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李治你别怂 贼眉鼠眼

第五百二十三章 确认过眼神

    凉州城虽然贫瘠,但不是座死城,跟所有的城池一样,城里还是有集市,有民居,有官府,甚至还有青楼你敢信?

    当然,青楼姑娘的质量……就不必强求了,一座边城的青楼里,还指望有个绝色美人苦苦等候恩客的光临,给他送上一晚缠绵悱恻的价值几十上百文钱的爱情?

    对李钦载这种在长安吃过见过的人来说,如果让他进凉州城的青楼寻欢,这都不是姑娘倒贴钱给他的事了,而是一种强烈的受辱感,可以报官的那种。

    昨日进城的一支胡人商队来自波斯,商队里有几名胡商,两百多个护卫和伙计,以及一个歌舞伎乐班。

    这支商队携带的货物也很值钱,大多是产自波斯的金银器皿,波斯地毯,和昂贵的宝石等等。

    大老远来大唐一趟不容易,带的货物都是价值很高的奢侈品,如果能换到大唐精美的瓷器和丝绸,一来一往之间利润不小,值得冒一些风险。

    商队里的歌舞伎严格说来也是货物,歌舞伎大多是波斯和西域人种,高鼻梁白皮肤,充满了异域风情,大唐的权贵人家或许也愿意花不菲的价钱买下她们。

    可惜他们没料到吐蕃和吐谷浑突然开战,胡人商队本该横穿沙漠,路经吐谷浑,然后入境大唐,由于战争的缘故,他们不得不从玉门关绕路,经由沙州,肃州,甘州,最后才来到凉州。

    绕路意味着成本的增加,还没到长安城,这支商队已然捉襟见肘,不得不在凉州卖掉少许货物,凑足路费后继续赶往长安。

    第二天一早,李钦载带着几名部曲负手在城内闲逛。

    他很希望能遇到某个胡商,除了打听大唐以外的事物外,更重要的是询问他们有否带一些新作物的种子。

    不知不觉走到城内的集市上,冷清的街道上终于多了几分人气。

    城中百姓来往不绝,一队队商人牵着骆驼在人群中小心翼翼地穿梭,沿路的商铺林立,摊贩云集。

    李钦载走在集市内,看着百姓和商人的讨价还价甚至互相对骂,不由露出了笑脸。

    人间烟火味,便是如此了,看着这些人生百态,才觉得自己活得真实,这是比云雾缥缈的朝堂更踏实的万丈红尘。

    一阵敲锣声吸引了李钦载的注意。

    不远处一座临时搭建的高台上,几名穿着锦袍的胡商正卖力地敲着锣,用生硬的汉话揽客。

    胡商的身后,站着一群打扮艳丽身姿鸟娜,白纱蒙面的女子,虽看不清她们的模样,但只看她们纤细的腰段和修长的美腿,便足以让所有男人心跳加速,口干舌燥。

    李钦载也是男人,男人中的男人。

    随着锣声越来越急促,李钦载也情不自禁地迈步走近高台,站在人群里仔细瞥了一眼,恰好此刻一名白纱蒙面的女子也抬起头,他与她的目光相遇。

    竟是紫童?李钦载神色一动。

    前世见多了老外,李钦载知道异族人种的瞳孔颜色很杂,有蓝眼珠绿眼珠,但紫童却委实不多见。

    然而这对紫童看起来却十分有魅力,像两颗璀璨的紫色宝石,在黑夜里绽放耀眼的光芒,仿佛有某种魔力一般,李钦载的眼神不由自主地被吸引进去了。

    紫童女子似乎并不羞怯,反而大胆地与李钦载久久对视,良久,眼睛微微弯了起来,好像笑了。

    李钦载也笑了,虽看不到白纱底下的模样,但这对紫童却如春光乍泄,漏出了万种风情。

    这位不知名的紫童女子,想必就是昨日老魏说的胡人商队里的舞伎了吧?

    魅惑,妖艳,果真是异域风情,与含蓄的大唐女子完全不一样。

    人群越聚越多,胡商站在高台上,大声地叫卖,而叫卖的货物便是他身后的这群西域歌舞伎。

    被卖的不止紫童女子一个,而是一排,看身段各有千秋,顺便还搭上了一个西域乐班,乐班手里的乐器颇为古怪,有波斯手鼓,竖笛,赛塔尔琴等等,居然也有大唐的琵琶和扬琴。

    围观的人越来越多,胡商叫卖得越发卖力,大概意思就是,小弟初来贵宝地,缺少盘缠,路过的有钱捧个钱场,没钱回家拿钱捧个钱场,今日卖出西域歌舞伎,可批发可零售。

    叫得嗓子都冒烟了,可人群仍只是看热闹,根本没人出价。

    胡商越喊越失望,高台上的歌舞伎仍然没卖出去。

    围观的人群里,刘阿四悄悄拽了拽李钦载的衣袖。

    “五少郎,不如您把这些歌舞伎买下吧,您在这荒凉的边城,身边少个服侍的女人,看这几个胡商的样子,全城官民当中,除了五少郎,怕是没人有实力买下这些歌舞伎了。”

    李钦载笑着摇头:“没那必要,我若想搞点异域风情,派你们进吐谷浑抢几个来不就是了,有免费的不要,何必花钱买。”

    刘阿四一呆,还真特么有道理,五少郎自从离开长安后,越来越会过日子了。

    再次看了一眼高台上的紫童女子,李钦载转身便走,刘阿四和部曲们急忙跟上。

    见李钦载离开,高台上叫卖的胡商眼中顿时闪过一丝失望之色,不着痕迹地迅速与紫童女子对视一眼。

    紫童女子垂睑,微微摇头。

    胡商意会,立马失望地叹气,结束了叫卖。

    回到馆驿后院,胡商悄悄来到紫童女子的房内,见紫童女子沉默地坐在蒲团上,不知在想什么。

    “姑娘,今日……”胡商欲言又止。

    紫童女子冷冷道:“看来那位唐国使节不是见色起意之人,咱们卖歌舞伎这条路走不通。”

    胡商想了想,道:“或许那位唐国使节不喜风尘女子,反正今日姑娘白纱蒙面,他没见到姑娘的真面目,姑娘不如扮作富贵人家的小姐,与他制造个偶遇的机会……”

    紫童女子摇头,指了指自己的眼睛。

    胡商立马明白,然后颓然叹气。

    女子这对紫童给人的印象太深刻了,没有男人能忘记这双眼睛,那位唐国使节想必也是见过这双眼睛的,若再扮别的身份,反而暴露了。

    紫童女子沉吟许久,道:“既然无法迂回,不如正大光明地接近他,明日你便带上我和所有歌舞伎,登门拜访这位使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