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开局赠送天生神力 金边野草

第五百一十二章 见佛(求月票)

    当突破真君后,真正催动青龙血脉,造成的声势有多大?

    林末不知道。

    但现在天空之下,辽云岛之上的所有人却是亲自见识了。

    轰隆如凿鼓般的雷声在笼罩整个辽云岛,遍及方圆数十里的海域。

    随后滚滚传向更远处。

    原本清澈如玉的天空,骤然如同万丈之下的深海一般,天色晦暗,被乌云所侵染,一片暗沉沉。

    而刺眼的电光激射,不时将天空切割照亮。

    空气骤然变得燥热,潮湿,压抑。

    陡然变化的天色,一股巨大恐怖的压迫感落在所有人身上。

    这种压迫感彷若是从心脏深处不断挤压,冷汗一丝丝渗透于体外。

    岛上原本正在练武的武夫停止锤炼,下意识抬头望向天空。

    正准备扬帆的商船连忙下锚,紧急停下,瞭头走上甲板观察天色。

    卸货上货的苦力工人,街上行走的普通百姓,武道有成,龙行虎步的武夫,同样不约而同,惶恐地看着这毕生难忘的一幕。

    “这……这到底是什么!”

    “怎么会有如此大的风暴?!”

    “…………”

    人群中,有人在惊呼。

    墨沉的天空,压迫越来越重。

    狂风之中,隐约可见远处海面有巨大的波涛被掀起,一层叠过一层,好似将整个岛屿直接拖至了深海。

    作为沉家根据地的辽云岛,本就是崖柏海域中大型中转码头之一。

    此时无数船只在惊涛中起伏,岛上各式建筑,如风中残烛般摇晃。

    真若大雨落下,损失必然无以计量。

    “好胆!

    竟然敢在辽云岛闹事!”

    “啊啊啊!

    什么人!到底是谁!”

    就在这时,已经有人注意到这不是天变,而是人变。

    岛上四道气息猛地爆发,在一声声怒吼中,一齐上天。

    其中沉千云位列其中,心头惊惧,与三人协同一齐。

    能有资格引发如此天变之人,必然不是弱者!

    这也是他为何等到族老出关,做好诸多布置,这才出现的原因。

    只是他依旧想不明白,为何会有恶人临门!

    他是谁?

    他是七海琴剑双绝的沉千云啊!在位期间,辽云沉家积善行德,积极剿灭海盗,维护一方安稳。

    无论暗里怎样,但明面上名声很好,甚至能与那千年佛寺灵台宗相比!

    此时居然……

    四人对视一眼,该传信传信,该布置布置,随后急速张开法身。

    气流炸开,速度再次爆发。

    “你们是谁?!为何来我沉家!”沉千云死死看向墨沉的天空,那里闪烁的电光下,有三人站立。

    无数电光环绕于其中一人身上,漆黑的衣着,魁梧的身材,白色的电光下,隐约可见一张俊美苍白,有些阴沉的面孔。

    他目光中有忌惮,也有杀意,被人在家门口搞事,谁都会火大。

    此时身旁的一羊角辫白发老者,却是眉头紧皱,目光落在周鹤,萧兰皋身上,疑惑犹豫数息后,终于认出确定。

    “周天师,萧真人?”

    随即迅速传音与沉千云,以及身旁的两人。

    沉千云闻声蓦然一惊,果然仔细看了看三人中不起眼的两人,越看越熟悉。

    认出来人后,心中对于未知的恐惧消散了大半,当即怒声喝问道:

    “周鹤,萧兰皋!你们灵台宗不在崖柏岛好好呆着,来我辽云岛做什么?”

    “这可不是你们灵台宗的管辖岛域!传佛教土!”

    原本崖柏海域颇为混乱,不过在沉家联合叶家大败青蛟盗,灵台宗站稳脚跟,南海联盟迫于外部势力成立后,一切开始平静下来。

    根据南海第一次会议商讨内容,为解决内耗,各方海域便开始商议划分所辖海域,严令私斗内耗。

    像灵台宗这种作派,一旦被捅到南海联盟中,必然会遭到严厉惩戒责问!

    哪料前方的周鹤,萧兰皋两人,此时却一言不发,只是低眉漠然,身后法身气势越加庞大。

    “管辖岛域……?”林末看向沉千云,目光落在其身上大红纹绣衣袍之上,又看了看其余几人,摇摇头:

    “立地之处,何处不是灵台,诵经之地,何处又不是佛土。”

    “这就是真正的佛……”他轻轻念了句佛号,看着身前之人,缓缓张开双手。

    “你看到了么?!”

    彭!

    雷光之下,无数黑潮在他身后出现,混迹于乌云之中,更为深沉。

    轰!

    一道庞大的黑影轰然从他身后冲天而起。

    林末身形消失在原地,空气犹如一张纸,瞬息被划破,出现恐怖的尖啸声。

    低沉的呢喃声,若有若无浮现,让人心神迷乱。

    只是瞬间。

    他与身后的阴影,便骤然冲至沉家一众人之中。

    四人骤然色变,来不及多想,法身爆发,原本便强悍的气势,接连上升。

    迸发的橙黄色意劲形成一道道乱窜的烟流。

    彭!

    两者相接,一声轰隆的巨响碰撞声。

    扭曲的气流,破碎的意劲余波,犹如一朵美艳花朵悄然绽放。

    剧烈的风声中,那低沉的呢喃声更加清晰。

    光是入耳,便让人心神意乱,一股莫名的烦躁出现。

    破碎的意劲余波,直接将阴沉的乌云炸开无数空洞。

    不知从何处出现的黑潮于空中涌现,伴随着乱卷的气流,不断向外扩散。

    顷刻间化作一片黑湖。

    中央处,一凭空出现一灰色的光球。

    那是如同死寂的灰色。

    一切安静下来。

    轰!轰!轰!轰!

    又是连续四声爆响。

    灰球炸开,两道人影激射而出。

    紧接着,黑湖之中,一道庞大的,身缠九首黑龙的狰狞黑佛法身冲天而起,

    两只手各抓着一虚影,身上黑龙张开着血盆大口,一条条龙首探出,似乎在贪婪地吞吃着什么。

    仔细看,赫然是沉家除家主沉千云以及羊角辫老者的另两人!

    两位真君如今浑身是血,沉沦于黑潮之中,自身的法身则被擒拿,由黑龙疯狂吞噬。

    那庞大的妖佛一边吃,身上的无数眼睛则好奇地看着周遭的一切。

    被其目光注视,所有人心中,一股恶寒感骤然浮现,体内意劲,血液,好似都停止流动。

    而林末此时正坐在黑佛肩上。

    乱卷的狂风中,黑发朝后飞舞。

    他低下头看着狼狈的两人,天空中忽然雷电大作,脸上阴影被白光照亮,露出白皙的面孔,深邃如漩涡般的眼睛。

    “竟然没死?”他有些惊异。

    就在方才,两人明明立即将要丧命,偏偏关键时刻爆发,一身气势暴涨数个层次,甚至达到了叶战天的层次。

    有点不简单了。

    “灵台宗!灵台宗!你们很好!”

    沉千云此时浑身处于橙色意劲之中,又惊又怒。

    他看着身前那高大的黑佛,其上强烈的威胁感,意劲运转速度都自发加快。

    他完全不敢想象,明明自己熟识,调查过无数次的灵台宗,居然会有一个如此强的高手。

    仅仅一击,便在四人联手中,生生打死,不生生吃掉了两人!

    如影随形的死亡危机,那黑佛上诡异的目光,以及脚下摇摇欲坠,风雨飘零中的辽云岛,一切的一切叠加……

    “欺人太甚!欺人太甚!”

    沉千云披头散发,身后是一尊数十米的橙色法身,一共四臂,各持巨大阔剑。

    剑身之上是一道道黑色的纹路,勾勒出一条条鱼兽,甚至蛟龙。

    “老祖拜托了!”他朝身旁之人低声吼道。

    一旁的羊角辫老者此时不再有老态,直接恢复了壮年之时。

    两手持着巨大钉锤,身后法身不是人形,而是一只白色的蝴蝶。

    蝴蝶头部是龙首,腹部则是一张巨大的人脸。

    若是沉家之人,可以敏锐发现,这蝴蝶不是他物,而是沉家奇兽-风蝶!

    话音落下的瞬间,羊角辫老者一言不发,猛地出现在沉千云身后。

    两人相背而立,双臂勾结。

    此时沉千云猛地一吸气,直起身,将身后之人背起。

    两手于胸前相接,拇指食指错开。

    身后的羊角辫老者在其背后,做同样手势。

    身体开始急速变化。

    ‘风蝶变!’-‘风蝶变!’

    ‘共体!’-‘共体!’

    两个声音异口同声般说起。

    嗡!

    下一刻,脚下辽云岛上,无数蓝色光点下次飞散而出,几似凭空出现。

    沉千云与羊角辫老者同时宛如充气般急速膨胀,脊背紧贴,无数蓝色光点萦绕出现。

    在光点之下,两人就像合为一体!

    法身同样如此!

    白色的风蝶法身贴合四臂持剑法身,犹如给其加持了一对羽翼。

    两人磅礴的意劲与气势混为一体,形成一种新的形态。

    蓝色的光点未曾消失,而是化作一条光带,与全新法身链接,抵御着周遭的黑潮。

    冬!冬!

    一大一小的心跳声同时响起,形成叠音,震耳欲聋。

    这一瞬间,沉千云手中长剑竖起,立于身前。

    “这是你逼我的,蝶龙杀狂裂!”

    往下一斩!

    整个人瞬间消失。

    轰!

    一瞬间,风蝶四臂法身便出现在黑潮之中,四把光剑交叉,轰然斩落。

    嗤!

    天空瞬间被切开两记十字般的真空。

    强悍的意劲直接凝为实质,一切阻挡之物皆不可挡,直接斩向林末与庞大的黑佛。

    黑佛不闪不避,两条手臂上前一支,轰然抓向阔剑。

    轰!

    瞬间交击!

    黑佛未动,而风蝶橙色法身则噗的颤抖一瞬,身上有不少蓝色光点逸散而出。

    “死!死!死!”沉千云面露狰狞,毫不在意,融合后的法身速度奇快,四把强化后的阔剑疯狂砍向林末。

    “于风中消杀!于痛苦中忏悔!血与罪,这是怒火!”

    咆哮声里,法身速度越来越快,剑斩频率也越来越高。

    碰撞的轰击声,犹如雷公擂鼓!

    直接击破黑佛的双手,砍击在佛身之上。

    但咆哮笑容下的沉千云,心中却越来越沉。

    双重法身,风蝶融合,蝶龙杀累积到近百斩……对方居然气息没有半点削弱。

    具备破法爆裂的斩击,砍在对方身上,犹如陷入泥潭,这和他原本的设想完全不同!

    不过没事,蝶龙杀,最强的除了破法爆裂外,更是叠势啊!

    只要最后一杀斩中,只要……

    沉千云体内意劲流动越来越快,斩击频率进一步提升。

    “这便是你所有的依仗?”林末忽然开口。

    “独特的秘法,完美融合两人实力,甚至还借助了异兽之力。达到了远超自身境界的杀力与速度……这便是你的依仗……?”

    他看着身前疯狂砍出斩击,同时依靠急速躲闪林末攻势的沉千云,缓缓从黑佛肩上站起。

    对方这种秘术极强,单人明明不过相当于之前的叶战天,一经合体,气机暴涨,战力提升了数成。

    若是让萧兰皋与其放对,怕是数息便会被斩杀。

    毫无疑问,这是沉家镇族底蕴,而且代价必然不小……

    但几乎快要破开他法身之上的逆反魔源之气,还是有些夸张了。

    “不过现在该我攻击了。”

    林末看向天空中依旧在高速移动的沉千云,抬起手,指尖随意指了个方向,喃喃自语:

    “毕竟,只有弱者才一直防御啊……”

    轰!

    黑佛脸上的笑容突然变得更加狰狞,身上的九首黑龙,同时张开巨口,嘴边越长越大,眨眼间,龙首便如黑佛一般大小。

    噗嗤!

    巨大的吸力,犹如龙卷出现。

    前方一切瞬间凝滞,正准备施展最后一击的沉千云乍然出现,愣了瞬间,随即再度发力,想要继续斩击。

    “抓到你了。”

    忽然,一个熟悉的声音从他身后出现。

    沉千云浑身一僵,一股冰冻感从全身涌出。

    “杀!”

    他猛地转身,手中之剑,身后法身,同时斩向前方。

    而这时,一根白皙的手指恰好如计算好般,瞬间破开那蓝色光点化作的光带,点在其眉心之上。

    同时间。

    原本一直坐立不动的魔罗法身一下子站起,出现在风蝶四臂法身之后,左手一抓,捏住其脖子。

    身上的九首黑龙一口咬下。

    刹那间,庞大的风蝶法身便彷若纸盒般,一下子被捏扁,连同那四把黑纹阔剑,一齐被九只龙首吞下。

    沉千云呆呆站在空中,就那样看着林末。

    手中之剑滑落于手,掉坠于下方。

    他的眉心,出现一个巨大的血洞。

    沿着血洞,一切空空如也,通透无比。

    但他还没有死。

    他死死地看着林末,看着他身后似哭似笑的九龙吞寂千目魔罗法身。

    他感觉得到,自己的一切,都被其吞噬了。

    不知是不是错觉,吞噬之后,其法身更为诡异,身上又多了不少眼睛……

    “这……这是什么?”

    沉千云脑袋不断下垂,但依旧死死地看着林末。

    “这是佛……”林末回答。

    “既见我,便见佛,这是我的佛……”

    “佛……?”

    沉千云看着那怪异扭曲的黑佛,惨然一笑。

    双眼中的彩色迅速消散。

    下一刻,整个人如之前手中之剑般,往下坠入于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