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三国:从隐麟到大魏雄主 牛奶糖糖糖

第五百三十三章 汉室助曹,天命归曹!

    陋习!

    自古,封建社会便有此陋习。

    在古代,总是会发生因为性别而夺去女婴生命之事!

    那是一双双看不见的沾满鲜血的手,始作俑者,便是封建社会中,日趋严酷的赋税,特别是人头税。

    因为“人头税”的存在,雍正朝前,大中华的人口始终没有上去。

    而废除“人头税”与“摊丁入亩”让帝国的人口呈现几何倍数的增长,其实…这不是增长,只是那些本该被遗弃的婴儿,拥有了重新活下去的权利。

    这便是陆羽之前就向曹操提及过的“摊丁入亩”与废除“人头税”!

    恰恰这两件事儿,牵一发而动全身,曹操不敢,也不能轻易的去做,或者说,他想要等荡平北境后再从长计议!

    哪曾想…

    天子刘协倒是比他更早的迈出了这一步!

    未央宫,椒房殿内。

    “把这篇文章交到报社郑玄与曹植的手里,朕要他们十日之内传遍大汉十三州!”

    刘协的声音传出…

    连带着,他把一封写好的宣纸递给了小黄门。

    小黄门小心翼翼的收好,正打算离去…

    “等等!”

    皇后伏寿的声音接踵而起。“陛下,当真要把这篇‘鹰塔’的文章公之于众?”

    这是提醒。

    一旦真的迈出这一步,那…或许,那些所谓忠于汉室的臣子将会集体倒戈,倒向曹操那边…面对日益壮大的曹营,汉室就真的名存实亡了!

    “朕这一生,总归要做成一些事!”刘协轻呼口气…“朕更希望后世的百姓,能记住一些有关朕的事!”

    “陛下已经想好了么?”皇后伏寿再三提醒。

    “是!”刘协负手而立,他站在窗前,眼眸眯起,眺望着这诺大的皇宫。“曹孟德有陆子宇相助,他会是一个救万民于水火、且百姓拥戴的好皇帝吧!呵呵,于这乱世之中,从未屠过城的诸侯可并不多!”

    这…

    皇后伏寿牙齿咬住嘴唇。

    她想说点什么,可见刘协的态度坚决,到嘴边的话又咽了回去。

    曹操没有屠过城么?

    似乎…那是因为陆子宇每每攻敌攻心,根本没有给过他屠城的机会吧?

    当然…

    不可否认的是,有陆子宇的辅佐,有陛下的牺牲,后世或许真的能开闯出一份太平的画卷!

    …

    …

    夜色已经降临,万年公主刘雪冒着风站在台阶上,望着大门。

    风吹着她的衣袖,显得那么单薄凄凉。

    夏侯涓发现了她,来到她的身边。“姐姐,回去吧?夜里风大…”

    刘雪的语气却像是个孩子,“夫君怎么还没有回来?要不要派人去看看?”

    就在这时…

    白马侯的马车出现在巷口,在几名龙骁营甲士的护送下,陆羽从马车中走出,看到守在门外的刘雪与夏侯涓,一脸关切的问道。

    “怎么大晚上的守在这里。”

    “是…雪姐姐要等夫君,似乎有要事,我不放心就来看看。”夏侯涓细声细语的回答…

    陆羽点了点头算是回应,眼眸转向刘雪这边。

    “有事?”

    刘雪颔首…

    “去你屋里说吧!”陆羽当即吩咐,一言毕,大步迈出,朝刘雪的阁院行去。

    刘雪却把头转向了身侧的夏侯涓。

    骤然的目光,让夏侯涓有些不好意思。

    刘雪却是莞尔一笑。“涓儿妹妹,我总算知道,夫君为何要让你掌家了?”

    一句话脱口…

    刘雪转身,小跑着追上陆羽,两人携手迈入了万年公主的寝居。

    …

    公主的闺房内,袅袅热气升腾,这是刘雪为陆羽斟的一盏茶,让他提提神儿。

    陆羽抿了一口,不等刘雪开口,他当即说道。

    “明日,我就要北上去邺城了!处理一些胡人的事儿!”

    啊…啊…

    刘雪大惊失色,本到了嘴边的话,却不知道从何说起了。

    “你要讲的多半是与陛下有关的吧?”

    见刘雪这副模样,陆羽当先开口…

    刘雪颔首道:“是,陛下决定要废除‘人头税’,其余的税赋也要重新议论!”

    听到这儿,陆羽并不意外。

    他话锋一转。“看到那些婴儿了?”

    “嗯!”提及这些婴儿,刘雪感觉心头猛地沉了一下,有些疼,又有些窒息。“这些?夫君一早就知道。”

    “算是吧!”

    陆羽点了点头…

    他对鹰塔的了解,是从后世的一本书上,因为觉得太残忍,陆羽专程看了许多相关的报道。

    也才知道,在古代,几千年中,有亿万个生灵因女儿之身还来不及睁开眼睛看看这个世界,就被无情剥夺了性命!

    《韩非子·六反》中“父母之于子也,产男则相贺,产女则杀之!”

    《南史·刘湛传》中“湛每生女,辄杀之,甚为时流所怪!”

    《宋史翼·罗钦若传》中“绍兴间,通判赣州。州俗憎女,生则溺之!”

    因为这些记载,陆羽特地去查阅过相关资料…

    其实…

    包括卢旺达大屠杀、犹太人大屠杀,乃至于第一、二次世界大战,死亡人数在一千五百万至七千两百万人不等。

    可…世界范围内,因是女孩儿,而被杀死的约为一亿人!

    而在古代…扼杀她们的原因,只是因为负担,因为税赋…也是因为这无妄的理由,使得这陋习一代一代的传承了下去!

    可悲…

    可叹!

    每一个受害者都该被悼念,每一场屠杀都该被铭记,可千百年来,无数个小生灵就以这种无奈的理由前仆后继的走向死亡!

    陆羽一直觉得该为他们做些什么…

    而如今,天子刘协的支持,终于让他能迈出这一步。

    “夫君缘何要在这个时候北上呢?”刘雪继续问道:“废除人头税,陛下…独自一人能做到么?”

    “不,不只是他一个!”陆羽解释道:“其实,还会有一些人会坚实的站在他的身边,尽管很少,但,他们的能量却不亚于我。”

    “我与陛下商议过了,废除人头税、改革税赋、徭役制度,需要稳扎稳打,陛下会以凌厉的手段进攻,同样的需要有人用和缓的方式去平衡,去稳住局势!”

    言及此处…

    陆羽顿了一下。“陛下选择做这个‘恶人’,那我这个‘好人’势必要先行离开一段时间。”

    “不过,夫人放心,我已经嘱咐过奉孝与沮授,校事府会暗中帮陛下!这一路,他并不孤单!”

    霍…

    刘雪牙齿咬住嘴唇,这一刻,她的心情是复杂的。

    可…终究能看到鹰塔中这些女婴活下去的希望,这让刘雪那暗淡的心骤然明亮了许多。

    “夫君…”

    她双手趴在了陆羽的胸前,眼眸中止不住的落下泪珠。

    “好了…”陆羽一边拍着她的后背,一边宽慰道:“好了,一切都会过去的,这个世道本不美好,但因为你,因为陛下,因为许多的人,或许…它会向着美好的方向去发展?不是么?”

    “嗯…”

    刘雪用袖子擦拭过眼泪。

    这还是第一次,她感觉眼前的夫君是那样的迷人…

    …

    …

    马蹄“哒哒”,一白马将军手持龙胆亮银枪行至一座城扈。

    他的神情有些疲惫,而他的身后,几名与之相伴的龙骁骑,默契的散开。

    抬眼望向眼前城门,硕大的“新野”二字,异常的醒目。

    “到了…”

    “终于到了。”

    白马将军轻声感慨…

    他乃是常山赵子龙…

    此刻,他的心情更添得了一分复杂,他来此的目的是潜伏在刘备身边,将荆州、刘备的情报报送到北境。

    这与他平素里英勇、无畏的的风格截然不同…

    可…

    赵云最是心系苍生!

    他更清楚,或许,这会是更快能结束乱世的方法…

    为了这个目标,他潜伏敌后,又如何呢?

    呼…

    长长的呼出口气。

    却在这时。

    “子龙将军?这…这不是子龙将军么?”

    驻守城门的是刘备的小舅子,徐州糜氏一族的糜芳…他一眼就认出了赵云。

    昔日,曹操大军征讨徐州…陶谦向各路诸侯求援,公孙瓒想驰援,却不敢得罪曹操,只能派麾下的平原令刘备带兵支援,还将赵云出借给了刘备。

    之后,赵云便追随刘备一道来了徐州。

    只不过…仗还没打几场,赵云便听说兄长亡故,大汉以孝治天下,长兄如父,无论如何赵云也需回去守孝!

    这才辞别的刘备…回到了常山!

    可…之后,刘备听说,赵子龙莫名其妙的投了龙骁营,这事儿本就离谱,可更离谱的还在后头呢!

    龙骁营杀了赵子龙的师傅童渊!

    便是为此,近来…刘备总是说,或许,下一个过五关斩六将,来新野城的便是常山赵子龙!

    如今…糜芳看到了赵云,自然喜出望外!

    “子龙见过糜将军…”

    赵云翻身下马,颇有礼数的行了一礼。

    糜芳三步并作两步,行至赵云的面前。“哎呀,子龙,真的是你!徐州一别,可有许些年没见过了吧?啊…哈哈…”

    一边笑,糜芳就拉着赵云往城里走。

    “刘使君呢?”

    赵云询问道…

    “噢…这个…”糜芳顿了一下。“这两日主公带着张将军、关将军去南阳境内的卧龙岗请一位大才,这已经是第二次去了,想来,这一次定能请他出山!”

    卧龙岗?

    赵云眼眸微眯,他记得,陆羽提到过…卧龙岗内的,便是诸葛均的兄长“真·诸葛亮”,这是个不容小觑的人物。

    陆羽更是提及,在诸葛亮的身边,要千万小心…

    “烛龙”,这个称谓,于天下一统干系重大!

    “子龙,走,咱们许久未见,今日不醉不归!”糜芳很是热情。

    “好!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赵云微微一笑,与糜芳勾肩搭背往酒肆方向行去。

    …

    …

    许都城,工房。

    “咣!”一声,工坊大门推开…紧随而至,一道清脆的女声响彻而起。

    “你们诸葛掌事呢?让他滚出来!”

    声音清冷、干脆…

    一干工匠吓了一跳,可抬眼看到来人,均是习惯性的低下了头,该干嘛干嘛…

    至于缘由,无他,来人正是曹丞相的长女,锻造坊的掌事曹沐!

    说起来…

    曹沐来工坊也不是第一次了,如此嚣张更是司空见惯…

    就好像他们工房的掌事诸葛均是欠她的一样,总是低她一筹…

    “人呢?学缩头乌龟么?”

    曹沐的声音再度扬起…

    这段时间,她突然想明白了,管他是诸葛“均”还是诸葛“亮”,这个一点也不重要,只要他还是那个任自己“欺负”的小男人就足够了。

    当然了…

    对于曹沐这样的女人,她与诸葛均有过一夜情愫,那就是认准了他…再说诸葛均不是要跟她肚子里孩子的姓嘛!

    那姓曹好了!

    当然了,这是一句戏言,可回味起来,似乎找到这么一个舔狗,也不错了。

    “曹姑娘…”

    一名老工匠连忙开口:“近来,陆公子命我家掌事一月内锻造一万支连弩…十万支弩矢,诸葛掌事正忙的晕头转向!”

    “噢…”曹沐饶有兴致的点了点头。“你且告诉他,就说是我曹沐来了,他要不出来,我转头就走。”

    话音未落…

    “莫走,莫走…”诸葛均的声音已经传来。

    看到诸葛均,曹沐一转身,背对着他…语气阴阳怪气的。“哎呦,咱们的诸葛大掌事这么忙,还有时间出来见我这小女子啊!”

    “嗐…”诸葛均挠了挠头。“实在是师傅这连弩与弩矢要的急,说是北伐乌桓需要用到,若非如此,我…我从南地回来,怎么会不去寻你呢?”

    原本…

    曹沐还生一肚子气。

    谁不生气啊?

    被睡了,人却没了?

    先是南下,等南下回来了,又待在这工房不出来…连句道歉都没有,简直…不能忍!

    到现在,曹沐忍无可忍,索性主动杀过来了。

    “本姑娘的气可没消呢?”曹沐一掐腰…

    “我的姑奶奶呀…”诸葛均都快哭了,“我这边都忙的晕头转向了,实在不知道该怎么让您这位姑奶奶消气了。”

    “噗嗤”一声…

    曹沐被诸葛均滑稽的表情给逗笑了。

    “消气呀,也简单…”

    “啊…”

    没想到曹沐主动给他台阶下…

    诸葛均大惊…

    曹沐的话接踵而至。“陆子宇也给了锻造坊一张图纸,是改良后的铁蒺藜,要我一月之内锻造出十万支铁蒺藜,你若是能替我完成,那,本姑娘的气就消了,你就赴邺城,登门去向我父亲提亲!”

    啊…啊…

    诸葛均更惊讶了,就…就这么就提亲了?

    幸福来得太突然了吧?

    就在他惊愕之际。

    “不愿意是么?不愿意就算了。”曹沐一背手,就打算离开…

    “愿意,愿意…”诸葛均一把抓住了她的手。“这铁蒺藜多半也是师傅北伐乌桓用的,正好…与这连弩、箭矢一块儿送到邺城去!”

    “放手…”曹沐一把甩开了诸葛均的手,面颊却是红晕了一分,“什么时候锻造完了,再碰我!”

    “走了…”说着话,曹沐转过身徐徐离去了。

    可诸葛均的心情却是一下子晴朗萬分…

    就在這時,一旁那位老工匠眼珠子一转。

    “诸葛掌事,在下有一事禀报。”

    呃…

    骤然的一声,把尤自愣在原地的诸葛均惊醒。“何…何事?”

    “这个…”老工匠挠挠头:“我弟弟就在锻造坊,我听闻,昨日…锻造坊已经造出了十万支铁蒺藜!可…方才曹姑娘也说是十万支…似乎…”

    唔…

    骤然,诸葛均心头一暖!

    “哈哈…”

    “哈哈哈哈…”

    他当即笑出声来。“告诉各工匠们,加把劲儿,等咱们这连弩完成,我得去趟邺城,向曹丞相提親!”

    “哈哈…”

    “哈哈哈哈…”

    这一刻,诸葛均笑的像是个二百斤的孩子!

    …

    …

    许都城,太学报社总部!

    桌案上的郑玄睁大了眼睛,霍然坐起…

    注意到他这副模样,曹植的眼芒也抬起了几分。“郑先生?这是…”

    “你看看这个?”

    郑玄将一张宣纸递给了报社的仆役,仆役转递给了曹植…

    曹植徐徐展开,这不展开还好,一展开之下,他整个人吓了一跳。

    “这是,陛下亲笔?”

    “是啊!”

    郑玄一捋胡须,他沉吟许久,方才继续开口道:“陛下竟要迈出这一步…”

    嘶…

    曹植倒吸一口凉气,他的语气更直接一些。“陛下,这是要把大汉的基业拱手送给父亲哪!不光如此,还要送给父亲一个大大的人情。”

    言及此处…

    曹植的眼眸转向郑玄。

    郑玄的眼眸亦是眯成了一条缝。“果然,大汉气数将尽,天命归曹么?就连…就连大汉也要助曹一臂之力么?”

    “陆子宇究竟是如何说服陛下的呢?”

    说到这儿,郑玄的目光骤然严肃了许多。

    “子健…”郑玄的整个人朝曹植靠近了一分。“我听闻曹子侑祭奠亡母,如此算是主动放弃了世子之争。”

    “对这世子之争?子健你有何看法呢?”

    这算是试探…

    要知道,郑玄是为数不多知道陆羽真实身份的…

    如今,曹昂坐实了庶子的身份,那…曹家长公子便是陆羽,有嫡立嫡,无嫡立长,从这点上看,陆羽继承世子似乎已经扫除了一切障碍!

    只差最后一步了…

    选择一个好的时机,公之于众即可!

    不过,因为曹植与他郑玄共事于报社的缘故,郑玄很想知道这位子健公子的想法?

    他就没想过?争夺一下么?

    要知道…

    如今的世子,未来很有可能坐上那九五之尊的宝座。

    权利…总是会让人迷失的!

    …

    …