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苍白徽记 长戟大兜2

第108章 被困

    装饰典雅的房间内,米德尔顿安静地平躺在床上。他穿着宽松的洁白长袍,一副准备去参加露天聚会的打扮,英俊的面容很是祥和,上唇留着经过认真修剪的八字胡,说明他非常注重仪表,习惯体现成熟稳重的一面。不像那些豪门子弟,为了模仿高地城的贵族总是把自己的胡须剃干净。

    米德尔顿在水蛇镇的名声颇佳,他维护小镇居民的利益,也经常为镇民免费治病,自然受到镇民的普遍爱戴。

    维克多来小镇没几天就听说镇长公正、仁慈的名声。谁能想到,他头一次和镇长见面,镇长已经死了。

    米德尔顿暴露在长袍之外的皮肤仍然保持正常的色泽,脖子到脸颊的部位却爬满了青紫色的可怕血纹,口唇也是黑紫色,而半阖的眼睛蒙住了一层泥浆般的灰暗,看起来像死去了很长时间。这一特点和还算正常的肤色形成一种强烈反差,让人无法确定他究竟是刚刚失去生命,还是已经死亡一段时间。

    只有一种死因符合米德尔顿现在的情形。

    中毒。

    艾克特分会长戴上鹿皮手套,小心掰开米德尔顿的嘴巴,检查他的口腔和舌头,满脸不可思议地说道:“是死眠黑葵……”

    死眠黑葵是一种剧毒植物。用死眠黑葵提取的药油只需一滴就能让一个成年半精灵瞬间丧失知觉,全身麻痹瘫痪,并在接下来的二十分钟内窒息死亡。不过,死眠黑葵的毒性对职业者要打折扣。

    等阶越高的生命,毒素抗性越高,这是相对普遍的生命法则。

    何况,米德尔顿是三级医师,精通秘药学和药剂学,他怎么可能中毒而死?

    应该说,没有人可以偷偷摸摸地给一位职业医师下毒而不被察觉。如果有人使用死眠黑葵毒杀三级医师,毒药的剂量一定很大,米德尔顿镇长不可能不知道。

    除非,他是被人强制灌药,又或者死于自杀。

    在场的众人都想到这两种可能性,但谁也没有开口讨论。米德尔顿活着的时候,和来往的客商维持良好的合作关系,但商队、冒险团与本地镇长的私人交情源自共同的利益。现在,米德尔顿镇长死了,他的这些“老朋友”会感到震惊、惋惜、悲凉,却不会为米德尔顿出头做主。

    他们的交情没到这个地步。而且,水蛇镇镇长横死这事可大可小,牵扯多方利益。谁也不确定后面会发生什么,现在最好别趟这里面的浑水。

    艾克特分会长既纳闷又委屈,视线所及都是一张张“和我无关”的脸,最后只能瞪着给他通风报信,请他来现场的那名私兵护卫。

    冒险者工会负责人是水蛇镇的实权人物,这肯定没错,但艾克特并非行政或军事官员。米德尔顿镇长死的蹊跷,凭什么让他出头?

    做了不该自己做的事情先就犯下越权的错误。

    “克莉丝汀夫人在哪?”

    “伊森尼尔人呢?”

    维克多和白发莱茵几乎同时问道。

    大家斜着眼睛看维克多,暗自鄙夷,心想米德尔顿刚死,你就惦记他的漂亮老婆,真不像话。

    艾克特的心里却闪过一道亮光,他终于明白自己惶恐不安的原因在哪,便大吼道:“镇长夫人呢?镇长管家呢?米德尔顿家的人都死绝了吗?”

    米德尔顿莫名身死,出了这么大的事情,镇长家的重要成员应该第一时间赶到现场,而不是通知冒险者工会的负责人过来查看。艾克特哪还不知道自己是被人利用了。无论对方有什么阴谋,他都必须撇清关系。

    镇长家的护卫见艾克特发怒,赶紧解释道:“伊森尼尔管家去镇外的种植园找夫人,他说夫人可能有危险,让我们通知您和几位客人……”

    “伊森尼尔?!”

    艾克特咬牙切齿地吩咐道:“你们保护好现场,再派人通知镇卫队的胡塞尔队长。其他人先跟我退到门外,别留在这里。”

    自杀是内心斗争的最坏结果,需要经历一个过程。没有人可以临时起意,草率地结束自己的生命。米德尔顿的身上还穿着白袍,正打算参加露天聚会,由此可见他自杀的可能性几乎为零,反证他刚刚遭人谋害。但这只是符合一般行为逻辑的推测,没有实证可以证明米德尔顿镇长死于谋杀。

    艾克特没打算破案,因为死亡现场已遭到破坏。破坏者恰恰就是他和参加聚会的客人们。

    镇长遇害的房间还算宽敞,但十几个人一起进入房间就显得狭小,每个人还在现场留下自己的痕迹。这或许是凶手在故意混淆视线。

    好在参加聚会的客人们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大家可以互相证明彼此的清白。

    尽管心里十分窝火,艾克特也只得先出面收拾残局。各商队的管事、各冒险团的团长也都愿意配合他,纷纷调集手下的武装护卫将整座宅邸围起来,禁止里面的人员出入。

    当然,也不是所有人都买艾克特的面子,比如莱茵和维克多。其他客人重新回到小花园,假模假样地讨论米德尔顿镇长的死因,白发红眼的赏金猎人却在镇长宅邸附近独自晃悠。

    维克多一行人则不远不近地跟着莱茵。艾克特分会长没有限制他们的行动自由,但也坚决不允许他们离开镇长宅邸的范围。镇长家的私兵护卫得到艾克特的授意,死死盯住他们,无论他们走到哪都跟着。

    即便遭到严密监视,莱茵表现得也足够淡定。他仿佛一只敏锐的猎犬,用自己的方式仔细探查不为人知的线索。

    维克多现在对莱茵的兴趣胜过对克莉丝汀的好奇。莱茵不走,他当然不会着急离开。可惜,有镇长的私兵护卫在旁边盯梢,维克多始终找不到和莱茵单独交流的机会。

    就这样等到天色漆黑,水蛇镇卫队的队长胡塞尔才姗姗来迟。

    他大约50多岁的年纪,常见的棕发褐眼,胡须剃得很干净,五官端正,身材壮硕,但眼袋深重,脸部臃肿。作为一名职业者,这必定是长期沉溺酒色,疏于锻炼的体貌特征。

    艾克特毫不掩饰对胡塞尔的鄙夷,嘲讽道:“队长大人,您来得可真及时。”

    水蛇镇的卫队隶属于落叶城议会,每两年轮换一次,负责小镇的治安。胡塞尔顶着军事官员头衔,领取城邦议会发放的俸金,水蛇镇的利益分配其实和他无关,属于混吃等死的角色。

    不过,镇长死于非名,负责治安的卫队长肯定难逃干系。另一方面,按照落叶城议会的规定,胡塞尔队长将代行水蛇镇镇长的职权,直到城邦议会委派新的镇长。

    听到米德尔顿的死讯,胡塞尔被吓了一跳。他已别无选择,要么被城邦议会治罪,要么接替米德尔顿,成为水蛇镇的新镇长。越是在这种紧要关头,他越不能着急,多花点时间打听情况是必须的。

    既然胡塞尔出现在艾克特的面前,他就已经想好了对策,绝不会去做替罪羊。

    “艾克特老爷,我亲自去了镇外种植园,镇长管家伊森尼尔、镇长夫人克莉丝汀连同三名护卫一起失踪。我的人还侦查到盗匪团伙的活动迹象。”胡塞尔顿了顿,诚恳地说道:“我相信镇长大人的死和镇外的盗匪团伙有关,镇子里面可能还有盗匪的探子。我已下令镇外的人全部回来,并关闭镇门,防止盗匪团伙趁乱袭击水蛇镇您是知道的,卫队的人手不足。我希望艾克特老爷和各商队、冒险团协助我保护水蛇镇。”

    冒险者工会负责人面露异色,惊讶地打量了平时表现昏庸的卫队长,仿佛头一次认识他。

    从米德尔顿死亡到现在才过去几个小时,胡塞尔手底下的的那些废物就能发现盗匪团伙的踪迹?

    ……骗傻子呢?

    可是,胡塞尔以水蛇镇卫队队长的身份说出这番话,艾克特为了洗清自己的嫌疑就得支持他。

    艾克特斟酌片刻后,问道:“我们应当协助镇卫队抵抗盗匪团伙那然后呢?胡塞尔队长你打算怎么做?”

    胡赛尔举起火把,转身看向在场的每一位客人,严肃地说道:“各位大人,盗匪团伙暗杀米德尔顿镇长,掳走克莉丝汀夫人。我们必须封锁水蛇镇,严查混进小镇的盗匪探子。在此期间,任何人都不得离开本镇,直到落叶城派城防军过来。我已经派人去落叶城汇报了,最多二十天就会有援军抵达水蛇镇。”

    艾克特和几位商队管事心里很清楚,如果胡塞尔不是这件事情的主谋,那么他正想办法自救。

    这个家伙在落叶城也有自己的后台,未必不能把他推上镇长的位置。

    所谓的防范盗匪团伙劫掠水蛇镇仅仅是胡塞尔拖延时间的借口。  他封锁全镇就是在封锁消息,好让自己的后台老板在城邦议会先行布局。假设这时候有人坚持离开小镇,难免会被胡塞尔队长扣上一个勾结盗匪,谋杀米德尔顿镇长的罪名。

    尽管胡塞尔队长从头到尾都没有多看维克多一眼,但大家知道,疑似金夜莺名门叛逃者的这几个人也是胡塞尔预定的政治筹码。

    他向自己的老板汇报维克多在水蛇镇的消息,可以卖给金夜莺名门一个人情;或者暗中支持维克多的落叶城名门愿意用人情买下这条消息。

    胡塞尔封锁消息,不就是想封锁这条最有价值的消息吗?

    二十天的时间,足够落叶城的大人物围绕金夜莺名门的叛逃者完成一场政治交易。

    “这边的事情交给我处理。我建议大家现在就回各自的住所,尽量别和其他人谈论镇长遇害、镇长夫人失踪的消息。如果盗匪探子用这件事情在镇子里面制造混乱,我保证能抓住他们。”胡塞尔队长表情严肃地提出最后一个要求。

    维克多似乎没有意识到胡塞尔队长在打他的主意,他径直走到白发莱茵的面前,问道:“你住在哪里?”

    莱茵微笑着回答道:“我住在艾克特先生开设的旅馆里面。”

    维克多点点头,说道:“你对我的两位女伴感兴趣,我们可以具体谈一谈。”

    “好啊,但是要过些时间才行我们可能都会遇到麻烦。我们不如等合适的时候再约个谈话的地方。”赏金猎人微微俯身,彬彬有礼地说道。

    维克多摇了摇头,道:“你在敷衍我,但我会来找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