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苍白徽记 长戟大兜2

第36章 天生王者

    休兰特的呵斥声并不响亮,以他十六柱名门的背景,龙脉尊者的威名,150个龙骑兵凝聚而成气势,周围所有看热闹的半精灵都被震慑住了。之前还很热闹的街道变得一片死寂,只有龙兽和大羚羊喷吐白雾发出的响鼻声。

    半精灵愕然的目光随着休兰特的马鞭望去,鹤立鸡群的维尔托克顿时成了街道上的焦点。

    维尔托克的心里怒意勃发,头脑却格外冷静,右手轻轻搭住剑柄,又缓缓抬起左手扯下会影响战斗呼吸法的面罩,露出宛如天神般俊美无双的容颜,琥珀色的眼眸幽深森冷。注视他的半精灵便感受到一股寒冷的怒火在自己的胸腔里酝酿蔓延。

    维尔托克生气了!

    这些龙骑兵老爷居然当着我们这么多人的面,要抓捕维尔托克?

    维尔托克犯了什么事,他凭什么想抓谁就抓谁?

    太欺负人了!

    落叶城冒险工会的伯格副会长看清维尔托克的容貌,有片刻失神,而龙脉半精灵却不为所动。两名龙骑兵跳下大羚羊坐骑,各拿一副锁铐朝维尔托克逼近。全身被重型铠甲包裹的龙骑兵极具压迫感,他们的金属战靴踩踏街道上的污雪烂泥吱嘎作响,沉重的脚步上就像踩在半精灵的心上,令他们胸口发闷,呼吸困难,情不自禁地向两边闪避。

    只有维尔托克一步不退,他立刻暴露在空地上,直面两个武装到牙齿,看不清面部表情的龙骑兵。

    凶神恶煞的龙骑兵正在欺凌一个柔弱俊美的半精灵……他甚至没有唇须,还是个少年。

    伯格副会长脑子一热,想都没想,脱口而出道:“住手!”

    冒险者工会内部,各方势力盘根错节。工会首脑不仅位高权重,还都有强大的背景。伯格这边一开口,两个龙骑兵就停住脚步,回头观望。

    休兰特斜眼俯视,淡淡问道:“伯格副会长,你有什么问题?”

    伯格刚刚喊完一嗓子,当时就后悔了,恢复冷静后,更是恨不得抽自己两个耳光。

    这么冷的天,他不在落叶城好好待着,陪同休兰特跑到偏僻的博朗镇狩猎阴影潜伏者,还不是因为他的靠山是金橡名门。只不过他的后台老板并非金橡名门的族长,而是另一位元老。至于休兰特,他虽然不是金橡名门的血裔子嗣,可毕竟是族长的从者,论能力、地位、声望、实权,金橡名门大部分血裔子嗣都远不及他。

    龙脉半精灵身上总有股猛兽气息,而龙脉尊者的气势外显,伯格被休兰特俯视盘问,内心承受重压,都差点流下冷汗。而他现在又成了所有人瞩目的焦点,博朗镇半精灵看他的眼神都暗藏期待,这就让伯格副会长叫苦不迭。不过,他毕竟是能在落叶城立足的冒险工会副会长,脑筋转得飞快,对着休兰特诚恳说道:“休兰特将军,冒险工会管理联盟众多冒险者,有自己的规则。冒险者在博朗镇犯事,当地工会的分会长按惯例,要过问一下。您看,巴托姆分会长在这里,我们不该让他为难。”

    说着,他又朝休兰特悄悄地挤眼睛,就像他之前对巴托姆也做过同样的肢体语言。他仿佛在暗示休兰特,博朗镇不是落叶城,巴托姆老板才是这里的当权者,得罪巴托姆绝不是个好主意。

    至于休兰特是否领悟他的意思,那不重要。伯格向来习惯两面做好人,这也算是主城冒险者工会的通病。

    伯格有一点没说错,冒险者都是些有武力、有胆量、有财产的家伙,怎么会任由高地名门随意定罪,巧取豪夺?

    保障冒险者的权益,是冒险者工会维系权威的重要基石。如果冒险者犯罪,主城的治安厅要先通报给冒险工会的负责人,再由工会负责人向冒险者们做出公示。

    冒险者工会牵扯到太多太多的问题。最直接的问题是,冒险者工会要是垮台,迪萨联盟就没有冒险者,而是一群拥有武力的亡命徒。城邦议会无法妥善安置这些人,他们会变成无法无天的盗匪。

    城邦议会由议长、副议长、军团将军、议员组成,他们都要维护冒险者工会能够正常运转。何况,休兰特还不是在议会中有席位的将军。他刚来博朗镇就要抓一个冒险者,实际上已经破坏了游戏规则,触犯众怒。

    不过,休兰特似乎并不在意这一点,他又指着维尔托克说道:“我怀疑他和联盟通缉的女匪徒牧狼少女有关,我现在就要拘捕他。”

    “将军请稍等一下。”

    副会长伯格先喊了一声,把旅馆老板拉到一旁,小声说道:“巴托姆,关于牧狼少女的情报,工会之前向你通报过。你不知道的是,就在两个月前,牧狼少女潜入落叶城,杀了好几个名门子弟,其中就有金橡族长的外甥……围捕她的巨号角警卫军团死伤惨重,两支小队全员战死,一支中队被打残,连巨号角的副团长迪克特大尊者也身负重伤,恐怕以后也只能转龙脉途径了。等到十几位尊者赶过去支援,牧狼少女已经逃脱。对了,工会现在知道牧狼少女的名字,她自称奇迹女王贝尔蒂娜,还放出狂言要抓龙王做宠物,再让各名门的族长都跪下来舔她留下的脚印。”

    巴托姆皱眉道:“这和维尔托克有什么关系?”

    伯格副会长佯怒道:“你还不明白?这件事情闹得太大,你千万不能沾上去……休兰特将军要抓维尔托克,你主动配合一下,对大家都好。”

    休兰特可没打算给伯格更多的时间,他冲着两名部下微微点头,那两个龙骑兵就冲向了维尔托克。

    维尔托克深深吸气,让冰冷的气流埋入滚热的胸腔,正当他准备拔剑反击的时候。巴托姆粗壮敦实的身影闪到他的前面,毫不犹豫地劈出两道犀利的刃光,将两名重铠龙骑兵逼退。他擎出两把锋利的弯刀,指着龙骑兵角盔正面的十字开口,气势森然地说道:“滚!”

    之前的两道刃光切入角盔的十字开口,两名龙骑兵都以为自己死掉了,他们被巴托姆精湛的剑技,刺骨的杀意所摄,都楞在原地不敢乱动。

    巴托姆在冒险者中素有威望,他已经拔刀指向高地城的龙骑兵,冒险者之家的职业者和觉醒者们就纷纷拔出手中的兵器。其余的冒险者也拔剑的拔剑,张弓的张弓的,举弩的举弩,全都对准了街道上的龙骑兵。

    其实,大多数冒险者都没弄清楚状况,但这些天,他们被博朗镇的战争氛围激发出一腔热血,对于龙骑兵的到来还抱有期望,结果休兰特直接砍破了城门,又冷漠地表示半兽人入侵者与他们无关。冒险者们的心里难免生出怨气。

    不管是出于嫉妒,还是因为忌惮,来自底层的冒险者本来就看不惯高地半精灵。何况,他们主要在博朗镇讨生活,全靠冒险者之家提供后勤保障,维持生活秩序。从实际需要出发,也在情感上,他们都默认巴托姆老板才是博朗镇冒险者的领袖。哪怕在冒险活动中,不幸负伤残疾,巴托姆也会想办法给他们安排一条活路。

    名声响亮的龙脉尊者休兰特难道还会管冒险者的死活?

    如果休兰特要抓的是其他人,冒险者们或许还不会出头。但他抓的是维尔托克,那就不行!

    这里面的道理,没人能讲得清楚。总之,维尔托克在博朗镇待了一年的时间,他几乎和每个冒险者都说过话,聊过天,魅惑特质无声无息地影响着每一个半精灵。高地名门的龙骑兵公然抓捕维尔托克,就激发出半精灵强烈的同理心。

    他们为刚刚的逃避而羞愧不安,现在有巴托姆老板带头,立刻变得群情激愤。

    综合种种因素,情绪的共鸣、烘托,再拔高,形成一股无形的力量,就连琴与哨声冒险也拿出了武器,站在博朗镇冒险者一边。

    冒险者们拔出刀剑,训练有素的龙骑兵立即跳下坐骑,沉默着摆开战斗阵型,重剑出鞘的铿锵声连成一片,凶猛强悍的气息肆意张扬,逼得冒险者们不由自主地后退散开,想要采取自己最擅长的游斗战术。

    这当然是冒险团遇到强敌时的本能反应,不过,双方在街道上对峙,强弱分明,冒险者的士气跌落,只是在咬牙死撑。

    灰蒙蒙的天空有无数雪片旋转洒落,伯格副会长的额头上不断渗出豆大的冷汗,他都不知道龙骑兵和冒险者怎么一下就到剑拔弩张的地步。那种一触即发的血腥味让他恨不得找个洞,藏起来才好。

    这时候,没有人在意两边都不是的工会副会长内心有多么煎熬。

    休兰特和他的三个得力手下跳下大羚羊坐骑,取出自己的重型斩马剑,径直走到巴托姆的面前,丝毫不顾及对面的长矛短刀。

    龙脉尊者休兰特的脸藏在头盔下面,所有人却仿佛可以看到他阴冷的笑容。他推开两名龙骑兵,任由巴托姆的重弯刀指着自己的胸甲,说道:“巴托姆,二月战争幸存的精英士官,在黑暗之地突围战中,连续击杀数十个半兽人和异兽人,全身血染,获得红狮巴托姆的称号。可惜,你的主官战死,你和你的手下本该战后受刑,岩石巨人军团的奥菲罗克大人却对你网开一面,让你和你的手下从军团退役。”

    “红狮巴托姆……哼,果然名不虚传。”

    休兰特将巴托姆的名声捧得越高,巴托姆的心就越往下沉。既然双方已经到了这种地步,再想退缩已经不可能了,巴托姆收回弯刀,干脆地问道:“休兰特大人,你准备怎么收场?”

    “刚刚看你出剑,应该掌握了镜心奥秘。”休兰特微微颔首,淡淡说道:“红狮巴托姆的名声、战斗技艺够资格做我的对手。我们真剑对决,你死了,我抓走维尔托克;你赢了,我的部下离开博朗镇。”

    龙脉半精灵尊者邀战一个老迈的四级剑士,但巴托姆必须承认这确实是个避免大规模流血冲突的方法。言语辩论和畏战这时候都没有任何意义,他正准备答应的时候,身后传来长剑出鞘的轻吟。

    维尔托克在缓缓拔剑,战斗呼吸法鼓荡气机,充盈全身的每寸筋肉结膜,澎湃的力量感令他战意高昂,信心十足。

    休兰特傻不拉几地站在那,连防备偷袭的姿势都没有,我只要一记角度上斜的突刺,长剑就能穿入他的头盔开口,要了他的小命……维尔托克才不管什么真剑对决的规矩,什么引发流血冲突的后果,他一心就想宰了这个讨厌的休兰特。

    没有人会忽视维尔托克,休兰特和他的手下当然也不例外,他们都饶有兴趣地打量着漂亮到不像话的半精灵少年。

    维尔托克眼睛稍稍眯起,他仿佛预见到自己快如闪电的突刺正中目标,然而周围伸出至少七双手把他往后拉。

    “维尔,快躲到后面去。”

    “你放心,我们一定保护你。”

    “.……”维尔托克运转战斗呼吸法的时候,还真不能开口说话。否则,他都要骂人了。

    休兰特的驯兽师女伴看见维尔托克被人七手八脚地抬到后面,就发出一串咯、咯、咯的清脆笑声。

    没有人察觉到,维尔托克琥珀色的眼眸刚刚裂开一道极细微的缝隙,里面有暗金色的光芒流淌。

    “维尔,巴托姆,你们该回来吃饭了。”洪亮的声音从街头的旅馆传来,把所有人的目光都拉了过去。

    冒险者之家的胖厨娘走出了旅馆大门,她高大肥壮的身影如同一头人立而起的巨熊,胖胖的大手拿着一根用石头做成的擀面杖,只是擀面杖的尺寸夸张到吓人。

    休兰特的身体自然紧绷,瞳孔收缩,哪怕和胖厨娘相隔20多米,他也有一种被凶兽盯住的窒息感。

    龙脉半精灵尊者终于笑了,银色铠甲里面溢出有如实质般的恐怖气息,牙缝中挤出一句话:

    “不可阻挡的莎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