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戴冠之孽 旧日人偶

第五百三十六章 正神也会死么?

    当白荆海薇提醒林恩,他们已经到的时候,林恩才意识到这所谓的圣剑,也就是筒状空间到底是何等的巨大。就像是人站在地球上,根本意识不到脚下是一个球体一样,当他亲自面对那五光十色如水波般闪烁的大海时他才意识到原来那就是圣剑。

    在这个正神造物前,林恩感觉失去了语言的能力。

    一切语言都显得那么苍白无力。

    他甚至不知道该如何描述自己所见到的圣剑,它就像是一面立起来的大海,有着胶质的触感,那些能够让人发狂的色彩光线,有太多太多是语言无法形容的。一点生物的痕迹都捕捉不到,却能让人感受到它那运转的磅礴。

    白荆海薇示意林恩朝前再走两步。

    他就这么做了。

    随后小先生心里就不禁感慨,这圣剑哪里拔得出来啊?就算是天使也不行吧!当初精灵文明能把这所谓的圣剑当战利品,本身已经是一件异常不可思议的事情了,毕竟这可是比残破神性还要让林恩摸不着头脑的玩意。

    对于未知,直立猿天然就有一种畏惧感。

    一个存在着的,就在你面前,彰显自己的存在,仿佛要故意强调这个世界一点都不友好的事实,疯狂和怪诞才是它的真面目,那足以让绝大多数人受到极大的震撼。林恩觉得自己的理智在燃烧沸腾,他只能用这种方式来窥视正神们的伟力,就在他失去言语的间隙,林恩感觉到了一道强劲的波动瞬间扫过了自己。

    明明只有很短的一刹那,林恩却感觉到异常漫长。

    漫长到他以为自己是不是失去了知觉,就连思维都再也没有起伏的时候,突然间一道闪光将他从那种诡异的漫长中弹了回来。

    眼前依然是那无边无际的波光圣剑。

    好似湖泊,好似大海,平淡而无言的屹立在那里,林恩不知道什么时候又退回了原来的位置,而他的身边多出了三道人影。

    分别是白荆海薇,1号和2号。

    “我没有得到圣剑的认可?”林恩瞧着毫无变化的自己,大概明白了解决。

    “看来你并不虔诚。”2号那带着一点尾音的声调响起,仿佛是在说,林恩这样的人怎么可能对正神献出信仰。

    “失去成为半神的机会有什么感受?”

    白荆海薇话语间是对身为朋友林恩的打趣。

    “说实话,一点感觉都没有。”林恩有些失落,但更多的是果然这就是劳资的轻松。他方才才用人类文明必须不受干扰,自由而没有包袱的去追逐伟大与光辉和白荆海薇对答,面对圣剑这一强大的诱惑,他如果真的有资格的话,不免会带上一丝神赐的色彩,那样与他的初心不符。

    即便是得到了圣剑的认可,他也会拒绝这份认可。

    “这对于你来说未尝不是一件好事,从阿瓦隆中走出的接受考验者中,有一部分未能获得圣剑的认可,但他们依然是缔造了大功业。其中就包括了,你们人类的飞升者,现如今的【启明贤者】。”

    1号给出了非常有力量的安慰,谁又能想到当初的智慧之神是被圣剑拒绝的对象呢,而现如今估计要是那位亲自降临,这圣剑连跪舔的资格都没有。

    这算不算,异界版的,莫欺少年穷?

    “天才带着上天赐予的翅膀可以自由翱翔,而凡人只能背负着自己的梦想前进,但是凡人前进的路线只要不停下来,随着时代的推进,天才最终只能是那个时代的天才,而当凡人用背负的梦想筑起通天塔时,总有一天会到达前个时代天才永远达不到的高度。”望着这一片荡漾的空间,林恩的声音有些轻微,但态度却显得很坚定。

    三位精灵都在陪着这个人类体验这事后烟时间。

    阿瓦隆已经太久没有迎来这样鲜活的,具有无限可能的个体了。而倒计时又在一分一秒的推移,哲人还在做最后的准备工作,能多一点相处时间也是很不错的。

    “我们还有多少时间?”

    过了一会,林恩转头询问道。

    “人类计时,我们大概还有一小时零十二分钟,如果时间到的话,我们会强制将你送离。”1号知晓时间,所以他没有催促林恩。

    多待一会吧,哪怕再多一秒也好。

    看一看他们文明曾经的辉煌的残骸,缅怀一下那已经渺无音讯的伟大。旧时代的幽灵们,在一小时零十二分钟后将迈向永恒的长眠,他们的使命已经结束了,今后再也不能提供任何的新帮助了。

    “我能问一下一些可能比较敏感的信息么?有关于【燃阳】的过去,还有密续篇章的成神之秘。”

    林恩没忘记向这些活知识询问自己一直关心的事情。

    在小先生提出这个要求后。

    非常明显的,白荆海薇和2号都把选择权交给了1号,他是他们中最有权威者,那无双的权威即便是今日依然没有精灵敢于说违抗。1号思考了一下,决定隐藏一些关键信息,将能讲的全部说出来。

    “在原初时代尚未有这个时代这么多的众神,而其中的最强者便是【永恒骄阳】。过于强大的骄阳妨碍了太多正神,引发了第一次神战。像是【缝线之口】就是借助一次无与伦比的谋害,登神。而【杯之女】是一个意外,祂夺取了本应被【丰饶母神】继承的权柄,【纷争嘶鸣】诞生于骄阳的撕裂。而【燃阳】,是骄阳的残骸罢了。”

    1号尽可能用简单的话语向林恩描述了一个比较混乱的正神关系,说实话第一次神战打的不明不白,谁都不知道骄阳怎么就嗝屁了,当时精灵内部都觉得这是不是骄阳活腻了,准备换个活法。

    精灵帝国能观测到的战况极其有限,也无法完全描绘出神灵战争的场景。但可以肯定的是【永恒骄阳】确实是遭到了压制,并且在骄阳沉寂后,多个正神诞生了,或许这多位正神的诞生,让本不该死去的骄阳再也没有了声息,时至今日人类文明已经不知骄阳的威势,天空由【燃阳】和【织蛾】共同执掌。

    “正神,也会死么?”林恩的关注点很实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