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苍白徽记 长戟大兜2

第41章 种植园的夜晚

    种植园,镇长宅邸二楼的书房。

    此刻,夜色深沉,屋外陷入一片被积雪渲染的冷寂黑暗。镇长书房却温暖如春,烛火通明。壁炉里的燃木散发着淡淡的炭火味道,偶尔会噼啪作响,那是木头在灼热的火焰中爆裂的声音。十几根羚油蜡烛的烛光照亮书房的每一个角落。

    迈恩捧着一杯松子茶,悠闲地坐在铺垫柔软兽皮的椅子上,观看蛮族少年约格用一支鹅毛笔,伏在书桌边练习抄写。

    笔尖划过棉树皮纸发出的沙沙声就像一串永无休止的音符,专注书写的约格如同杰出的乐者,用笔和纸演奏出美妙的乐章。

    迈恩喜欢书写声胜过一切音乐,他只用耳朵听就知道约格的学习状态极佳。有的人过目不忘、一目十行;有的人抓起书本就昏昏欲睡。如果一个人天资聪颖,又勤奋好学,那他未来的学术成就将不可限量。

    约格天生就是这样的人。

    迈恩暗暗感叹,在他的半精灵门徒当中,热爱学习的不如约格聪明,天分高的又不像约格这么勤奋。和约格相处的这一个多月,迈恩动过收他当门徒的念头。

    ……可惜,他是个蛮族。

    “老师,这篇《女神教派与名门政治》我已经抄好了。”约格放下羽毛笔,低着头,恭恭敬敬地把刚誊写的文稿递到迈恩面前。

    迈恩镇长拿起文稿,随手翻阅,边捋着长胡须,边点头赞道:“写得不错。约格,你的进步很大。现在,有你帮我抄写书稿,省了我很麻烦……把那份旧文稿丢进壁炉,烧掉吧。”

    棉皮纸就算平时保管得再仔细,放置两、三年后,纸质也会变得酥脆,轻轻碰一下都有可能碎掉。迈恩这几年用棉皮纸写的文稿装满一面墙的书架。部分文稿已经到了必须换纸誊抄的时候。

    迈恩年纪大了,自己动手有点力不从心,找那些识字的半精灵警卫替他抄写,他们一个个都叫苦连天,要不然就是乱抄乱画,写的文字简直惨不忍睹。

    幸好,约格愿意做这份工作,而他的劳动成果让迈恩非常满意。虽然,蛮族少年明显有讨好他的意思,迈恩却认可约格的天资、品质比他最得意的门徒更优秀。

    蛮族少年将旧书稿一页一页的烧掉。看到他脸上的惋惜不舍,迈恩不由露出和蔼的笑容,亲切说道:“约格,这几天辛苦你了。你想要什么奖赏?”

    约格惶恐地说道:“老师,这都是我应该做的。我……也很喜欢做这些事情。我不能要求奖赏。”

    食物充沛,又有温暖的居所,约格在这里的一个多月长得飞快。虽然他的身型不像成年蛮族那样粗壮,但也比大多数半精灵魁梧结实。个子高大的蛮族少年搓着手,一副局促不安的模样,显得十分乖巧懂事,甚至让迈恩对他生出某种怜悯。

    “大贤者马尔夫开创怪物学,他把动物划分为智慧种和野兽种两大类。智慧种又包括类人智慧种和非人智慧种。像岩精灵、半精灵、蛮族、半兽人就都属于类人智慧种。他说,类人生物天然相似,在过去、现在、将来有合作,有分歧,可以共存,也会敌对,这是因为智慧种能够做出不同的选择,产生不同的结果,形成奇妙的命运线。”

    约格不安地说道:“老师,您说得这些,我不太明白。”

    迈恩微微一笑,叹道:“我只是有些感慨……维尔托克送你一把合金短剑,你没有多想就收下了。我要给你奖赏,你却不敢接受。这不就是你做出的不同选择?”

    约格的心里生出警兆,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贤者大人的问题才好。他突然回头看向书房的门口。

    书房门外,出现一个人影。他穿黑色的职业者套装,戴上了圆兜帽和面罩,低着脑袋,让人完全看不清他的脸和眼睛。黑衣人双手自然下垂,一动不动地站在那里,约格就能感受到某种恐怖气息。敏锐的直觉告诉他,只要自己敢叫喊,黑衣人会在他发出声音之前,将他杀死!

    尽管身体因为恐惧而止不住的战栗,蛮族少年仍然把迈恩镇长保护在自己的身后。

    迈恩同样惊惧不安。四级弓战士约瑟夫带着三名职业者护卫就住在这幢屋子里,负责保护他的安全。除了四名职业者,屋子里还有是十一个伶俐乖巧的蛮女奴。她们要轮流值夜,并不会全都睡着了。

    这个黑衣人不惊动屋子里的职业者和蛮女奴,悄无声息地出现在二楼书房。可见他潜行能力非常高明,而这样的人要么是可怕的暗杀者,要么他的实力远远超出四级弓战士约瑟夫。

    迈恩思考的时候,可以克服一切恐惧。他镇定自若地轻声说道:“约格,这是我的老朋友来看我。你悄悄地回房间睡觉,把门关上,不要对任何人提起。”

    “哦”。

    约格警惕地看着堵住门口的黑衣人,只见他一步迈入书房,侧过身体,让开出门的道路。

    蛮族少年小心翼翼地和黑衣人擦身而过,又轻手轻脚地关上房门,不急不慢地走向自己的房间。

    见黑衣人没有出手格杀蛮族少年,迈恩镇长暗暗松了口气,他淡定地笑道:“阁下,深夜造访,肯定有重要的事情找我这个老家伙吧?”

    黑衣人抬起头,解下兜帽和面罩,露出自己的真实面容。他看起二十七、八岁的年纪,容貌英俊,额头饱满,鼻梁高挺,薄薄的嘴唇配上一双内藏竖纹的碧绿眼眸透着一种冷厉的气质,两侧的脸颊上还有奇异的黑纹一直蔓延到脖子下面。

    “贤者大人,我们又见面了。”他在迈恩镇长惊讶的目光中半跪在地板上,低声说道。

    迈恩不敢置信地揉了揉眼睛,说道:“休兰特?你……你前几天不是已经带龙骑兵去抓捕阴影潜伏者了吗?怎么又回来了?”

    休兰特沉声说道:“我奉维多利亚小姐的命令,接您离开博朗种植园。”

    “维多利亚?”

    迈恩怔了怔,松开藏在书桌下的铃铛拉绳,仔细打量休兰特,终于笑着说道:“快起来吧,我这个老家伙可不配承受一位龙脉尊者的跪礼……你们还真是让我大吃一惊,金橡名门的龙骑兵统领休兰特居然是夜莺的人。”

    “我一直都是维多利亚小姐的从者。”休兰特站起身,冷然说道:“夜莺名门的底蕴不是那群叛乱者能够想象的。”

    “不愧是柱名门中历史最悠久的夜莺。”迈恩出声赞叹,又问道:“你的现身让我对维多利亚的计划更有信心。金橡族长知道你的身份吗?”

    “他不知道。”休兰特摇头道。

    “可惜……如果金橡名门也站在我们这边,事情就好办多了。”迈恩点点头,伸手招呼休兰特坐下,“请坐吧,我们有时间慢慢聊。这间房子里的护卫都是我的人。”

    休兰特苦笑道:“贤者大人,我们恐怕没时间慢慢聊了,必须马上走!”

    迈恩收起脸上的笑容,表情郑重地问道:“发生什么事了?”

    休兰特飞快又清晰地说道:“三天前,我带龙骑兵去北边的森林捕猎阴影潜伏者。为了勘察附近的地形,我们通过冰面,绕道磷虾河的北岸,无意中撞见外域半兽人正调动兵力。我带领龙骑兵和一支半兽人战士打了一仗,然后被半兽人的精锐盯上了。我想办法甩掉追兵后,特地来接大人离开。我估计,最迟今天黎明前,数千半兽人战士就会对种植园和博朗镇发动攻击。”

    “大人,我们再不走,就来不及了。”

    这些天,迈恩一直在考虑外域半兽人的问题。博朗湖流域附近居住着十几个蛮族小部落,总人口在五、六千左右。毫无疑问,从外域迁徙到博朗湖北岸的半兽人也是个人口规模在五千以上的大部族,否则当地的蛮族早就联合起来把它们干掉,或者驱逐出领地。

    去年秋天的时候,当地蛮族被黑火半兽人搜刮过,他们的存粮食仅够果腹。如果外域半兽人抢夺蛮族仅存的过冬物资,势必会引起蛮族的拼死抵抗。但这种情况并没有发生,说明外域半兽人有过冬的粮食。它们经历了漫长的迁徙,急需休整,而不是发动战争。

    正因为外域半兽人和当地蛮族相互牵制,兵力不足的博朗镇反而能起到平衡的作用。

    蛮族主动攻击入侵者,无论结果如何,最后都会被博朗镇的半精灵捡便宜。外域半兽人攻击博朗镇,又会被蛮族从背后捅刀子。至于弱势的博朗镇,能守住自己的地盘就不错了,根本没有能力挑衅湖对岸的半兽人部落。

    迈恩分析,三方保持一种微妙的平衡,应该能维持到明年的春天。等到那个时候,又会是另一种局面。

    数以千计的外域半兽人是块肥肉,黑火大酋长肯定要一口吃掉它们。因此,它们要么离开博朗湖流域,继续迁徙;要么按照半兽人的传统,部落首领接受黑火屠夫的挑战。

    当然,这一切都和博朗镇无关。落叶城想把自己势力范围拓展到博朗湖对岸,基本上没有可能。

    迈恩怎么也没想到,休兰特会打破这种平衡。他不相信休兰特的那套说辞,什么为了勘察地形跑去河对岸,正好遭遇半兽人调动兵力……这是骗亡灵呢!

    就算龙骑兵和外域半兽人打了一仗,它们也不敢集结主力,跑来报复博朗镇的半精灵,然后把自己的后背交给当地蛮族。

    迈恩贤者反复推演过当前的局势,他多次站在半兽人部落首领的角度上思考策略。他发现只有一种情况,半兽人部落会倾巢出动,踏平博朗镇据点。那就是,半兽人部落先同博朗湖北岸的蛮族媾和。

    这种情况完全是有可能的。外域部落想要留在水草丰美,土地肥沃的博朗湖流域,它们首先要面对黑火部落的吞并。部落里的屠夫死定了!可是,半兽人首领如果以外来者的身份,先联合当地蛮族,再攻下博朗镇,把博朗湖南岸的土地全部收入囊中,那局面就不同了。

    黑火大酋长非但不会制止,还乐见其成,甚至暗中向外来者提供物资补给。外域半兽人等于是黑火部落的打手,绕开和平盟约,替黑火大酋长扩张地盘。等到时机成熟,黑火大酋长只要宣告这些外来者已经被黑火收编,结束战争,整个博朗湖流域从此属于黑火的领地。

    迈恩希望半兽人首领没有这样的战略眼光,但事情往往会朝坏的方向发展。作为联盟的贤者,他必须做出防备。因此,迈恩把自己分析告知给休兰特。他当时是希望金橡名门的龙骑兵能留下来,威慑半兽人,让它们不敢轻举妄动。

    休兰特答应的很轻巧,说捕猎完阴影潜伏者,他们就回种植园驻防。结果呢?阴影潜伏者没抓到,却把半兽人引过来了。

    迈恩现在还不好分辨休兰特有没有撒谎,对他的立场却起了疑心。他皱起眉头,不动声色地试探道:“半兽人全面入侵?那麻烦了……去年冬天,维多利亚悄悄来见我,她说有个非常重要的人,希望我能替她照顾一段时间。等她处理好一些事情,会派人来接走他。由于我身边有落叶城安插的耳目,我当时建议她把那个人放在博朗镇的冒险者之家。你知道这件事吗?”

    休兰特面无表情地点点头,说道:“我知道,我就是奉小姐的命令来接维尔托克的人。不过,地母神殿的钢岩出面干涉,我没能把维尔托克带出来……我已经派手下去接他了,希望能来得及。”

    迈恩暗暗叹了口气,心里再无怀疑。维多利亚毕竟是落难逃亡的公主,休兰特虽然效忠夜莺名门,却有了自己的想法。维多利亚看重维尔托克,他就未必看重。既然没办法把维尔托克接出来,他干脆吸引半兽人去攻打博朗镇。就算维尔托克死在半兽人的手里,也好过被其他名门得到。

    现在,维尔托克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休兰特的性情狠辣偏激,自己不跟他离开,恐怕也会变成一个被半兽人杀死的贤者…….迈恩不露半点情绪,点头道:“救不出来也没办法……好,我们现在就走。但我还有几个手下要一起离开。”

    “大人,知道的人越少越好,动作越快越好。”

    “我和约瑟夫,再加上三名护卫。我们有大羚羊坐骑,不会耽误行程。”

    迈恩先把房子里的蛮女奴锁在一个大房间里,命令她们待在里面休息,不准吵闹,然后叫来约瑟夫和三名护卫,从后门离开镇长宅邸。

    屋外又冷又黑,仍然有半精灵警卫和蛮女奴在种植园里巡逻。约瑟夫这个正牌的警卫队长出面,很轻松地支开他们。迈恩镇长没有惊动到其他人,一路走到兽栏附近,他突然停了下来,转头看向旁边的铁匠铺,想了想,对约瑟夫示意道:“去把大乔治叫出来。”

    约瑟夫点点头,走去敲铁匠铺的窗户。没过多久,一个光头壮汉披着斗篷从铁匠铺里走出来。他跟着约瑟夫来到墙角的阴影处,看见迈恩镇长和几个护卫,低声问道:“镇长老爷,您找我出来有什么吩咐?”

    迈恩淡淡说道:“半兽人要打过来了,就在天亮之前。我通知你赶紧逃命,往西边跑,千万别声张。”

    大乔治被吓了一跳,紧张地问道:“老爷,你们能带上我和我两个学徒一块走吗?”

    迈恩摇摇头,说道:“大乔治,你不方便跟着我。我会在兽栏里给你留下坐骑和补给,但你走之前,帮我做件事情。”

    大乔治也明白迈恩连夜出逃恐怕另有原因,自己和他裹在一起未必是好事,便点头哈腰地说道:“谢谢老爷通知我。您有什么事情要我做,尽管吩咐!”

    迈恩沉吟道:“也不是什么大事……我在书房里留下的文稿,你帮我全部烧掉……如果你来不及做,可以找约格帮忙。他住在二楼,维尔托克原来的房间。”

    大乔治先还很困惑,听到镇长大人提到约格,他拧起眉头渐渐舒展,咧开嘴巴,露出白森森的牙齿,神情憨厚地说道:“老爷,您放心。我保证把您的文稿全都烧掉……一份也不会留下。”

    **********************

    约格坐在房间的床上,心慌意乱。先前,迈恩镇长悄悄召集房子里的蛮女奴,又和约瑟夫等人离开的动静,他都听得清清楚楚。约格本能地知道今天夜里会有大事发生,他很想不顾一切地逃离种植园,又不敢擅自行动。

    种植园里有很多人都对他心存恶意,尤其是铁匠铺里的大乔治简直是恶意满满。如果失去迈恩镇长的庇护,他相信大乔治一定会找机会杀死自己。

    此刻,那股恶意已越来越近。约格凭直觉知道,大乔治进了屋子,正朝自己的房间摸过来。但他仍然对迈恩镇长抱有希望,觉得大乔治不敢在镇长宅邸乱来。

    坚实的木门被人从外面一把推倒,连铁铸门闩都被震落。大乔治铁塔般的身影出现在门口,他四处张望,没在房间里发现约格,就摸了摸自己的光头,自言自语道:“咦,不在这里,我出去找找。”

    躲在床下的约格大气都不敢喘,直到大乔治沉重的脚步声走下楼,危险的感觉渐渐消退,又过来了一会,他才抱着一根木棍从床底下爬出来,蹑手蹑脚地走到门口,探头出去观望。

    左边没有人影,右边……大乔治敦厚粗壮的身体倚在墙边,脸上挂着戏谑的笑容,问道:“约格,这么晚,你不在床底下睡觉,跑出来找什么?”

    约格顿时有一种窒息的眩晕感,把木棍藏在身后,结结巴巴地说道:“大、大乔治,你要干、干什么?这里是迈恩老师的房子,你、你不能打我……”

    大乔治嘿嘿笑道:“小贱种,你是不是很奇怪,危险预知怎么不管用了?对哦,迈恩老师应该没告诉过你,我是橡树守卫,也没告诉过你,橡树守卫可以蒙蔽危险感知。我再教你一件事情,下次藏在床底下,不要把门锁起来……蛮族都是蠢货,小贱种当然也是个蠢货。”

    约格在绝境中反而激发出内心的勇气,他趁大乔治嘲讽自己,果断用洗衣服的锤棍猛桶的对方的胸腹部。

    蛮族勇士天生神力,约格现在的力气比成年蛮族也差不了多少。能够被蛮女奴用来锤洗衣服的木棍足够坚硬,它重重撞在大乔治胃部,咔嚓一声,被约格强大的力量从中间挤压崩断。

    对面的光头铁匠却纹丝不动,随手拍去衣服上的木屑,继续嘲讽道:“小贱种就是小贱种,还会偷袭。”说着,他抬起布满粗糙老茧的大手抓向蛮族少年的脖子。

    约格脚下一滑,灵巧地避开大乔治的抓握,转身就要跑。

    大乔治反手一拳,击中约格的背心,沉重的力道把他打飞了出去,直接撞在墙壁上发出巨响。

    “维尔托克先生的滑步,你倒是学得像模像样。”大乔治逼近贴靠墙角,口鼻溢血的约格,冷酷地说道:“你骗得了维尔托克先生,骗不了我。看看,这种凶狠想吃人的眼神暴露你就是个卑贱的蛮族……我没时间跟你玩了,看在维尔托克先生的情面上,现在就给你个痛快。”

    约格发出野兽濒死的咆哮,仿佛希望这样可以触发蛮族的血怒天赋,脸上被闪电烧灼的奇特瘢痕闪耀蓝色光芒,本能地抬起双手,朝光头铁匠射出一道粗大的闪电。

    大乔治根本来不及躲闪,在“呲啦”的电流声中,身体抖个不停。待电光消失,浑身焦黑冒烟的光头铁匠轰然倒地。

    约格用光了全部的力量,跪在破碎的地板上,甚至连抬头的力气也没有了。他努力呼吸,让萎缩的肺部重新灌满空气,模糊的视线渐渐能看清周围的景象,却惊骇地发现烧伤严重,本该死去的大乔治在地板上蠕动。

    他没有死?!

    约格恐惧到了极点,拼命想要站起来,先一步结对方。但这比他想象的要艰难,无论他有多么焦急,还是没办法做出一个抬头的动作。

    橡树守卫的生命力顽强的可怕,身负重伤的铁匠抢在约格之前,摇摇晃晃地爬了起来,一步一步地走向约格,嘴里发出嘶哑但充满得意地“嗬、嗬”声。

    我完了……刚刚把头抬起来的约格绝望地闭上眼睛,却听到噗通一声,光头铁匠又一次摔倒。这次,他再也没办法爬起来。种植园的蛮女奴首领英格瑞拿着一个根铁钎,从背后给了铁匠致命一击。

    约格重新睁开双眼,声音微弱地说道:“英格瑞……”

    “别说话。”身材丰腴,容貌秀丽的英格瑞弯腰抱起约格,回到房间,先将他放在床上,又拿来水罐,抱着他头,小心地给他喂水。

    喝了几口水,约格恢复了一些精神,感受到英格瑞温暖的怀抱,他有点难为情地说道:“我好了,你……放开我。”

    英格瑞反而抱得更紧,还把自己的脸蛋凑过来,近距离注视约格的眼睛,似笑非笑地问道:“你确定?”

    约格不自然地避开蛮女奴火热的视线,呐呐说道:“老师回来,看到我杀了大乔治……我会连累你的,你快走吧。”

    英格瑞嘴角扬起,露出温柔的笑容,摇头道:“你说过要娶我当你的王后,没忘记吧?”

    “那是……我,英格瑞,谢谢你救了我。你快走吧。”约格着急地催促英格瑞尽快离开。

    英格瑞目光闪动,继续追问道:“你没忘记当初的话,对吗?还是你嫌我长得丑?”

    约格摇头道:“不,你很漂亮,非常漂亮。只要我能活下来,我一定娶你。可是,大乔治死了!老师一定不会放过我的。你快走!”

    “你还不明白吗?迈恩镇长抛弃我们了,也是他派大乔治来杀你的。否则,大乔治不会在镇长刚离开就来找你。”英格瑞叹了口气,柔声说道:“我手下的蛮女奴发现迈恩镇长离开种植园。我收到消息,再去门口的时候,看见他们骑着大羚羊已经走得没影了。我来镇长的屋子,想问这里的蛮女奴究竟发生了什么,结果看到大乔治一个人上来找你的麻烦。如果镇长不想你死,他走的时候会提醒你小心大乔治……怎么,你不相信我说的?”

    约格表情惨淡地摇头道:“我知道,我一直都知道,老师他也想杀了我。我不明白,我究竟做错了什么?”

    “只是因为他是半精灵,你是个蛮族,还学了他的知识。”英格瑞淡淡说道:“但现在不同了。种植园会迎来新的主人。我们要做好准备。我去把迈恩留下的文稿都烧掉。这样,你学到的知识能让我们获得更高的地位。还有,你会使用闪电的力量一定不能告诉其他人。蛮族从来没有出现过男性萨满。约格,你是伟大天灵的眷者,注定是我们蛮族的王。前提是,绝不能让半兽人知道!”

    约格沉默片刻,闷闷地说道:“维尔托克送我的短剑在你那?你要把它还给我。”

    赠送亲手打造的兵器对刚成年的蛮族有特殊意义,那是一种来自父辈或兄长的认可。英格瑞却疑惑地反问道:“维尔托克也是个半精灵,难道和迈恩有什么不同?”

    约格没有说话,只是摇头。但他在自己的心里反复念叨:维尔托克看我,和看其他任何人的眼神都一样。他还把亲手打造的短剑送给我……他是我的兄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