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逆袭1988 拾寒阶

第940章 最爱

    “出什么事了?”王林一边走向爱秀广场的办公室,一边问道。

    郭玲玲加快小碎步,才能跟上王林的步伐,说道:“李总只说叫我尽快找到你,并没有说是什么事。”

    王林心想,那一定是大事,李佳欣可能觉得,跟郭玲玲说了也没用,所以才没说。

    爱秀广场有自己的办公区域。

    王林就是怕有什么重要的电话找自己,所以安排了秘书在办公室里值守。

    爱秀公司那边也留下金悦在值班。

    王林来到办公室,打长途电话给李佳欣。

    李佳欣很快就接听电话了。

    “佳欣,是我,出什么事了吗?”王林问道。

    “公子,我们这边开幕了。”

    “哦,我知道,我们是同一时间开幕。申城时装秀也是刚刚开始。”

    “刚才有一个社团的人跑过来,说要我们交卫生费。”

    “收卫生费?呵呵,还有这样的事?警署的人呢?不管这事吗?”

    “公子,这种事情,警署管不了。”

    王林微一沉吟,问道:“他们要多少钱?”

    “30万。”

    “30万?这可真是狮子大开口啊!”王林冷笑一声。

    旁边的郭玲玲听了,也不由得大吃一惊,心想什么样的卫生费,要这么贵?30万的卫生费?这不是打劫吗?她哪里知道,别人就是来打劫的。

    李佳欣道:“公子,要不要请唐家出面?现在也只有唐家人能镇得住场子了,只要唐老板发句话,这些人就得乖乖退走。”

    王林不由得权衡起利弊来。

    他并不想和唐季贤走得太近,但事实上,他却和唐家人越来越近。

    有些人,有些事,并不是他想就可以避免的。

    李佳欣道:“公子,这些人贪得无厌,我们今天给了这个社团30万卫生费,明天就会有另一个社团过来收费。我们在红馆开这么大的时装秀,他们要是天天过来闹事搅局,那我们也开不成了。”

    王林不由得头痛起来。

    那边的钱,真不是那么容易赚的。

    爱秀集团之前在香江开分公司,也遭遇过或多或少的麻烦事,都是依靠唐季贤的名号才摆平。

    不过以前并没有搞出多大的动静来,像今天这样包下红馆,请来几十个演艺明星的创举,肯定引起了轰动,也招来了各路牛鬼蛇神。

    王林缓缓说道:“我知道了,我打电话给唐老板说这个事。”

    李佳欣道:“公子,你要是为难的话,我出面就行了。我和唐小姐关系好,我跟她说一声,她就会帮我们。”

    王林沉吟道:“你说跟我说是一样的。哎,我们今天开幕,没有邀请唐老板和颜老板吗?”

    “我邀请过,但他们都说有事来不了。公子,你不在这边,我们的面子不够大,请不动他们。”李佳欣回答道,“他们这种年纪的大老,对走秀也不感兴趣。”

    王林嗯了一声,说道:“行,我打个电话给唐老板。你先拖住那帮人,别让他们闹事。”

    李佳欣道:“公子,我知道,你快点啊,他们就在外面,叫我们半个小时内交出30万。不然”

    “不然怎么样?”

    “他们说,到时场中要是出现很多的垃圾,没有人收拾,那就不要怪罪他们。”

    “……”

    还真是收卫生费啊?

    就是要得比较贵!

    王林苦笑一声,社团混成这样,也是没谁了!

    干点正经事不好吗?像唐季贤、颜世雄他们那样,早就上岸,赚的钱不比社团多?

    王林放下电话,微一沉吟,是找唐季贤还是找颜世雄?

    一客不烦二主。

    王林以前已经欠唐季贤不少人情了,也不多缺这一个。

    反倒是颜世雄,王林和他并没有更深入的交往,如果今天求上门去,将来岂不是也欠他的人情了?

    他和唐家的关系,早就剪不断理还乱。

    王林微微苦笑,打电话到唐家。

    今天是周末,唐季贤正好没有出门。

    接电话的是唐家的佣人,听说是王林,便说老爷正在会客。

    王林事情紧急,不然就会等唐季贤会完客再说此事。

    佣人正在说话,坐在沙发上的唐季贤听到了她在喊王公子,便问道:“是不是王林打来的电话?”

    “是的,老爷。”佣人恭敬的回答,“是申城的王公子打来的电话,说有要紧事情找老爷。”

    唐季贤跟客人摆摆手,然后起身走过来,接过话筒,喂了一声:“王林!”

    王林笑道:“唐伯伯,打扰了。”

    “嘿!这有什么打扰的?”唐季贤道,“我们之间什么关系啊?欢迎你随时来打扰我。我很喜欢和你这样有作为、有思想的年轻人聊天。每次和你交谈,我都能受益非浅。”

    “唐伯伯谬赞了。”王林道,“我们爱秀集团在香江召开一场时装发布会,于今天十点钟在红馆开幕,我之前疏忽,忘记请唐伯伯前往观摩了。”

    “哦,此事我已经知晓,李小姐亲自到我家里邀请过我。我今天要见一个重要的客人,就没有前去。王林,你不必如此客气,还专程打电话来告诉我。”唐季贤声音沉稳,带着磁性的嗓音发出呵呵的笑声。

    王林道:“唐伯伯,是这样的,有人跑到我们的开幕式会场,说是要收30万的卫生费。我不知道香江那边,还有这样的规矩吗?所以请教唐伯伯。”

    “有这种事?”唐季贤语气一厉,“什么人在收费?”

    王林说出一个社团的名字来。

    唐季贤冷哼一声:“我知道了。王林,此事我会派人去处理,你就不必操心了。”

    王林知道对方一言九鼎,他说会派人处理好,那就肯定会处理好,便笑道:“谢谢唐伯伯,麻烦您了。”

    唐季贤道:“现在这些人,无法无天了!岂有此理!连我唐某人的场子也敢砸?哼!”

    王林心想,这是我的场子啊,什么时候变成你的场子了?

    可是,唐季贤这么说,等于是不把他当外人看待。

    王林总不能不识相的反驳吧?

    寒暄几句后,两人结束了通话。

    唐季贤挂断电话,又抓起话筒来,拨了一个号码,语气异常严厉的道:“你马上去红馆。红馆的秀场,是我唐某人开的,谁给他们的胆子,敢去那里收钱?放出风声,谁敢去砸红馆秀场的牌子,就是跟我唐某人过不去!”

    说完,他哐啷一声就把电话挂断了。

    申城这边,王林没有离开,而是坐在办公室里坐李佳欣的回音。

    他掏出烟来,抽出一支放进嘴里。

    郭玲玲拿出一个打火机,帮王林点着了火。

    王林瞥了她一眼:“你也抽烟?”

    “不抽。”

    “你买打火机做什么?这个玩意可不便宜。”

    “就是怕有时候用得上,可以给王总你点个烟什么的。”

    “你有心了!”

    郭玲玲羞涩的一笑,收起打火机。

    王林坐在办公椅上,翘着二郎腿,一边吸烟一边想事。

    郭玲玲问道:“王总,对方是什么人?敢收30万的卫生费?”

    王林道:“你觉得他们是什么人?”

    郭玲玲摇了摇头:“反正不是好人。”

    王林笑道:“在你眼里,我是不是好人?”

    “王总当然是好人了。”郭玲玲道,“王总安排了几十万人就业,大家都说你是活菩萨呢!”

    王林愣了愣:“谁这么说的?”

    “下面员工都在议论。”

    “不许这么说!不许这么传,听到了吗?我只不过是做了一点力所能及的小事情,怎么能这么说我呢?”

    “这、这不是好话吗?”

    “好话?你不懂!算了,我跟你说也说不明白。反正我不喜欢别人给我贴标签,不管是什么样的标签都不行。”

    “是,王总。”郭玲玲的确不明白,她的思想,还达不到王林这个层次。

    王林看了她一眼。

    郭玲玲挽着头发,穿着洁白的衬衫,一条短款的包裙,黑丝黑高跟,整个人显得利落干净。

    “王总,我给你泡杯茶吧?”

    “嗯,这边没有我的杯子吧?”

    “王总,用我的杯子行不行?”

    “可以。凉茶就行。”

    郭玲玲嫣然一笑,转身拿起自己随身带着的水杯,给王林端了一杯茶端过来。

    在把杯子递给王林的瞬间,她忽然看到杯沿上残留有自己的口红印。

    她连忙将杯子转过来,将有口红印的一面对着自己。

    但王林还是看到了。

    他接过杯子,看看她的嘴唇,说道:“你口红的颜色很漂亮,只可惜印在杯上就不太雅观了,做秘书的代表一个公司的形象,是不可以用那些廉价口红的。”

    “啊?”郭玲玲心里产生了一种羞辱,差点掉下眼泪来。

    王林道:“下次记得用好一点的口红,好的口红不褪色。”

    “是,王总,我知道了。”郭玲玲羞愧无地的说道。

    王林放下她的水杯,并没有喝。

    这一刻,更让郭玲玲羞惭不已。

    桌面上的电话响起来。

    王林顺势接听电话。

    李佳欣开心的笑声从电话那边传了过来:“公子,好了,那些人都走了。还是公子厉害!”

    王林道:“我厉害个屁!是唐老板厉害!”

    他在心里暗自一叹,自己以为和唐季贤已经划清了界限,结果还是产生了纠葛,双方之间,以后只怕要难分难解了!

    “公子,我想你。”李佳欣柔声说道。

    王林轻咳一声:“嗯,我知道了。”

    李佳欣知道他说话不方便,也就不再多说,笑道:“公子,那我去工作了。邓姐正在台上走秀呢!她的风采迷倒了一大片人,台下全是吹口哨和喊好的。”

    “嗯,记得录下来,我要回看的。”王林笑道,“香江分会场,一定十分热闹。”

    “是的,红馆里面座无虚席。”

    “行,那就这样,我这边还有事,回聊。”

    王林挂断电话,仍然回到现场去看走秀。

    郭玲玲颓然的拿起自己的水杯,看着上面红红的唇印发呆。

    她拿出自己的钱包,出来到旁边的商场里来。

    刚走出门,就看到一个青年男人站在外面,见到她出来,便喊道:“郭玲玲!”

    “赵柏林?你在做什么?”郭玲玲问。

    那个青年人正是她高中时期的男同学赵柏林,后来考上了不同的大学,现在也进了爱秀集团,在营销部门工作。

    赵柏林抓抓脑门心,嘿嘿笑道:“知道你在这边,所以过来找你。”

    “找我?有什么事吗?”郭玲玲一边问,一边往商超里走。

    赵柏林笑道:“没什么事,今天不是休息嘛?过来问问你,要不要一起看个电影?”

    “看电影?你看我忙得跟什么一样,我哪有时间去看电影?”

    “你现在要去干什么?”

    “我去买个东西。你跟我做什么?”

    “你要买什么?我送你吧?”

    “不需要。我自己买。”

    商超里面开着空调,走进来马上就凉爽多了。

    一楼有很多化妆品的专柜。

    郭玲玲来到一家外国品牌的化妆品专柜前,正巧碰到化妆品促销活动。

    她只看了一眼,热情的促销员马上拉住了她。

    “你们这里有什么好的口红吗?”郭玲玲问道。

    促销员为她介绍一款法国品牌的口红。

    这款口红,色泽生动靓丽,不褪色、不沾杯,这令郭玲玲十分的心动。

    促销员看出她的喜欢,便拿出试用装,在郭玲玲的手背上涂了涂,笑道:“你看,这种口红是轻易是不掉色的,要用我们这种专用的卸妆液才能洗得干净。现在买口红,可以送一瓶卸妆液,还可以送一包化妆棉,很划算的。”

    郭玲玲用右手擦了擦左手手背上的口红印,还真的不掉色。

    赵柏林看出了她的心思,掏出皮夹问价钱。

    促销员说活动期间打8折,售价388元。

    赵柏林的手突然愣在了那里。

    他看了郭玲玲一眼,尴尬的红了脸,他估计没有想到,一款口红会值388元,这相当于他一个多月的工资了,而他的钱包里没带这么多的钱。

    郭玲玲立即有一种受伤的感觉,知道他是买不起。

    问题是,郭玲玲也没想到这支口红会这么贵!

    她只是王林的一个秘书,工资并不算太高。

    而她生活在这座大城市,已经用尽了所有的力气,她为了拥有一套属于自己的集资房,攒钱成了她生活的重心。

    她的衣饰和化妆品只占了日常开销的极少一部分,口红大多是10元左右一支的,她从没有在乎过它的价格,只觉得青春是骄傲的资本,但是今天她严重地感觉到自尊心受到伤害。

    如果没有王林嫌弃的放下她的水杯,她从来也没因为自己用廉价的口红而自卑过。

    她发现自己的心情明显地不同了,她和许多女孩子一样有一种虚荣心得不到满足的失落感。

    如果没有王林放下她水杯的那件事,她也不会跑到法国的化妆品专柜来问口红的价格。

    看到一支好的口红,售价超过了她一个月的工资时,郭玲玲的心情复杂得无以言表。

    而身边这个明显在追求自己,掏出了钱包却买不了单的男人,又让她再丢一次人!

    从促销员含笑的表情就可以看出来,她们对这种没钱的男人,早就司空见惯,就连嘲笑的表情,也吝啬的不想给予他。

    郭玲玲的自尊心,在这一刻受到了有生以来最无情的打击。

    她转身就走。

    因为她的钱包里的钱,也不够买下这支口红。

    身后的促销员们,头碰着头,发出了咯咯的笑声。

    郭玲玲的脸,瞬间红到了耳朵根。

    赵柏林追上前来,说道:“没必要用那么贵的口红,买便宜一点的也可以用。国产的口红不比国外的差。”

    郭玲玲胸腔急剧的起伏,她停下脚步,看着眼前这个因为钱和爱而显得无比卑微的男人。

    她想说点什么,但这里是商超,来来往往的人太多,她不想在这里出丑,便快步走了出来。

    赵柏林兀自不知道女神已经生气,赶紧跟上来。

    郭玲玲回到办公室里。

    赵柏林踟蹰了一下,也跟了进来。

    郭玲玲关上办公室的门,问道:“你到底想干什么?”

    赵柏林期期艾艾的道:“郭玲玲,我就想请你看场电影,或者中午一起吃个饭吧?”

    “我不想看电影!我也不想和你一起去吃饭!我怕你买不起单!你明白吗?”郭玲玲恼恨的往椅子上一坐,说道,“我的生活,你插足不了!你还不明白吗?我用的口红就是388元一支,还是打八折的价格!你都买不起!我吃的饭,你能买得起单吗?我一餐饭能吃掉388元,你相不相信?”

    “啊?一餐饭,388元?这可能吗?”

    “为什么不可能?一瓶好一点的酒就300元了!你请得起吗?”

    “……”赵柏林瞬间石化,“你是个拜金主义的女人?”

    郭玲玲自嘲的一笑:“拜金主义?这就叫拜金?我还没有买洋楼,买洋车呢!你去看看王总夫人的生活,从衣服到化妆品,她用的没有一样不是名牌,挥霍金钱才是她的快乐。像我们这种女人,有什么资格谈拜金?我只是想活得有尊严一点!可是,就连这一点最起码的尊严,你也无法给我!我求求你了,以后离我远一点好不好?”

    赵柏林落寞的转身,垂头丧气的离开。

    郭玲玲打开自己的钱包,又合拢,她咬了咬嘴唇:“我要改变我的生活!我不能做一个被人瞧不起的没有尊严的女人!”

    可是,她有什么办法活得更有尊严呢?

    她只是一个拿死工资的小秘书而已。

    为了一套集资房,她已经拼尽了全力,拿出了自己父母家庭所有的积蓄,也搭上了自己每个月的工资。

    除非嫁人?

    上学时,校园里流行两种感情,一种是为了爱情选择贫穷的精神之恋,再一个是因为金钱选择物质的婚姻。

    女生宿舍熄灯以后,郭玲玲经常会和舍友们讨论这两种感情。

    彼时,心思纯洁的女生们,都会毫不犹豫的选择第一种感情,觉得没有爱情的婚姻,那就是在自甘堕落。

    郭玲玲也一直怀着这样纯真的想法。

    但是,她遇到了商立文。

    商立文是个有钱人。

    然而,她和商立文之间的感情,并没有结果。

    商立文不告而别之后,郭玲玲的感情生活,就陷入了一种矛盾的状态。

    她一直找不到自己想要的目标。

    以她的美丽和学历,公司里追求她的男人并不少。

    赵柏林只是众多追求者中的一个,而且是最不起眼的一个。

    郭玲玲现在更加明白,自己不可能和这样的男人步入婚姻殿堂。

    她忽然想到大学时代,女生之间的谈话,她轻声的问自己:难道说,我会因为金钱选择物质的婚姻吗?

    郭玲玲口渴了,她端起杯子想喝水,但马上又看到了杯沿上的唇印,她恼怒的将一杯水倒掉,狠狠的擦洗杯沿上的唇印。

    但是,擦掉又有什么用呢?

    只要她再次使用杯子,廉价的口红又将印上杯沿。

    始作俑者王林同志,估计想不到,自己无意之中的一句话,一个动作,却在秘书心里引起了惊涛骇浪!

    当天的走秀活动,十分的成功。

    现场售卖的衣服,几乎全部售罄!

    爱秀集团用最好的设计、完美的品质,征服了外商。

    很多观看走秀的外商,也纷纷下了订单。

    小孩子坐不住,李文秀要陪儿子,只看了几场走秀便回家了。

    王林一直待到晚上十点才回家。

    李文秀给他做了美味的宵夜。

    在柔和的灯光下,王林和妻子两人在家中面对面而坐。

    吃得津津有味之时,李文秀抬头看着他,突然冒出一句话:“这个世界上你最爱的人是谁?”

    这么唐突的问话,差点让王林喷饭,因为这句话问得太蹊跷和太见外了。

    王林知道她话里有话,想了想,笑道:“我最爱我的父母,虽然他们已经不在了。”

    这个回答,可以说是无可挑剔。

    李文秀似乎并没有意外,说道:“那么,你知不知道,我最爱的人是谁?”

    王林道:“你自己?或者你的父母?”

    李文秀轻轻摇头:“都不是。我最爱的人是”

    她的目光很沉着很冷静,显然她的答桉也是经过深思熟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