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苍白徽记 长戟大兜2

第40章 小镇剧变

    钢岩想挽留维尔托克,却给不出具体的理由。维尔托克也没有多想,当即拒绝他的提议,独自返回冒险者之家旅馆。

    这次参观塔窟族、赫默族的生命祭,维尔托克有意外收获。调动生命内潜,主动恢复部分体力、精力的激活天赋不算,这本身就是他的能力,现在只是又回想起来了而已。

    “知识拼图”与自我意志的同步,触发非凡灵性,才是维尔托克特别感兴趣的东西。

    上一次的同步偶然发生,维尔托克后来怎么也找不到当时的那种感觉。尽管他当天晚上用“知识拼图”认真回想同步时的所有细节,却因为缺少对比,没办法提取到造成同步的关键信息。

    有上次的经验,这次同步就显得特别宝贵。维尔托克心里热切,恨不得马上就睡觉回想,对比两次同步的细节,确定它们的共同点。不过,“知识拼图”关系到他能否恢复记忆,找回自我,也是他不能告诉任何人的秘密。

    钢岩主持的秘仪既然可以导致维尔托克同步“知识拼图”,维尔托克就觉得到自己留在地母神殿回看记忆,钢岩也许会有所察觉。再加上钢岩莫名其妙地希望他留在地母神殿,这更加深了维尔托克的疑虑。

    正好,巴托姆老板派人来找他,维尔托克顺势离开塔窟、赫默族的聚居地。

    刚回到旅馆,巴托姆就找上门来了。他看见维尔托克,便笑着问道:“哈哈,维尔,参加生命祭感觉怎么样?”

    维尔托克眨了下眼睛,说道:“辛娜差点杀死西西,约翰第一个被她挑走,就是没人选我。”

    巴托姆怔了怔,唏嘘说道:“赫默女战士参加生命祭的时候,大多缺乏理智。特别是一些年轻的女战士,会因为鲁莽而付出惨痛代价。不过,塔窟族一般会出面干涉,把死亡人数控制在三个以内。其实,辛娜这次会挑选钢岩当她的配偶,没有人敢和她争。但钢岩这次和金橡名门的龙骑兵发生冲突,他和另外几个成年的塔窟族都决定不参加今年的生命祭。辛娜只好挑选约翰,也就激怒了西西。”

    维尔托克皱眉问道:“为什么和龙骑兵发生冲突,塔窟族就不参加今年的生命祭?”

    巴托姆摇头道:“塔窟、赫默对龙脉半精灵本来就有敌意。而龙骑兵也一直是联盟用来威慑塔窟、赫默的强大武力。双方见面都保持克制,才可以相安无事。既然,钢岩带人和金橡名门的龙骑兵起了冲突,塔窟族肯定会小心戒备。”

    维尔托克若有所思地点点头,突然用一种审慎的目光盯着旅馆老板,问道:“龙骑兵要是和钢岩他们打起来,我们帮谁?”

    巴托姆特别喜欢维尔托克用“我们”这个词,他高兴地笑道:“我们当然是帮钢岩打龙骑兵。”

    维尔托克露出满意的微笑,颔首道:“我也觉得应该帮钢岩。”他顿了顿,又说道:“我很讨厌休兰特。”

    巴托姆老板稍稍沉默,叹道:“我找你,正是要和你谈一谈金橡名门龙骑兵的事情。”

    “维尔,你说实话,你对金橡名门有没有印象?”巴托姆表情严肃地问道。

    维尔托克仔细想了想,茫然地摇头道:“我不记得啊。”

    他的回答也在巴托姆的意料之中。旅馆老板点点头,沉吟说道:“金橡名门历史悠久,势力庞大。橡树守卫这个职业途径就是他们开创的。本来吧,塔窟、赫默两族都在偏僻的边境活动,名门扎根高地城。如果名门的人来边境据点和地母神殿发生摩擦,像我这样的冒险工会分会长应该出面协调,避免让双方的冲突升级。可是,休兰特带领的龙骑兵居然把矛头指向我?我想来想去,原因恐怕还是出在你的身上。”

    维尔托克明显生气地说道:“我也不知道,他为什么要抓我?难道,我以前真的认识那个牧狼少女贝尔蒂娜?其实,我对贝尔蒂娜这个名字还是蛮熟悉的……”

    巴托姆摆摆手说道:“牧狼少女只是休兰特用来抓你的借口。如果你真是牧狼少女的同伴,休兰特又是怎么知道的?我们假设他知道你和牧狼少女有关系,就凭那个女盗匪恐怖的实力,休兰特更应该暗中监视你,并向联盟寻求支援,避免打草惊蛇,而不是大张旗鼓地当众揭穿你的身份。因为他必须先确定贝尔蒂娜不在附近,否则他不是自寻死路吗?明眼人一看就知道,他这是故意诬陷你。”

    维尔托克释怀地微笑道:“你讲得有道理。”

    旅馆老板继续说道:“不管出于什么原因,休兰特盯上你了。我说实话,维尔,你的容貌太扎眼,很容易被坏人盯上……科尔医师有一种改变容貌的方法,你想不想学?”

    维尔托克两眼放光,毫不犹豫地说道:“改变容貌的方法?我当然想学……我要付给他多少钱,他才会教我?”

    巴托姆咳嗽一声,吭吭哧哧地说道:“学费,肯定是要交的。不过,你之前不是答应过我,把源血秘仪交给冒险者之家吗?你看,你手里的钱少得可怜……我的意思是,我给你一大笔财富,换你的源血秘仪。我再让科尔免费教你易容方法。”

    维尔托克正色说道:“是秘法,不是秘仪。”

    “什么?哦,对,对,是源血秘法,源血秘法。”巴托姆一张老脸笑得像朵花。

    维尔托克低着头斟酌片刻后,很愉快地答应了。不知道为什么,他也很想看看其他半精灵练习源血秘法会有怎样的变化。至于练习源血秘法存在一定的风险,他倒不是很在意。

    如果非要找个理由的话,“知识拼图”刚刚给维尔托克的反馈是,对比很重要,只有通过充分的对比才能继续改善秘法的效能。

    巴托姆老板的笑容越发灿烂,他从椅子上站起来,说道:“源血秘法的价格,我们可以慢慢商量,总之我不会让你吃亏的。现在时间也不早了,我不打扰你休息,先回去了。明天,你抽个空去药剂坊,找科尔。他会教你怎么易容。”

    “好啊,你快走吧,我要休息了。”维尔托克把旅馆老板赶出自己的客房,然后砰的一声关上房门。

    第二天早上,维尔托克从床上爬起来,心情却有点郁闷。他整晚都在练习金蟾秘形,精神是不错。可惜,他通过回看记忆,虽然有了一些收获,但并不能掌握让“知识拼图”和自我意志同步的方法。

    很显然,只有两次同步的经验还不行,他需要更多的同步体验,而且不能再是专注打铁,或者参加赫默族的生命祭秘仪,必须是其他方式触发同步,才有可能总结出一套行之有效的方法。

    简单来说,就是同步试验的素材不够。今后,还有没有机会再次进入奇妙的同步状态,维尔托克只能碰运气了。

    他穿好衣服,下楼洗漱,又吃了一顿丰盛的早餐,和莎拉大婶打了招呼,就悄悄地从旅馆后门离开,独自前往药剂坊去找科尔医师。

    科尔提前知道维尔托克要过来,他今天没有睡懒觉,早早起床,带着三个半精灵女仆,把维尔托克引到前厅的一个小房间里。

    “维尔,你先坐在椅子上,我让你看一件宝物。”科尔神秘兮兮地说道,转身从一名女仆的手中接过一个扁平的木盒子,向维尔托克展示里面的东西。

    那是几片半透明的薄膜,维尔托克好奇地用手指碰了碰,感觉薄膜的材质像某种胶体。

    “这是塑形面具,用费奇墨泥鱼的内膜制作。它透气、轻巧,具有很强的贴附性,能够改变你的容貌,就像长在你的脸上的皮肤,不影响触觉,用手搓、水洗都不会变形脱落。”

    维尔托克不由得担心,问道:“那我用上这种东西,以后还能恢复自己的容貌吗?”

    科尔哈哈笑道:“你放心,这种面具是消耗品,大概四、五个月的时间,它就会自然脱落,过程像是得了一种自动蜕皮的皮肤病。或者,用一种特殊药水洗一洗,它也会迅速溶解,而且药水也绝不会伤到你的皮肤。”

    说着,科尔仔细端详维尔托克的面容,摇头说道:“你的五官比例近乎无可挑剔的完美,尤其是你的眉毛,细长笔直,和半精灵最常见的浓眉毛差异太明显。嗯,我们要花点时间,在塑形面具上植上两排假眉毛,让你眉毛变粗变浓。这样的话,你容貌特征就不同了。”

    “现在,把衣服都脱掉……”

    维尔托克警惕地看着科尔和他的三个半精灵女仆,嚷嚷道:“凭什么要我脱衣服?”

    科尔医师一脸愕然地解释道:“你个头很高,身材比例匀称。这也是个明显的外形特征,但没法改变。幸好,高个子的半精灵也是有的。比如,高地半精灵的身材都比较高挑匀称。还有塔窟族和半精灵女性生育的后代也是高个子。我就是准备把你伪装成一个体内有塔窟族血统的边民。这种混血半精灵在边境据点也有不少。问题是,他们的皮肤都是棕色的,而你的皮肤白皙光洁……”

    “我调了一种能改变肤质药水,每天给你涂抹五次,大概涂抹二十次,你的皮肤会变得粗糙一些,肤色也变成棕色。这种药水还是有时效性。以后,你只要每隔十几天涂抹一次,我保证没人能看得出来你之前的肤色。”

    “你不脱光衣服,我们怎么给你涂抹药水?”科尔医师摊开手说道。

    他突然想到了什么,回头看见三个貌美如花的半精灵女仆都在偷笑,便恍然道:“行,我让她们先出去,我帮你涂。”

    维尔托克感到一阵恶寒,连连摇头道:“把药水给我,我自己涂,你们都出去!”

    科尔交出药水,就被维尔托克强行推出房间。他隔着木门还不忘叮嘱道:“维尔,全身都要涂抹。你要是不方便,还是让我们来帮你吧!”

    维尔托克已经把身体锻炼到刚柔并济的程度,可以坚如磐石,也可以柔若无骨,自己给自己涂抹药水这种小事,根本没有任何难度。

    改头换面必须做得隐秘,维尔托克这两天就住在药剂坊,一边向科尔医师学习易容术,一边仔细整理源血秘法。

    其实,源血秘法总共分为四级,每一级都是循序渐进的关系。第一级属于最简单的基础,适合四、五岁的幼童练习。第一级源血秘法练出效果,才能练习第二级源血秘法。这时候,幼童应该长到十岁左右,再花上三、五年的时间,就可以练习第三级的源血秘法。

    修炼者只有把三级源血练到圆满,再服用源血药剂才会引发生命质变,获得生命坚韧天赋。但这也是最危险的过程。如果直接练习三级源血秘法,也不必服用药剂了,修炼者基本上等于自残。

    至于四级源血秘法,它有个名字叫万象原法,是整套源血秘法的分水岭,代表全新的起点,拥有广阔的未来。

    维尔托克花了三天的时间,把一到三级的源血秘法教给每天晚上都偷偷跑过来的旅馆老板。巴托姆仔细誊抄,并且将这份手稿视若珍宝,再悄悄地离开药剂坊。谁也不知道他会把源血秘法的手稿藏在什么地方。

    第四天的晚上,科尔医师终于做好了塑形面具。在巴托姆的见证下,他小心翼翼地将薄薄一层面具覆在维尔托克的脸上。

    “完美……”科尔医师端详维尔托克的新面孔,满意地说道。

    “简直像换了一个人!”巴托姆老板连声惊叹,围着维尔托克转了好几圈。

    “……没有以前好看了。”半精灵女仆布兰妮嘟着嘴,小声嘀咕道。

    维尔托克摸了摸自己的脸,指尖反馈的异样感并不明显。他走到镜子前,看到镜子里面是一个浓眉大眼,淡棕色皮肤的英挺青年。

    “不错,看起来大了好几岁。”他摩挲光溜溜的下巴,点头赞道。

    “嗯,塔窟族和半精灵的后代也不长胡须。”科尔医师笑呵呵地说道:“你的新身份已经安排好了。迪萨联盟的混血边民,今年24岁,祖父是某个塔窟族,父亲也是个混血边民,母亲是牛角镇黑猫旅馆的半精灵女招待苔丝……牛角镇、黑猫旅馆、女招待苔丝都是真的。苔丝的儿子西格特是个身材高大的年轻冒险者,他根本没见过自己的混蛋父亲。他的混蛋父亲恐怕也不知道有个女招待给他生了个儿子。西格特十四岁的时候,拉扯他长大的苔丝病故。西格特跟一个小冒险团开始四处流浪。”

    巴托姆接口说道:“我们之所以知道的这么清楚。那是五年前,西格特和那支小冒险团来到博朗镇谋生。西格特总喜欢把胡子刮得很干净,见人就吹嘘他是塔窟混血,其实是想不花钱,占女招待的便宜。他和他的混蛋父亲肯定是一个德行。”

    “后来,那支小冒险团外出冒险,再也没能回冒险者之家。他们在旅馆留下一些东西,包括一套完整的冒险团身份文书。我们又在野外找到他们的遗骸,看样子是遭遇蛮族劫掠者,不敌对方,全部战死。他们的尸体被我们就地掩埋,再没有人知道他们的消息。因为,我们当时就打算冒用他们的身份,并没有公示那支冒险团已经消亡。”

    巴托姆拿出两份陈旧的兽皮纸文书,摆在维尔托克的面前,郑重说道:“这一份是西格特的冒险者身份文书。而这一份是一处种植园的产业文书。种植园位于落叶城北邦下辖蓝石镇的西郊。它一直由我们的人在打理……从此以后,那处种植园就归你了。我再给你一万金塔,你随时可以来找我支取。”

    维尔托克拿起冒险者的身份文书看了看,摇头说道:“我不喜欢西格特这个名字。”

    巴托姆和科尔互相对视一眼,沉吟说道:“名字,我可以给你改。你只要记住西格特的出身来历就行。关于他在牛角镇的一些事情,我们也派人调查过,等一会就要告诉你。说吧,你想叫什么名字。”

    维尔托克双目失神,恍恍惚惚地说道:“维克多……我喜欢这个名字。以后,我就叫维克多。”

    “维克多?”巴托姆耸了耸肩膀,无所谓地说道:“这是个很常见的名字……维尔托克反而更像高地半精灵的名字。”

    这边正说着话,前厅大门传来副队长哈克气急败坏地声音,“苏珊娜,巴托姆呢?巴托姆在不在这里?”

    巴托姆赶紧走出房间,对着哈克呵斥道:“天都黑了,你大喊大叫的,生怕别人不知道我在这里?”

    哈克看见巴托姆身后的维尔托克,结结巴巴地说道:“维尔托克?你怎么变成了这副样子?”

    科尔医师的表情一僵,瞪着眼睛反问道:“这……你都能认出来?”

    “这不是废话吗?”哈克抬手比划维尔托克的身高,没好气地说道:“除了他,你难道会让别人来你的老巢?”

    维尔托克却认真地说道:“我是维克多。记住,以后要叫我维克多,别暴露我的身份。”

    巴托姆连连摇头,似乎很不满意哈克的冒失,问道:“你这么急躁地跑过来,有什么事?”

    博朗镇警卫队副队长瞬间警醒,说道:“地母神殿的生命祭提前结束,约翰他们都被赶出来了。”

    “哦?今年的生命祭结束的时间确实有点早,才四天……”

    “不!头,地母神殿的赫默族,还有未成年的几个塔窟族全走了!就刚刚,她们强行打开镇子的后门,集体出走。我不知道她们要去什么地方,也不知道她们这么晚离开镇子要干什么?钢岩大人说,让你去找他,他会向你解释……”

    巴托姆脸色变得煞白,嘴唇不停地哆嗦,喃喃道:“完了,肯定是出大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