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开局赠送天生神力 金边野草

第四百五十五章 存在

    真正兽潮来临时,实力若没有强到引发质变,面对纷至沓来的凶勐山兽,强弱其实区别不大。

    尤其是想要护持某人之时。

    此时兽潮中的这一支队伍便是如此。

    一共十余人,最弱的都是半步宗师武夫,宗师也有数位,领头人更是位大宗师,阵容可以说是极为豪华。

    若不是为了护持队伍中的少男少女,他们早便冲出了兽潮。

    毕竟大宗师武夫,已经算顶尖层次的高手。

    “王统领,还有多久冲出了,再拖延下去,若是灵台山那边战斗真正打响,即便是此处,怕也不安全!”人群中,少男俊朗的面容上多出了些不安,低声问道。

    其身旁的女孩明显是作为附庸,一听此话,直接花容失色,身子都好似软了,半倚在少男身上。

    女孩样貌俏丽,皮肤白皙,五官精致,胸前起伏更是惊人,此时小脸煞白,身子摇晃,尽显可伶之意。

    或许这也是为何少男即使在这兽潮关头,也不放弃其的原因。

    “公子稍安勿躁,虽然我等错过了最佳突袭时机,但有卑职在,必能保证公子的安全。”

    听到此话,队伍里唯一的大宗师,一名手持斩马刀的美髯大汉,一刀砍翻一只马兽后,沉声宽慰道。

    声音沉稳有力,给人极大的安全感。

    这是他职业所致。作为灵妙城周胜军守备,除却过人的实力外,更需要举止言谈威严得当,使人信服。

    “如此便多谢王统领了,此次是璇玑过失,待回到侯府,璇玑必有厚报,当然,也包括诸位。”

    少男眼中担忧少了些许,学着族中大人语气,有模有样地说道。

    “愿为公子效死!”队伍中其余护卫闻言,顿时气势一正,沉声应道。

    少男见此,松开揽过身旁女孩腰肢手,躬身道谢,略微自得。

    心道原来驭下之道也不难嘛。

    他名为玉璇玑,正是玉侯府之人,不过不是嫡系,只是旁系。但其父比较给力,在侯府里身居高位,因此自身待遇并不差于嫡系子弟。

    这也是其为何能被派到灵妙城担任掌旗使,镀金攒阅历原因。

    只是在不久前,玩鹰弄鸟的时间一去不复返。

    他突然得到族中消息,灵妙城将遭大难,灵台宗将遭变数,勒令他及时离去。

    没过多久,灵妙城朝廷中,稍微有关系些的高层,便开始分散,于兽潮来临前,提前离去。

    只是他当时没放在心上,与身旁玩伴疯狂玩耍了两天两夜,结果错过了最佳离开时间。

    即使有王统领护持,外加忠诚可靠的护卫,于灵妙城到这,一路上也损失惨重。

    若是传言确实,灵台宗那边大战打响,他们还没离开,那才是真正的惨了。

    “咦!那边有人?!这手段,是个高手!”忽然,护在玉璇玑身旁的王统领双眼微眯,看向兽潮前方,低声提醒道。

    作为自在天境大宗师,神意凝聚后,可天人交感,五感得到极大提升。

    只是如今在纷乱的兽潮中,感知被蒙蔽,受到了不少削弱。

    只见在他的指引下,众人望去。

    远处兽潮中央,一道黑色袈裟的男子在急速移动,速度可谓是极快。

    即使远远望去,也只能看见一条轨迹。

    其明明没怎么动手,前方挡路的山兽便自动炸开,跌落倒飞至两旁,或者直接僵直不动,让出道来。

    即使到达兽潮中心处,面对四面八方涌来的兽类,也不见其慌乱。

    短短十数息,便前进了数百米,完全不见任何迟滞,可以说强悍无比。

    “这衣着打扮,灵台宗人?这个实力,应该不是大宗师,起码也是宗师三关高手!”王统领仔细观察了下,语气郑重了不少。

    灵台宗这种大宗大派出身的弟子,可不像外界的垃圾游侠儿武夫。

    对于后者,几乎能一个打两个,甚至跨境征伐也不少见。

    换言之,即使是他与之对上,怕也只能仗着境界镇压。

    “灵台宗人?灵台宗都要遭难了,其还在外面逛?能认出是谁吗?”玉璇玑问道。

    宗师境界,即使在灵台宗也能位列真传,算是有名有姓。

    “认不出,其脸上有遮蔽物。”王统领摇头。

    “罢了,是谁也不重要。”玉璇玑跃跃欲试,“既然灵台宗覆灭已成定局,王统领你上前报我的名号,看看能不能将其收服,嗯,不行报玉侯府名号也行,叔父他们不会怪我,

    毕竟我这是在挽救淮州英才,宗师境界,与其回去送死,倒不如跟在我身边做事,留待有用之身。”

    “这……是。”王统领看着速度极快,已至他们十余米外的人影,点点头。

    脚尖一点,消失在原地。

    此人自然是一路疾行,希望赶紧回宗的林末。

    他同样注意到玉璇玑一行人,不过并没有在意。

    灵妙城遭难,没有谁有义务与其共存亡,因此外逃之人,可谓是太多了。

    至于队伍中的宗师,大宗师,在他看来也不过是大点的蚂蚁,他扫了一眼,不是熟人,便懒得理会。

    只是他没想到的是,前方突然有人拦路。

    “这位灵台宗的大师请留步!在下灵妙城守备王铁虎。”王统领几步跨到林末不远处,沉声说道。

    “灵妙城守备?你好,我还有事,如今宗门有恙,在下还需回宗,请见谅。”林末点点头,快速说完,便越过对方。

    完全没有准备停留的意思。

    待到王铁虎反应过来时,他与林末位置刚好平行。

    他略微皱眉,立即转身,“大师,我等是玉侯府之人,此番兽潮大难,你若与我们一起,来日必有厚报!”王铁虎直接抬出玉侯府的牌子。

    只是……一片沉默。

    前方的身影速度越来越快,好似懒得理会。

    见此,王铁虎怒,以他的身份实力,被人这般无视,还是几十年刚练武时的事,可想起玉璇玑的话语,终究忍住,继续沉声道:

    “阁下如此匆忙又有何用?贵宗如今结局已经注定,你回去也不过是送死,倒不如跟着我们离去,留待有用之身,以延续宗门!”

    话语刚落,前方已至数十米外的身影,忽地停下,紧接着消失不见。

    “你什么意思?!”

    下一刻,林末忽然出现在王铁虎身前,原本平静的语气出现波澜。

    “注定的结局,什么结局?”

    王铁虎听闻,脸上终于露出笑容:

    “如今千羽界来人,已将灵台山围住,据闻出动之人实力很强,更带有道祖至宝,虽然很不甘,但不得不承认,如今的灵台宗完全无法抵抗。”

    “所以阁下如今与其赶回去送死,不如随我等先行撤离,我等是玉侯府之人,回归后可禀告玉侯,说不得以后有机会,为贵宗报仇。”王铁壶沉声宽慰道,声音温厚,给人安全感。

    “……”林末沉默了,认真看了眼王铁虎,以及队伍里的玉璇玑。

    对方见他眼神,甚至还微笑点头示意。

    这个强悍的阵容,偏偏带着这样的垃圾,足可见对方身份应该没有问题。

    这样一来,对方话语,又多了几分可信度。

    只是,千羽界来敌……

    偏偏在宗内高手去找什么遗迹,偏偏在大多数弟子下山,前往四通郡助拳时来,这怎么看怎么不对劲!

    “你可知千羽界来人是何身份?”林末略微平息心神,低沉的声音继续问道。

    “身份?”王铁虎皱眉,看向玉璇玑。

    后者轻轻点头。

    “阁下,不瞒你说,此番来人实力对应真君,手持道祖法宝的真君!”他这才笑道,一边说,一边摇头。“你问这么……”

    彭!

    话音未落。王铁虎轰间被一只大手拽住脖子,窒息感传来,身子直接一轻,双脚离地。整个人被提拉在空中。

    一股强悍的意劲入体,瞬息冲破了他的护体意劲。

    呜呜呜……

    王铁虎两只手抓着身前的大手,脸色惨白,额头上青筋暴起,想要呼吸,却只得发出难听的呜咽。

    身后的玉璇玑等人这才反应过来,只是还未说话,只觉浑身失去力气,眼前更是发花,周遭的一切都在扭曲模湖。

    一下子尽数倒地不起。

    “来人是谁?”

    林末俯下身子,黑色的双眼再度泛起血色,满是冰冷的杀意。

    手中力气松了些。

    如释重负。

    王铁虎一下子缓了过来,大口大口喘着粗气,看着前方的林末,心头满是寒意,咽了口唾沫,声音颤抖。

    “……来人,……来人是千羽界万象仙朝东天王,至宝……至宝听闻为恒佛至宝……我们真是玉侯府之人,阁下别……别……”

    话音落下的瞬间。

    哧!

    王铁虎话未说完,便腹部一缩,下意识低下头。

    只见一条粗大的手臂一下子将自己腹部刺了个通透。

    林末脸上的青铜面具越加凝实,面具之上的童孔处,只剩猩红,另半张脸,却恢复平静。

    不过却是平静得让人害怕。

    “灵台宗既然都要没了,你玉侯府为什么还能在?是啊,明明什么也不是的东西,凭什么还能存在?”

    周遭兽吼依旧不断,地面震动幅度越发之大,甚至于远处的灵妙城都彷若摇摇欲坠。

    王铁虎完全没想到林末知道其身份,竟然还敢下手,更没想到,自己堂堂一个大宗师,竟然连一下都没捱得过去。

    他只觉眼前景象开始发黑,浓烈的眩晕感涌上大脑,偏过头,玉璇玑等人早已倒地,不知生死。

    真的敢啊……

    他心中默然,只觉身体越加无力,神意,意劲通通消失,不久后脖颈一松,整个人仰摔在了地上。

    “东天王……十仙至宝……”

    林末同样沉默,但两息不到,便冲天而起。

    前者暂且不提,后者他承认,带着十仙二字,绝对是很强的一件物事。

    毕竟他修炼两门十仙传承,间接上,感受过十仙级别,究竟有多恐怖。

    那是不可名状,甚至不可言喻,不可观察的恐怖存在!

    真正出现,便是一种灾难的事物。

    但他不信,一件死物,也有如此强的力量。

    因此,他要去看看,无论如何也要去看看。

    即便不能阻止一切,也要保全自己所在乎之人,保全灵台宗的剩余火种。

    *

    *

    石蝉高悬于天空。

    随着其石质透明翅翼的扇动,不断有灰雾洒下,将身下山石,建筑腐蚀。

    此时灵台三山之上,金色的符号依旧在竭力抵抗,但已经暗澹了不少。

    山脚之处,不少符号稀少的建筑,甚至已经崩解垮塌。

    这些都是真君层次的高手法域刻画,比起石蝉,终究差了不少。

    “化外山河,能抵御恒佛法域,不得不承认,确实有些许门道,此番若是没有石蝉,怕还真难以得手。”

    王将子看着流淌着金光的三山,赤眼中流露出明显的忌惮之色,沉声道。

    其脚下,原本携带的黑佛教精锐,千羽界修士,已然如蝗虫般,朝灵台宗方向冲去,与对方之人碰撞。

    此番他所携带的都是精锐,最差也是相当于赤县武道体系中的逍遥地境,也就是宗师高手。

    在石蝉领域内,战力更将得到加成,普通赤县宗师,根本不是敌手。

    加上他定鼎全局,可谓是杜绝所有意外。

    哪怕,对方也有几个高手。

    他看向前方。

    灰色的雾蒙界域下。

    三山之前,已然伫立有十数道人影。

    能站在此方战场之人,最少也是大宗师境界。

    最前方,赫然是灵台一脉的木心和尚,以及器物阁门口的白眉老僧,正一道脉的一黑白杂发老道,以及慈航一脉的萧兰皋。

    他们身后,则是雷昃,文慧等人。

    再之下,便是分散与千羽界,黑佛教之人,作战的灵台宗弟子。

    所以……

    王将子看向前方,目光着重在木心和尚等人身上停留了片刻。

    “所以这又是何必?当两界交融之时,一切便已注定,而道祖令来,同样为此界苍生着想,尔等这样坚持,除却枉费性命外,又有何意义?”

    说话间,身上黑甲黑光慢慢发亮,在云边快要隐没的阳光下,脚下阴影开始变得越发厚重。

    ------题外话------

    明天515万更,加油小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