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逆袭1988 拾寒阶

第941章 失意

    王林并没有等来自己想要的答案。

    因为李文秀的回答是:“儿子。”

    这似乎也在情理之中。

    但王林多少有些失落,毕竟她最爱的人并非自己。

    王林沉默了一会儿,说道:“我们都没有把最爱给对方,更没有把最爱给自己,而是把一个最爱给了赐予我们生命的父母,把另一个最爱给了传承我们血脉的下一代。我们都没有把对方摆到最爱的绝对中心位置,还刻意地告诉对方, 但是,这种选择是善意的,可以接受的,分别蕴含和标示着人伦中两种美好的纬度:一个懂得孝悌、回报父母养育之恩的人,也蕴藏着爱妻子、爱儿女的情愫,非常重视家庭伦理亲情, 爱得博大而深沉;一个懂得最爱自己子女的人, 也会钟爱子女的血脉纽带和一切上下传承的关系,爱得细腻而专注。”

    李文秀抿嘴一笑:“王林, 你真是我的知音,我就是这么想的,但我说不出来,你总结得很好。我们之间不需要爱,我们爱着我们共同的亲人,那我们之间就分不开。”

    本该最爱爱情,这是很多人年轻时的选择。在时间的过滤和岁月的打磨中,爱情成了亲情的一部分。

    这世上,无论是爱父母还是爱妻子或丈夫或儿女,都是应该的,最爱也是理所当然的,他们都是我们生命中最重要的人、最亲的人。最爱虽有程度区分,但爱从来没有设限和篱笆。

    在人世间, 怕就怕那些只爱自己的人。这种人既不追溯自己生命的来源, 感恩父母的养育之恩, 又不厚爱延续自己血脉的人,善待他们, 感谢他们的陪伴,只顾自己在身强力壮之时,过着吃喝玩乐的生活,罔顾年迈的父母,撇下嗷嗷待哺的子女,极度自私到失去人伦温情和爱意。这种人薄情寡义,不懂珍惜人间最爱之情,实际上是枉来世上走一遭了。

    李文秀又做了出新的阐述:“我常常想,在亲情的字典里,最爱就是一种孝悌的付出、默默的奉献、勇敢的担当、勤劳勤俭的濡染、懿言善行的表现。唯有如此,一切最爱才会大放异彩,精彩无比,在人世间留下温馨而美好的记忆。”

    王林笑道:“不就看了个服装走秀吗?你怎么有这么多的感慨了?”

    李文秀道:“今天听到一首歌,叫《一生中最爱》,我忽然间就想问问你这个问题。”

    王林道:“谭校长唱的。”

    李文秀道:“谭校长?这个歌手是姓谭,可是为什么要叫谭校长呢?”

    王林道:“这里面有个故事。他从84年开始,每次开演唱会,一开就是数十场。在86年万众狂欢演唱会的某一场上, 他亲口对全场歌迷说:整个红馆就像一所万人大学校,你们每天都要来上夜校, 而我每天晚上都要和你们在一起,用歌教大家一些做人的道理,我觉得自己就像这所学校的校长啊!于是,第二天,校长的称号就流传开了。”

    李文秀道:“原来还有这么一个来历。他唱的歌很好听,我很喜欢。”

    王林道:“这首歌我也会唱:有天即使分离我都想你,我真的想你,如果痴痴的等某日,终于可等到,一生中最爱。”

    他轻轻的哼唱。

    王林的嗓音其实很好听,但他并不喜欢唱歌,可能是因为岁月在他身上沉淀出了太浓厚的沧桑和伤痕,他已经不习惯用美妙的歌声来愉悦自己或他人,也不会用唱歌的方式来发泄情绪。

    晚上睡觉的时候,王林也在想,自己一生中的最爱到底是谁呢?

    周粥?

    沈雪?

    还是儿子王文?

    抑或只是自己?

    第二天,公司照常上班。

    王林仍然到秀场去主持大局。

    他把郭玲玲安排在爱秀广场的办公室里坐镇,有什么事由她和公司进行联系沟通。

    这一届的时装周,王林设了香江分会场,他寄予了极大的期望。

    上届时装周,王林拿到了37亿的总订单金额,这一次能拿到双倍的快乐吗?

    开幕式当天,申城这边只拿到3000多万的订单,而香江分会场居然没有人下单。

    昨天晚上,王林和李佳欣通过电话,她在电话里很是沮丧,她第一次对自己的能力产生了怀疑,带着哭腔问,为什么我这边不开单?

    王林哄她,说别着急,商人都是精明的,他们可能还要再看看,时装周还有好几天呢,不到最后,不能下定论,像第一届时装周,主要也是到签约晚宴的时候才拿到大量订单。

    李佳欣听了他的安慰之言,这才打起精神来投入到新的一天工作中来。

    林妹妹等人只在时装周的开幕式上走秀,今天开始就陪王林一起看时装表演。

    时装表演,在海外有较长的历史。时装模特起源于14世纪末,是流行于法国宫廷的一种时尚。

    国际上模特的地位得到提升,和第一个超模的涎生有关。

    被公认的世界上第一个超级模特名叫崔姬。

    崔姬是20世纪60、70年代最为走红的模特,也是第一个超级名模。她身材瘦小,有着男孩子般的身躯、短发、迷你式裙装和强调大眼睛的妆容,在当时的社会中形成了一种崔姬风貌。

    在我国大陆,时装表演则是随着改革开放浪潮兴起的。北金、申城等大都市的时装业迅速发展,时装模特队伍日益壮大。改革开放之前,“模特”这个词还没有走进我国百姓的词典。

    我国新时代模特的发展,从1979年开始起步,一步一步走向职业化、多元化、国际化,时代的变迁、审美能力的提升,让这个职业逐渐摆脱陈腐观念的束缚,变得愈加自信、开放和包容。

    1989年,我国出现了新丝路模特大赛,在发展的过程中也脱颖而出很多知名的模特,有的模特更是从模特变为了明星。

    1991年,申城爱秀模特队正式涎生,标志着我国的模特职业化历程,又登上了新的高度。

    王林对这支模特队的培养,很舍得下本钱,他请来了国际上专业的模特训练导师,也给模特队安排了最好的场地。

    经过大半年的闭关修炼,爱秀模特队已经成长为一支成熟的模特队,台风、猫步有了极大的改善。

    舞台上的他们,青春飞扬,美丽自信,一举一动,举手投足,都带着国际范。

    “王林,这支模特队很不错。”林妹妹笑道,“以后可以参加国际时装走秀,也可以参加国际名模大赛。”

    “干脆,咱们自己组织一个名模大赛呢?给我们的爱秀模特队发掘新的模特,打造出一个东方名模大赛。”王林忽然心血来潮。

    “可以啊!”沈雪接腔道,“打造这样的国际赛事,也是提升品牌国际声望的最佳途径。”

    林妹妹道:“我有一个建议,模特队应该归小百灵演艺公司接管。他们也是艺人。”

    王林道:“好,那就归你们管。”

    李文娟在旁边听到,嘟嘴说道:“姐夫,你这是夺我的权。”

    林妹妹拉着李文娟的笑道:“没有夺你的权,以后模特队归我们一起管好不好?模特们成为我们的艺人后,他们有更好的舞台可以发挥,也有更多的演出机会。你呢,权力不但没有变小,反而变得更大了,你可以参与到我们小百灵的管理事务中来。”

    李文娟大眼睛里放出亮光来:“真的啊,我也算是小百灵的人了?”

    林妹妹道:“是的,你也是我们小百灵的人了。”

    李文娟道:“好啊,姐夫,你说可不可以?”

    王林道:“林妹妹说可以,那绝对可以。”

    林妹妹掩嘴一笑:“我有这么大的权力?”

    王林道:“有。在爱秀集团,你有超然的地位。”

    林妹妹微微转头,用晶亮的眸子看着他。

    王林和她相视一笑。

    时装周从第二天开始,就是各个参展企业的服装走秀,这是难得的学习世界各国服装设计理念的好机会。

    有些参展商会自己带模特过来,他们的服装是根据模特量身订做的,这样走秀更有视觉感,带给人的观感也更好。

    更多的企业并没有自己的模特,只带了走秀宣传的服装过来。

    一般来说,模特们的身材都很不错,大多数的服装穿出来都上镜,但有一些个性化的服装,则需要在走秀之前进行微改。

    这些微改的工作,就只能交给爱秀集团来做。

    有需求的企业,可以联系爱秀集团的负责人,进行相关的服装改造,这一项当然是收费的。

    中午,王林请维克多、林妹妹、沈雪等人一起吃饭。

    这算是公司宴请,郭玲玲做为秘书,理应陪同,做一些点菜、付款之类的杂务。

    来到饭店就座后,王林看了郭玲玲一眼,问道:“你没涂口红了?嘴唇有些白。”

    郭玲玲怯怯的说道:“王总,你不是说我用的口红太差吗?我就没敢涂了。”

    王林道:“可以买一只不褪色的口红,有一个法国的品牌就很好。”

    郭玲玲的俏脸涨得通红:“我知道,等下个月发了工资我就买。”

    王林愕然:“你这么穷吗?一支口红也买不起?”

    郭玲玲用力的咬着嘴唇,似乎能咬出血来,声如蚊蚋的说道:“一支口红打完折,还要卖388元。”

    王林道:“你的工资并不低。”

    “我要买集资房,钱都攒到房子里面去了。”

    “哦!”王林点点头。

    维克多对王林道:“娜塔佳在吃过中餐后,她喜欢上了你们这边的饭菜,说从来没吃过这么好吃的菜。回到法国后,她一想念中餐的味道。”

    王林笑道:“法国也有中餐馆吧?”

    娜塔佳道:“我去吃过,但是味道不对。”

    王林道:“因为食材不同。一方水土养一方人,法国的食材和我们中华的食材是不一样的,做出来的味道也就不相同。你来我国留学,不会是因为我们这边有美食吧?”

    娜塔佳笑道:“是!”

    她笑容灿烂,不遮不掩,大大方方,露出一口洁白整齐的牙齿。

    林妹妹笑道:“原来是个吃货!”

    大家都笑。

    王林对维克多道:“我的老朋友,虽然你上次在我这里下过订单,但我还是想请问一下,你这次来,会不会下订单?”

    维克多道:“当然要下订单。我们正在开拓美洲市场,我们要订一批货发到美洲去。”

    王林道:“我们的海外事业部,在美洲和欧洲都已经设立了分部,以后我们交接货物就更加方便快捷。”

    大家一起聊天吃饭,顺便把生意也谈妥了。

    维克多一向是王林用心经营的采购商之一。

    王林要多多的压榨出维克多的采购潜能。

    下午继续看走秀。

    时装周吸引了国内外大量的游客前来观看,也带动了爱秀广场的生意。

    这一举措,倒是让王林看到了新的商机。

    正在装修中的南京路爱秀广场,场地更加宽敞,明年春天可以交付,春季爱秀时装周可以定在那边发布,正好打一波宣传攻势。

    王林联系了李佳欣,询问香江分场的情况。

    李佳欣说一切顺利,就是叫好不叫座,还是没有人下订单。

    她对王林说道:“公子,是不是哪个环节出了问题?我们宣传到位,服装也时尚,质量也过关,为什么没有人下单呢?这不合理啊!是不是?”

    王林也觉得不合情理。

    按道理来说,两天时间了,总该有下订单吧?

    “衣服在现场卖得怎么样?”王林问道。

    “现场买衣服的人倒是很多,昨天卖出去100多万的服装呢!今天也卖出去60多万了。问题是没有人下订单!”李佳欣一直记着,王林给她的任务是拿订单!

    只有生产订单,才能真正的解开爱秀集团现在的困境。

    20多万人生计,等着这些订单去生产、赚钱。

    王林在香江设立分会场,请了那么多的明星,除了邓俪君等少数几个明星,是因为人情和朋友关系过来助阵的之外,其他明星都是花钱请过来的。

    香江分会场花费的钱,远远高过申城会场。

    如果拿不到订单,那这几百万的经费就全部打了水漂。

    光靠卖衣服,能卖出几个钱来?

    肯定是远远不够的!

    时装周只有几天时间,今天已经是第二天了!

    一单未开啊!

    一向淡定镇静的王林,此刻也开始着急了!

    怎么办?

    问题出在哪里?

    李佳欣柔声说道:“公子,我再跟采购商们好好谈一谈,问问他们为什么不下订单。只有找到原因,我们才能对症下药。”

    王林沉着的道:“好,你先做一个调查,及时反馈给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