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苍白徽记 长戟大兜2

第43章 稳住局势

    松林里涌出的半兽人停在距离城墙正前方700多米的位置,乌泱泱的一大片,一眼望不到头。半兽人集群的右翼,还有一大群蛮族战士。它们体型高大粗壮,装备皮盔皮甲,拿圆木盾配手斧,阵型紧密有秩序,和丑陋原始的半兽人泾渭分明。

    巴托姆目测蛮族战士的数量在800左右,而半兽人集群的规模至少是蛮族的三倍,再观察半兽人屠夫的数量,大约有三、四十个。按照每个半兽人屠夫带领50到100的斗士、勇士或苦力来计算,半兽人集群的总人数不会少于3000。

    对面的半兽人加上蛮族总共4000多人,而博朗镇这边,能够拿起武器参加战斗的半精灵还不到900人。

    入侵者在数量上占据了绝对优势。它们凶残野蛮的气息令守城墙的半精灵无不心胆具寒。也许,敌人只要发动一次强攻,博朗镇就会失陷。

    巴托姆想不通本地蛮族为什么会和外域半兽人联手,但他已经陷入深深的绝望。维尔托克却又把他从绝望漩涡中拉了出来。

    那双琥珀色的眼眸具有神奇的魔力,巴托姆接触到维尔托克的眼神,头脑瞬间恢复冷静,但还是难免悲观地说道:“维尔,我后悔昨天没有听你的建议。可是,现在向大伙发钱还有什么用?敌人太强大了,我们没有胜算,如果城墙失守,所有人都会死。财富已经不能再提升大家的士气……”

    维尔托克没心情多做解释,用一种近乎命令的口吻,淡淡说道:“先给大家发钱,越快越好,然后再想办法突围,这个就不用太着急。”

    巴托姆一时没想明白维尔托克的意图,但也知道冒险者之家藏在镇子里的财富肯定保不住,以其留给入侵者,还不如分给大家。他按照维尔托克的要求,吩咐手下把宝库里最值钱的财宝取出来。

    没过多久,几口铁皮箱子被抬到了城墙上。这时候,巴托姆老板已经想通了,也放下了,他让手下抬着箱子,跟着他在城墙上走动,给每一名士兵发放箱子里面的财宝。所有保卫城墙的半精灵都分到一大把琥珀、青绿宝石、黑釉、蓝钻和彩色磷珠,数量多到能装满他们的两个口袋。

    看着手里耀眼生花的财宝,半精灵士兵,尤其是冒险者都表情复杂。这些都是博朗镇周边的特产,也是冒险团来这里冒险的主要原因。比如,豆子大小,晶莹剔透的五彩磷珠是磷虾体内的一种晶体,只有生长五年以上的老磷虾才能结出五彩磷珠。它们除了外观漂亮,其实也没有什么特殊价值。但龙王菲鲁玛特就喜欢这类亮晶晶的东西,以至于五彩磷珠被龙王殿列入贡品清单。一颗品质上等的五彩磷珠在落叶城的市场上可以卖到5到10金塔的价格。

    一个中型冒险团在博朗湖边忙活几个月,大概能采集到600多颗五彩磷珠,还不够装满两个口袋的。冒险团一般都会按2个金塔的价格,把辛辛苦苦采到磷珠贱卖给冒险者之家旅馆。仅仅是因为巴托姆老板可以提供在主城市场上买不到的东西,包括精良的武器装备、救命的秘药,还有最重要的晋升机会。

    像琥珀、宝石之类的财宝比磷珠更值钱,但它们不是硬通货,市场价格浮动很大。那些有龙王殿供奉渠道的人才能把财宝变现成力量与权势,没有渠道的人只能接受层层盘剥。因此,冒险者们宁愿把收获的财宝低价卖给冒险者之家,以换取觉醒专长或升华专长的名额。

    这么多年,巴托姆老板积累了一笔庞大的财富,现在他又把多年的积累全部拿出来,分给这里的每一个人。

    如果冒险团把成员分到手的财宝都集中起来,就算在市场上贱卖,换到的钱也足够他们买下一座种植园,从此过上衣食无忧的安稳生活,再也不必提着脑袋去冒险。

    可是,他们马上就要死了,分到再多的财宝又有什么意义?

    巴托姆分完财宝,在城墙上来回走动,他边走边喊,吸引所有半精灵的目光:“分财宝给大家,不是为了让大家死守博朗镇,而是为了突围!我们只有突围出去,才能享受财富!所有人都给我打起精神,坚守各自的岗位,我们有高墙,有弩炮,半兽人和蛮族一时半会打不上来。各冒险团的团长都跟我来,商量一下突围的事情。”

    只要是心智正常的半精灵都怕死。从事冒险活动的半精灵怕死,更怕穷。他们穷的时候,为了财富敢于搏命;当他们有钱的时候,又重新变得怕死。但不可否认,冒险者都具有远超常人的勇气与血性。

    维尔托克鼓舞冒险者士气,防止他们临阵哗变的逻辑很简单:为了到手的巨额财富,拼了命也要突围出去。冒险者之家的人同样被围困,也同样要冲出去。这就是大家的共同点,即便冒险者对巴托姆心存怨恨,这时候也应当共同出力,先想办法冲出去再说。

    巴托姆老板恢复冷静之后,很快就领悟了维尔托克的意图,他把仓库里最值钱的财物全都拿出来,果断分给四百多名冒险者,以消弭他们的怨气,并激发他们的战斗意志。

    冒险者们看着手中亮晶晶的宝石、琥珀、磷珠,眼睛里渐渐有了别样的神采,透出一股凶悍。他们纷纷将财宝装进口袋,又把口袋扎紧,重新拿起武器,恶狠狠地嚷道:“这次要拼命了!”

    “本来就是要拼命的。”

    “有这么多财宝,死了也值。”

    “呸!我要带着财宝冲出去……”

    “对!我们冲出去,谁要是敢挡我们的道,非宰了他不可!”

    巴托姆哈哈大笑,跟着喊道:“马上还有更多的财宝要搬过来,我做主全都分给大家,让你们的团长来分,免得你们拿太多,跑不动路。”

    冒险者们纷纷叫好,还不忘叮嘱自家的团长尽量多拿一点财宝。

    巴托姆见到这种情况,提起来的心又落回去一半,他向身边维尔托克低声问道:“维尔,我们接下来该怎么办?”

    维尔托克真的被问住了,他依赖“知识拼图”分析情报,提供对策,其实自己没什么主意。虽然“知识拼图”是他灵魂的一部分,却处于一种分裂的状态。“知识拼图”包含许多经过重新整理的记忆,还有逻辑推演的能力,但不具备情感认知,反而能进行理性的思考。可由于“知识拼图”与灵魂的分裂,维尔托克就像多了一个副魂。大多数时候,他都不能控制“知识拼图”,只有把预设的问题交给它,边搜集信息,边让它自行处理问题。

    “知识拼图”处理问题需要一定的时间,维尔托克搜集相关信息也需要时间。正常情况下,他的精神属性越高,搜集的信息越全面,“知识拼图”处理问题的速度就越快。

    分发财宝,稳定人心之后该怎么办?

    关于这个问题,由于搜集到信息不全面,“知识拼图”没有给出具体的行动方案。维尔托克只能按照解决问题的大致方向,含含糊糊地说道:“我们现在只能想办法突围……让大家都动脑筋,我先听听,再想该怎么办。”

    他的回答倒也符合一个失忆症患者的人设。巴托姆点头说道:“没错。我们都冷静下来了。大家是应该一起出主意,想办法……也许,情况并没有我们想象的那么糟,只是我们还没有发现而已。”

    等各冒险团的团长赶到城楼,巴托姆环视众人,当仁不让地说道:“那天,金橡名门的休兰特当众揭露我身份。大家现在都知道,我红狮巴托姆曾经是岩石巨人军团的精英士官,在黑暗之地,和半兽人、蛮族、异兽人打仗,打了两个多月……‘二月’战争是联盟近几十年来,最惨烈的大战。”

    “.…那场战争中,我的战友死伤无数,我和几个老伙计却侥幸生还……”

    巴托姆老板叹了口气,又豪迈地说道:“没想到二十多年以后,我在博朗镇又遇到了半兽人围城。如果我这次战斗至死,而不是老死在床铺上,也算是一件幸运的事情。”

    “我敢说,你们当中没有人比我更了解半兽人和蛮族如何作战。根据目前的情况,我们恐怕要突围出去才有活路。我要求大家听从我的统一指挥。我可以向你们保证两点。第一、需要冲锋,冒险者之家的半精灵会冲在最前面;需要断后,我们走在最后面。第二、所有的情报、决策,全部共享,你们可以各自派一个成员来这里负责联络,我绝不向他们隐瞒任何事情!”

    “如果有人不愿意和大家同进同退,我不阻拦。我给你们几条绳子,你们现在就可以翻墙走。能够逃过半兽人屠夫的追杀,是你们的运气;逃不掉,算你们倒霉。但是,愿意留下来一起突围的人,得服从我的调派。否则,别怪我翻脸不认人!”巴托姆掷地有声地说道。

    各冒险团的团长面面相觑,巴托姆说得再漂亮,他们也不敢把全团的命运轻易托付给对方。只是,除了巴托姆,这里就没有人能担负起指挥官的责任。而且,独自突围的风险也确实太大。共同突围,互相掩护的道理,大家还是懂的。

    正当冒险团长用眼神隐晦交流的时候,查理率先喊道:“巴托姆长官,我们琴与哨声冒险团相信你,愿意服从你的调派!”

    巴托姆感激地看了查理一眼,笑着点点头。

    其余的团长顿时就对查理恨得咬牙切齿。既然有人带头,那就不能落后,落后的人要是被巴托姆惦记上,说不定就成了其他人的炮灰。于是,众人纷纷附和,他们都把胸脯拍得砰砰响,表示自己的冒险团绝对支持巴托姆。

    维尔托克见冒险团的团长们比赛拍胸口,觉得十分有趣,很自然地笑弯了眼睛。巴托姆发现维尔托克在笑,也不知道为什么,七上八下的心总算是归位了。

    他气定神闲地笑道:“待会,会有人把黄金、兵器盔甲、干粮和战斗秘药送上来。黄金,你们随便拿。其他的东西,按各团的需求的分配。大家有没有问题?”

    团长们当然都说没问题,巴托姆瞄了维尔托克一眼,又说道:“那好,我先介绍一下关于半兽人和蛮族的情况……”

    半兽人族群内部大致分为酋长、大母、屠夫、女萨满、斗士、苦力这六个阶层。

    一般来说,半兽人酋长是族群中最强大的屠夫,不仅战斗力强悍,还具有很高的智慧。

    大母是有生育能力的半兽人雌性,几乎所有的大母都是萨满。她们在族群中的地位很高,仅次于酋长,有的大母萨满甚至比酋长掌握更多的话语权。但大母的体型肥胖,行动不便,不参加战斗,平时负责养育后代,属于受保护的族群核心。

    半兽人的酋长要是死了,大母们会从屠夫中选出新酋长。如果大母都死光了,这个半兽人族群基本上可以宣告解体。

    屠夫又称为高阶半兽人,身高普遍在2.2米左右,力量、速度、智慧比普通半兽人强很多。屠夫的生命等阶从三阶起步,和成年的赫默女战士相同,它们掌握高级血怒天赋,具有敏锐的战斗直觉,且嗜杀成性。屠夫在战斗中每杀死一个敌人,血怒的力量都会得到一次提升,但不同的个体存在不同的提升上限。屠夫毫无疑问是最可怕的半兽人战士。

    萨满,这里主要指没有生育资格的年轻半兽人女萨满。她们数量稀少,是天生的敏捷型战士,常常使用附有诅咒力量的骨刃。只要被半兽人萨满的骨刃划破皮肤,伤口将持续腐烂,不容易愈合,甚至会造成心智迷乱的效果。

    斗士,没有生育资格的半兽人雄性,爆发力强大,体能较弱,掌握初级或中级的血怒天赋。斗士是半兽人军队中的主力,它们受到族群屠夫的压迫,而不能成长。半兽人斗士的战斗力强于大多数半精灵觉醒者,但不如职业者。

    苦力,没有发育出性别特征的半兽人,头脑蠢笨,实力孱弱,在族群中的地位相当奴隶。半兽人苦力构成半兽人族群的基础,当族群中的屠夫遭受重大损失,苦力才有机会重新发育,分出性别,晋升为斗士,极少数可以晋升萨满。

    值得一提的是,半兽人的血怒是主动天赋,越战越强,遇挫愈弱。半兽人打仗都是一股脑的冲锋,要么大胜,要么一败涂地。迪萨联盟的正规军团针对半兽人的特点,优先打击对方的苦力,重挫半兽人的锐气,往往会让斗士的血怒力量直线降低,从而扭转战局。

    蛮族的情况和半兽人刚好相反。他们性别天生,成年之后就有生育能力,男性平均身高1.9米,女性的身高在1.7米以上。成年的蛮族战士特别强壮,他们基础力量、体能、智力都高于半兽人斗士。粗壮结实的身体赋予蛮族战士一种特殊的能力,在受到重击的时候,几乎不会晕迷,反而因疼痛导致愤怒,由愤怒爆发出更强的力量。当这种力量突破某个界限,蛮族战士就觉醒了血怒天赋。

    蛮族的血怒是被动天赋,和生命力紧密相连,提升血怒天赋的等级就是在提升生命等阶。

    高阶蛮族的血怒效果和普通蛮斗士一样,只有狂暴反击,但高阶蛮族就是强到不可思议,能够和荒野巨怪肉搏而不落下风。

    或许,蛮族的血怒天赋其实是一种成长天赋,狂暴反击只是附带的效果。

    掌握天火力量,拥有预言能力的蛮族萨满自称天灵之女,高阶蛮族则被称为天灵斗士。

    蛮族战士总是越挫越勇。联盟军团最讨厌和蛮族步兵集团作战。幸好,蛮族的生育力低下,数量比半兽人少得多,觉醒血怒天赋的蛮斗士更加稀少。而半兽人只要正常发育就能掌握血怒天赋,成为半兽人斗士。

    “半兽人斗士激发血怒后,力量、速度、防御力都大幅增强。不过,血怒这种力量涨得快,下降得也快,还特别消耗体力。对付半兽人斗士的方法很简单,避开它们的血怒,它们就没劲了,手软脚软,连一般的觉醒者都打不过。我们借助高墙,先射杀没有血怒天赋的半兽人苦力,半兽人斗士受到惊吓,血怒力量也会迅速衰落。它们三次冲锋失败,全都变成了软脚虾,我们再突围就会很容易。凭对面四十多个半兽人屠夫又能拦截我们多少人?”

    巴托姆有些懊恼地补充道:“对面的蛮族是我们的大麻烦,他们身体强壮,体能充沛,冒险者都跑不赢他们。”

    他主要是说给维尔托克听,后悔自己没能采纳维尔托克的意见,现在就是想跑也难了。

    一个冒险团的团长却兴冲冲地接口说道:“对付蛮族,我有经验。避免和他们近战,用弓弩和标枪远远射击,只要射中十几箭,他们差不多就快死了……”

    所有人都用冷冷的目光看着这名团长,他的声音越来越低,脸上露出讪讪的笑容,显然是意识到博朗镇面临的是一场战争,对面的蛮族战士也不是零星的劫掠者,以往的战术在这种场面上根本没用。

    巴托姆转头问维尔托克,“维尔,你有什么想法?”

    维尔托克摇摇头,径直走到一口铁箱子面前,弯腰提起箱子,单手把它举过头顶,问道:“蛮族战士的力量比我怎么样?”

    众人都被维尔托克吓了一跳,这口箱子里面装满了黄金,少说也有1100磅重,看维尔托克单手将这些黄金举过头顶,还一副犹余力的模样,他的力量说不定能和四级盾卫士相媲美。

    巴托姆赶紧说道:“慢点放下,小心砸到脚一般的蛮族战士用两只手应该能做到这种程度。”

    维尔托克放下箱子,点头说道:“我一顿要吃很多食物,我记得约格的饭量也不小。看样子,蛮族战士需要很多的食物。”

    巴托姆老板猛拍自己的大腿,兴奋地说道:“我刚刚慌了神,居然把这么重要的事情给忘了!三千半兽人战士,再加一千蛮族战士,他们必须消耗比平时多出一倍的食物才能维持战斗体能。迈恩镇长在种植园留了一些食物,只够500名蛮女奴吃十几天的。半兽人把那些粮食都抢过来,也经不起战斗消耗。最多两天,半兽人和蛮族必须拿自己的存粮来填补缺口。这肯定会影响部落的生计!我估计,它们坚持不了五天。我们只要守五天,它们就不行了!”

    这个消息令所有人都倍感振奋,琴与哨声的查理进一步说道:“半兽人和蛮族缺乏粮食,也缺乏大型器械,它们不擅长攻城!而我们物资充沛,有战弓强弩,还有中型弩炮,依托城墙完全可以坚守5天。现在,博朗镇西边的后门还没有被半兽人、蛮族联军堵上,看样子,它们很希望我们主动弃城。这也说明,它们的攻势坚持不了太久!”

    之前,那个点评蛮族劫掠者的冒险团长又开口问道:“后门没被堵?那我们为什么不撤?”

    查理冷冷说道:“你可以走,看看半兽人和蛮族会不会追杀你?如果它们追上你,你正好可以它们打一场野战。”

    那名团长不说话了。没有人敢冒着和半兽人、蛮族联军打野战的风险,主动脱离高墙壁垒的保护。

    巴托姆笑道:“维尔,你认为呢?”

    维尔托克先前说过,发钱要快,突围要缓,结果都被他给说中了。红狮巴托姆对维尔托克的远见佩服得五体投地,现在也格外重视他的意见。

    其实,维尔托克说“突围要缓”,是他还没有想好具体的突围方案。“知识拼图”也是刚刚才把粮食因素考虑在内,但也仅仅是个参考因素而已,并不能说明敌人真的缺粮食。

    不管怎么样,借助完备的防御工事,以逸待劳,削弱敌人的有生力量总是不会错的。

    维尔托克缓缓摇头道:“仍然要做好突围的准备……让镇子上的老弱妇孺先集中到后门,我们坚守一段时间,看情况再做最后决定。”

    巴托姆点头道:“嗯,这是最稳妥的做法,就照你说得办。但我觉得,我们守住博朗镇的希望很大…”

    守住博朗镇的希望很大?

    到目前为止,“知识拼图”分析的结果表明,突围的希望是有的,但守住博朗镇的概率还不足一成。

    维尔托克再次摇头道:“守住博朗镇的希望很小……我有个关键的问题没想明白。”

    巴托姆皱起浓密的眉毛,追问道:“什么问题?”

    维尔托克茫然地说道:“不知道。”

    这边正说着,负责瞭望敌情的哨兵突然惊惶地喊道:“老板,老板……你快过来看。”

    大家一起冲到墙边,凝目望去,发现有几伙蛮族战士抬着六架中型弩炮,从雪林中缓缓走出。

    众人无不色变,巴托姆老板更是脸色铁青,从牙缝里挤出一句话:“种植园的蛮奴背叛了我们!我们的弩炮一定要先把对方的弩炮打掉!”

    中型弩炮的有效射程在400米以内,在300米以上距离基本没有准头。但弩炮发射的金属弩矢足以扎进城墙,帮助半兽人和蛮族攀附攻城!

    把中型弩炮从箭塔上完整地拆卸下来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没有蛮女奴的帮助,半兽人和当地蛮族不可能做到这一点。

    敌人有了这六门弩炮,巴托姆这边想守住城墙就变得困难许多。

    维尔托穷尽目力,在蛮族的阵营中没有搜寻到约格的身影。他紧绷的心情稍稍放松了一些。这并非出于他对约格的感情,而是那个蛮族少年非常聪明。在这种时刻,约格反而引起维尔托克的忌惮。

    “咦,我发现了一个有趣的现象。”铁十字团的奴隶贩子罗德突然指着对面,说道:“你们看,蛮族阵营和半兽人阵营始终保持5、6百米的距离。那些弩炮又全都被本地蛮族控制……如果,种植园是被外域半兽人打下来的,它们怎么放心把弩炮都交给本地蛮族使用?”

    巴托姆目光一闪,扭头问道:“罗德团长,你的意思是……”

    “巴托姆大人,我熟悉博朗湖对岸的蛮族,他们分成十几个部落,总人口不超过6000,成年战士最多2000。这里的蛮族战士不到1000人,另外一千名战士会在什么地方?我想,他们肯定要守住自己的老家。我虽然不知道本地蛮族为什么会和外域半兽人联合起来,攻打博朗镇。可既然蛮族战士没有倾巢出动,说明他们对外来者仍然怀有戒心。”

    “再看半兽人这边,粗略估计,它们来了3000多人,苦力占了多半,有战斗力的半兽人屠夫、萨满和斗士不到2000。如果说本地蛮族还有1000多名战士留在后方,这里就不会是外域半兽人的全部力量。它们的人口规模恐怕在8000以上,是个非常大的半兽人部落!”

    “半兽人和蛮族在前线联合,在后方又互相提防……呵呵,外域半兽人的酋长真是个厉害角色,它把弩炮都交给蛮族使用,是为了让这些蛮族战士能够安心作战。那么,在后方的半兽人肯定有压倒本地蛮族的实力!”

    “我的意思是,本地蛮族受到外域半兽人的胁迫……这样的话,我就想到一个主意。”罗德团长笑容矜持地说道。

    维尔托克从奴隶贩子的笑容中感受到了阴险与恶毒,他暗暗嘀咕道:“这家伙看起来不像好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