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苍白徽记 长戟大兜2

第37章 驱逐

    冒险者之家的胖厨娘莎拉没有尊者之名,有尊者之实。但是,很少有冒险者能说得清楚她的名声是怎么来的。只从龙脉尊者休兰特的反应来看,莎拉的现身给他带来非常大的压力。

    休兰特表现的越慎重,博朗镇的冒险者们就越轻松。

    三阶龙脉半精灵,五级职业剑士的休兰特很早以前就掌握了镜心奥秘,在尊者当中属于最顶尖的一拨。他确实战力惊人,有狂妄的资本。可是,大名鼎鼎的龙脉尊者公然挑战一个年老的四级剑士,也是真够不要脸的。

    从不离开旅馆的胖厨娘莎拉出来了,休兰特之前有多嚣张现在就有多么狼狈。冒险者都乐于看他的笑话。

    “不可阻挡的莎拉,我们听过你的尊名。我的四只龙兽陪你玩玩,看看你是不是真的不可阻挡。”身穿红色铠甲的驯兽师伊莎冲着胖厨娘扬起下巴,四只体型庞大,肌肉健硕的龙兽就露出獠牙,从喉咙里发出低沉咆哮。

    “小姑娘,谢谢你。我可以把这四只野兽做成一桌菜,让全镇的人都吃个饱。”莎拉笑着回应道,她的牙齿雪白刺眼。

    “不会让你如愿的。”身穿蓝甲和棕甲的两个龙脉半精灵同时转身,举着合金盾牌与重剑,面对胖厨娘莎拉。

    冒险者们突然意识到这支一百多人的龙骑兵来博朗镇是为了捕猎盘踞在北边的那只阴影潜伏者。

    那是一种罕见的巨型五阶凶兽,身长在7米左右,体重一般都超过3吨,体表覆盖刀枪不入的梭形甲片,长着一对无坚不摧的巨大利爪和一只带锤头的粗壮尾巴。阴影潜伏者有许多可怕的能力,但它只凭借体型上的优势,其力量就能碾压所有半精灵、半兽人、蛮族,和体型中等的异兽人。

    胖厨娘莎拉虽然强悍,也没有冒险者会认为她可以独自应付一头成年的阴影潜伏者。

    驯兽师伊莎的四头三阶龙兽都是大型生物,平均体重在1.2吨到1.5吨之间。它们的力量虽然不能和阴影潜伏者相提并论,但也没有悬殊到被碾压的程度。

    实际上,龙兽战宠的体魄、力量都强过莎拉,再加两个四级龙脉盾卫士。莎拉同时对付他们,恐怕占不到任何便宜,说不定还会栽个大跟头。

    龙骑兵是名门的私兵,负责保护名门的利益。在他们的眼中,博朗镇的冒险者和暴民无异。双方一旦动手,那就没有转圜的余地,最要命的是,金橡名门的龙骑兵就在博朗镇内。巴托姆不认为几百个乌合之众就能抗衡一支装备精良、训练有素的龙骑兵中队。

    不过,冒险者之家有莎拉坐镇,狂妄蛮横的休兰特应该能好好说话了。

    “我们马上就回来吃饭。”巴托姆也怕莎拉动手,先稳住她,再不卑不亢地对休兰特说道:“大人,据我所知,牧狼少女最早被联盟通缉,那是十个月前的事情。通缉告示上说,她当时在激流城的野外袭击一支武装商队。而维尔托克在博朗镇住了快有一年。这里的人都能证明,他根本没有离开过博朗镇。您非要说维尔托克是牧狼少女的同伙,有没有证据?”

    休兰特摇动头盔,声音平淡地说道:“我没有证据,我怀疑他和那个女匪有关联。”

    巴托姆立刻争辩道:“休兰特大人,您没有证据就要抓维尔托克,这不符合冒险者工会的规则!我希望您重新考虑一下您的命令。”

    周围的人都跟着大声鼓噪,金橡名门的龙骑兵差点被冒险者的口水淹没。

    休兰特直接看向人群中的维尔托克,开口问道:“你叫维尔托克?你是否认识牧狼少女贝尔蒂娜?”

    维尔托克露出迷茫的神色,皱着眉头,喃喃道:“贝尔蒂娜……贝尔蒂娜?这个名字,我好像很熟悉牧狼少女又是什么东西?”

    巴托姆暗叫一声糟糕,维尔托克犯迷糊是司空见惯的事情,他对任何东西都会觉得熟悉,但他此刻的表现落在龙骑兵眼中,性质就不同了。

    巴托姆大声说道:“维尔托克的脑袋受过伤,患有严重的失忆症,就算他觉得贝尔蒂娜这个名字有点熟悉,也不能说明任何问题!”

    “贝尔蒂娜?我也认识两个叫贝尔蒂娜的人,落叶城南部邦鹿角旅馆的老板娘叫贝尔蒂娜;还有,灰猫头鹰镇安迪石匠的小女儿也叫贝尔蒂娜。不知道龙骑兵大老爷想找哪一个贝尔蒂娜?”

    人群的后面传出一道捏着嗓子的叫声,巴托姆却能听出来,说话的人是铁十字冒险团的一位职业者,也就是奴隶贩子罗德的手下。

    休兰特扬声压倒所有起哄的声音,清晰地说道:“牧狼少女贝尔蒂娜在落叶城杀害柱名门的直系子嗣四人,旁系十一人。前去围捕她的警卫军团战死82人,重伤33人,轻伤106人,警卫军团的副团长迪克特双腿被她切断。城邦议会震怒,下令捉拿牧狼少女贝尔蒂娜和她的同伙。任何与贝尔蒂娜有牵连的半精灵都要接受治安厅的审查;任何试图包庇、隐瞒贝尔蒂娜及其同伙行踪的半精灵都将被视为此案的同谋。落叶城北邦共有700多个平民因此被捕,300多人被判绞刑。现在,你们谁敢当着我的面说,维尔托克和牧狼少女贝尔蒂娜无关?”

    冒险者们顿时陷入一片死寂,再也没有人敢开口出声。

    休兰特目光一扫,最后落在巴托姆的身上,说道:“巴托姆分会长,我怀疑维尔托克和牧狼少女有关,打算问他几个问题,如果他确实与落叶城的血案无关,我会释放他,并向你道歉。你有意见吗?”

    休兰特刚到博朗镇居然连问都不问,随便找个借口,就想直接带走维尔托克。龙骑兵的这种做法本身就不符合情理。

    原因有三点,首先维尔托克姿容俊美,气度非凡。初次见到他的半精灵都会以为他出身显赫名门,总不至于对他无礼怠慢。

    其次,就算金橡名门的龙骑兵狂妄自大,但休兰特明显知道冒险者之家有莎拉坐镇,他却丝毫没有顾忌,甚至要当众格杀巴托姆老板。他难道不怕引起冒险者之家与龙骑兵的血拼?

    最后一点,边境据点不是城邦,冒险者工会在边境据点的势力很大,但塔窟、赫默两族才是边境据点真正的主人。换句话说,这里轮不到城邦的老爷来撒野。

    巴托姆也想过,休兰特和维尔托克的姐姐莉娜是否有关系,或者莉娜委托他来接走维尔托克。如果真是这样,休兰特应该找个合适的机会,把事情说清楚,只要当初的一些细节都能对得上去,巴托姆没有理由扣着维尔托克不放人。

    可是,休兰特拿凶名赫赫的牧狼少女当借口,强行给维尔托克扣上一个盗匪同伴的罪名,把事情闹得这么大,就表现出非常明显的恶意。他受莉娜的委托,来接走维尔托克的可能性基本上可以排除。

    休兰特认得红狮巴托姆,认得莎拉,似乎非常了解冒险者之家的底细。他来博朗镇之前,应该是做足了功课。这样的人一般不会是鲁莽无脑的蠢货,而且他显然知道维尔托克有失忆症,故意在大庭广众之下问维尔托克认不认识牧狼少女。维尔托克的脑子要是正常的话,他一口否认,那双方都有台阶下。这场对峙风波就可以暂时告一段落。偏偏,维尔托克犯了老毛病,让休兰特抓他的借口变得更加充分。

    这种情况不外乎两种可能,要么有人走漏了消息;要么金橡名门就是维尔托克的死对头。

    巴托姆首先怀疑是奴隶贩子罗德找金橡名门给自己施压,不过,金橡名门对维尔托克感兴趣,他们采取软硬兼施的方法,效果会更好。

    罗德的人躲在后面起哄,明显是在偏帮维尔托克。巴托姆对罗德的怀疑并未因此而完全消除,但他开始偏向于第二种判断,即金橡名门是维尔托克的死对头。

    说实话,和金橡名门这样的庞然大物作对,巴托姆的心里也发憷。但他仍然不打算把维尔托克交出去。

    为此,巴托姆强行给自己找理由。比如,把维尔托克交给金橡名门的龙骑兵,就会得罪神秘的“莉娜”。她的背景和势力未必输给金橡名门。又比如,休兰特当众胁迫自己交出维尔托克,如果自己屈服了,损害的是冒险者之家在博朗镇的权威。而且,莎拉绝不会善罢甘休!休兰特已经把冒险者之家逼到了死角,自己其实别无选择,只能和龙骑兵放手一搏!

    维尔托克没看出来巴托姆老板现在有多么为难,他还问休兰特:“喂,牧狼少女长什么样子?”

    龙脉尊者不理会他,龙骑兵的女驯兽师却笑着说道:“据说,她长得很美,否则也不会……呵呵,我觉得她不会有你这么漂亮。”

    “那她一定是高阶赫默族。”一道平淡中透着强硬的声音从后方传来。

    伴随一阵沉重的脚步声,身披熊皮,额头长有菱形晶体的塔窟族首领钢岩走了过来。

    他手里拿着一把用石头打磨的巨剑,身后跟着七位同样手持石质兵器的成年塔窟族和一大群全副武装赫默族女战士。他们气势汹汹,所过之处,重装龙骑兵纷纷躲避,防御阵型顿时土崩瓦解。

    塔窟族首越走越近,休兰特将重型斩马剑横在胸口,虽然他保持沉静,但所有人都能看出来龙骑兵统领非常紧张,至少他没有像挑衅胖厨娘那样释放恐怖气息,却头一次摆出防御戒备的姿态。

    迪萨联盟内部最严重的流血冲突一般都是由高阶赫默族或者塔窟族挑起的。她们才不会管名门的身份、权势,凡是阻挡她们回归地母王座的生物,都是照杀不误,战死方休。

    高阶岩精灵最痛恨的就是霸占地母王座的龙王菲鲁玛特,其次是受菲鲁玛特奴役的高阶龙兽。她们看龙脉半精灵也很不顺眼。

    由于钢岩靠得太近,一只不长眼的龙兽向他展示獠牙,发出威胁性的咆哮。

    带有锋利倒钩的重标枪激射而来,“噗”的一声,扎进龙兽粗壮的脖颈。受到重创的龙兽瞬间暴怒,嘶吼声惊天动地,转头朝伤害自己的赫默女战士猛扑过去。

    赫默女战士反应极快,举起6米长的精钢长矛,对准龙兽张开的血盆大口就是一记凶猛凌厉的直刺。

    她的刺击威力绝伦,长矛穿进龙兽的嘴巴,龙兽庞大狰狞的脑袋瞬间炸裂,周围的人被横飞的血肉溅了一身。

    强悍的生命力让没了脑袋的龙兽倒在雪地上抽搐挣扎,滚热的鲜血从恐怖的创口喷涌而出,构成一副令人战栗的残酷画面。

    赫默族独有的刺爆战技,而施展刺爆战技的人正是维尔托克认识的赫默女战士辛娜!

    浑身浴血的辛娜长矛一转,遥遥指向龙骑兵的女驯兽师,露出雪白的牙齿,森然笑道:“小姑娘管好你的宠物,再敢对族首龇牙,我就把你的脑袋割下来。”

    驯兽师伊莎紧抿嘴唇,两名盾卫士同伴拦在前面,她仍然能感受到一股无形的锋锐抵住自己的脖颈。

    这名赫默族女战士就算还没到五阶,离五阶也不远了。

    塔窟族的族首钢岩对这边发生的杀戮看都不看一眼,他向维尔托克点头说道:“维尔,我代表地母的女儿,邀请你参加今年的生命祭。你是冒险者之家的一员,不能拒绝这次邀请。”

    维尔托克一脸懵懂地点头道:“好啊,我也想看看生命祭是什么样子的。”

    钢岩微微一笑,转头对休兰特冷冷说道:“杂血,你有意见吗?”

    休兰特保持深刻的沉默,全身充满了一种内敛的力量感。

    钢岩手中的巨大石剑往地上一刺,剑体生出一道道裂纹,里面有暗红的岩浆在跳动,滚滚热浪辐射街道,令积雪融化成水。

    “地母神殿不欢迎杂血,都给我滚,否则杀光你们!”

    休兰特从那把流淌岩浆的石剑上收回目光,又深深地看了眼维尔托克,沉声下令道:“龙骑兵全部上坐骑,我们去种植园休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