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网游动漫 -> 无限之剧本杀 过水看娇

第四章:吾若出道,即巅峰

    当太阳的微光还在海岸线上,做着最后挣扎的时候。

    摩根家的灯光无疑是整条街区里最明亮的地方

    作为安满特斯数一数二的商人,摩根家的生意做得非常红火,这一切都归功于摩根老爷精明的投资,无论是在汽车、还是在重工业上,都让摩根家赚得盆满钵满。

    但当人们提及摩根家的时候,在羡慕之余,往往会再恶狠狠地补上一句修表匠。

    因为摩根家的发家史,正是从一家修表匠开始。

    也正是如此,导致了摩根家始终很难真正地融入进上层精英的圈子里,即便他每年花费大量的财力为安满特斯的教堂进行募捐,修建,但教会似乎仅仅只是把他当作了一个愚蠢的羔羊。

    哪怕摩根家时常为糟糕的市政财务慷慨解囊,但市政也只能给他颁发一个优秀市民的称号。

    即便是他向当地的贵族学院,捐赠了一座教学楼,但女儿乔茜依旧没有获得进入学院的资格。

    因为在人们的眼里,摩根家依旧只是一名修表匠,一个站在风口上的暴发户而已。

    直至有一天,当地的一个小家族向摩根老爷抛出了橄榄枝,让他们的儿子迎娶乔茜小姐,这样可以提高他们家族的地位。

    这本来是摩根老爷求而不得的好事情,可当知道对方的儿子不仅仅是一名风流成性的酒鬼,甚至还曾经有过一次婚姻,并且将自己的妻子打到终生不能自理的前科之后,摩根老爷果断拒绝了对方。

    不过正是因为这件事,摩根老爷受到了一个启发。

    一个天才的想法浮现在了他的脑袋里,帝国数百年时间里有的是那些落魄的贵族,自己可以从中挑选一个,入赘进自己家族。

    这样一样可以抬高自己的身价,至少让家族下一代,彻底摆脱修表匠的帽子。

    所以摩根老爷花费了重金,将消息散播了出去,调动了几乎所有的交际花去打听消息。

    结果还不等消息打听回来,科里昂家族的事情就爆发了。

    摩根老爷得知科里昂家族的剧变之后就开始动了心思,为此他还足足等待了两年之久,决心要让凯文这位继承了爵位的继承人,吃一些苦头后再上门去谈。

    正是在摩根老爷的运作之下,徐童才会从科里昂的老家来到这座城市。

    夜色下各种鲜艳色彩的礼服,不断涌入在灯光下。

    许多曾经摩根老爷请都请不来的豪门贵客们已经迫不及待地蜂拥而至。

    之所以如此,正是因为在今天街头上还有不少人都在讨论着这位从远方而来的客人,是如何的尊贵超凡,这就更是吸引到了很多人的兴趣。

    看看摩根老爷家门口那辆马车,车夫至今还像是一位忠诚的守卫般守在那里。

    当人们试图从这位车夫的口中再打听到一些关于这位贵客的信息时,马夫扬起头,骄傲告诉他们。

    “滚!”

    宴会还未正式开始,著名的维也纳爱乐团,已经在摩根老爷家的草坪上演奏起了动人的交响乐曲。

    这可是帝国里数一数二的乐团担当。

    按说摩根老爷是请不来这样的乐团来为今晚宴会做乐的。

    毕竟沾染上了铜臭味的艺术,那就不叫艺术了。

    但精明的摩根老爷却是用科里昂家族的名义来邀请这支乐团,更重要的是,摩根老爷给的实在是太多了。

    足足三百镑的价格,简直就是天价,换做是谁能不动心。

    “该死,这里空气真让人不舒服,我就说了,也只有修表匠才会喜欢城市里刺鼻的烟油味。”

    贵妇手托着酒杯,嘴里喋喋不休地吐槽着。

    但另一只手还不忘从一旁的果盘里取出精美的糕点放在自己的口中。

    这些糕点,绝对是出自爱丽丝家的手艺。

    他们家的蛋糕是整个安满特斯最好的蛋糕店,只是价格也是贵得有些离谱。

    “原来是一个可怜的孤儿,真是可怜。”

    一个女人从一侧的小树林里走出来,用手帕擦拭着唇角的痕迹。

    这些贵妇们看到她时,脸上的笑容也变得不善起来。

    丝塔希,是一名贵族家的寡妇,但也是出了名的交际花,她们或多或少地都知道自己的丈夫和丝塔希有着不清不楚的关系。

    最重要的是,丝塔希和摩根家,其实还是亲戚关系。

    摩根老爷的现任妻子,正是丝塔希的亲妹妹。

    即便对这个该死的荡(女彐)非常不爽,可强烈的好奇心,还是让她们围上去,去询问起那位神秘客人的消息。

    丝塔希拿过酒杯,漱了漱口,确保嘴里没有留下任何异味后,这才将自己从摩根家管家那里得来的消息分享出去。

    “科里昂家族!”

    当得知今晚主角的身份后,众人惊讶之余,也就立刻明白了这位摩根老爷的盘算。

    毕竟这种入赘的事情并不少见。

    一个落魄的小伯爵身份来换取摩根家的财富,这不禁让众人心里对这位贵客隐隐感受到了失望。

    如果不是摩根家提前放出风声,对今晚每一位宾客送上一份价值不菲的伴手礼的话,这些贵妇们早就要转身离开了。

    “真是好算盘,但我可不想白白地来一趟,这样无聊的把戏,实在是太无趣了。”

    丝塔希举着酒杯脸上露出意味深长的笑容,循着她的目光望去,一名年轻英俊的少年正在与几位不知道是谁家的小姐攀谈着。

    “你要做什么??”

    听到丝塔希的话,几位贵妇彼此相视一眼,迫不及待地询问道。

    丝塔希的眼角微微上挑,向着远处那名少年抛去诱惑的眼神后,一只手轻轻撩开自己的裙摆,同时用很小的声音说道:“当然是让今晚变得更加有趣才对。”

    就在与宴会有一门之隔的大门后面,徐童已经犹如婚礼上作为压轴出场的新娘一般,做好了登场的准备了。

    接下来按照摩根家所准备的节奏,在大门打开的时候,自己将会成为这场宴会的焦点。

    重新换上摩根家准备的新衣服,黑色的礼服上镶嵌着用碎钻镶嵌着足足上千颗钻石,两颗价值不菲的猫眼宝石纽扣,更是让这套礼服的价格提升了一个档次。

    在袖口的位置上用黄金烙印下一个金灿灿的印记,那是科里昂家族的族徽。

    可见摩根家为了今晚的宴会,已经做到了事无巨细的准备。

    当然这也关系着,凯文·科里昂,是否能够成为未来摩根家族的新名片。

    “少爷,请您务必记住,即便科里昂家族暂时失去了光辉,但您依旧是科里昂的主人,世袭的伯爵,这是我们的祖先跟随者阿尔弗雷德大帝战斗过的荣光,是任何人无法抹去的功绩。”

    沙尔还在徐童的耳边反复进行着最后的洗脑。

    面对沙尔在他耳边的喋喋不休。

    徐童木然的脸庞上逐渐地展露出一抹微笑,拍了拍沙尔的手背,将这双满是老茧的手翻过来,只见手掌已然是布满了粗糙的老茧。

    这让沙尔的脸色一僵,显得有些不大自然,因为作为一名豪门的管家,这样粗糙的双手是上不了台面的。

    但他很快从口袋里拿出了一双白色的手套,准备戴上。

    然而徐童却抢先拿走了手套:“沙尔,你有没有听说过一句话。”

    沙尔愣了一下。

    突然间觉得,少爷和从前有些不大一样,至少这样的笑容,他已经很久没有在少爷的脸上见到过了。

    嗯……是的,从老爷被枪杀之后。

    就在沙尔想要询问徐童,是什么话的时候。

    大门外,却是突然变得骚乱起来,连动人的音乐声也一下停了下来。

    “我还以为是什么尊贵的客人,原来只是一个从乡下接来的穷小子,哈哈哈哈……”

    刺耳的嘲笑声,令门后的徐童和沙尔也听得一清二楚。

    两人一怔,隔着大门的缝隙望去,只见一个喝醉酒的年轻人,举着酒杯大声呼喊着。

    “你们难道都不知道么,科里昂家族已经四分五裂了,据说继承人非但没有得到一分钱,甚至还被赶进了乡下的猪圈里。”

    此言一出,众人皆是一惊。

    旋即更是有人低声哄笑起来。

    笑声虽然很小,但笑声是会传染的,当越来越多的人开始露出笑容时,难免声音就会被拔高起来。

    “这个人是谁!”

    徐童不动声色地将目光看向了一旁的佣人。

    “是市长的孩子,多朗姆。”

    佣人小心地将目光打量在徐童的身上,生怕徐童会将怒火迁怒在自己的身上。

    “这个混蛋!!我要杀了他”

    然而徐童的怒火并未出现,但一旁作为管家的沙尔已经怒不可遏地红了眼睛,这绝对是对科里昂家族的侮辱,如果早在两年前,这家伙乃至是他的家族,都会遭受到科里昂家族的疯狂报复。

    沙尔在咒骂一声后,似乎终于想起来了什么,转身看向徐童:“快走!”

    “走??”

    “马上离开!”沙尔神色凝重的点点头:“科里昂家族的体面绝不能成为他们的牺牲品,这个时候你不出面,一切还有回旋的余地。”

    说着沙尔就要拉着徐童尽快离开。

    然而徐童却像是定海神针一般,定在那里,任凭沙尔怎么拉扯都纹丝不动。

    只见徐童拍了拍沙尔的肩膀:“别着急,等等看,毕竟摩根老爷还没来呢。”

    “少爷!!”

    沙尔绝望了,没想到少爷在这个时候竟然还会把希望寄托在摩根这个蠢货的身上,这个唯利是图的商人,一定会把他的失败,归咎在少爷的身上。

    沙尔此刻已然可以预见,他们被狼狈地赶出摩根家的画面。

    外面的笑声越来越大,这下原本正在和主教商谈是否可以为他们家主持婚事的摩根老爷也不得不赶了过来。

    当听到多朗姆正借着酒疯,向众人揭露这科里昂家族如今的穷酸和没落,为了面包和牛奶不得不入赘进一个商人家的话语时。

    摩根老爷瞬间脸都黑了。

    他没办法去阻止多朗姆,因为他是市长兰德尔的儿子。

    而市长兰德尔此刻正和教会的主教一起站在一旁,冷眼旁观着,似乎一点都没有想要去管制自己儿子的意思。

    这下摩根老爷心里更加恼火了。

    “混蛋,你在干什么。”

    似乎是察觉到了摩根老爷不善的眼神,市长兰德尔立即开口训斥道。

    但心里却是已经乐开了花。

    于情于理,他们本不该做这样的恶人,但摩根家的财力太惊人了,如果这样的人能够成功挤进上流圈,对他来说一点好处都没有。

    甚至下一任市长选举时,自己就可能多出一个劲敌。

    这是他不希望看到的。

    但兰德尔也不知道,摩根老爷请来的这位贵客身份,一时也不敢贸然发作,眼看着摩根老爷愿意为教会捐赠三万金镑,换取主教伯特伦的支持,心里只能干着急时,自己儿子却送上了一记神助攻,心里怎么能不开心。

    兰德尔粗糙的演技,谁都看得出来,摩根老爷的脸色更是一阵青一阵白,心里的怒火已经要发作的时候。

    “咔喀喀……”

    本该作为重头戏,留在音乐最高潮时候打开的那扇门被缓缓推开。

    “少爷!!”

    沙尔脸色大变,赶忙想要阻拦,他知道这个时候凯文走出去,迎接他的绝不可能是惊艳的目光和掌声,甚至是可能是羞辱,最后灰溜溜地离开。

    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科里昂家族最后的体面就要被败光了。

    然而徐童却依旧推开了眼前的大门,回过头看向沙尔,嘴角的笑容逐渐灿烂:“有一句话,叫做吾若出道,即巅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