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李治你别怂 贼眉鼠眼

第三百六十七章 新人进群,先踢为敬

    甘井庄又来了一位客人。

    客人姓许,名叫许自然,刚挨过甘井庄学子们的毒打,回家又被亲爹补了个状态,卧床养伤刚刚痊愈,被怒其不争的亲爹一脚踢到甘井庄来接受血与火的考验。

    纨绔子弟的命运其实很可悲,只要亲爹在世,他们基本无法决定自己的命运。

    被骂被揍不过寻常事,许自然他爹这样亲手推儿子入火坑的也是常规操作,亲爹越显赫,对亲儿子下手越狠。

    马车载着许自然到了李家别院门口,车夫便向他告辞,然后匆匆驾车离去,剩下许自然一人孤零零站在门外,一脸恐惧地盯着李家别院的门楣。

    门口值守的部曲们认识他,上次许自然领着纨绔们踩踏农田,李家部曲们在刘阿四的带领下已悄悄将他们包围了,若非李素节契必贞动手狠狠教训了他,李家部曲便该出手了。

    许自然独自站在门口,神情充满了无助,最后还是一名部曲看不下去,主动进门通禀李钦载,这才将许自然领进了门。

    相比上次的飞扬跋扈,今日的许自然乖巧得像铐在派出所暖气片上的小偷。

    别院中庭里,李钦载见到了许自然。

    站在李钦载面前,许自然此刻一脸的不自然。

    努力挤出一丝比哭还难看的讨好笑容,照临行前他亲爹的嘱咐,许自然朝李钦载双膝跪拜磕头。

    “弟子许自然,拜见先生。”

    李钦载揉了揉脸,学堂里一群小混账上蹿下跳还不够,今天又来了一个,头痛得很。

    罢了,既然已答应了他爹,这个不争气的东西不收也得收。反正债多了不愁,虱子多了不痒。

    一个混账加入一群混账,会怎样?

    他们仍然是一群混账。

    这样一想,李钦载心宽了许多,咸鱼没别的优点,就是性格特别豁达。

    “来了就好好求学,多向师兄们请教学问,安心住下吧。”李钦载叹了口气,道:“学堂的规矩,让师兄们给你解释,我懒得动嘴了。”

    许自然恭敬地道:“是,弟子听先生教诲。”

    “对了,在学堂里你可以随意发挥,闯祸也好,欺负同窗也好,都由得你。”

    许自然一愣,立马露出喜色:“真的可以吗?”

    李钦载悠悠地道:“当然可以,前提是,你必须承受后果,至于后果是什么,嗯,仍由你师兄给你解释,我懒得动嘴。”

    许自然脸色一垮,老老实实行礼:“是。”

    李钦载懒洋洋地躺在躺椅上,头也不回地大声唤荞儿。

    片刻后,荞儿飞快跑出来。

    李钦载指了指许自然,道:“你带这位新师弟去学堂,熟悉一下环境。”

    荞儿上下打量许自然一番,道:“我认得你。”

    许自然尴尬地笑,当然认得,上次挨揍被圈踢,这位小郎君当时也在场,至于他有没有参与圈踢,当时现场太混乱,许自然不记得了。

    见许自然笑得难看,荞儿认真地道:“你可不能踩踏农田了,否则会很惨,我那些师弟们不会放过你的。”

    许自然忙不迭摇头:“不敢了,再也不敢了。”

    荞儿又道:“如果你喜欢玩耍,我可以带你玩弹弓,我爹亲手做的,咱们去打雀雀儿。”

    许自然又忙不迭答应,他已看出来了,先生的儿子看似年纪小,但在学堂里一定很有分量,属于校霸一级的人物,对老大一定要尊重。

    拍了拍手,荞儿道:“走吧,我带你去学堂。”

    许自然朝李钦载行礼告退,低眉顺目地跟在荞儿身后,跟班角色的神韵被他拿捏得死死的。

    李钦载仍懒洋洋躺在院子里,看着二人的背影消失在照壁后,李钦载打了个长长的呵欠。

    犯困,想睡,睡着之前赶紧想想晚饭吃啥菜……

    不知过了多久,荞儿突然独自跑了回来,李钦载这时也醒了,见荞儿跑得满头大汗,于是抬袖擦了擦他的额头。

    “爹,我把那位新师弟领到学堂了。”荞儿喜滋滋地报功。

    “辛苦了,晚饭加鸡腿。”李钦载伸了个懒腰。

    荞儿清澈的眼睛眨了眨:“爹,您刚才只说让荞儿把师弟领到学堂,对吧?”

    李钦载点头:“没错。”

    荞儿高兴地道:“哦,那就没事了。”

    说着荞儿转身蹦蹦跳跳准备跑开。

    李钦载突然一激灵,大声道:“给我回来!”

    荞儿乖乖回来。

    “许自然咋了?”李钦载盯着荞儿问道。

    荞儿无辜地眨眼:“我将他领到学堂门口,然后就走了呀。”

    李钦载脸颊抽搐了几下:“说实话,不然你要罚站半个时辰,晚饭的鸡腿也没了。”

    荞儿都了都嘴,垂头低声道:“本来我打算领他进课室的,走到门口时,树上一只雀雀儿叫得好诱人,我就掏出弹弓追着雀雀儿去了……”

    “许自然呢?”

    “他独自进了学堂,迎面正好遇到契必贞,契必师弟脾气太暴躁了,见师弟进来,以为是来寻仇了,于是大声叫来了所有的师弟,许自然连解释都来不及,就被师弟们圈踢了……”

    “师弟们散去后,许自然独自趴在地上哭,这会儿狄博士正在安慰他。”

    说着荞儿小心翼翼观察李钦载的脸色,低声道:“爹,你说过,只要我把他领到学堂门口,他挨揍应该不是我的错吧?”

    李钦载呆怔半晌,苦笑道:“罢了,反正他亲爹送他来的目的就是为了教训他,今日便当给他一个下马威吧。”

    正打算给荞儿上一节思想品德课,告诉他生而为人要善良,然而话刚起头便被打断。

    一名部曲匆匆进来,禀道:“五少郎,太极宫有天使至。”

    李钦载眼神一沉,已隐隐明白了什么,叹了口气,整理了一下衣冠,亲自迎出门去。

    天使是一名宦官,奉李治的旨意,召李钦载即刻回长安,入太极宫觐见。

    李钦载无奈地苦笑,他知道,咸鱼不得不翻个面了。

    将崔婕叫来,嘱咐她操持别院内外事,又派人把狄仁杰请了过来,交给他一摞教桉,顺便给学子们布置了一个阶段的学习内容。

    所有一切都安排妥当后,李钦载领着部曲们上了马车,朝长安城疾驰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