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我直接人生重开 冬至十六

第三百零一章【被困住了】

    “我是指和你一样的……人。”

    巫四周看了看,好像这里除了眼前的树苗之外,一个树人都没有。

    至少朋友不是指这些树。

    “你不就是吗?”树苗怯生生的指了指巫,“以前这里时不时还会路过一些人,但是前段时间之后,这里就很少路过人了。”

    “我只能去周边的小镇上找人,但是他们好像不太欢迎我。”

    一直都只有自己吗?

    那可要比我惨得多。

    巫摸了摸自己下巴上的触须,好歹他还是有不少同类的,不像树人这么孤独。

    “其实……”树苗背着手,失落的踢着泥土块。

    “我知道的,我不是人,因为我和他们长的不一样,我只能是一棵奇特的树。可树也不会像我一样说话。”

    “所以我有时候真的想不明白,如果我不是人,也不是树,那我到底是什么?”

    不大的声音回荡在树林,响彻在巫的耳边,让他回想起自己小时候在河西扔石子的日子。

    “你想是什么就可以是什么。”巫摸了摸头,安慰道:“我的一个朋友当时就是这么告诉我的。”

    树苗好奇的抬起头,“是你那个被折断的朋友吗?”

    你真该闭上嘴的。

    巫无奈的想道。

    “是!”他没好气的说了一句,“当初就是他这么和我说的。”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明月,巫是左继鸿的明月光,也是带着左继鸿前行的路标。

    而带着巫前进的,就是这个名字不好听的二毛。

    至少在巫年少迷茫时,二毛给了他不少人生启示。

    就像巫以前说的,如果巫家肯给他名字,那大概就是三毛了。

    巫忽然好奇的想道,如果自己突然跑到左继鸿面前,说触须人都是狗屁,他会不会也一怒之下将自己杀死呢?

    如果左继鸿再修炼下去,说不定思绪混乱下,真的会做出这种事。

    那乐子可就大了。

    巫一下子就笑起来了。

    “你笑起来真不好看,下巴的触须一抖一抖的,跟镇上卖的章鱼伸爪子一样。”一旁的小树苗诚实的说道。

    巫的脸色一下子变黑了。

    “你这家伙,就算有了同伴也不会有朋友的。就凭你这张嘴!”巫也毫不客气地跟树苗吵了起来。

    小树苗摇头晃脑的说道:“反正我可不会折断自己的朋友。”

    “如果你再提这个事儿,我也可以考虑把你折断。”

    巫受不了了,这个小树苗句句戳他脊梁骨,要不是不想对这小东西下手,早就把他烧了。

    小树苗一下子害怕的缩紧了身子,但紧接着他又舒展开了身子。

    “那我是不是也算你的朋友了?”

    在树苗的逻辑里,能被巫折断的只有巫的朋友,那他要被巫折断,那是不是说他也可以算是巫的朋友?

    巫怔了一下。

    不是所有人都事宁愿被折断,都想要拥有一个朋友的。

    “朋友是不会互相伤害的,我只是……”巫摸了摸自己的触须,他现在有些迷茫,“我只是做错了,对。是我错了。”

    “那可真是悲伤。”树苗也跟着摸了摸自己的下巴,“不过我可以带你去一个地方泡泡澡。我每次泡过之后,心情都会非常好,说不定对你有一些帮助。”

    巫看着树苗又学他摸下巴,顿时不知道说什么好。

    “这就不必了,我赶时间呢。”巫站起身来说道。

    他这次来只是为了确认这里有一处空间秘境罢了,并不是真的想生活在这里。

    “那你能去哪儿?”树苗有些焦急。

    他这段时间就认识了巫这么一个人,等巫走了,他可就再也没人陪他了。

    “我嘛,我之前想要做的和现在有一些不一样了,我得再找找别的出路。”巫笑了笑,他想回去找左继鸿他们,取消原先的计划。

    经过和树人这么一聊,他感觉自己想通了很多事。

    来到这片森林之后,似乎就连耳边常驻的古神的低语都听不到了。

    巫沉下心思,调动着灵气,按照巫家的灵修功法运行路线。

    在树苗失落的眼神中,一阵弧光闪过!

    “再见。”巫自信的说着,向前踏出了一步。

    走到了前方的泥坑里。

    “噗!”

    泥溅了他一腿。

    “呃,你不是要走吗?回镇上的路在那边。”树苗指了指另一个方向。

    “不,我不是,算了,我不想说了……”

    巫懒得解释了,这里已经被做成秘境了,他不是要回镇上,他是要离开这片世界。

    “怎么会呢?不应该啊!”巫皱起了眉头。

    按理说他用了巫家的秘法,应该可以逃出去的才对啊!

    仔细回想着来到这里的细节,他逐渐想起了二毛递给他的月光茶。

    月光茶语:离别。

    这次是个陷阱!

    巫无奈地闭上了眼,难怪那时候二毛那么快就要猜到他要动手,二毛还用未曾某面的侄子企图劝他不要做傻事来着。

    现在看来,出去这个秘境的方法大概只有二毛才知道。

    没动手,就是假的离别。

    动手了,两个人就是真的离别了。

    他被困在这里了。

    少了他,凭借着巫家和其余几家的势力,将天涯宗引起的连锁反应说不定可以降到最低。

    这也许是件好事。

    “哦,我懂得我懂得。”树苗在一旁搭腔。

    “我以前去镇上的时候,就听那些人常常说,男人总有不行的时候。”树苗故作深沉,学着大人模样:“没关系,我到时候带你去镇上买药。”

    “到时候药到病除,你一定可以离开这里的。”

    树苗拍着胸脯保证,但他大概不清楚他到底说的是什么东西。

    不会说话可以不说。

    巫没好气的看了他一眼。他低头看了看自己被泥水溅了一腿子的衣服,皱起了眉头。

    “好吧,看样子我真的要陪你一段时间了。”巫将自己的腿从泥坑里拔了出来。

    “你刚才说的那个泡澡的地方呢,他最好真的可以真的让人心情变好,不然之后入冬,我就要考虑要不要把你当柴火了。”巫慢慢走着说道。

    “没问题的。”树苗立刻拍了怕自己的胸脯。“我保证!”

    你刚才保证的东西就很不靠谱。

    巫无奈的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