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从傀儡皇子到黑夜君王 蟒雀

284.恐怖的新奇观(4.3K字-求订阅)

    黑漆漆的识海独立空间内

    裹着羽毛的雅儿全身蜷缩在惨白的椅子上,她身体前滑,脑勺和椅背点在一起,不知有没有遮蔽的股臀则是作为下支点贴合在椅面上。

    她手爪点在内敛獠牙的唇边,双眼微微翻抬,疑惑道:“阎罗罩?一个融合了阎罗的罩子?”

    旋即,她又道:“阎罗罩我倒是不知道,但阎罗应该是人间地府的,而地府早在识海和人间联通之前就已经消失了。

    你说的那存在持有着阎罗罩,应该不是文明的特产。”

    白渊道:“披着古代盔甲,红眼,重锤,你可有印象?”

    雅儿摇摇头:“这些小家伙,我已经不太认识了”

    白渊想了想,忽道:“对了,那小家伙出现时,对面还有类似水元素的存在,那应该是元素文明的,你问问火灵王,火灵王或许能够知道。”

    雅儿既是和他签订了永恒契约,也没什么好说的,便是招来了火灵王。

    火灵王和她显然关系匪浅。

    而因为之前它被祖巫直接赠予了“收香火名额”,所以对祖巫也是颇为亲近。

    此时,它问:“雅儿大人,祖巫大人,有什么事?”

    雅儿直接问:“我听说人类佛文明的世尊曾经出现过,是不是?”

    火灵王道:“确有此事。”

    雅儿又道:“能帮我整理一份当时的对战记录么,我想了解一下组织排了多少存在围攻那位世尊。”

    火灵王愣了下。

    白渊笑道:“桀桀桀桀,本座也有兴趣。”

    火灵王这才道:“事情牵涉到不少文明,我需要一小段时间整理。”

    雅儿道:“尽快吧。”

    火灵王点点头,然后又看向白渊,道:“祖巫大人,您给的香火还真是不少,如今我元素文明的降临速度又快了几分。”

    白渊笑道:“桀桀桀桀,一切才刚刚开始。”

    他模仿着印象里大反派的语气。

    可什么才刚刚开始,他真的不知道。

    雅儿的鸟瞳微微觑起,侧看向他,内里充满了无语。

    白渊瞥了一眼雅儿,这神色很是熟悉,好像之前,也有那么一位会用这种目光看他,那时候似乎是无情师姐,现在居然换成雅儿这种咒念一念了吗?

    火灵王似乎被他这种“一切早有预谋”的气场给折服了,继续道:“关于古妖那边的蛋糕,祖巫大人如何看?”

    说罢,它又加了一句:“无论祖巫大人如何看,我始终站在祖巫大人这边。”

    离开冥地。

    白渊再一念入了午夜庄园。

    庄园里的奇观之井已然彻底亮起。

    当白渊来到时,内里奇观喷薄而出。

    顿时间,一座浮空的岛屿出现在他眼前。

    这浮空岛很小,不过一个房间的大小。

    岛上的土黑漆漆的,就像是农村里那被雨水浸润的黑土。

    而岛心生着一棵树,树白兮兮的,叶子亦是白色的。

    白渊愣住了

    这似乎就是一个度假的地方。

    或是丛林里随处可见的草地树木的场景。

    这也叫奇观?

    这奇观就连【巫尸地宫】似乎都比不上。

    他心底有些小失望,只觉得这估计是不知哪个小文明造出来的奇观了。

    可是,他的失望才刚刚开始。

    因为,这黑岛白树,其实不过是一个场景。

    这场景在他面前只是出现了下,便化作星星点点的虚无,而虚空里则是剩下一团混混沌沌的气息,充斥着宏伟玄妙的道蕴,宛如开天辟地之初那宇宙的混沌一般。

    未几,这混沌散开,显出一张古朴的面具。

    “又变成面具了?”

    白渊越发失落。

    这次不会是从奇观降格成法器了吧?

    法器再强,也无法比拟奇观,这一点从【巫尸地宫】就可以很明显的看出来。

    此时,他大有一种等了十天,结果点开,却是冒出“白光”的感觉。

    他以为这结束了。

    可变化再度产生了。

    面具背后的虚空,忽地浮现出了原本的黑岛白树。

    黑岛在扭曲,白树亦在扭曲,一黑一白独立开来。

    黑岛化作了一轮巨大的黑色,那是连光都可以吞噬的黑色,是可以将一切挤压成渣的黑色。

    白渊认得这东西

    这是在蓝星所见的宇宙里,诸多星系中央常常存在的核心黑洞。

    行星围绕着恒星转,从而形成小型星系。

    而这无数的小型星系却又在某个黑洞的牵引下,旋转不息。

    另一边,

    白树则是化作了一轮巨大的白色,那白色在短暂地酝酿后,开始疯狂地往上下爆发激射出毁天灭地的能量。

    白渊也认得这东西

    这是在蓝星所见的宇宙里,还未得到证实的存在白洞。

    黑洞吞噬,白洞喷薄。

    紧接着,黑洞,白洞再度开始了扭曲,继而在某个伟力的驱动下,自然而然地贴合在一起,再而开始旋转。

    但黑洞白洞却是格格不入,双方泾渭分明。

    在这旋转的过程中,黑洞白洞化作了一黑一白的两条鱼儿,从而构成了一副完整的图。

    这图,白渊很熟。

    这是太极。

    他愣了愣。

    这么巧的吗?

    黑洞白洞,正好一黑一白,恰是对应了太极的一阴一阳

    可是,这个世界的阴阳却是龙乌。

    忽地,他愕然了下,他从未见过龙乌,也未真正见过黑洞白洞的内部,他不过是凭着想象去想龙是什么样,乌是什么样。但真相真的是那样么?

    他正想着的时候,太极却浮往了那古朴面具,用一种人无法理解的方式“贴”在了面具上,继而依然缓缓流动。

    白渊心跳稍有加速。

    只是看架势,他就明白了这次的收获绝对不是他最初想的那么不堪。

    旋即,

    自明的信息与他脑海浮现。

    【妙道】为主人服务

    您获得了奇观:【天道面具】

    【天道面具】简介

    有时候,祂会在一棵白树下,坐数十亿年。

    有时候,祂会躺在那片黑土上,一梦便是百亿千亿年。

    有时候,祂会看着岛屿外面那茫茫的混沌,似乎在期盼什么,又似乎只是习惯。

    久而久之,祂生出了孤独的情绪。

    然后,祂创造了因果,还有天地之间的第一个因,故而诸多存在开始涌现。

    这面具,是祂亲手所创。

    当祂戴上这面具,世界就可以容纳祂的伟大而不至于崩溃。

    而当祂将这面具留下,便缔造出了神魔黄昏后的第一个文明【午夜文明】。

    这也是唯一一个奇观在文明之前的例子。

    而【午夜文明】的另一奇观,便是【午夜庄园】。

    黄昏终将过去,午夜便会来临。

    待到午夜逝去,就会见到黎明。

    现在,它是你的了。

    请善用它。

    【天道面具】

    作用1:真实因果:当你戴着这面具,你可以不用付出代价地进行一次因果的任意更改。

    更改后该因果完全真实,原本的所有因果都会为之改变。该更改为每天一次。使用上限为64次。

    作用2:小黑洞:你可以选定某个单体目标,将其所有的攻击以及其本身彻底吞噬。

    该此攻击不用付出代价,为每个时辰一次。该使用没有上限。

    作用3:小白洞:在动用黑洞后的一分钟内,你必须将通过黑洞吞噬的力量发泄出去。

    “天道面具唯一一个奇观在文明前的存在”

    “而其本身,却也未曾给人奇观的感觉,反倒是像是某个存在游戏人间的产物。”

    “那个祂是谁?”

    “天道么?”

    白渊摇摇头,抛开这些无意义的猜想,转而审视这些作用。

    “真实因果,可以任意地更改因果,且造成所有因果线的变动,这也太恐怖了吧?相比起来,白影文明那抹去因果的手段,只能算是小打小闹”

    白渊站在午夜庄园中,为了进一步感受,他将天道面具抓出,缓缓扣在了脸上。

    顿时间,面具里的黑色流入了他的躯体,白色进入了他的灵魂。

    这让他又愣了愣。

    旋即,有一种恍然的领悟。

    皇家一直说龙脉,皇帝又一直在参悟【万龙逐日】的雕塑。

    若历代皇家真的和“龙”有关系的话,他这具流淌着皇家血脉的身子,也就是龙,是阴。

    所以,【天道面具】里的黑色链接到了他的身体里。

    而另一边,他早就怀疑他灵巢下那深红的灵巢,其实和“龙乌浩劫”中的“乌”有关系。

    乌,就是阳。

    所以,【天道面具】里的白色链接到了他的灵魂里。

    龙体而乌魂,抱阴而负阳,再加上天道面具

    白渊感到这冥冥之中有一种可怕的巧合。

    他撇开这念头,开始专注地感受“真实因果”的作用。

    小片刻后,他大概明白了。

    这个明白让他简直惊悚。

    简而言之,

    他可以通过一念,来彻底修改因果。

    但这种因果的变动是单一性的,且针对的是和某个存在之间的关系。

    同时,这种变动必须存在一定的基础合理性。

    就拿小郡主举例

    他可以直接斩断两人因果,那今后小郡主就绝对不认识他,且所有存在都不会觉得他和小郡主熟悉。

    他可以为两人的因果里添加“其实他和小郡主已经生了两个孩子,只不过那两个孩子丢了,虽然丢了,可孩子却还活着”,那么小郡主就会真真正正把这一切当真,并且在世界的某个角落,会真的存在两个他和小郡主生下的孩子!

    再拿太元举例

    他可以为两人的因果添加“其实他是太元最信赖的父亲”,那么太元就会真正地把他当做父亲,且所有古妖文明的存在都会这么理所当然地认为如此。

    可是,他不能将因果改变成“其实他才是古妖文明的咒念”。

    然而,如果他将和太元的因果改成“其实他和太元已经生了两个孩子”,那效果也会同上。

    不仅如此,他还能将因果改成“其实他和太元已经生了两千个孩子”,那这也可以。

    可是,他却不能缔造“其实他和小郡主已经生了两千个孩子”,因为小郡主无法生出这许多孩子,若是强行修改,小郡主身体会虚弱到极致,然后命不久矣。

    “这因果改变,最可怕的地方就在于可以立刻生效,还有无中生有”

    白渊思索着,要不要赶紧找一个如今已知的最强大存在,如果那存在是同性,他就当对方生死与共、绝对信赖的朋友,如果是异性,那就和对方先生两万个孩子。

    反正没有过程

    “直接绑定强者,无中生有地制造后代,或许是一种使用方法

    但这也可能带来极大的麻烦。

    毕竟,如果我和太元生了两千个孩子,那么这两千个孩子的实力如何,又会对世界线产生什么影响?这些我都不知道

    但我知道,这两千个孩子里若是存在可怕的强者,那现在古妖求援的局面就会被打破”

    “再举例,若是我和雅儿生了两千个孩子,那这两千个孩子必然有神翼文明的血统。这两千个孩子里若有强者,那十有八九会去把雅儿救出来,而这又会引发一场空前绝后的大战。”

    “这种手法,影响太大无法操控”

    “那么,除此之外,还有什么使用方法呢?”

    一时间,各种骚操作在他脑海里浮现出来。

    白渊发现,只要不要脸,能够进行的操作实在是太多了,甚至想上三天三夜都想不完。

    而原本看来无法解决的危机,现在只要耗费这六十四次的机会之一,就可以寻到解决的契机了。

    “这【天道面具】实在是恐怖无比”

    他忍不住再度感慨。

    而之前的失望感早就荡然无存了。

    只是这一个作用,就已经远超过了【巫尸地宫】。

    【巫尸地宫】顶了天,最多诞生出一个三品存在。

    可是,他如果用【天道面具】,只要一刹那,就能让已知的、和他存在了因果的一品存在为他生下几万个孩子,又或者让某位一品存在“不求成仙,只为在红尘里等他归来”

    不过,前提是,他必须要和这一品存在有着因果,而不能在不存在因果的情况下改变。

    “作用2的小黑洞,是可以吞噬一切攻击和一切存在”

    “缺点是,这种吞噬是针对单体的。

    如果目标的旁边有伙伴,那就会有些小麻烦了。”

    “作用3的小白洞,则是一把双刃剑。”

    “因为我在使用了小黑洞吞噬了某位之后,必须在一分钟内将其能量发泄出去。”

    “而往往能被我吞噬的存在,必然力量不弱,若是随意发泄,或会造成很大的无辜伤亡。”

    “不过,我可以预先定下某个坐标,在吞噬后,急忙去到预留的地点,再进行力量发泄。”

    白渊完成了对【天道面具】的分析。

    可下一个问题又来了。

    【天道面具】属于奇观,想要正常使用这面具,就必须要香火勾连,然后才能使用。

    除此之外,【天道面具】是一个整体,也就是他必须一次性付足香火,才能动用。

    正想着的时候

    自明的信息再度传递而来。

    【妙道】为主人服务

    请搜集香火,以让【巫尸地宫】降临

    请尽快运转奇观,只有奇观按其种族特性进行运转,才不会被冻结

    再次提示,请尽快运转奇观,不要停歇,奇观一旦被冻结,将极难解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