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苍白徽记 长戟大兜2

第85章 同情

    六只身高两米的羊头怪手持大刀片,低着脑袋,把最坚硬的额骨对准维尔托克的后背,拼了命的狂冲。它们的眼睛因充血而变得通红,喘息粗重,健壮的身躯蛮横地分开一丛丛带刺荆棘,用角撞碎拦路的矮树,趟出一条笔直的路径,却始终和前面的维尔托克差了一段距离。

    被六头愤怒、暴躁的公羊追赶冲撞,再老练的牧羊人也会感到害怕。如果被激怒的是六只力大无穷,皮糙肉厚的羊头怪,哪怕是彪悍勇猛的赫默女战士也得先避开它们。因为,你根本不知道这些羊头怪究竟吃了什么药,有什么奇奇怪怪的效果,但它们肯定一个比一个凶猛。

    维尔托克对羊头怪的了解来自怪物学的记忆,他现在亲身体会到这种兽人的非凡之处。

    羊头怪平时的性格还算温和,可它们一旦激发蕴藏在体内的植物药性就变得像长角恶魔般恐怖。健壮的身体赋予羊头怪强悍的力量、体能,以及出色的抗击打能力。在植物药性的刺激下,它们的强壮天赋不仅被发挥到淋漓尽致,狂暴的攻击欲望也格外强烈。即便许多同伴都倒在追击敌人的途中,剩下的六只羊头怪也没有退缩、放弃的意思。

    遇到这种情形,维尔托克除了彻底消灭它们,已经没有别的想法了。

    当然不能和成群的羊头怪近身作战,如果被它们死死缠住,几把长柄大刀再一齐抡下来,他的处境还是非常危险的。更糟糕的是,大地精豢养的羊头怪保镖装备了犀牛皮甲,再加上一身健壮饱满的肌肉足以减免弓箭带来的穿刺伤害。

    弓箭对羊头怪的杀伤效果不够理想,维尔托克也有自己的一套方法。

    他长吸一口气就闭住呼吸,靠战斗呼吸法中的内息术调动内潜,身体像钟摆一样的左右倾斜,绕开几丛灌木荆棘,瞬间拉开和羊头怪的距离,紧接着转身跪地,由着惯性向后滑行,同时拉弓引箭。

    “嗡”、“嗡”、“嗡”,用银线绞合缠绕的兽筋弓弦连振三声,三支锋利的羽箭脱弦疾射,瞄准最前方那只羊头怪的反曲腿窝。

    移动射击是弓战士最具代表性的秘血能力。他们可以在奔跑、跳跃、翻滚、滑行中使用远程武器射击目标,可如果要准确命中移动目标,那一般都是四级以上的弓战士。

    考虑到姿势变形对射击精度和射击速度的影响,弓战士通常会携带硬弓片和软弓片两套不同的配件,固定射击采用威力强劲的硬弓;移动射击就得换成轻便的软弓。

    移动射击技巧比维尔托克想象的要困难的多。事实上,最顶尖的弓战士都凭借秘血带来的敏锐直觉进行射击,还只有不到一半的命中率,再加上软弓差强人意的浸透效果,对付体魄坚韧的敌人威力有限。也可以说,弓战士的移动射击是闭着眼睛乱射一通,只要能阻断敌人的行动就算达到目的了。

    何况,维尔托克现在使用的是需要弓战士奋力才能拉开的硬弓,而且他瞄准的目标只在羊头怪的膝关节。

    使用硬弓,还要射中羊头怪的腿窝?

    如果有弓战士目睹这一幕,恐怕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维尔托克高达21点的感知属性已经稳稳踏入超凡领域,他运转中级战斗呼吸法统合自己的外力内潜,才能使出这么匪夷所思的射击技巧。也幸亏羊头怪是没脑子的兽人,它们追逐维尔托克就跑直线,看见他在滑行中开弓,居然完全没有闪避的意思。

    即便如此,维尔托克仍有两箭落空,但最后一箭稳稳地扎进羊头怪左腿的腿窝,菱形箭头穿透它的膝盖。

    羊头怪的膝关节算是一个弱点,反曲的生理结构在正面缺少膝盖骨的保护,而且没有加装皮甲防具,锋利的弓箭很容易浸透腿窝,刺穿韧带。

    毫无防备的羊头怪在狂乱药性的作用下,并未感觉到自己的腿窝中了一箭。它向前冲锋的动作撕开受伤的韧带,然后扯断筋腱、骨膜、血管、肌肉和皮肤。羊怪的左小腿直接掉了下来,身体失去平衡,噗通一声重重摔在地上。

    断腿的羊头怪肯定活不了,区别只在于它们是渴死、饿死,还是被什么东西活活吃掉。

    维尔托克没有任何犹豫转身就跑,他不需要观察战果。他已经用射断羊腿的方法解决了二十多只羊头怪,有时候一箭凑效,有时候连着三箭都会射偏。不过,对付剩下的五只羊头怪只要如法炮制就行了。

    继续拉扯,寻找合适的机会,再用弓箭打击羊头怪脆弱的膝盖,让它们自己扯断自己的小腿,丧失行动能力。维尔托克逗引最后两只羊头怪绕回灌木丛,他占据一个斜坡下方的位置,射击羊头怪腿窝的角度刚刚好,便探手伸向背后的箭囊,却摸了个空。

    从黎明前到下午,他准备的羽箭已全部告罄,总共消灭羊头怪29只。集骨者团伙的羊头怪保镖仅剩两只,可以说是全军覆没。

    被植物药性烧昏头脑的羊头怪个根本搞不清楚状况,前面敌人好像水里的鱼一样滑溜,令它们变身愤怒的公羊。它们红着眼睛,绷紧一身虬结粗壮的筋肉,再举一把明晃晃的长柄大刀,气势汹汹地冲过来,显得压迫感十足。

    维尔托克丢掉战弓,反手拔出精铁长剑,笔直地迎向两只高大强壮的羊头怪。他调整呼吸,脚步滑行忽快忽慢,忽停忽动,仿若一道幽魂的幻影在无声闪动,位置变幻莫测,让人难以锁定。

    闪剑术。

    维尔托克在梦境竞技场的时间没有白费,他结合中级战斗呼吸法、风行和沸血天赋开创出独特的剑技,通过控制速度,改变位移从而迷惑敌人的判断,看起来就像幻影闪烁。他使用闪剑术对付梦境竞技场的风暴豺狼人,都是一击毙敌,再没有输过。

    凶暴豺狼人的战斗直觉在闪剑术面前根本不起作用,武技精湛的维尔托克自然占尽优势。

    相比豺狼人,羊头怪更不擅长战斗,也没有野性直觉天赋。但它们受过大地精的调教,知道该如何发挥自身的长处。

    两只羊头怪什么都不管,抡起大刀片就朝维尔托克当头斩落。它们的斩击毫无技巧可言,只是用足了力气。虽然羊头怪抡刀的动作全是破绽,但它们的愚钝固执近乎一种势不可挡的勇猛,仗着强壮的体魄要和敌人拼个两败俱伤。

    心智狂乱的羊头怪真不会在对拼中退缩躲闪,两把大刀片呼啸着砍下来。维尔托克的双眼泛起一圈淡淡的红光,微风环绕他的身体,整个人在两只羊头怪的缝隙间一闪而过。

    羊头怪的大刀片全部落空,维尔托克手中的利剑从左边羊头怪的腋下横刺进去,直透它的心脏。

    喷涌的鲜血浇在右侧羊头怪的身上,它正左右甩头,寻找维尔托克的身影,胸口却陡然冒出一截被血液染红的剑尖。

    这次是它自己的血。

    维尔托克抬脚踹在羊头肉厚实的背上,顺手拔出长剑,向后飞跃十余米。等两只受了致命伤的羊头怪失去威胁,他才张开嘴巴,喷出一口滚烫的气息。

    同一群羊头怪保镖游斗十几个小时,维尔托克的体能、精力已经到了极限,虚弱感充斥全身,连思考能力都大大削弱。

    植物药性耗尽羊头怪的生命内潜,它们卧在血泊中一动不动,四周非常安全,只有远处传来断腿羊头怪一声声的哀鸣。

    “咩咩”的叫声酷似半精灵女性软弱无力的呻吟,与羊头怪强壮有力的外表绝不相衬。维尔托克经过一段时间的调整,恢复部分精力,他慢慢地走过去,近距离观察那两只倒地不起的羊头怪。

    此刻,它们还没有咽下最后一口气,睁着双眼无辜地看向维尔托克。

    羊头怪的眼神异常纯净,除了温顺单纯就没有任何多余的情绪流露,仿佛维尔托克并不是伤害它们的凶手,又或许它们根本没有仇恨的概念。

    严格来讲,看见羊头怪的第一眼,只觉得它们长得像羊。维尔托克仔细观察后发现,羊头怪的脑袋和真正的羊头还是有非常明显的差别。羊头怪的双眼长在脸的正面,而不是两侧。所以,它们的颅骨结构其更接近类人形的智慧生物。

    在羊头怪的脸上,维尔托克能看见灵性的微光。

    毫无疑问,羊头怪是智慧种,哪怕它们长得像羊,也不属于野兽。

    经历长时间的苦战,心灵放空之后,维尔托克目睹两只羊头怪失去最宝贵的生命,心里却一点也高兴不起来。他沉默片刻,背起战弓,从原路返回,找到每一只被射断腿的羊头怪,亲手结束它们的痛苦。

    维尔托克回到集骨者团伙被攻破的营地时已接近黄昏,落日余晖照入森林拉出一道道斜长的树影,数十具利爪地精的尸体横七竖八的倒伏在林间,伴着暗红的血色痕迹,渲染战斗之后的萧瑟凄凉。

    “大人,您总算回来了。哈哈。”皮甲上沾有血迹的哈克见到维尔托克,高兴地迎上前。

    今天凌晨,维尔托克带他潜入森林带,逼近集骨者团伙的营地,他当时看见近两百只兽人不禁被吓了一跳。然而,维尔托克乘集骨者没有防备,果断出击,用弓箭射杀两个大地精首领。其余的利爪地精如同进攻矮丘营地时的样子,莫名其妙地受到惊吓,四散奔逃。维尔托克拿一根火把,将夜视能力不足的羊头怪保镖全部引走。哈克就按照他事前的吩咐,占据集骨者的营地,并控制哨声冒险团幸存下来的两个小妞。

    哈克很担心维尔托克的安全,却不会违背他的命令。他守在营地内,杀死好几批返回营地的利爪地精。直到维尔托克安然无恙地返回,他总算是松了口气。

    “维尔托克大人,您是我见过的最强冒险者!”哈克满怀钦佩地赞叹道。

    冒险者几乎凭一己之力,打败并摧毁一整支集骨者团伙。这样的壮举,哈克连听都没听说过。维尔托克就让他亲眼见证了奇迹般的战斗。

    半精灵职业者的个人能力再强也有极限,让他们只带一名帮手就主动攻击数量超过200的集骨者兽人。他们连想都不会想。因为容错率太低,完全没有方法能实现自己的战术目标。

    维尔托克能做到这种程度主要依靠心灵之触的能力,但实施起来也并不简单。他射杀两只大地精首领容易,还要保证两名人质的安全就难了。如果安妮和凯蒂被集骨者兽人杀死,他何必要费力气干这种事情?

    最大障碍的是羊头怪保镖。哈克虽然掌握镜之心,可要面对几十只羊头怪的围攻,还是难逃一死。另一方面,利爪地精先受到“地精屠戮者”称号的惊吓,它们在恐惧、仇恨的驱使下,仍然要跑回营地找维尔托克复仇。

    就像把凶暴豺狼人和兽人团伙分开,维尔托克也要把利爪地精和羊头怪分开。他射杀大地精首领,再用火炬把愤怒的羊头怪引走,交代哈克守住集骨者营地,控制凯蒂和安妮,但要量力而为,随机应变。

    力大无穷的羊头怪全都去追杀维尔托克,哈克对付分批返回的利爪地精只是一项简单的清理工作,他没有弄丢那两位半精灵小妞,维尔托克策划的袭击就宣告成功。

    值得欣慰的是,盾卫士哈克不折不扣地执行他的命令,没有自作主张,到处乱跑。如果换作其他人,明知道一些利爪地精有可能返回,还一个人坚守营地,谁会干这么愚蠢蠢的事情,简直是拿自己的生命开玩笑。

    “哈克,谢谢你。”维尔托克微笑着点点头。

    哈克很惊讶,自从维尔托克的眼睛变蓝之后,他是第一次对自己这么温和客气,居然还说了声谢谢。这完全不符合维尔托克大人尊贵高傲的风范啊。

    盾卫士挠了挠头,不无担心地问道:“大人,您没事吧?”

    “我没事。”维尔托克摇了摇头,他知道自己确实有了一些改变。羊头怪触动他的同情心,简直不可思议。他和羊头怪本来没有仇恨,尽管立场不同,可他想甩掉这些头脑简单的兽人也容易。他之所以要杀死三十多只羊头怪,只是担心它们返回营地,攻击哈克。哈克一个人想带走凯蒂和安妮,还要被一群羊头怪追杀,实在是太勉强了。

    如果,维尔托克是为解救被兽人俘虏的两位女性职业者,而无情地杀戮羊头怪,似乎也能说得过去。但这真的是自己的本心吗?

    或者,自己对凯蒂、安妮本来就抱有同情心,同情她们的悲惨遭遇,有解救她们的念头,而不是单纯地把两位女性职业者视为珍贵的样本?

    维尔托克有点想不明白,他发觉最难理解的其实是自己的内心。

    “凯蒂和安妮怎么样了?”维尔托克又摇了摇头,开口问道。

    哈克转身指着一颗野树,说道:“在那边,她们认不得我,乱跑乱爬,还攻击我。我只能用绳子把她们捆在树上……”

    安妮和凯蒂被绳索牢牢地绑在树干上,她们头发凌乱,衣甲褴褛,满头满脸都是脏兮兮的污泥,令她们的容色大减。维尔托克走到安妮的面前,伸出手去抚摸她脸颊。眼神空洞的安妮居然张嘴咬他的手。

    维尔托克怎么能被安妮咬住,反手一巴掌,狠狠地抽了她一记响亮的耳光。安妮顿时嚎哭起来,旁边的凯蒂则被吓得瑟瑟发抖,就像一只受惊的小兽。

    哈克唏嘘地叹息道:“这么漂亮的两个女孩子都变成了白痴,真可怜。我觉得,她们已经废了,我可以给她们一个痛快……毕竟,我们很难把两个白痴带出黑森林。”

    维尔托克用拇指分别在安妮、凯蒂的颈侧戳了一下,她们顿时陷入昏睡,不再闹腾。

    “不,我要想办法医治她们!她们的情况非常少见,涉及到心灵层面的伤害。医治她们的心灵创伤,无论结果怎么样,对我都很有帮助!”维尔托克兴致勃勃地说道。

    “心灵创伤?对大人有帮助?”

    哈克想起维尔托克的失忆症,好像明白了什么。他赶紧说道:“大人,集骨者的物资当中有一些奇怪的药剂。它们对大人治疗这两个小妞也许有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