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我没想捉妖啊 白菜官

第九十五章 讳疾忌医

    “该死!”

    祸天面浮黑气,极速的奔逃,体内的真元飞速的被腐蚀。

    他万万没有想到,毒圣的真元竟然也有毒!

    真是失策了。

    毒圣这个疯子,真元竟然也有毒,他就不怕控制不住,把他自己给毒死??

    但现在不是抱怨的时候,必须先解毒才行……

    想到此处,他的方向一转,朝着大雪山方向而去。

    半个时辰后,他来到了诸峰环绕的一处院落,看着身下郁郁葱葱的药园,撞破屋顶落到了地上。

    屋子里,正在配药的白发老头猝然一惊:“什么人!”

    祸天眼中红芒闪烁,右手一握,将雪山鬼医吸入了手中,面色阴冷道:“帮我解毒,否则杀你全家!”

    雪山鬼医呵的一笑:“没人能逼我治病,反正我孤家寡人一个,你去杀好了。”

    祸天淡淡道:“若我没记错,你好像还有个弟弟,名叫邓九锡,那我就去杀他全家好了。”

    雪山鬼医脸色一变,盯着祸天道:“你这样抓着我,我是没办法帮你解毒的。”

    祸天松手将他放回地面上,说道:“你只有一个时辰。”

    雪山鬼医悲愤莫名,咬着牙给他把脉,片刻后,微微松一口气,道:“还好,毒气还未侵蚀你的妖丹,只是在不断融化你的真元。”

    “药浴辅助,再用我的鬼门针法加以引导,应该能帮你驱毒。”

    说完架上浴桶,往里添满了水,就要生火。

    祸天屈指一弹,一道火焰游走水中,瞬间将浴桶里的水煮沸,看向雪山鬼医道:“可以了吧。”

    雪山鬼医吃惊的看着在水中游走的火苗,满脸震撼道:“天火?哦,可以了,进去吧,我来配药。”

    祸天纵身一跃,跳进了浴桶之中。

    不多时,二十多味药材陆续放入了浴桶之中,祸天感觉浑身发烫,却有种意外的舒适感。

    随着雪山鬼医一针针接连落下,祸天感觉真元与黑气逐渐的分离,缓缓地破体而出。

    祸天终于松了口气,恢复了以往的从容,微笑着调侃道:“你的医术不错,看起来比吴俊强多了。”

    雪山鬼医脸上露出一丝莫名的笑意,呵呵笑道:“那是当然,毕竟我可是毒圣的正宗传人!”

    祸天闻言一愣,紧跟着发现那股流出体外的黑气,居然带动他体内真元,飞速的流失!

    短短一瞬间,他的真元便减少了三成!

    “喝!”

    祸天强行催动功法,爆喝一声,浴桶当即炸裂,水花迸溅,银针从体内倒射而出,穿透墙壁飞的无影无踪。

    望着眼前依旧笑吟吟的雪山鬼医,祸天脸色阴沉的可怕:“我来找你解毒,也是毒圣的算计。”

    雪山鬼医轻轻点头:“师父他老人家有自信让你中毒,而能为你解毒的,这世上只有区区四人。吴俊你肯定不敢去找,医圣和七师叔恰巧和吴俊在一起,无论怎么想,我都是你的唯一选择。”

    “因此,早在十日前,师父就来找我面授机宜,传了我一套天绝九针,专门用来对付你。”

    “雪山鬼医,竟然是毒圣的弟子,这可真是让人意外。”

    祸天逆行功法,强行稳固住了动荡的真元,眸子里红芒再度闪耀:“只可惜你将毒圣当师父,他却并没有把你当徒弟。他只是利用你来对付我,把你当做了弃子。”

    “为了你日后不再被他利用,就由我来帮你解脱吧!”

    话音落地,万道红光从祸天身上射出,瞬间穿透雪山鬼医身体。

    砰的一声,雪山鬼医当场化作一团血雾,落得个尸骨无存的下场!

    随即,祸天不敢久留,化作一道红光,朝着京城方向而去。

    呵,毒圣终究还是小看了自己,也看错了吴俊。

    不敢去找吴俊?

    只要价钱到位,天底下就没有吴俊不敢治的病人!

    ……

    一场秋雨过后,京城变得有些微寒。

    吴俊找到天风君给她做了个复诊,几针过后,她身上放出的凉风就变成了暖风。

    一群人吹着暖风,吃着橘子,生活充满了惬意。

    片刻后,一竹筐橘子被吃了个干净,吴俊收拾起橘子皮,用凤凰真火烘干,准备做一些“医圣牌化痰陈皮膏”去卖。

    医圣看着他熟练地动作,眼神逐渐由淡定,变成了惊愕,最后变成了惊恐。

    他先是沉默了片刻,随即变得无比气愤:“别人的陈皮膏化痰,你的陈皮膏是化肺啊!”

    小魅魔叉着腰替吴俊反驳:“别管化不化肺,就问你是不是能化痰!”

    医圣感觉心脏有些抽搐,开口道:“再放一些见穿心散吧,试试看能不能综合掉毒性。”

    吴俊眼前一亮,从百宝囊里找出一瓶穿心散,小心翼翼的放入了铁锅里。

    下一瞬,滋滋啦啦的声音响起,粘稠的药膏融穿铁锅,啪嗒一声掉在了地上。

    吴俊:“!!!”

    医圣:“@#¥%¥#@……”

    吴俊愤怒的瞪向医圣:“老爷子,这口锅可是我医圣一脉祖传的宝物!你得赔!”

    医圣回过神来,不甘示弱的回瞪了过去:“我他么就是医圣!”

    吴俊恍然道:“对哦,你就是医圣……”

    医圣感觉被他气得有些脑仁疼,揉了揉太阳穴,转移话题道:“昨晚星辰闪耀,是天帝和人动手了吗?”

    吴俊嗯一声,道:“其实昨晚有三个人用了《太微御极功》,除了天帝,还有两人也动手了。其中一人已经死了,另一人……修为不在天帝之下!”

    说着,他将目光看向了荧康。

    荧康眉头微皱,在脑中搜刮起了记忆,片刻后抬起脸来,说道:“师父,我感觉那人可能是紫薇天君。”

    医圣发出一声惊咦:“紫薇天君?那女人还活着?”

    荧康道:“天地破碎后,她就失去了踪迹,传言都说她死在了浩劫中,但根本没人亲眼见到。我猜她这些年来,可能一直都在人界。”

    赤帝笑语嫣然的看向医圣,开口道:“你应该高兴才对,我记得她当年缠了你很久,不说是形影不离,也能算是如胶似漆吧。”

    医圣翻个白眼:“是呀,当年我……差点就被她抓去填海眼了。”

    吴俊不知从哪抓了一把瓜子,搬着小板凳来到了他跟前坐下,一脸八卦的问道:“当年你对她做了什么,让她这么大怨气?难道你为了赤帝抛弃了她?”

    医圣回忆着道:“那倒没有,当年我就随便和她聊了聊,她就发疯要杀我。”

    吴俊一脸不信的道:“真的吗,我不信。那你都和她说了些什么?”

    医圣淡淡的道:“我就问了她一句,姑娘,你要割痔疮吗?”

    吴俊:“……”

    讳疾忌医,不可取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