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大明第一臣 青史尽成灰

第七百六十二章 高招

    毫无根基的孙炎,突然脱颖而出,登上相位。

    众人在短暂吃惊之后,更想看热闹,谁知道他能干几天?一年?还是半年?

    要不咱们开个盘,欢迎大家伙下注,看看谁能猜得准。无论如何,大家也不会觉得能超过一年。

    没法子,这个倒霉位置,实在是太难坐了。

    眼下的大明,就是诸神齐聚,李善长虽然罢官,但是他用的旧人尚在。

    张希孟不再管具体的事情,但是他的门生弟子,遍及朝野,甚至这一次罢免李善长,这些人就出了大力气。

    而且老朱尚在,天子高居九重,虽然这一次太子驱逐了李善长,初步树立权威,但是大家伙都公认的,只要老朱尚在,就有一言九鼎的权柄。

    提到了朱标,这位监国太子以不可思议的方式,解决了李善长,接下来他要怎么处理朝政,人们也说不好。

    除此之外,就是徐达统御的御史台,还有背后的勋贵武人,他们又是什么想法,更没人说得准!

    反正上面有天子,太子,下面有张相人马,李相人马,旁边还有勋贵武臣,待时而动。

    试问一个小小的孙炎,能得罪哪一方?

    只要一个处理不妥,他就可以滚蛋了,绝对没有侥幸。

    甚至有人还预测,孙炎只是暂时拿来充数的,等陛下和张太师谈妥了,就会有新的人选。

    总而言之,无一例外,都不看好孙炎。

    他这一次拜相,甚至都没有人来道贺。

    面对此情此景,孙炎也是一声长叹,无可奈何。我就这么不招人待见?孙炎盘算了再三,他先召开一场会议……包括中书省,门下省,御史台,翰林院。

    各方齐集一堂,孙炎的主题也很简单,就是让大家伙畅所欲言,看看接下来要怎么办……孙炎摆出了一副虚心求教的态度,效果还算是不错,各方都畅所欲言,毫不顾忌。

    这也是李善长在位的时候,很难做到的。

    毕竟老李很多事情,都已经有了定见,召集大家伙过来,就是走个过场,你要是猜不透老李的心思,没准还会倒霉。

    可孙炎不一样,他人畜无害,想说什么,就说什么。

    因此众人都敞开了谈论,有人提出吏治的问题,现在是左相,右相,一起空缺,孙炎执掌中书,门下此刻还缺一位宰相。

    是递补新的宰相,还是另外安排……中书、门下,应该怎么分工?

    这问题孙炎只能咧嘴,我要是有那么大权柄,还用得着听你们的吗?

    不过虽然他没法解决,但是孙炎依旧老老实实,记在了小本上。

    随后徐达提出了一个问题,各地仓场的亏空怎么办?

    李善长罢相,就是因为监督不严,用人不当,现在新相上任,该拿出对策才是。

    孙炎打起精神,立刻告诉徐达,原来的清查,还要继续,而且要严查,如果还有问题,绝不姑息养奸。

    孙炎甚至表示,可以从山东开始,有差错,他愿意负责。

    他的这个表态,还是得到了不少人的赞许,至少有点以身作则的气象。

    可接下来一些老生常谈的事情,让孙炎脑壳疼,主要是财政的亏空,各地赈灾,还有地方的教育,黄河治理,漕运,海运……

    一天会议下来,孙炎只觉得手都不会动了。

    这也太凶险了,你们把我当成什么人了?

    神仙降世吗?

    这些破事,张希孟在京城,没有主意,只能出去讲学,李善长也解决不了,还把官位都丢了。

    我孙炎何德何能,居然能解决这些事情?

    你们是太高估我的本事,还是想看我的哈哈笑?

    孙炎一连忙活了好几天,也没有什么头绪。

    但偏偏这时候朱标请他过去,议论政务。

    孙炎死的心都有了。

    殿下,要不你再想想,还有别人吗?

    朱标没有客气,“现在朝政一团乱麻,李相去职以后,朝廷上下,都混乱一团,孙相,你要拿出方略才是。”

    孙相?

    我不是叫孙炎吗?

    他愣了片刻,这才意识到,自己已经是中书丞相了。

    身份变化太大,一时适应不过来。

    殿下问自己办法?

    有什么办法?

    朝廷重要人事,他管不了,清查府库,也不是他能左右的……可以说朱标关心的事情,他一样也解决不了。

    东宫大殿,陷入诡异的沉默,汗水从孙炎的鬓角流下,多少有点尴尬,必须找个事情才行。

    “那个……殿下,臣,臣琢磨着,陛下已经下旨征讨倭国,为什么应天还有不少倭国人在?”孙炎急中生智,想起了这件事。

    朱标一怔,你问我啊?

    他长叹一声,“这事情毛贵毛尚书提到过,原本他的意思是将外面人员往来,都纳入外务部,可李相公觉得上国自古好客,来去不禁,因此只需外务部管理使者,不许干涉商贾往来。你说的那些人,应该是倭商!”

    这下子孙炎长出一口气,总算有主意了。

    “殿下,臣在山东的时候,曾经巡视海防,击退数次倭寇来犯,还俘虏了不少倭寇。根据臣的了解,这些倭商一旦到了海上,拿起兵器,就是倭寇。抢掠船只,甚至登陆之后,祸害百姓,都是有的。而且他们能出海经商,背后都有大人物撑腰,如果非要把他们区分开,也很困难。”

    朱标略微一怔,“也有这么一说,那孙相以为如何?”

    “驱逐!”孙炎来了精神,“殿下,自从大明立国以来,沿海倭患不断,百姓饱受抢掠之苦。黎民苦痛,常在我心。臣以为朝廷务必拿出强硬的措施,彻底解决倭患,还百姓一个太平。这第一步,就是尽数驱逐倭国商贾,让他们滚出大明。”

    朱标心头一动,连忙道:“孙相,咱们现在和倭国通商,以丝绸等物,换取倭国金银,其实我们是赚钱的,填补户部亏空。你现在禁绝贸易,久之必定伤损大明啊!”

    孙炎摇头,“殿下,臣以为不然。既然陛下决定讨伐倭国,这便是大明上下的决断,生意上的损失,以后可以弥补,甚至还能赚得更多。但是在当下,我们必须忍受一些损失,上下一心,征讨倭国,而不能犹犹豫豫,坐失良机。”

    孙炎这套话语,让朱标颇为震动。

    其实孙炎提出了个一个很好的问题,一旦成为大明的敌人,能不能做生意呢?有人或许觉得,有赚干嘛不做?

    你们打你们的,我们挣我们的。

    可孙炎却认为,要是对外用兵,必是上下一心,各种手段齐出,没道理那边打仗,这边还继续生意往来,这说不过去!

    朱标思量再三,终于点头,“孙相,此事就按你的意思办吧!”

    从东宫出来,孙炎长出了口气。

    我的娘啊,可算是有事可做了。

    说实话,孙炎真没想太多,他单纯就想找点事情,以此破局。

    都说新官上任三把火,他这个新相,要是连一把火都点不着,确实如别人的看法一样,他该滚蛋了。

    只不过万般事情,都不是那么好做的。

    他能力威望,全都不够,勉强去做,也只能把自己搭进去。

    没有办法,只能委屈委屈倭商了!

    孙炎把自己的决定公布出去……出乎预料,整个朝堂,都是一片支持之声,原本针锋相对的各方,全都赞同,至少也不反对。

    孙炎都懵了,这招这么好使吗?

    既然如此,那就甩开膀子,狠狠干吧!

    孙炎一声令下,封了市舶司,随后散出去兵马,沿海,长江,各地会馆,反正有倭商的地方,就别放过。

    短短时间里,明朝这边,一共抓起来五百多名倭商。

    瞬间人心振奋,称赞孙相手段霹雳,报纸上,连篇累牍,甚至有人称孙炎,是心怀百姓的国之良相……

    我的老天爷啊!

    什么时候给我这么高的评价了?

    真是受宠若惊。

    孙炎还不算糊涂,他也咂摸出滋味来了,对倭国用兵,在张希孟这一派,是对外开拓,重塑华夏秩序,自然要大力支持。

    徐达这些勋贵,那就不用说了,天下承平日久,急需开疆拓土,建功立业。

    借倭寇人头,铸我功业。

    至于李善长的故旧,这些人虽然不太愿意打仗,但是在当下,折腾倭寇,总比折腾他们来得好。

    唯一说起来,有些意见的就是那些出口贸易的商人,不过经过一番沟通,这帮人几乎一夜变脸,反而成了最支持用兵的。

    孙炎提出了两件事,正中商人心坎。

    其一,大明的货物,要用大明的船只……也就是说,鼓励发展大明的商船队,主动开辟海外航路。

    生产的货物,自己运输,利润全都归自己。

    其二,孙炎认为倭国只是以土产金银,换取大明的货物……他们应该打开国门,准许粮食贸易,甚至同意向大明提供劳力。还有大明货物进入倭国之后,面对高额的抽成,这也要解决。

    总而言之,咱们大明不能只是生产物美价廉的商品,还要主导贸易航路,制定贸易规则!

    试问这么通情达理的孙相公,商人如何不支持啊?

    就这样,孙炎几乎以所有人都想不到的方式,站稳了脚跟,有了自己的基本盘。不过孙炎也不傻,牛皮已经吹出去了,能不能成,还要看将士们的本事。

    万一打输了,他也完了。

    因此孙炎立刻给张希孟写了一封信,询问昔日的老板,到底能不能打赢,您倒是说句话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