门。巴托姆老还是快点找人修好大门,免得让半兽人从后门闯进镇子。”

    巴托姆看见休兰特挂在坐骑两侧的两把巨型重剑,眼角一跳,姿态摆得更低,赔笑道:“没关系,没关系,几位大人带龙骑兵来博朗镇,我们还怕什么半兽人入侵者?”

    休兰特终于侧转头盔,淡淡地看了巴托姆一眼,声音漠然地说道:“半兽人入侵者与我们无关。”

    落叶城冒险者工会的副会长咳嗽一声,在旁边解释道:“休兰特大人这次来博朗镇,是为了附近的那只阴影潜伏者……金橡名门已经接下工会的冒险任务,委派休兰特大人活捉阴影潜伏者……”

    围观的人群中,琴与哨声冒险团的安妮和凯蒂兴奋地窃窃私语:

    “原来是金橡名门的休兰特,听说他26岁掌握镜之心,37岁晋升五级剑士,是高地城负有盛名的龙脉尊者,被金橡族长视作左膀右臂……哎呀,休兰特大人真帅,不知道他现在有没有掌握传说中‘梦之影’……”

    凯蒂却直勾勾地盯着休兰特身旁的红甲女骑士,羡慕地说道:“那位就是金橡名门的伊莎,金橡名门最年轻的四级驯兽师?我也好想拥有龙兽战宠……”

    维尔托克的耳朵很尖,听到安妮和凯蒂的谈论,就从人群中悄悄地挤过去,小声问道:“安妮、凯蒂,你们刚刚说‘金橡’?”

    安妮发现是维尔托克,不好意思地掩嘴窃笑道:“维尔,你也在啊……嗯,休兰特大人再帅也没你漂亮……”

    维尔托克只得又问一遍,“你们刚刚谈到‘金橡’……我听见了。”

    “哦,‘金橡’是个特有名词。传说那是一种大树,生长在遥远的外域,但龙之国度没有橡树。我们也不知道是否真的存在橡树?金橡名门却以橡树的种子为徽记,你看休兰特大人的肩甲上的那个徽记,那就是金橡名门描绘的橡树种子。”

    维尔托克转眼望去,不禁皱起细长如剑的眉毛,在心里嘀咕道:那是橡实啊……我肯定是见过的,龙之国度怎么会没有呢?

    维尔托克的身姿挺拔匀称,气度非凡,即便脸上戴着半截面罩,在人群中也极其显眼。

    休兰特注意到站在街边的维尔托克,用长鞭指着他问道:“那是谁?”

    巴托姆回头看一眼,顿时心惊肉跳,他知道维尔托克的美貌特质会受名门的觊觎,特意嘱咐维尔托克先去药剂坊避一避,却没想到休兰特直接砍破了后门,龙骑兵又冲得太快,维尔托克还没来得及离开就被对方发现了。

    事到如今,巴托姆只能硬着头皮说道:“那是冒险者维尔托克……”

    休兰特直接打断他的解释,大喝道:“来人,把维尔托克给我抓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