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大明第一臣 青史尽成灰

第五百三十一章 一个也没来

    楚汉争雄之时,最后垓下一战,汉军在夜色之中,向着包围圈中的楚兵,唱起了楚地歌声,一夜之间,人心离散,兵马溃逃,堂堂楚霸王,走投无路,只能自刎身亡。

    这一段在戏曲当中,不断被演绎,甚至将悲歌散楚的功劳放在了张良身上。

    说是汉军虽然包围楚军,但是久战不下,且被项羽杀死了许多兵将,没有办法的韩信只能请张良想办法。

    结果张良乔装改扮,混入了楚军,从鸡鸣山到九里山,以洞箫做歌,吹散了霸王八千子弟兵。

    坦白讲,这段故事的精彩程度,丝毫不比三国的空城计差……一个是故作镇定,弹琴退敌,一个是以箫声破敌。

    似乎真应该让罗贯中多辛苦辛苦,好好码字,多创造几个名著出来,不然的话,就把他关在小黑屋里面。

    只有馒头和清水,写够一万字,才有吃的,写够两万字,才准许出来放风……

    这个办法不错,可以等彻底解决了张士诚,就立刻落实。

    吴大头的手里,抱着琵琶,旁边的搭档,手里是三弦儿。

    和他们类似的搭档,还有十几对,大家伙怀抱着乐器,严阵以待。

    吴大头很认真盯着大家伙,训示道:“过去俺总是跟大家伙讲,咱们是兵,手里的乐器就是武器。你们当中,或许有人不信。可是到了今天,我希望你们打起精神来,咱们的对面,是几万精兵,咱们只有三四十人。看起来是悬殊无比,咱们没有半点胜算。”

    “但是我要告诉你们大家伙,咱们的背后,是大明朝,是无数的黎民百姓。我们是替天行道,顺应大潮……所以我们必胜!”

    “听从命令,立刻奔赴前线!”

    ……

    战前动员结束,在黄昏时分,有士兵护送着这些艺人,接近张士诚的军营。

    从四面八方,形成了包围之势。

    只等着一声令下,就开始评弹攻势。

    而在另一边,张士诚也经过紧张商议,派遣两个兄弟,前来军营,动员兵马,准备在夜半三更,突然杀到张希孟的住处,将他诛杀。

    张士诚更是翻出了好几年没穿的铠甲,套在了身上。

    只是张士诚发福的厉害,硕大的腰身,弄得铠甲很不合适,肚子里跟顶了个球似的。

    不管这些了,只要能杀张希孟就好!

    张士诚手里紧握着长刀,发狠切齿道。

    他觉得光是自己还不够,如果抓到了张希孟,先别急着杀。

    要把苏州城所有的大户叫来,让他们一起动手。

    凡是愿意戳张希孟一刀的,才算是自己人,不戳这一刀,就代表不是一条心,就让他跟张希孟一起死。

    自此之后,苏州城万众一心,就算朱元璋举倾国之兵过来,也能一战!

    在刑场上,张希孟给自己的惶恐,要十倍,百倍还回去!

    两边都在积极筹备,张士诚靠的是上面的将领和大户,明军靠的是底层士兵,双方的较量,从一更天左右开始了。

    首先发动的是一处粮站。

    张士诚宣布归降,自然没法继续当土皇帝,在他们的军营周围,设立粮站,发放粮饷,清点数目,这是张士诚没法拒绝的。

    这个粮站深入军营,距离中军也不算太远。

    夜色四合之后,凄凉的琵琶声,随即响起,不久之后,又有三弦加入其中,凄凄凉凉,悲悲惨惨,飘到了军营里面。

    不少兵卒都被吸引,侧耳倾听。

    尤其是苏州本地的士兵,听到了熟悉的弹词唱腔,更是亲切无比。

    忍不住走了出去,翘首观望。

    一个又一个的士兵,走出了帐篷,站在月下,耳边听着弹词,渐渐的,有人鼻子发酸。

    “……身上无衣,腹中无食,爹娘沿街乞讨,姊妹作坊苦工……”

    唱的不就是他们的处境吗?

    别看是张士诚的心腹,该有的吃空饷,喝兵血,一样不少……甚至正因为顶着精锐的名头,就要比别人凶悍残忍。

    进了这个门,就不许出去。

    逼着士兵,誓死效忠张士诚,稍有不如意,就刑罚兵卒,甚至干脆毒打致死,用血淋淋的生命,威胁其他人。

    以恐怖的手段,维持着掌控力。

    许多将领都坚信,一支兵马想要强大,就必须嗜血……平时就要吓唬住他们,到了战场上,才能听从命令,不至于溃败。

    也不知道从哪里学来的兵法,反正军中上下,都是这种想法。

    什么体恤士卒,上下同心。

    这都是不存在的。

    笑话,咱是王爷麾下,不管正什么旗的,反正不是你们这些大头兵能比!

    跟你们一条心,你们也配!

    很显然,在张士诚的麾下,将领和士兵,完全就是两个世界,双方矛盾尖锐,势同水火。

    这段时间以来,明军调兵遣将,摆出横扫苏松两地的架势。

    这些士兵陷入了前所未有的惶恐之中……城中粮价暴涨十倍,父母妻儿,口中无食,身上无衣,嗷嗷待哺,凄惨悲凉。

    他们虽然多给了一倍的饷银,但是却没法抵消十倍的粮价。

    想要多要些粮食,有好几个带头的士兵,都遭到了毒打,还有人丧命。

    领头的将领告诉他们,想要粮食很容易,打败了明军,要多少有多少。

    士兵们没有办法,只能忍耐着。

    可是很快情况变了,张士诚开始和明军议和,谈来谈去,决定纳土归降。

    坦白讲,听到这个消息,士兵竟然是喜极而泣,觉得总算有了活路。甚至有些将士听说过大明的政策。

    就在军中和大家伙介绍。

    有田种,吃得饱,军中将士都一样,不会殴打,不会欺负普通士卒。甚至会教士兵认字,让上了年纪的老兵解甲归田,回乡担任书吏……凡此种种,听起来就跟另一个世界,简直不要太美好。

    或许我们也有机会享受到。

    可就在幻想美好未来的时候,突然有了消息传下来。

    上面告诉他们,备好刀剑,严阵以待,不许私自离开军营,一切听从号令。

    虽然没有明说,但是以多年的经验,都能猜到一些东西,准是又有大事发生。

    准备干什么?

    不会又要叛变大明吧?

    这个张士诚还真是反复无常,十足的小人。

    要真是反叛,还能有种种待遇吗?

    只怕是不行了。

    不但没有,还要被明军围攻,杀戮,大家伙都要跟着张士诚送死!

    人心惶惶,焦躁不安。

    但是多年来被残酷手段压抑,士兵颤栗惶恐,没法一下子甩掉,只敢怒,不敢言。

    就在这时候,夜色当中,评弹声声,借着夜风,吹入了军营。

    唱的是大家伙的穷苦生活,艰难维系。

    父母妻儿,终日饥寒交迫。

    自己手持兵器,抗拒天兵,生死不知。

    一家人,恰如湖上浮萍,任凭吹打,各自东西。

    呜呼哀哉,好不可怜。

    归附大明,放下刀枪,共享太平,同耕田亩,富足安康,其乐融融……

    切莫犯错,立刻离军,回转家中,白发双亲盼儿童。

    红颜妻子盼丈夫,庆团圆,其乐融融。

    大致的歌词,配上评弹唱腔,伴着三弦、琵琶……通过几十张嘴,从四面八方,向着军营飘了进来。

    恍惚之间,仿佛到处都是歌声,到处都是明军。

    他们已经陷入了重围。

    完了!

    还没等反叛,明军已经到了!

    怎么半?

    快点跑吧!

    承受不住的士兵,开始了逃跑,他们仓皇离开军营,逃入夜色当中,外面早有准备好的明军,接收了这些士兵之后,立刻安抚他们,让他们不要害怕。

    随即带着他们,又返了回来。

    趁着唱戏的空闲,朝着军营之中,大声呐喊,招呼里面的人,快出来吧!

    不要继续给张士诚卖命了。

    替他死了,根本不值得!

    就这样,评弹配着劝降,劝降夹杂着评弹。

    隐约还有许多父老乡亲,也加入其中,一起发起攻势。

    整个军营,数以万计的士兵,就犹如三峡泄洪,不断有人往外面跑。

    今天的吴大头,格外兴奋。

    他加入明军这么多年,自然是不乏巅峰时刻,什么单人破城,轻松出牢,早就被传成了段子,搬上舞台。

    可那些都不如今天,他以几十艺人,大破数万精兵。

    简直可以载入史册。

    他兴奋地拨弄琵琶,一遍又一遍。

    卖力演唱,额头上冒出了一层细腻的汗水,一颗心扑通扑通乱跳。

    其余的人员,估计比吴大头还要兴奋,对他们来说,这就是人生巅峰,就是可以吹嘘一辈子的伟大事迹。

    加把劲儿,张士诚就要完蛋了!

    军营当中,那些将领已经意识到了不对劲儿,可现在还没到约定的时间,不是三更天,突然杀出去,会不会惊动明军?反而给自己招来大祸。

    可要是不出去,等到三更天,怕是人都跑光了,就真的一个人也拉不出来了。

    到底要怎么办才好?

    军营里面乱成一团,无所适从……随着时间越来越临近,张士诚骑上了战马,提着长刀,咬牙切齿,憧憬着杀死张希孟的美好幻想,冲了出来。

    他一马当先,带着五百名护卫,先杀向张希孟的住处,只等着大队人马到来,互相配合,就可以得手。

    只是等张士诚出现,他预想中的兵马非但没有出现,反而是张希孟的住处门户打开,密匝匝的弓箭手,火铳手,齐齐对准了张士诚。

    回头看去,竟然一个援军都没有来,全都鸽了……

    此刻的张希孟,正在温暖的被窝里睡得香甜,有什么事情,明天早上再说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