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老衲要还俗第二部 一梦黄粱

第88章 方正当官?老赖?

    白月香道:“我听人说,好人做一万件好事,也不见得能成佛,但是恶人做一件好事就能成佛。这跟你说的好像又不他一样啊。”

    方正笑了:“世人多误解罢了。好人做一万件好事的确不见得能成佛,成佛没那么容易。否则漫天的罗汉全成佛了。

    至于恶人做一件好事就成佛,贫僧可从未见过。

    倒是有句话说:放下屠刀立地成佛。”

    白月香道:“对对对,就是这个典故, 你又怎么说?”

    独狼打着哈欠道:“这还用我师父给你解释,我给你说吧。这里的“屠刀”,指的是恶意、恶言、恶行及一切妄想、妄念、迷惑、颠倒、分别、执着。这句话的完整意思就是:放下妄想、分别、执着,就是佛!”

    白月香若有所思:“原来是这样,可是都放下了,还剩下什么呢?”

    方正道:““屠刀”的本质就是“人对自身”的迷惑;人使自我痴迷,并痴迷于自我, 因此人才是成佛的最后一道障碍, 只有超脱了人,舍弃了人,不再是人,才能是佛。”

    独狼嘀咕道:“师父,难怪你有时候特别不是人。”

    方正微微一笑,然后偷偷的在独狼屁股上掐了一个三百六十度旋转掐!

    “嗷呜!”

    独狼疼的眼泪都出来了,直呼:“师父,放下屠刀啊!”

    方正嘿嘿道:“妖孽,闭嘴,为师斩妖除魔!”

    白月香看着这对师徒在那闹腾,也是一阵无语加苦笑,一度怀疑,这和尚到底是不是高僧?还是被高僧附体了。

    一行人正在路上跑着呢,只见一道熟悉的身影拦在了方正的面前。

    正是岭南王景澈。

    景澈恭敬的见礼道:“方正住持,没想到真的是您。之前听人说,见到一白衣僧人入岭南, 我还不信呢。”

    方正老脸一红, 他知道,景澈肯定调查清楚了。

    知道他躺在车前面,阻拦黑车离去的事儿了,至于为啥这么说,八成是为方正的脸面着想。

    不过方正也不在意这些,双手合十:“阿弥陀佛,施主,有事儿?”

    景澈微笑道:“方正住持,似乎一直在渡人啊。既然是渡人,能否帮我渡几个人?”

    方正不解的看着景澈。

    景澈指着眼前的岭南城道:“方正住持,你看这城,可大?”

    方正点头:“不小。”

    景澈道:“岭南城常住人口一百六十万人,是整个岭南地区最大的城市,也是景国最重要的交通枢纽之一,每天往来出入的人数多达几十万之众。”

    方正道:“这和贫僧有什么关系?”

    景澈道:“但是景国是个年轻的国家,底蕴并不深厚。而且太祖也不想学其他国家那般,照搬那一套老旧的律法治国。太祖希望景国能够开创一个全新的时代,带给百姓们真正的安居乐业,平等、自由。而不是像外面那些妖国那般,嘴上喊着仁义道德,实际上全是生意和铜臭。

    正是因为如此,景国没有可参照的国家和律法, 一切都要自己摸索。

    所以,太祖做了一个决定,那就是,除了古律法中除了道德底线的法律保留,其余的全部取消。

    然后在全国设立三十六个立法庭。

    一个全新的案件被处理的完美后,这个处理结果,就会被当做法律来执行。

    以后,再有同样的案件,直接照着叛就行了。

    这就需要这些案件的处理者有着极高的德行才行。

    可惜,岭南郡城面前还没有一个合适的人选。”

    方正道:“你想让贫僧来管理这座城市?”

    景澈道:“不是管理,也不是断案,而是在一些棘手的事情上,给出您认为最正确的处理方法,以供执行者们参考。当然,因为我的存在,您的意见就是律法。”

    方正倒吸一口凉气,他一直都知道,古代的时候以人治国,人在法律之上。

    万万没想到他会有一天来到这样的一个世界里。

    白月香则听的饶有兴趣,低声道:“方正住持,你可以试试。你想帮助的人,这里一定有。而且,你帮一人,法律立下后,传开去,帮助的人就不止一个了。”

    方正深以为然,这么做不仅可以行善事,还能接触到更多的这个社会的形形色色,有助于他的自我修行。

    于是方正道:“阿弥陀佛,施主若是不怕贫僧把事情搞砸了,那贫僧就试试吧。”

    景澈一听,顿时大喜。

    他需要的并不是懂法律的人,他需要的是方正这种纯粹的方外之人,能够站在律法之上,在道的层次上给予一个判断。

    这是目前岭南郡城里的那些人所做不到的。

    方正既然答应了,景澈也不废话,直接就要宴请方正。

    方正拒绝了,表示想去做事的地方看看。

    三十六个立法庭,分别在三十六个郡城当中,代表着三十六个郡城的最高礼法机构。他们的地位非常高,哪怕是景澈也无权过问他们的所作所为。

    但是景澈作为本地的王,而且手段众多,不敢说将立法庭拿捏在手,至少安排一个人进去还是没问题的。

    拿着景澈帮忙办的立法证,从此以后,方正就是立法庭的审理官了。

    可以自由出入任何一个衙门,参与任何一个案件的审理,关键时刻还可以取而代之,定罪判罚。

    这个权力放在人间,那是绝对的生杀大权。

    不过对于方正来说,也只是多了一个更方便他接触更多人的身份而已。

    “方正住持,恭喜升官。”白月香笑嘻嘻的拱手。

    方正白了她一眼。

    白月香道:“既然有了新身份,要不要去衙门看看?看看有没有什么好玩的事情?”

    方正也有些好奇,于是两人直接扔下景澈前往岭南郡,衙门了。

    亮出身份,没人敢阻拦,进了衙门,就听里面有人大声哭喊:“大老爷,这徐四强不是人啊,当初他破产的时候,是我借钱给他的,帮他东山再起的。结果其他起来了,欠我的钱却不还我了,这事儿您不能不管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