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求求你出道吧 旋转蘑菇木偶

第611章:时代之王

    杨导想解释:“其实,我们只是为了节目效果……”

    苏野摆手:“不用解释,我自己就是个做综艺节目的,我能不懂?这个节目本该是个正能量的节目,结果你们的所作所为恰恰相反,以至于落得现在这样的下场,怪谁?”

    杨导:“可一开始收视率挺不错的啊!尤其是你那几期。”

    苏野笑了起来:“别拿我说事儿,没有你们节目我也能火,你自己明白。你知道你的节目最致命的硬伤是什么吗?”

    杨导挠头:“是什么?”

    苏野:“搞错了主次!除了我那几期,你们每次都拿城里孩子当主人公,农村孩子就是衬托和摆设,这是大错特错。你难道不知道吗?全国绝大多数人都是农村走出来的,他们天然带入的可不是城里人!你说,你这节目不扑街,谁扑街?”

    杨书原恍然大悟。

    其实这档节目一开始争议就很大,只是在那个年代,争议就是话题就是流量,所以这节目才能做下来。

    随着时代的发展,智能手机的普及,广大网友们拥有了自己的发声渠道之后,可不再惯着他们,该怎么喷就怎么喷。

    喷得有理有据。

    长此以往,《变形日记》已经不是收视率好不好的问题了,连生存都很难了。

    苏野的意思很简单,就像小镇做题家事件一样,你不能吸着人家的血,还嘲讽鄙视人家,这年头网友们都是有文化的。

    《变形日记》也一样,这节目就是靠农村火的,但是他们在节目里反复丑化农村环境,不停弱化和工具化农村主人公。

    杨书原挠头:“道理我都懂,可该怎么做呢?”

    苏野笑道:“很简单,收起你们拙劣的剧本。不要再送农村孩子去城市里做哪些虚情假意的秀,不要给观众看城里父母名为关心孩子实则炫富的傻逼行为。直接把城里孩子丢到艰苦的农村改造就行了,每家发一个城里娃,让他们跟农村孩子一起上学、干活。不就可以了吗?”

    杨书原:“可是……这样一来,会不会反差感没那么强?”

    苏野:“你要个屁的反差感?这节目叫变形日记,谁变形?城里娃,农村孩子需要变形吗?把城里娃往狠了虐就完事儿了!”

    杨书原陷入了沉思。

    苏野:“录节目的同时,顺带做点公益慈善,别跟周扒皮一样只知道赚钱。”

    该说的苏野已经说了,想不想得通就是他们的问题了。

    杨书原道谢后,下了楼去继续只会特别节目的录制。

    这期节目更像是一个嘉年华,因为苏野、冷觅安的人气高,落魄的《变形日记》想蹭蹭热度而已,只要有苏野在,节目收视量就有保障。

    苏野没有马上下楼,而是又更了一章《冰与火之歌》。

    瞬间炸出一群老书友:

    “呸!狗!”

    “八个月了,终于又更新了……”

    “有生之年系列!”

    “你特么生娃去了吗?断更这么久?”

    “红白大神,求你专心写书吧,拿出写前几本书的冲劲来。”

    “估计是赚够了钱,享受生活了。”

    “听说《三体》要拿奖了?”

    “什么奖?国内那些主流奖项会颁发给网文?搞笑!”

    “是米国的什么星云奖。”

    “《三体》在米国卖爆了!星云奖是科幻的诺贝利奖。”

    “狗赶去领吗?”

    “最好是去,我们正好看看那货长啥样,然后……”

    “人肉他!”

    “组团上门抱菊……”

    苏野很享受这些读者的赞美,并友好地跟他们互动:“略略略~”

    事实上,苏野确实收到了去米国领奖的邀请,但他还没决定去不去,去的话就会暴露身份。

    不去的话,又没办法装逼。

    编辑休休看到苏野在线,立刻发来几段消息:

    “在啊?你要去领奖吗?”

    “刚刚更新了《冰与火之歌》?正在看,这本要签约吗?”

    “喂?”

    “红白大老?”

    “苏野你别装死啊!在就吱一声!”

    苏野回复:“吱~”

    然后,合上电脑下楼去了。

    树哥正在做饭,张承在烧火,李俊哲在切菜,也不知道是为了在节目里挣表现还是太畏惧树哥。

    相比之下,三杰就有追求多了,他们跑到后院悄咪咪做手工去了。

    树哥教了他们许多技巧,这几年的师父也不是白当的,树哥挺喜欢这三个灾舅子的。跟苏野不同,苏野一点都不像苏树,但这三个却跟他神似,尤其是那他们的气质……

    表情迷离,眼神飘忽。

    所以,树哥没有藏私,木工、竹艺、电焊、缝纫……都有所传授,三杰虽然都是富二代,但对这些技艺很感兴趣。

    下午的时候,树哥熘着张承和李俊哲去掰玉米,这期特别节目,还是虐他们。

    苏野也去,但树哥并不会让他参与劳动,苏野在山坡上刨野地瓜。

    安安就更不可以干活儿了,树哥带了一大盒蚊香出来,安安撑伞坐在哪里,他就把蚊香点在哪里。

    树哥是爱屋及乌,但也不全是。

    他做梦都想有个女儿,可何莎莎生了两个瓜娃子,所以,他对准儿媳冷觅安就更加稀罕了。

    张承和李俊哲干活干得汗流浃背,好不容易将玉米棒子装满骡姐的竹篓,王德否却不走。

    张承去拍驴屁股,又被一蹶子干翻了。

    李俊哲如四年前一样,在一旁求王德否,奈何骡姐现在在蘑孤屋红了,根本不鸟他。

    彭

    陌生又熟悉的声音响起了。

    正在喂冷觅安吃地瓜的苏野,蹭一下跳起来:“树哥又……”

    树哥正在不远处电蚊香,也是一脸茫然。

    不是树哥?

    那是谁?

    苏野有点费解,和树哥四目相对。

    电光闪过。

    察

    “是那三个灾舅子?!”

    树哥和小野异口同声叫出声,然后拔腿就朝枪响的方向跑去。

    搞了半天,他们这几天一有空就钻后院工房,原来是在搞这玩意儿啊!

    几分钟后,那个熟悉又陌生的土湾里,三杰被一头雄性野猪追得哭天喊地,彪哥更是裤子都被撩掉了,满屁股的血。

    苏野冲在最前面,树哥紧随其后。

    在后面是节目组的摄像师,嗯,有经验的老摄像师,当年拍树哥喊向我开枪那位。

    近了,苏野跳到路边的稻草剁上扯下两捆干草,树哥非常默契地送上点燃了火的打火机。

    父子二人各拿着一把燃烧的干草走下去,三杰看到了主心骨,鬼叫着跑了过来。

    “师父!”

    “野少~”

    “呜呜呜呜……skr!”

    野猪怕光,也怕火。

    两堆火在山坡上熊熊燃烧,野猪放弃了继续追击三杰,犹豫了一下,转身逃了。

    树哥拿过毕归元手里的烧火棍,直皱眉,因为这仨偷偷捣鼓出来的火药枪,竟然炸膛了,太给老子丢人了!

    啪!

    树哥一巴掌扇过去:“哪个告诉你们铝合金管可以做枪管的?”

    毕归元捂着脸,指着林弯。

    啪!

    树哥怒道:“你特么脑壳有乒乓!是你做的枪?”

    林弯捂着脸,指了指柳彪。

    啪!

    苏野帮树哥抽了一巴掌。

    树哥:“你会不会做?愣个丑……武器的颜值就是战斗力,晓得不?还有,打野猪用铁砂是不行的,必须要用钢珠。火药枪威力也不够,我上次试过了。要打,只能做土炮……咳咳!小野我晓得,老汉儿是不会做了,我现在是遵纪守法的文明公民。”

    三杰各自伤势都不轻,但也没残,苏野根本不可怜他们。

    树哥摸出了电话:“歪?妖妖灵吗?对,我是树……我没干啥子,真的没有!是我发现有三个日龙包做了火药枪打野猪,对,在我家。要得,你们赶紧过来,路上注意安全哈!”

    歪儿啦歪儿啦……

    不多久,张队又来了,带走了三杰。

    三杰也很勇敢,终于我们也要去踩缝纫机了,不愧是树哥的亲徒弟啊,还有点小激动呢……

    节目组也都走了,录到又打野猪,就足够火一把了。

    ……

    7月26日。

    苏野和冷觅安从米国乘飞机回国,蜀都机场被粉丝、书友和媒体们围了个水泄不通。

    他的粉丝们是来庆贺狂欢的,没想到大名鼎鼎的网文大神“红伞伞白杆杆”就是苏野,怪不得他的作品版权都给了苏野公司运作。

    书友们是来举横幅抗议的,最前面一条横幅是:“红白老狗快更新,苏野出道一生黑!”

    媒体们就简单了,来采访拍照的,《三体》获得星云奖这件事虽然很值得骄傲,但苏野就是红白大神这件事更是离奇。

    不仅仅是国内,全世界的媒体都聚焦到了苏野身上,苏野的文艺作品在国外火的不多,但书是真的火。

    虽然有机场保安的全力维护,但苏野还是挤不出机场,现场太混乱了。

    苏野从保安手里拿过喇叭,喊道:“谢谢大家的热情,既然你们让我出不了机场,那就别怪我整骚操作了!现在我就买票,去深川拍《美人鱼》!再见了各位!”

    说完,他把喇叭还给保安,给保安签了个名,拿出手机订票。

    冷觅安在一旁打电话,女总裁的角色她已经很熟了,在她的指挥调度下,三天之内,剧组雏形就能出来,先拍别墅的戏的话,问题不大。

    说到做到,苏野还真就不出机场了,直接飞去了深川。

    半年后,《美人鱼》在春节档直接起飞,票房再创新高来到了六十亿。

    苏野也成为第一个票房破百亿的导演,仅仅只用了三部电影。

    综艺、电视和音乐方面,苏野也没有放下脚步,每年都有拿得出手的成绩,小说……还是半年更,但早已封神了。

    整个文艺界,在野野面前瑟瑟发抖。

    他是这个时代的王。

    (全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